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刀尖起舞 第2章 渔场管理的人生哲学

小说:[BTS]刀尖起舞 作者:一粒 更新时间:2020-11-22 08:0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bgm:iu《(二十三)》

  我不知道真诚中有多少是在摆姿态,高贵中有多少出自卑鄙,堕落中有多少是圣洁的。——《月亮与六便士》

  *******************************************************

  金泰亨觉得目前的状态很不妙。

  这段时间以来,主动打给南在星的电话总是说不了几句就被挂断,虽然也在正常互发消息,但他的信息再也没有秒回过,休息时间也不会主动联系见面,甚至在他打歌期间来人歌当mc都不通知自己。

  这种被忽视的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本来金泰亨之前也没有很焦急,以为只是两个人都太忙的原因。何况南在星现在正处于上升期,行程多,时间对不上再加上公司管得严没有机会溜出来见面也是正常,再一个星星和他地下这么久,这种情况又不是没有过。虽然当时是他单方面的冷淡……但情有可原!

  所以金泰亨是真的一点点都没察觉到这种情况有什么不对,甚至因为南在星对他感情的高度自信,都没考虑过对方有变心的可能。

  但是在今天,小老虎罕见地升起了危机感……

  他毕竟也不是刚谈恋爱的小孩子了,没这么容易被忽悠过去,脱离了魅惑状态脑子就瞬间冷却清醒。

  一直以来他只知道忙内和南在星关系很好,并不太清楚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如今一看,的确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个屁啊!

  哈?朋友?朋友会做背后抱这么暧昧的动作吗?

  星星一直以来都没什么异性朋友,粗线条没察觉到田柾国的动作有多暧昧他能理解(男友滤镜?)。可国儿不可能不知道,对一个女孩子行为举止这样没有分寸,难不成是想挖他墙角?

  等等,他记得好像之前田柾国有说过对星星心动来着……

  都是一直地下的错!早知道刚交往时就不该要求在这期间对所有人隐瞒,现在居然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金泰亨冷着脸推开待机室的门,这时候拍摄后台花絮的摄像机已经收了起来,工作人员基本在外面忙得团团转,待机室里只剩下成员。扫视一圈,珍哥、号锡哥和智旻都不在,玧其哥以少女痛经的姿势躺在沙发上睡觉,南俊哥则是皱着眉坐在化妆台前思索着什么。

  以及他现在最重要的目标——待在角落玩着手机嘿嘿傻笑的田柾国。

  心头一梗,他差点没控制住表情。

  呦~这又是在跟谁聊天呢?看起来很,开,心,啊?

  金泰亨心里委屈又柠檬。

  恰巧这时金南俊注意到他回来,开口询问:“泰亨你去哪了?”

  “就出去透了下气。”随口扯了个理由,金泰亨就找了个椅子坐下来装模作样地掏出手机,其实注意力全在田柾国那边。

  熊熊踌躇:“智旻他刚刚出去找你了,你没遇上他吗?”

  他边回话边从余光中偷瞄那只兔子,压根没注意到金南俊现在紧张得表情都有点不自然:“没有啊,可能我走得比较远吧。”

  说曹操曹操到,朴智旻正好在这时推门进来,两人下意识视线聚集过去。

  说实话,一进门就被人用目光洗礼真的会让人感到堂皇,至少朴智旻就是这样。

  “怎么了,为什么都看我啊。”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

  两人摇头,金泰亨:“南俊哥说你出去找我了?”

  朴智旻眉梢一挑,瞥了眼金南俊:“对啊,找了一圈都没看到你就回来了。”掩去眼神里的探究,开玩笑的语气,“你又去约会了吗?”

  本来听到上半句,金南俊还悄悄松了口气,结果朴智旻后面的这一句又让他头皮一紧。

  小老虎一点都没察觉到里兜的不对劲,眼神闪烁了下:“没有的事,就去了趟洗手间……”转移话题,“你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

  “哦。”

  金南俊在旁边欲又止,可直到三个人各怀鬼胎地分开都没能开口说出一个字。

  待机室里此刻难得的安静,只有田柾国那边偶尔发出黑山老妖般的笑声。金南俊坐在化妆镜前又尝试着打了下某人的电话,听着话筒那边传来的机械女声,脑仁突突地疼。

  果然又被拉黑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

  熊熊委屈qaq

  ***

  今天从凌晨就赶到了sbs准备录制,下午再去某杂志社拍摄画报,结束后回公司工作室继续埋头创作,南在星连轴转了十几个小时才终于结束了全部行程。

  她坐上车准备下班回家,但负责开车的经纪人还没到,于是打算趁这段时候小憩一会,刚闭上眼就听见熟悉的叮咚一声。

  南在星:礼貌微笑:)

  作为一个称职的海王,为了方便鱼塘管理以及避免不必要的翻车,南在星是有两个不同的私人联系方式的。大号上基本都是些正经的人际交往,可小号……如果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谁会开小号你说对吧?

  她拉黑朴智旻后就没有再切回大号,所以此时打扰她的,自然是小号上的某人。看清名字后南在星还有点惊讶,因为给她发消息的居然是闵玧其,一个极其难搞的男人。

  更难得的是,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联系她。

  老大爷我要你狗命:行程结束了?

  强打起精神,手指有气无力地敲打键盘。

  星:结束了

  老大爷我要你狗命:来我家附近,我们谈谈

  我是疯了才会去你宿舍?而且,你们几个是约好了的吗?

  南在星:禁止套娃!

  星:我赶了十几个小时的通告

  老大爷我要你狗命:来不来?

  星:不来

  没一会。

  老大爷我要你狗命:别闹了南在星,你如果还在因为之前的事生气的话,我跟你道歉好不好

  哦?这是不打算吊着她的意思了?

  星:我没有生气

  老大爷我要你狗命:那你就过来跟我谈谈,不然把你家地址告诉我,我去找你也行

  现在跟她来这一出,早干什么去了?要是时间再往前几个月闵玧其这么上道的话,南在星早乐颠颠去了,可惜……

  星:其实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我觉得前辈说得很有道理,现在的确不是谈恋爱的时候。所以我决定还是跟前辈保持友好的前后辈关系,虽然做不成男女朋友,但我以后也还是会为前辈应援的:)

  发完这句后,她就果断地将他拖进了黑名单。

  四个字,神清气爽。

  闵玧其这个人,推拉水平简直登峰造极,难搞到令人发指。

  从和他开始暧昧到现在,南在星坚持了几个月在kkt上每天跟他说早晚安以及询问他的饮食状况,跟个老妈子一样关心他的身体健康。但这狗比男人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她,更别提秒回短信和消息了,要是正好碰上他陷入工作状态,晾你几天更是常有的事。

  见面的话,就是对她的各种示好油盐不进,一本正经地仿佛柳下惠转世。

  推拉了将近半年,基本只有推没有拉,而且她连一点实质上的便宜都没占到。

  直到跟田柾国匿名一谈,南在星才发现自己居然又不知不觉陷入了舔狗的怪圈,还好醒悟及时。

  但其实她和闵玧其的渊源还要追溯到更久以前……

  正回忆的时候车门被打开,南在星抬头看过去。

  经纪人权世民在驾驶座上坐好,关门回头:“接下来没有行程了,星星是直接回家还是去吃东西?”

  南在星有两个经纪人,一个是还没出道就陪着她的女经纪人李智孝,另一个就是面前的权世民了。智孝欧尼眼光老辣,业务能力相当出众,尤其在撕资源这方面,简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而权世民欧巴,他是在17年出了私生袭击的事后公司派下来的,现在南在星接送安全之类基本都是他负责。

  “不想吃,欧巴直接送我回家吧。”

  被这样一打搅也没有睡意了,南在星打开大号开始和结束录制的田柾国聊天。

  肌肉兔子:qaq我失败了

  嗯?田柾国之前在sbs单独见面的时候跟她说过,下午要和金硕珍一起去录制《请给一顿饭show》,但现在看起来似乎状况不太好?

  星:兔兔摸头

  星:都没成功吗?你们是去了哪里啊?

  肌肉兔子:三成洞,珍哥他们成功了qaq

  肌肉兔子:这里的人吃饭都好早,我和虎东前辈去便利店也没等到人,现在肚子好饿哦qaq

  三成洞……那地方的确也难为他们了。

  星:结束录制后你也没吃饭吗?

  肌肉兔子:虎东前辈说节目规定在睡前都不能吃饭qaq

  ……这傻子,我怎么就从来没听说过这规定。

  星:你这么守规矩的吗?又没有摄像头拍着,偷偷吃不可以吗?

  肌肉兔子:对哦!

  安慰好“没能成功要到饭”的田柾国后,她顺口问道:“智孝欧尼呢?”

  “她给你谈剧本去了。”

  “哦,谁的本子啊?”南在星好奇地抬起头。

  权世民一脸神秘兮兮:“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居然还卖关子……

  她无奈地摇摇头,低头就看见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点开。

  你还在和泰亨联系?

  这熟悉的语气……

  金南俊?

  是我,你能别拉黑我了吗?我有事要和你谈。

  呵呵,再次拉黑。

  那边的金南俊:……

  ***

  公司最近给南在星换了新的住处,位置在汉南洞的unvillage,首尔的顶级住宅区之一。不仅基础设施健全,而且安保严密,所有人员来往进出都需要户主证明,基本杜绝私生和狗仔。当然租金也不便宜,不过她公司就从来没缺过钱。

  权世民把南在星送到了门口,等到她进门打开灯后就离开了。

  南在星在玄关换鞋的时候,听见房门咔哒一声,然后是熟悉的男声:“回来了?”

  她没有看对方,只是手上动作一顿,而后习惯性地扯起笑容:“欧巴什么时候来的啊?这么晚了不回宿舍没关系吗?”

  “你要是不想笑就别笑了。”

  白日里的疲惫焦躁压抑都在此时涌上心头,南在星不再伪装,唇角的弧度慢慢收敛。

  她把脱下的高跟鞋放进鞋柜,直起身,冷漠地看向他。

  “你管得太多了。”那双潋滟的眼睛里黑沉沉的一片,“郑号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