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台争锋 (第二更!)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几个官家子弟不能谓之草包,只看他们身上的青衿,便知道有举人功名。

  在京畿之地,能考得上举人功名的,也当得起万里挑一的俊杰。

  而他们还敢往武勋子弟云集的太平会馆里钻,说明起码的勇气不缺。

  这样的人物,岂能不自视甚高?

  他们不信,一个靠打打杀杀成名的少年勋贵,能点出甚么绝对来!

  史上那么多绝对,大都被人破解,他们也都详熟于心。

  若是贾蔷出一个古人留下的绝对,自以为能难得到他们,却是要自取其辱了。

  然而等他们看完“烟锁池塘柳”五个字后,脸色就纷纷难看起来。

  但从字眼上来对,并非难事。

  关键是意境上,根本没法往上堆。

  他们都是自负之人,也没脸拿凑字眼的联对往上贴,否则传了出去,反而容易变成笑柄。

  让人讥笑他们,无真才实学。

  为首之人看向贾蔷,拱手道:“此联对,我们才学浅薄,对不上来。敢问,这可是林侍郎出的对子?”

  贾蔷笑了笑,道:“这是谁出的对子不当紧,当紧的是,你们既然是读书人,就忙你们自己的正经事要紧。此地是武勋子弟较量武艺的地方,不是给不相干的人看猴戏的地方。恕不远送。”

  “宁侯,为何总是这般咄咄逼人,拒人于千里之外?宁侯到此为止,都未曾问过我等名讳,这是不是太小瞧人了?”

  为首的年轻士子看着贾蔷微笑道,姿态倒是颇有几分风度。

  贾蔷摇头道:“和瞧得起瞧不起没关系。还是那句话,文武殊途。若是当初我继续读书,今日也绝不会和这些武勋子弟来往。做人,最好还是要本分些,要有自知之明。否则今日让你们看了几场斗将,你们便以为文韬武略俱全,将来做了官,就在武事上指手画脚,以为可以排兵布阵,最终害人害己,到那时,岂非是我等之过错?”

  “你在教训我们?”

  为首的士子似听到了好大的笑话,变了面色,目光亦是不善的看着贾蔷问道。

  贾蔷奇道:“我乃大燕一等宁国公府袭超品一等侯,别说你们,便是你们老子祖父在此,也不过是我的下官,见了我都要见礼,怎么,本侯教训不得你们几个举子了?”

  这等轻蔑之一出,勋贵子弟不拘是开国一脉还是元平一脉,都放声大笑起来。

  太平时节,这些官家出身的酸腐书生,往往看不起他们这些勋贵子弟。

  而等闲情况下,这些勋贵子弟还真未必招惹得起这些人。

  因为治国大权,就在文官手里。

  今日见他们被贾蔷好一通教训,心里还是十分痛快的。

  这几个举子听闻笑声,一个个面色都难看的紧,或挥衣袖,或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贾蔷看着这五六人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眯。

  太平会馆弄一帮子武勋子弟,分开国、元平两派斗个不停,那宫里多半不会在意。

  可若是,再招惹一群读书举子过来,那……许多事就敏感了。

  再者,这些官家子弟,必是景初朝臣的子侄,早晚要对立,这会儿实在不必为了他们,来招惹多余的关注……

  他们若是想记仇,那就记罢。

  等送走这些人后,贾蔷目光一一扫过来客,有相熟的,有不熟的。

  他淡淡道:“闲话就少说了,直入正题。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对牌拿好,记好牌数。进了会馆,甚么王公子弟的身份都不管用,只认这牌子。打赢一场记一分,打赢一百场,铁牌换铜牌,铜牌对手里打赢一百场,铜牌换银牌,银牌对手中打赢一百场,银牌换金牌。金牌、银牌、铜牌里分别排出龙、虎、豹三榜。

  西路院那边,只要身份够,交银子就可以升格对牌。东路院这边,只有拳头说的算!另外,要是有人自觉武艺寻常,却是个智将,没关系,会馆在西山买了几座山头围了起来当猎场,每三月咱们去打一次围,以猎物多寡分胜负。最后再强调一次,下面的恩怨,可以带到擂台上来解决。但谁要因擂台上的输赢生了怨气,在下面下毒敲闷棍使阴招,此等卑鄙之人,势必人神共弃之!

  弄这个擂台,一是为了练武,二是为了解决些恩怨不痛快,擂台上光明正大的打生打死不要紧,将来果真一起上了战场,同样是大燕的将士,彼此间即便不挡刀换命,也要相互扶持一把。

  哪个没出息的,打擂打成了私仇,本侯没别的,只能啐他一脸,看不起他!

  有没有这样的人?有就现在走,免得将来让英雄耻笑!”

  这如何会有?

  周围子弟多沉浸在贾蔷的这番构想中,还要排“龙虎豹”三榜?

  这要是榜上有名,岂非成了当世英雄了?

  拿着金牌,再杀上龙榜第一,有这等名声,想不被朝廷重用都难!

  也有人自觉体弱,但向往着每三月一次的打围,那可是需要排兵布阵,用到兵法推演的!

  许是到那个时候,才能大放光彩!

  也有人则想到贾蔷最后一番话,开国功臣一脉和元平功臣一脉一起上战场,有可能互为援手么?

  千万别以为军人都是直肠子,真下起黑手来,又狠又毒!

  两派上了战场,怕是未必敢将背后交给对方……

  见无人站出来,贾蔷冷笑一声,道:“既然没有如此卑劣之人,那就进去罢,可以开始了!”

  一行六七十人或把玩着手里的对牌,或左右观摩打望着甚么,进了东路院仪门,仪门内的场地被清空,正中一座石筑的擂台,擂台周边设了百十把石几石凳。

  擂台前正中间有一几案,上面摆着笔墨纸砚。

  几案两边各设一箱子,贾蔷上前提笔,在几案上写下了他的名字,和牌数“一”,然后直起身道:“左边的箱子里,放开国一脉的,右边的箱子,放元平一脉的,让人在箱子内各随机抽取一张纸笺,上面的数字,便是出战的人。”

  忽见赵国公姜铎之孙姜林站出来,开口问道:“开国一脉才几个人,够我们打的?”

  元平子弟轰然大笑,贾蔷淡淡道:“开国一脉人少,所以胜者只要能坚持,可以守擂继续打下去。果真被打光了,剩下的元平子弟就自己打。”

  姜林好笑道:“你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凭甚么?”

  贾蔷冷笑一声,道:“先前骂你蠢,不想你还真蠢!等以后排出龙虎豹三榜,若是榜上皆是元平子弟,那么凭此威望,元平子弟在军中对上开国子弟也将呈压倒之势。你不愿比就滚,京城勋贵英雄榜上,本就不该有蠢货之名!”

  姜林闻目眦欲裂,道:“你别让我遇到你!不然,非砸烂你的狗头!”

  贾蔷连理会他的功夫都没有,有了这个插曲,一众不怀好意的元平子弟几乎磨刀霍霍的上前,将各自的牌数放进了箱子里。

  倒是开国子弟们,面色都不大好看起来。

  论拳脚武功,他们还真没信心和对面浩浩荡荡的元平子弟争锋。

  不过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好不上。

  镇国公府牛继宗的庶长子牛城,理国公府柳芳的长子柳珰,襄阳侯府戚建辉的次子戚琥,安定侯府胡深长子胡宁,定城侯府谢鲸长子谢强等二十余开国功臣子弟,包括冯紫英、卫若兰等人也来了。

  先后写下名讳和牌数后,等待抽签。

  接下来,就是选一公道之人,前来抽签。

  正这时,就见皇五子恪和郡王李暄从后面蹿了出来,也不知他何时进来的。

  他乐呵呵的笑道:“这么好顽的事,我来抽我来抽,大家都信得过本王罢?”

  虽然不少人惊疑这荒唐王爷的来意,不过终究没人反对。

  李暄便上前,在左边箱子里随手一抽,拿出来一看,眉开眼笑道:“十三号?谁是十三号。”

  就见襄阳侯府戚建辉的次子戚琥走了出来,拱手抱拳后,径直走上了擂台。

  李暄往右边的箱子里摸啊摸啊摸,摸了半天都让人无语了,才猛的一抽,抽出一张纸笺来,嘎嘎笑道:“四十八号?四八……不是很吉利啊这个数,谁的?”

  众人就见雄武候世子王杰,脸色阴沉的走了出来,与李暄拱了拱手后,也上了擂台。

  商卓充当裁判,大声道:“此次擂台以武会友,点到即止,不能打眼,不能打会阴,打倒后不可继续虐打,听明白了没有?若是没有明白,我再说一边。”

  戚琥和王杰都摇了摇头,示意明白。

  商卓大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

  王杰扭了扭脖颈,发出一阵脆响,眼神狰狞的看着戚琥。

  虽然戚琥在开国功臣子弟里,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在军中也打熬了三四年,随着他老子也练了几年拳脚功夫。

  但光从气势上来看,王杰的气势也完全压盖住了戚琥。

  戚琥知道不能再让王杰在那使狠嘲笑下去了,不然再等会儿,他连出拳的勇气都没了。

  念及此,戚琥怒吼一声,一式黑虎掏心打了过去。

  王杰讥讽的冷笑了声,他看得出戚琥练过,可也不过练的马马虎虎,就算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也没下甚么苦功。

  他却不同,元平功臣以开国一脉为“榜样”,对自家子弟练武上极少宽纵。

  所以看着这破绽百出的一拳打来,王杰几乎是轻轻松松往边上一移,随即右手快如闪电,同样的一记黑手掏心,猛然一拳轰在了戚琥腹部。

  戚琥“呕”的一口吐出了一堆杂碎,如虾一般,倒地不起。

  王杰见之,讥讽的哈哈大笑一声,冲着台下不远处坐在第一排的贾蔷,倒竖起拇指比了比后,潇洒下台离去,接受元平子弟的欢呼。

  贾蔷面色淡然,让人将戚琥抬下来后,对李暄点了点头。

  李暄又开始抽第二场,从左边箱子抽出一人,乐道:“第十七号,第十七号是谁?”

  贾蔷就见广德伯府二等子熊泷之子熊哲站了起来,一张圆脸上,难掩紧张之色,贾蔷冲他喊了声:“熊哲,努力!”

  其余开国功臣子弟,也纷纷开口加油支持。

  熊哲也是妙人,大声道:“诸君,且温酒,待我斩将归来!”

  众人大声叫好,元平子弟那边嗤之以鼻。

  李暄从右边箱子里抽出一人来,笑道:“第五十三号!五十三号是哪个?”

  就见姜林狞笑一声,站起来大声道:“是我!哈!”

  姜林几步蹿上擂台,等着熊哲上去。

  熊哲一看居然是元平子弟那边最能打的人之一,脸都唬白了,不过也只能硬着头皮咬着牙上去。

  等商卓再次交代完注意之事后,姜林不似王杰,还采用心理压迫战术,他干脆了当,一记直拳朝熊哲当面打来。

  熊哲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没反应过来,居然连躲都没躲,被人一拳砸在鼻子上,鼻血一下呲了出来,倒地……

  元平子弟们差点没快笑死,就这还牛皮哄哄,想学关二爷温酒斩华雄?

  等熊哲被送下去救治后,姜林冷冷望着贾蔷,同样拇指朝下比划了下,随即狂笑着下了擂台。

  李暄不无同情的看了看士气愈发低迷的开国一脉,然后手在左边箱子里摸了半天,拿出来一看,登时乐了,道:“一号?谁是一号?”

  此一出,场面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贾蔷。

  贾蔷也未回避,站起身来,往身后诸开国子弟方向拱了拱手,而后毫不拖泥带水,三两步上了擂台。

  李暄见之,啧啧了两声,又在右边箱子里摸啊摸,摸出一张纸笺,咦了声,笑道:“五十二号?五十二号是哪个?”

  话音刚落,就见姜林身边一年长些的长脸男子站了起来,与李暄拱了拱手后,上了擂台。

  贾蔷看着这张长的和地瓜差不多的脸,再听着下面隐隐传来的“姜林大兄”,“赵国公府长孙”,“高手”之,就明白了此人的身份。

  等商卓再度宣布完注意事项后,战事一触即发。

  ……

  ps:努力第三更!如果没有的话,明早就恢复正常更新了……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