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栗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自宫中举哀罢,贾蔷便直往布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正在理公务的林如海,见到贾蔷也是有些讶然。

  晨起过来监督林如海服药的黛玉则有些惊喜,问道:“你怎么来了?”

  看着上面着一桃花云雾烟罗衫,下面则是散花如意云烟裙的黛玉,恍若云中仙子般,贾蔷眼睛明亮。

  若不是林如海在跟前,怎样也要说两句好话出来。

  不过眼下却不成,林如海显然猜着了必是出了甚么要紧事,否则贾蔷也很繁忙,不该这会儿过来。

  他对黛玉道:“去看看你姨娘煎好药膳没有,煎好了也不急端过来,凉一凉,不然满屋的药味。”

  黛玉何其慧心,闻便知其父和贾蔷有要事相谈,便含笑离去。

  虽然她很想待在一起,却也不会强求。

  只要家里人都在家里,其实就已经很安心了。

  黛玉离去后,林如海问贾蔷道:“出了甚么事?”

  贾蔷便将三和帮,也就是盛和牙行的事说了遍,最后道:“这就是一个人贩子团伙,和一般的小人贩子不同,盛和的规模极大。我下面的人仔细查了查,都中各大青楼,都和盛和有直接的联系。而他们寻人的手段,也十分卑劣。坑蒙拐骗,甚至直接动手去抢,无所不用其极。我本来想寻个由子,直接干掉他们,但又想将幕后之人抓起来,斩草除根,可一直没找到。没想到,昨儿终于查明了幕后黑手,但此人,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因牵扯的有些大,不敢自专,所以来请教先生。”

  林如海闻,皱眉道:“可是哪家相府?还是牵扯到哪位皇子?”

  贾蔷摇头道:“是京城名儒赵义安之子,赵默!赵义安还有一女,是宁郡王府的王妃。”

  听闻此,林如海才真正变了面色。

  宁郡王李皙,是太上皇元子元孙,其父义忠亲王,是当初太上皇最宠爱的皇子。

  在景初朝诸皇子中,义忠亲王才是子,而其他皇子,只是臣。

  后来义忠亲王虽被废,但是太上皇却又亲自抚育过李皙三年。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太上皇会立皇太孙,太上皇甚至还让李皙接待过番邦使臣。

  只是后来风云变幻,终究还是将皇位传给了隆安帝。

  不过即便如此,隆安帝初封李皙便为宁郡王,这是一字王,将来必是要升亲王的。

  由此可见,李皙的身份,到底有多特殊。

  在千百年来儒家最重嫡子元孙的世道里,宁王的身份,让天下许多世家和老臣,都对其抱有同情,另眼相看。

  林如海思索了片刻后,缓声道:“你没有直接动手,是对的。宁王身份,实在敏感。”

  贾蔷皱眉道:“先生,但盛和帮作恶多端,害人无数。总不能因为李皙的身份特殊,就放任不理罢?再者,我也想要他手里的牙行招牌。”

  对于贾蔷的坦诚,林如海扯了扯嘴角,难得教训了句:“莫要将小利和大义掺和在一起!”

  不过,也没过责。

  思量稍许后,见贾蔷似乎仍有些意不平,他劝道:“此事,纵然为之,也绝不要让人看出是你的手笔。蔷儿你还小,当年许多事,你并不知道。义忠亲王……是太上皇一手教出来的,当年得到朝野上下诸多大贤的一致称赞。

  所有人都以为,大燕在景初朝后,会迎来一个不逊景初年的盛世。两代贤君相叠,大燕也必将迎来可比肩文景、贞观的大盛世。

  义忠亲王当年,也的确做出过不少功绩,提拔过不少贤臣。

  你恐怕想不到,连荆朝云甚至半山公,还有先荣国以及东府代化公,以及不少元平功臣,当年都得过义忠亲王的赏识和重用。便是宗室诸王中,义忠亲王也让多少人心服口服。

  说句不恭敬的话,论口碑,当今与义忠亲王,都远不能比。

  后来,义忠亲王虽然败了,可是,对于那些老臣而,这份香火恩泽,并未散尽。

  你难道没有发现,连皇上,都要对李皙另眼相看么?”

  贾蔷有些头疼道:“先生,我倒不是想主动招人他,可有的时候,想躲都没地儿躲。当初薛家薛蟠从丰乐楼买的那个花魁,名叫花解语者,后来被安置在宁荣街后院不远处。因担心此女来历不明,所以早早就安排了人在暗中观察,结果发现,居然常有人借卖花卖米卖糖人的机会,和那处小院联系。而那些暗人,便是来自丰乐楼。丰乐楼的背后,则是宁王府。还有那冯紫英、蒋玉涵,都和那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此人还几次三番往府上送礼,请我去王府做客……实在难缠。”

  林如海闻,想了想道:“虽是如此,你且别急,这些事,原也不是急于一时的。眼下朝堂上眼见就要生出莫大风波来,可等浑水之际,再来摸鱼。”

  贾蔷好奇道:“先生,如今还在国丧,怎又有大动静了?”

  林如海眉眼间皆是肃穆色,道:“这一次京察,注定不比寻常。皇上手段高绝,不急着召半山公等人回京,便是为了杜绝新旧党争内耗。皇上要让景初旧臣内部自查,明必是要留一部分忠臣。眼下,虽谈不上人人自危,但也好不到哪去。最让人意外的是,昨日大理寺寺卿宋昼上书,弹劾都察院左都御史赵东山之子,枉法狂纵,奸污民女,打死百姓多人,险些招致民乱。这份折子虽然被压在军机处,只几位大学士和皇上知道,但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果真这个口子炸开,后面紧接着的必然是狂风暴雨。这个档口,你万不可出头。否则,稍有不慎,便要化为齑粉。蔷儿,再等等,时间在我们。”

  贾蔷闻,缓缓点头,道:“这样的朝堂斗争,实在让人心惊胆战,动辄就是灭族之祸。只是,好端端的,宋家怎会去招惹赵家?”

  林如海轻声道:“你难道不知道,那赵东山所娶的续弦妻,是荆朝云的寡妹?惹祸的那两个赵家子,正是荆朝云的亲外甥。”

  贾蔷扯了扯嘴角,一时不知该说甚么。

  不过想来,荆朝云和赵东山两人,此刻怕是不好受罢?

  “先生,皇上不是已经说过,一定会保全荆朝云么?”

  林如海闻,忍不住冷笑了声,道:“保全?当然会保全。你且看罢,荆朝云一定会活到七老八十。但怎样个活法,却不一定。”

  就在贾蔷感觉遍体生寒时,忽听书房门打开,转头看去,就见梅姨娘和黛玉进来,梅姨娘手里托着一托盘,上面放着一盅药膳,笑道:“本不想打扰老爷和蔷哥儿说话,可这药膳又不能热,眼见着要凉了,只能端了来。”

  林如海微笑道:“也没甚么要紧事了,正好。”

  黛玉近前,没好气的嗔了贾蔷一眼,又问一遍道:“你今儿来,做甚么来了?”

  贾蔷干咳了声,道:“和先生说些小事,大事得跟你说。”

  黛玉闻,俏脸飞红,警告道:“你若敢胡说,可仔细你的皮!”

  贾蔷忙道:“哪里敢胡说?是这样,前儿贾琏不是搬回去了么,和二婶婶又闹了场,二婶婶人都昏死过去了。我瞧着不大好,就想去尹家,请尹家郡主过去再给她扎扎针。二婶婶那脾气……我担心能把她自己怄死。但请尹家郡主到家里来,必是要来请示一番的……”

  “呸呸!”

  黛玉气道:“你再胡说!”

  梅姨娘也不高兴了,正色道:“这话断不能这样说,传出去岂不成了我们姑娘容不下尹家那位郡主了?她要是个好的也则罢了,偏她口不能。蔷哥儿这样说,是在给我们姑娘头上添恶名呢。”

  贾蔷忙赔笑道:“失误失误,没想那么多。不过确实过来想语一声……要不,妹妹今儿和我一起回贾府?”

  黛玉闻心动了,一旁林如海却摆手道:“今儿就不去了,不要小家子气。”

  黛玉闻,只能作罢。

  贾蔷忽然想起一事来,对林如海道:“先生,前儿去尹家,皇后娘娘还让我和恪和郡王帮她送了封信。信是给尹家太夫人的,让太夫人劝尹家大老爷尹褚,虽皇上重赏升官,也不可就任,必须推辞了。说是外戚要守好外戚的本分……我瞧着尹褚虽不大甘心,却也不敢违拗皇后娘娘和尹家太夫人的意,只能答应下来。”

  林如海闻,眼睛微微眯起,叹道:“虽古往今来之贤后,也莫能与皇后娘娘相比啊。”

  贾蔷笑了笑,道:“确实如此。”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后,撂开此节,又说了起子闲话后,贾蔷起身告辞。

  离去时,贾蔷对有些闷闷不乐的黛玉道:“过两天我来接你!”

  黛玉哼了声,道:“那也不必,我还要在家多陪陪爹爹。”

  看其星眸中的眼神,贾蔷明白,他要是把这话当真,日后怕真要仔细他的皮了!

  因而呵呵小声笑道:“先生公务繁忙,有姨娘照顾就好了,你在家,净是添乱,还是去贾家的好。”

  在黛玉啐声中,贾蔷哈哈笑着离去。

  待到了尹家,见尹子瑜已经准备好了药箱,还让一个嬷嬷抱着一摞书,一个嬷嬷捧着显微镜盒子。

  贾蔷笑着见过尹家太夫人并秦氏、孙氏后,接了人,直往贾家而去。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