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蔷 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尔!

小说:贾蔷 作者:贾蓉 更新时间:2020-10-24 13:44: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梨花榻,青纱金帐前,黛玉眸中如凝春水。

  两腮生桃花,眉眼间有丝丝惊艳媚意。

  这个坏人!

  心中又轻轻啐了口,她伸手触在锦被上,轻轻扯开一角,也不知看到了个啥……

  就听到后面“噗嗤”一道笑声入耳,黛玉闻声,手如触到火炭般刹然松开,回头看去,却见竟是紫娟站在门口,故意发笑出声……

  黛玉心中大恼,羞恼啐道:“你这坏透了的小蹄子,你突然笑甚么?”

  紫娟红着脸心虚道:“没甚么,姑娘想看看侯爷的伤,只管看便是。左右又不是没穿衣裳……”

  贾蔷挑起眉间,道:“你说的对,来来来,你过来看看,爷有没有穿……哎呦!”

  眼睛上挨了一帕子后,贾蔷冤枉道:“是这丫头讨人厌,又不是我使坏。”

  黛玉没好气白了他一眼,她可是知道里面到底穿没穿。

  念及此,又红了脸。

  像极做坏事被捉住的娇羞模样……

  “好了,既然知道你没事,我且去西府看看老太太……嗯?对了,方才二姐姐说的是甚么事,你又闹了一场?”

  黛玉正要离去,想起先前迎春之,关心问道。

  贾蔷自不会瞒她,将事情大致说了遍,最后道:“实在是个愚妇,不说比尹家太夫人,便是老太太也比她强百倍。皇贵妃当然尊贵,但那是对普通人家。她怎么就能说得出,皇上也要给贵妃几分体面的话来?愚不可及!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将来必会做出这样妄自尊大的事来。到头来,只会害了贾家,害了宫里的贵妃。”

  黛玉见他怨气满满,便笑着劝道:“你将王家舅舅叫来,已经是十分厉害的手段了。没给太太留下几分体面,想来她心里有数。”

  贾蔷摇头道:“其实我多少能理解她,换个寻常人,突然亲女儿成了皇贵妃,只比皇后差一点,能把持住的,本也没几个。可惜,她虽也算出身高门,可王家距离顶尖豪门的距离还差的远。好多真正犯忌讳的大事,她心里一无所知。被眼前的权势富贵迷住了眼,蒙住了心,不是骂一两回就能骂醒的。

  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人盯着她,果真犯糊涂,我就在后院深处起一间佛庵,送给她当生儿礼。”

  黛玉心里有些复杂,毕竟打小长大,即便是她也感觉到了王夫人心中或许有其他想法,可至少明面上,一直礼数周到,衣食用度从来都是顶好的,她心地善良,若是可以,她希望王夫人能体面的终老。

  但是……

  她又觉得自己很自私,因为只要是贾蔷做的决定,尤其是这样的大决定,她第一想到的,就是站在贾蔷的角度,去化解可能对贾蔷造成的坏影响……

  虽如此,黛玉还是咬了咬嘴唇,看着贾蔷轻声道:“若是如此,你也要顾虑到宫里皇贵妃的想法,毕竟,她是太太的亲生女儿呢。”

  贾蔷笑道:“放心,此事下回进宫,我就和她说清楚。别小瞧皇贵妃,能当女史当那么多年,绝非她娘的眼界可比。”

  黛玉又想起一事来,道:“皇后娘娘,怎待你这样好呀?便是对皇子,也不过如此罢?”

  这件事,压在她心头好久了。

  几回回想问林如海,都被他岔开话含糊过去了。

  但愈是如此,她愈是好奇。

  总觉得里面有甚么大名堂……

  果不其然,贾蔷闻面色微微一变,竟先同香菱道:“带紫鹃去吃茶,我和林妹妹说会儿话。”

  香菱盯着他的眼睛瞅了瞅,瞬间会意,拖着紫鹃往外走,紫鹃被拽了个趔趄,气骂了两声也无用,没法子只能跟着出去了。

  谁知她刚走出门外,就见香菱不动弹了,守在门口认认真真的耳听八方眼观六路,倒是把带紫鹃吃茶的事忘了个干净,紫鹃差点没气出个好歹来!

  卧房内,贾蔷反手握着黛玉的手,轻声道:“此事原不好和你说,如今说了,你万万不可再告诉别人,便是连梅姨娘也说不得,记下了么?”

  黛玉被他这态度唬了一跳,犹豫了下,道:“若是十分要紧,你还是不要说了……”

  贾蔷笑了笑,道:“我知道此事在你心里成了一个疙瘩,毕竟皇后娘娘身后是尹家,她如此做,对你会带来许多压力。但我要告诉你的是,皇后娘娘这样做,包括尹家太夫人这样做,目的绝不仅仅是为了帮尹家郡主起牌面,占分量。而是为了,先生!”

  黛玉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整个人都怔住了……

  见她美眸罕见迷茫,秀美中带着呆萌,一时间让贾蔷爱煞了,双臂撑着床榻就起了身,飞快的在黛玉唇角亲了亲。

  黛玉“哎呀”了声,满面羞红就想提起帕子去打,可看到锦被滑落,贾蔷露出赤果的上半身,又羞的扭过身去,嗔怪道:“再这样无礼,我可就恼了!”

  贾蔷打了哈哈笑道:“再不敢了,再不敢了!”

  黛玉这才原谅了他,转过身来,嗔怒的白了贾蔷一眼,关心起正经事来:“皇后娘娘怎可能是为了爹爹?”

  这话,听起来有些古怪……

  贾蔷摇头道:“姑姑不知景初朝夺嫡之惨烈,也当在史书上知道唐时天家诸子夺嫡之事,玄武门之变,在天家从来不算鲜见事。原本,大皇子李景既是长子,又是嫡出,没任何悬念才是。偏这位宝郡王,生性桀骜狂妄,目无余子。看似处处类当今,实则相差十万八千里。皇后娘娘为了他,费尽心思,百般苦劝,仍毫无结果。还有另一外嫡出五皇子,也就是恪和郡王李暄,打小便落下一个惫赖荒唐之名,距离那个位置更是十万八千里。所以,皇后娘娘这个当年的不能不煞费苦心,为他们早做筹谋,提前铺路。

  而先生之才干,之出身背景,之圣眷,都是普天之下万里无一的辅政之选,甚至是不二人选。因为其他如韩彬、李晗、张谷、窦现、左骧等人,多是出身寒门或是中小官宦士绅之族,为陛下所重的一个重要缘由,便是多性格清正刚烈,务实且从不妥协。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出京。这样的人,或是名臣,或是能臣,却并不一定是辅政的好臣子。

  但皇后娘娘直接去接连先生,自然毫无可能,先生当世清誉满天下的名臣,怎么可能和后宫勾连?这个时候,我这个先生爱婿兼爱徒,就成了最好的勾连媒介!

  若非如此,我这样的人,又凭甚么能得皇后之青睐?”

  黛玉闻,虽然很是相信贾蔷的话,但仍感到荒谬:“这么说来,皇后娘娘相中你当尹家郡主的仪宾,也是因为爹爹了?”

  贾蔷苦笑道:“如我这般身世的,又没甚权势,皇后娘娘凭甚么选我?别说这个,便是能封这个侯,也是皇上看在先生的面上,当初以为我殉国了,不忍先生太过痛苦,才额外恩赏的。我终究,不过是个孤儿罢了。先生不说,只是为了给我存下些体面……”

  黛玉闻,立刻自责坏了,红着眼圈愧然道:“蔷哥儿,都是我不好,不该提此事……可是在我心里,你比世上所有人都好。你铁骨铮铮,不媚俗,不庸俗,虽有陶朱之能,然所赚金银,却志在教化天下稚童,品性高洁。虽有经天纬地之才,却志不在官场,不慕名利富贵。你有担当,知责任,虽在家里总是教训别人,可一直所做的事,却是在保护她们。还有尹家郡主那样的人,若非真的喜欢你仰慕你,也不会先与我见礼……”

  贾蔷见她如此,忙坏笑道:“好姑姑,说这些做甚么,想安慰我最简单不过,今儿是我的生日,我想要一个最特别的生日礼物,来……”

  说罢,他噘起嘴,将脸伸向黛玉。

  黛玉又好气又好笑,“哎呀”了声,拿绣帕甩向贾蔷故作扭曲的脸,不过看他不依不饶的模样,且方才说的很是让她心疼怜惜,今儿还是他的生日,这会儿屋内又无旁人……

  总之,一瞬间想了诸般理由后,黛玉忍着滚烫的俏脸,缓缓闭上了眼,睫毛轻颤,在贾蔷“恶心”噘起嘴上,轻轻一啄。

  啄罢,黛玉再不肯停留,一扭身,跑了出去。

  似一朵风中摇曳的芙蓉花,秀美动人……

  ……

  西府,荣庆堂。

  贾母安慰了王夫人好一阵后,就见李纨带着宝钗姊妹等人进来,说起了贾蔷生日之事。

  听闻此事,贾母都惊呆了,道:“今儿是蔷哥儿的生儿?!这是甚么道理?竟没人与我语一声?”

  王夫人、薛姨妈等人也是面面相觑,随后一起看向了凤姐儿。

  凤姐儿心里狂跳一下,随即无辜笑道:“老天爷!咱们西府的人过生儿,我一个个记住已经不容易了,东府那边除了敬大伯外,旁人都没怎么过过生日,我如何记得起?”

  宝钗忙笑道:“不止老太太和二嫂子记不得,连蔷哥哥自己都记不得了,还是林妹妹告诉他的……对了,皇后娘娘今儿送了蔷哥哥一匹御马,也是为他庆生儿的缘故。”

  贾母听了甚至有些恼火,道:“玉儿知道?皇后也知道?怎么我倒不知道了?”

  李纨笑道:“是蔷儿的舅舅今儿一早天还没亮,跑去布政坊那边告诉林姑丈的。说蔷儿这二年来不易,且儿的生日亦是娘的难日,想给他过一过,也好让他爹娘知道知道。”

  周围人多唏嘘不已,贾母闻脸色却并没好许多,道:“也是奇了,我贾家的儿孙过生儿,还得跑去林家去请示?”

  这下李纨也不会了,凤姐儿高声笑道:“哎哟哟!如今看来真要成亲重孙了!满府大小,有一个算一个,也就宝玉和林妹妹原有这份待遇,能劳老太太这样操心,不想现在又多了一个!人家为你老省心,你老封君还不领情?再者,就蔷儿那倔脾气,咱们要是替他办一场,他多半是不爱操办的,还不如林姑丈出面。不过林姑丈如今是宰相老爷了,有这个功夫?”

  正说着,就听外面小丫头子传报道:“林姑娘来啦!!”

  看到黛玉穿着月白色绸缎绣枝梅纹锦衣,桃红色缂丝浅彩百蝶梅纹长裙缓步入内,众人自其从容大方的笑容里,分明看到了四个字:

  相国爱女!

  ……

  凤藻宫中。

  隆安帝看了眼趴在凤榻上装死的逆子后,有些诧异的看向尹后道:“今日是贾蔷的生儿?”

  尹后笑道:“臣妾原是不知道的,早上子瑜进宫时告诉臣妾的。”

  隆安帝好笑道:“可见是女生外向,她还想让你这个当姑母的,送一份大礼不成?”

  尹后摇头苦笑道:“怕是真有这个意思。”

  隆安帝咂摸了下嘴,道:“如此看来,贾蔷那浑小子,还真入了子瑜的眼?朕怎么没看出来,他比李晓强到哪去?”

  李晓是隆安帝三子,封恪怀郡王。

  李晓对尹子瑜之心,便是隆安帝都有所耳闻。

  可惜,尹后一直按着不许。

  这倒也罢了,李晓虽因敬重尹后,不敢强求婚事,却每每对待尹子瑜格外不同。

  只是尹子瑜向来清淡应对,甚至因此格外拉开了些距离。

  此刻见尹子瑜尚未过门儿,倒先帮贾蔷谋起福利来,隆安帝这个当父亲的,看到儿子在这方面被秒成渣渣,心里岂能平衡?

  不过事涉尹子瑜清誉,隆安帝对此女也比较欣赏,若非尹子瑜天生哑女,早就被指给皇子为王妃了,他岔开话题问道:“皇后今日给了这个侄女婿送了甚么礼了?”

  尹后笑容满面,道:“臣妾是皇后,一举一动都代表天家,岂敢随意恩赏乱了规矩?不过,正巧五儿和贾蔷打赌,臣妾见贾蔷十分喜爱五儿那匹夜照玉狮子,就让五儿送给他了。这不,五儿正和臣妾赌气呢,说那是他父皇送给他的,不该给贾蔷。”

  隆安帝看了眼正闭一只眼眯一只眼悄悄望着他的李暄,一时有些心累……

  再想想丰神俊秀的四子李时,知文能干的三子李晓……还有那个,让他头疼窝心的皇长子李景……

  哪一个也不似这个惫赖胡闹,这样大了,还这样顽皮。

  隆安帝问道:“你既然不舍得,为何要给?反倒事后埋怨你母后,是何道理?”

  李暄忙睁开另一只眼,道:“父皇,因为贾蔷太可怜了,他居然连自己的生儿都不记得了。儿臣就他一个朋友,朋友间有通财之义,所以儿臣就给了他,并没埋怨母后,就是想再讨一匹好马……”

  隆安帝没理他的小心思,而是轻挑眉尖道:“他是你的朋友?”

  李暄“昂”了声,点点头道:“是啊,他是儿臣的朋友。”

  隆安帝闻,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轻声道了句:“李暄,你要明白,有些人,注定是没有朋友的。”

  此一出,尹后率先变了面色。

  甚么人会注定没有朋友?

  唯孤家寡人尔!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