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四百九十章 适可而止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工部郎中常松看着突然破门而入的贾蔷,心里一沉,面色铁青的厉声问道:“你是甚么人?谁让你进来的?来人!来人!”

  不过,当他看到贾蔷身后“呼啦啦”又进来一二十大汉来,眼中明显出现了畏惧之色,识相的闭上了嘴。

  贾蔷一步步走到书房正中,站定,俊秀的面上,目光却如刀一般锋利冷然,他看着常松、傅试和李守中三人,轻声问道:“荣国府二老爷贾政贾存周,检举你们妖惑众,侮蔑诋毁圣躬,跟我们走一趟罢。”

  常松与傅试对视一眼,傅试面色连连变幻几番后,起身赔笑道:“竟是宁侯来了……宁侯,此间必是有甚么误会,何不坐下来好好谈谈?”

  贾蔷只淡漠的看了他一眼,没有搭理。

  傅试大为尴尬,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常松和傅试二人看向李守中,李守中是极重规矩的人,且他自忖论起关系来,他还是贾蔷的祖辈,毕竟,他和贾政是姻亲亲家。

  因此,李守中紧皱眉头,以长辈,不,是以祖辈的姿态呵斥道:“你胡闹甚么?存周乃正人君子也,素爱读书,善养浩然正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更何况吾等读书人?你莫要仗着没有长辈管你,就恣意妄为!五城兵马司,也能带走朝廷官员?念你是小辈,今日事我们不与你一般计较,还不快快退去?”

  贾蔷连打嘴仗的心思也没有,目光落在中间桌几上,一份铺开的折子上。

  借着满屋通亮的烛光,他能看到折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签名。

  李守中虽是国子监祭酒,但区区半天功夫,他还没这么大的能量,寻找几百名官员签名。

  再联想到他的官职,这折子上的签名,也就不而喻了。

  贾蔷心里一时都不知道想说甚么才是……

  他本以为贾政已经是作死的巅峰代表了,却没想到,眼前这位,还能更胜一头!

  从古至今乃至贾蔷前世,学生闹事,都是当局最忌惮也是最恨最棘手的!

  前世还好些,让拾掇老实了……

  但当下,十分讲究不能阻塞路,国子监甚至隐隐与当世清流挂钩的世道中,堆积这么几百个国子监监生的签名,这是比上吊自尽更狠的作死方式。

  贾蔷是真不想理会这样的事,沾上一点,都会奇臭无比!

  可是……

  又不能不管。

  因为贾政的名字就在上前,无论如何,都会牵扯到贾家,进而牵扯到他……

  “大行皇帝遗体,呈吞金服砂,烧胀而殁之像,经绣衣卫并龙虎山张元隆查证,是太上皇在炼丹时,用错了紫朱和赤符两味药。”

  “有人不信,好啊,天子便下旨,此案全权交由宗人府、刑部、大理寺、都察院,联合审案。并将所有涉案人员,从宫人到内务府官员,全部交出,并保证是活的。”

  “为避嫌,绣衣卫不参与其中。”

  “此案,会从头到尾彻查到底,不管涉及何人,一律诛除九族。”

  “很简单的一件事,怎么就让你们义愤填膺成这样?”

  “天子已经做到足够磊落了罢?怎么就成了你们口中的桀纣之君?”

  “此事到此为止罢,本侯劝你们,莫要凭空生事,大起冤案!”

  贾蔷耐心的将事情着重点讲了一遍,他自认为无论如何,但凡明白一点道理的人,都应该知道是非了。

  然而,这样逻辑清晰的话,落在李守中耳中,却一个字也不愿相信。

  听完这些,他看着贾蔷如看仇人,厉声斥道:“简直一派胡!太上皇何等明君,岂会连紫朱和赤符都分不清?这等可笑荒唐的借口,也能让天下人信服?”

  贾蔷闻一怔,呵了声,道:“你这话还真有点道理……这样,本侯举荐,让你同大理寺、刑部等共同审查此案,有任何觉得不妥之处,你都可以提,如何?”

  李守中却更怒了,道:“老夫乃国子监祭酒,又懂得甚么查案?”

  贾蔷皱眉道:“那你想怎样?”

  李守中大声道:“老夫就想为太上皇,为天下黎庶,讨一个公道!太上皇乃君父,岂能死得不明不白?”

  贾蔷压着不耐,问道:“那你到底想怎样讨公道?”

  李守中厉声道:“老夫等要做之事,便是在讨公道!谁敢阻拦,谁就是奸邪逆贼!”

  贾蔷闻,觉得有些不可理喻了,他思量稍许,最后努力道:“至少给大理寺、刑部他们一点时间?等他们查证完了,你们在闹事?”

  “闹事?!”

  李守中目眦欲裂,大声道:“吾辈……”

  “好好!伸张正义,你们是伸张正义!”

  贾蔷退一步道:“但总要看看到底查证出甚么结果来,再理论,总没错罢?”

  李守中仍是半步不让,厉声道:“等到那群禄蠹查证出结论来,连黄花菜也凉了!竖子焉知大义?那份遗诏,如同罪己诏,抹尽太上皇一生功绩!你妄受太上皇隆恩,妄为太上皇良臣!”

  贾蔷闻,轻声一叹,点了点头道:“你纠结之处竟在于此,若这样,那就是真的没得谈了。”

  说罢,他身形一闪,一步上前,将几案上的折子拿起来……

  “你干甚么?”

  “放下!”

  “奸贼!”

  贾蔷在诸多签名的最前面,果然看到了贾政二字。

  排名第二的,就是李守中。

  但奇怪的是,他连续往下看了二十个名字,都没看到傅试和常松的名讳。

  见此,他冷然一笑,目光扫过常松和傅试,道:“这就是你们的煌煌大义?除了诓骗两个迂腐夫子外,你们的表现呢?你们的名讳呢?”

  常松和傅试二人面色阴沉,目光更是阴冷的看着贾蔷。

  贾蔷随手将折子放在了一旁的牛油大蜡上,火光轰然而起。

  李守中见之目眦欲裂,就要冲上前来和贾蔷拼命,夺回折子。

  然而他这老迈之躯,刚扑上来,就被贾蔷反手一耳光,狠狠的扇倒在地。

  贾蔷没有看他,自有亲兵上前,将李守中押起。

  贾蔷目光一直盯着傅试和常松,二人对于他突然下狠手,打倒李守中都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这二人是有野心之人,或许还有不少小心眼,但若说他们有多大的心性和勇毅,那也是扯淡。

  贾蔷看着傅试道:“你常年在贾政面前溜须拍马,所求者无非是想升官发财。先前你求到贾家门上,想要趁着眼下朝廷空缺出许多肥缺之际,得一好差事。求之不得而生恨意,继而被人收买,捣鼓出眼前这一套,我明白。不过……你呢?”

  贾蔷看向常松,道:“贾政是工部员外郎,你是他的顶头上官,听说平日里相处的还不错。你又是甚么缘故,设计这一出?我来猜猜,凭你一个区区五品郎中,又有甚么资格在背后下棋?不要这样看着我,你不配,你算甚么东西?”

  说罢,贾蔷冷笑一声,对商卓道:“让铁牛进来,问出他们身后到底藏的哪路神仙,今夜,咱们一一拜会!”

  这群景初旧臣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太上皇都死了,大义在隆安帝,若隆安帝只是一个废柴,是幽王、阿斗之流也则罢了。

  可是以隆安帝这样的雄心壮志,坚韧刚强的心性,岂能再由他们躲在暗处放冷箭?

  想污天子名声,动摇皇权根基,简直不知死活!

  得闻贾蔷之令,立刻有人将铁牛叫了进来。

  身披铁甲的铁牛是低了低头才进了书房门的,甫一进来,就给了常松和傅试极大的压力。

  贪婪阴险好名利之人,也是最惜命者。

  铁牛如地狱里爬出来的罗刹一般,走向二人,让二人胆寒。

  商卓对铁牛道:“问出他们背后是谁……”

  “先带一个出去,分开问。”

  贾蔷补充了句。

  商卓闻后,与他一个弟子点了点头,立刻有人上前,拖着傅试出去。

  傅试是真没想到,贾蔷居然有这个胆子,私自给官员上刑。

  五城兵马司甚么时候,能对付官员了?

  可就算事后贾蔷会被弹劾,会被治罪,甚至会被杀头,那也是事后。

  眼下,傅试害怕他被打死。

  而常松比傅试好不了多少,尽管铁牛明白道理,只用了不到一成的力气,狠狠一拳掏在了常松腹部。

  一拳将他打的弯下了腰,呕吐出了晚饭和苦胆水,蜷缩在地上。

  可他既然没开口,铁牛就没有放过的道理,弯腰掐着常松的脖颈,生生将他举了起来。

  刚才还忍着剧痛痛苦呕吐的常松,这下是真的怕了,他连喘息都喘息不上来了,虽拼命张大嘴挣扎着,可越来越感觉到窒息感,感到死亡离他如此之近!

  “我……说!”

  “喀喀,我……说!”

  贾蔷与铁牛使了个眼色后,铁牛蒲扇般大小的手一松,常松摔落到地面,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狼狈不堪。

  “呼哧!”

  “呼哧!”

  “呼哧!”

  “快说!”

  铁牛低吼一声,如一道闷雷炸响在常松头上。

  常松唬了一个激灵,忙道:“是工部右侍郎韦铭让我这样办的,韦铭说,天子悖德,谋弑君父,侮蔑太上皇,就该让天下人皆知……”

  贾蔷摆了摆手,道:“写下来,写下来后签字画押。”

  常松闻,脸色难看之极,不过当他只稍微一犹豫,就被铁牛抓着脖颈上的肥肉,拎一头猪一般拖到了几案前,常松虽满心屈辱,却愈发这些不讲道理的蛮横之辈,颤着手,落笔成书后,又签下名字,按了手印。

  然而却不想,他一切都如数照办后,贾蔷在看着供书时只微微偏了偏头,商卓就即刻将常松带了下去,未几,带着心惊胆战面色惨白的傅试进来。

  一旁李守中见之,盯仇人一样死死瞪着贾蔷,咬牙道:“私刑朝廷命官,贾蔷,你视朝廷王法如无物,将来必为祸国大盗!”

  贾蔷懒得理会这个腐儒,看向傅试道:“说说看,你背后又是哪个?怎么和常松勾结到一起的?”

  傅试大口吞咽着唾沫,目光闪烁,似是在迟疑着甚么,然后就见铁牛一巴掌扇在他脑后,直接将他扇的一个头重重磕在地上,险些昏过去。

  傅试吓的亡魂大冒,颤声道:“是……是忠顺亲王府的王长史,让我这样干的,许诺我……”

  脸色有些凝重的贾蔷摆了摆手,示意了下几案上的笔墨,道:“详情写下来,何时何地见面,说了甚么,有谁可以作证。”

  傅试心惊胆战面如死灰的上前,书写罢亦是签字画押。

  贾蔷此时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他拿起供纸看了看后,又让人将傅试带了下去,最后看向李守中,轻声道:“看到了么?常松背后之人,是想搞臭皇上的名声,想要图谋不轨。诱使贾政署名,是为了让世人看到,为了所谓的大义,连先荣国嫡子,贵妃亲父,都在声讨皇上,让世人看到皇上已是众叛亲离,坐实他丧心病狂,谋弑君父的罪名。其心,不可谓不毒。

  另一个,则是为了趁机剪出敌人,忠顺王李祐是皇上的人,他知道你们这些人必难成事,所以就将贾政裹挟进去一起去死,进而连累整个贾家,不得好死。这叫借刀杀人!

  也只有你这样迂腐的老夫子,才会以为他们是真的想为太上皇伸冤鸣不平!

  看在大婶婶和贾兰的份上,我今日不再打你,也不抓你入大牢。但是,既然已经涉及此案,我也没权力放过你。我会安排两个亲兵,去李家看住你,防止你再做蠢事。至于具体如何发落,只有等旨意了。”

  说罢,也不理这个满脸死硬的蠢老头。

  等两名亲兵押着李守中回李家后,商卓问贾蔷道:“侯爷,还要去工部右侍郎府和忠顺王府么?”

  贾蔷气笑道:“开甚么顽笑?抓一个六品一个五品,已经是极限了。我连李守中都放过了,不丢进牢里去,还能去抓一个从二品侍郎,一个亲王不成?适可而止罢。”

  不是不能,做也就做了,但着实没必要。

  太过恣意,乃种祸之举。

  太上皇驾崩之后,虽然大体上,对贾蔷是利远远大于弊,但是过去那种骚操作,却是最好不要再出现。

  隆安帝的强势,今日他已经见到。

  不过……

  贾蔷拍了拍手中的两叠纸笺,笑道:“就凭这些,便足以将贾家摘出去了。至于那劳什子工部由侍郎韦铭和忠顺王李祐,根本不用咱们亲自动手,明日自有天子来拾掇!走,回家,明儿看好戏就是!这回,咱们也偷个懒。”

  过去,因为忌惮背后的太上皇,隆安帝给不了太多支持,所以他只能每每拉起太上皇良臣的大旗,做出以性命相搏玉石俱焚的姿态来对敌。

  但从今往后,却再不必了。

  也该他使使借刀杀人之计,偷偷懒了!

  只是,贾蔷却没想到,这懒,又岂是那样好偷的……

  ……

  ps:说断章真有点委屈啊,这么一大段内容,一章无论如何都写不完啊啊啊!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