贾蔷 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喷人!(第三更!)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点验清楚,都救出来没有?”

  东市北街,养生堂门前,贾蔷此刻显得狼狈不堪,额头左侧的头发都烧焦了一片,身上更满是灰烬,袖子和衣襟前摆都被火烧出了洞。

  此刻他却顾不得许多,急声喝问道。

  高隆、商卓二人的情况比他还不如,将披在身上浇了水盖了泥的被子扔在地上,大声道:“侯爷,养生堂的嬷嬷清点过了,一共八十五个孩子,一个也不少。就是……就是有三个没抢救过来,其他的都还好。”

  贾蔷闻,脸色难看的厉害,问道:“查清楚了没有,到底哪处起的火?是伙房的火没收好?还是哪处炭盆起的火?”

  高隆摇头道:“还不清楚,但据说走水的位置不在伙房,好像是卧房……”

  正说着,就见孙鹏急急走来,他是祖传防火禁的老人,贾蔷只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有问题,问道:“可是有甚么发现?”

  孙鹏道:“侯爷,小的可能发现了走水的原因了。”

  “说!”

  贾蔷闻,精神一震,问道。

  孙鹏道:“据养生堂的人说,最先发现走水的地方是卧房后院,他们昨儿才洗净了被褥罩单,搭在后院里。最先走水的,正是后院,然后才蔓延到卧房,继而烧了大半个养生堂。小的方才特意去后院看了看,发现这养生堂的后院,正和前街仙客来酒楼的后厨房连在一起。酒楼厨房的烟囱,就搭在养生堂后墙上。所以小的猜测,多半是……”

  贾蔷闻,脸色铁青,一不发,转身就走。

  见此,高隆、商卓等二十余亲兵并百十余兵马司丁勇,齐齐跟上。

  “哟!这位客官,您这是……”

  许是做贼心虚,这家名叫仙客来的酒楼掌柜居然亲自在门口迎客,一看到贾蔷过来,脸色都变了,赔笑问道。

  贾蔷只是目光森然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的心思,就要往里进。

  这位老掌柜胆子也大,居然张开双臂想上前拦,却被赶上来的高隆抓住领口,一把甩到一旁。

  那老掌柜大声叫道:“我家老爷是吏部左侍郎,你们也敢造次?”

  贾蔷头也没回,下令道:“抓起来。”

  等他一路走到厨房时,就看到几个伙计,正在扒开烟囱,和泥准备修整。

  见此,贾蔷岂有不明白之理?

  他厉声道:“将这起子混帐全部下牢,拷打出来今天之事,要快!”

  高隆等人也是大怒,带人一拥而上,将这些伙计们全部拿下,押回兵马司衙门。

  “封了酒楼!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进来。”

  贾蔷看了看火房现场后,出门而去。

  今日当真是险,果真今日他只顾着太平会馆那边,而养生堂这边烧死近百个孩子。

  杀头或许不至于,但罢官去爵却是少不了的。

  实在可恨!!

  不过没等他心有余悸的回衙,就看到一队宫人急急打马而来,看到他后,连马也不下,便在马上急忙宣旨道:“陛下有旨,传宁国府袭一等侯,五城兵马司都指挥贾蔷,即刻御门觐见!”

  ……

  “皇上,宁国府袭一等侯贾蔷到了。”

  “宣!”

  “皇上有旨,宣宁国府袭一等侯贾蔷入殿觐见!”

  “皇上有旨,宣宁国府袭一等侯贾蔷入殿觐见!”

  在一声声宫人传宣中,一身狼狈的贾蔷步步入内。

  先前,他已经从宣旨熊公公处得知了些许缘由,又惊出一身冷汗来。

  再没想到,还真赶到一块去了。

  实在是,凶险!

  “臣贾蔷,叩见吾皇万岁!”

  看着丹陛龙椅上的隆安帝,无视周围各色审视的目光,贾蔷行大礼拜见。

  隆安帝看到贾蔷这一身,原本提起的心也放了下来,沉声道:“贾蔷,有官弹劾你鼓弄人心,不务正业。还说今日是你那劳什子会馆开张之日,你连官衙也不上,因私废公,实在是败类。你怎么说?”

  贾蔷摇头道:“皇上,官风闻事,者无罪,对其人,臣无话可说。对其事,臣只能说,实在可耻。臣自上任以来,连续破坏了几桩大案,连谋逆案都破了两次,更不用说吴家的走私案。如果这都叫因私废公,臣想让弹劾之人晾一晾,他做出过什么功绩,有过甚么功劳。”

  此一出,满朝官都不愿意了,指责道:

  “我等督查百官……”

  “我等匡正社稷……”

  “我等肃清风气……”

  “尔欲阻塞路乎?”

  好似捅了马蜂窝,贾蔷觉得和这些人辩论,赢了没好处,输了就更惨了,所以果断转换目标道:“好,不提你们,你们说我因私废公,那你们将先前的兵马司指挥做的事捞出来晒一晒,看看他们没有因私废公的,比我多做了甚么……”

  隆安帝不给御史们再开口的机会,敲了敲金缻后,问道:“贾蔷,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

  贾蔷道:“回陛下,臣今日上衙巡查诸务时,正逢东市北街的养生堂走了水,臣就带人去救……”

  此一出,朝廷上诸臣都唬了一跳,隆安帝亦忙问道:“可有损伤?”

  贾蔷黯然道:“烧死了三个……”

  隆安帝闻心里松了口气,三个还能接受,若是多了,那就要起波澜了。

  正这般想,就听有一年轻御史弹劾道:“皇上,贾蔷身为兵马司都指挥,却让养生堂那样的善地罹受祝融之厄,实在有负圣恩。臣以为,兵马司的人手必是都被派去传播谣,蛊惑人心去了,才使得救火不及时,让三名无辜婴孩夭折,其罪当诛!”

  贾蔷闻,一下子如同吃了只苍蝇般,觉得反胃。

  隆安帝问道:“贾蔷,你怎么说?”

  贾蔷摇头道:“臣实不知此人到底甚么来路……”

  都察院左都御史赵东山提醒道:“此人乃都察院官康业,其父乃吏部左侍郎康大人。”

  贾蔷闻,恶心的心思一下变成震怒,回过头破口大骂道:“我当甚么好下流种子!你家酒楼厨房的烟囱搭在养生堂后院墙上,火星子落在人家晾晒的被褥罩单上引起的火灾,如今你倒有脸来骂本侯?要不是天子当前,我捶不死你个狗肏的畜生!”

  此一出,满堂哗然。

  那年轻御史康业被兜头一通好骂,都被骂懵了,一时都不知该怎么答话,只涨红脸反驳道:“你……你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

  贾蔷往他跟前走去,厉声道:“东市前街的仙客来是不是你们家的产业?当着皇上面,你敢说谎试试!”

  那康业闻,面色发白,哪里敢答话,这才想起,虽不在一个街道,可仙客来的后面,似乎的确是养生堂。

  他还曾想过,将仙客来客人吃不完的饭菜收起来,送给养生堂,也好博取一份好名声,后来被他父亲所阻……

  此刻被贾蔷逼问,他哪里答得上话来,眼看贾蔷步步逼近,他无法应对,万幸,这时吏部左侍郎康德跪地请罪道:“皇上,若果真是臣家过失所致,臣愿领罪,并包赔一座养生堂。养生堂十年嚼用,皆由臣家所出。”

  隆安帝心中虽然震怒,却也不可能因为臣子家酒楼的一个失误,就罢免了他,因此沉声道:“康大人治家还是要严谨些,造成此等厄事,实在令人痛心!”

  康德再三叩首道:“皇上,此事臣一定给皇上,给朝廷一个交代!”

  贾蔷没有回头看向康德,他知道他自己未必弄的过这样的老官油子,但他觉得对付小的还可以,因而继续逼问康业道:“请教康御史,方才你以为是我使得三名无辜婴孩夭折,所以认为其罪当诛!那么现在是你们康家造成的罪过,你觉得此罪又该如何罚之?总不能到我这里,就要伏诛,到了你们康家自己身上,就罚酒三杯,出些臭银钱就了账罢?”

  康业闻,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康德本不愿多事,此刻却不得不救他儿子,沉声道:“宁侯弄错了顺序,犬子是因为以为宁侯因私废公,只一心传播造谣,造成了养生堂无辜婴孩夭折,才认为此罪当诛。而我康家固然有过失,却是无心之过,也愿意付出足够的代价来补偿。所以,非是一回事。”

  贾蔷笑了笑,道:“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了。小的无耻,老的更不要脸!如今还一口咬定我因私废公,传播谣?本侯倒不知道,我哪里因私废公了?贾家开一处会馆,就成了因私废公,那你康家开的酒楼比我的会馆气派多了,这又叫甚么?再者,本侯当了这五城兵马司指挥才多久,就亲自带兵连破大案,几乎身死!今日更是阻止了一场你们康家引起本要烧死不知多少无辜孩童的大火!还有,诸位文武大臣家里,总有住在东城的吧?近来难道没发现道路变整齐干净了?没发现原本街坊里的青皮恶霸都消失不见了?就算还不至于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比从前也安宁十倍不止罢?这些哪桩不是我的功劳?这也叫因私废公?”

  听贾蔷不无得意的洋洋洒洒一番自夸,满朝文武并御台上的隆安帝,面色都隐隐古怪起来。

  儒家讲究的谦逊是刻进骨子里的,别说文臣,就是武勋里公认的最不要脸最没节操的赵国公姜铎老儿,也只敢说他自己从不功绩,临了立一回功。

  如贾蔷这般两次三番重复自己大功的,前世“懂王”一样的风格,大家一时间都很有些吃不消……

  康德沉吟稍许,道:“也罢,就算如此,可裹胸之谣,闹的沸沸扬扬,成了市井乡民饭后谈资,难道也是功劳?”

  贾蔷沉声问道:“康大人,你有没有派人做过调查?你是吏部左侍郎,位高权重,你一声令下,即便调查一万户,两万户百姓家的生育情况,也不算难事。你查过了没有?”

  康德嗤之以鼻道:“本官做不出,派人去问人家穿戴没穿戴中衣的事。”

  贾蔷冷笑道:“康大人,你这是在为国朝社稷当官,不是为了你个人的私德。即便是你个人的私德,你就没和你老婆敦伦过?你若没干过你认为的那等肮脏事,你儿子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事涉丁口繁衍,事涉天下无数女子性命,迂腐书生可以避讳,你这个吏部左侍郎从二品大员连查都没查过,张口就来,你有何德行来当此衣紫大员?连皇后娘娘查证后,都为太平会馆西路院题下‘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的墨宝,你康家爷俩儿倒是上来就扣大帽子。你们以为你们是谁?虚伪卑鄙!”

  “你!!”

  康德再无法维持从二品大员的风仪,躬身道:“皇上,臣请皇上治此小儿侮蔑羞辱之罪!”

  隆安帝看着贾蔷斥道:“去去去!瞎折腾你的去罢!朕的林爱卿温润如玉,温文尔雅,怎会教出你这样咄咄逼人的弟子!怪不得皇后说你和李暄一个德性,快走,少在这碍朕的眼!”

  众臣听闻此,无不微微色变。

  这哪里还是对臣子说的话?

  武勋之首,赵国公姜铎眯缝着眼,细细的打量着这个走运的小子,心里也不知在想甚么……

  康家父子,脸色则多带灰败之色……

  而隆安帝,则微微弯起了嘴角,今日大朝会,实属他登基六载以来,最畅快的一次!

  ……

  ps:有没有闻到甚么味道?嘿嘿嘿!求一波月票啊!这章还是累积打赏的更!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