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刀尖起舞 第7章 论白莲花的自我修养

小说:[BTS]刀尖起舞 作者:一粒 更新时间:2020-11-22 08:0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bgm:ciki《#摸od》

  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是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的时刻想要冲出来想要出风头的小聪明。——《月亮与六便士》

  *******************************************************

  南在星被权世民送回宿舍,刚准备给金泰亨发视讯门铃就响了。

  她僵了下,先去打开了门口的监控,屏幕里出现一张熟悉的脸。

  是朴智旻。

  提起的心放下,南在星皱着眉打开门。

  “星星。”他笑眼弯弯,“怎么换了密码?”

  “你怎么来了?”

  她抱臂斜倚堵在门口,看起来并没有想让对方进去的意思。

  朴智旻眉梢微动,脸上依旧笑着:“不方便让我进去?”状似无意地越过她看向屋内,“家里是还有其他人吗?”

  “你怎么来了?”南在星没有解释,只是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的话。

  “你都把我拉黑两天了。”朴智旻委屈地撒娇,“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

  南在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

  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事不用说得那么明白。

  朴智旻对金南俊说了什么她就不追究了,但他在sbs掐时间给她打的那个电话,以及现在不经过允许也不说一声就来她宿舍的行为,对他们的关系而,着实越界了。

  对方目光闪烁了下:“我真的不知道……”

  还在跟她装。

  “既然不知道你就回去吧。”她说着直起身便准备关门。

  “星星!嘶……”

  一声痛呼,关门的动作停住,南在星回头:“我还没关上……”

  然后就看见朴智旻蹲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腿。

  她一愣,下意识推开门上前查看,结果刚站在他面前话还没出口就被抱住了双腿。

  恍然大悟,直接被气笑了:“你骗我?”挣扎着想要脱离,却被对方死死扣住。

  “放开!”

  “不是骗你。”朴智旻软软的小奶音还带着痛楚,手上的劲却一点没松懈,“是真的疼。”

  “我下午两点就过来了,但是你把密码换了我进不去门。想等你回来,又因为怕被发现所以就一直待在紧急通道里,等了好久。”

  察觉到怀里的挣扎停下,他抬起头,恰好迎上对方的视线。

  南在星脸色有些缓和,问:“你两点就来了?”

  他乖巧点头,解释:“我不是故意不跟你说就来的,你把我拉黑了我没办法联系,所以我才……我……”小心翼翼观察她的脸色,“你不要生气……”

  南在星看着面前强忍着疼可怜兮兮的糯米团子,复杂的感觉涌上来,心里天人交战,最后还是心软妥协。

  “算了,你先进来吧。”

  ***

  南在星扶着脚步踉跄的朴智旻进门到沙发上坐下,找出医药箱和热水袋。将他的裤腿掀了上去,热敷后倒出精油帮他轻轻按摩舒缓疼痛,动作细致又温柔。朴智旻弯起眼睛抿着嘴笑,开心地看着南在星为他忙前忙后。

  只要是练舞的,身上基本都要带点小问题,更别提以高强度刀群舞出名的防弹,没受过伤的一个没有。

  久病成医,所以南在星对处理这种事相当熟练。

  感觉到手下发硬的肌肉群,她紧紧皱着眉:“你这是练了多久?”

  “回归嘛,肯定要好好练习的。”

  为了能够呈现完美的舞台,按他的努力程度,估计这段时间都住在了练习室吧。

  尽管知道对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却还是不忿。新仇旧恨堆在一起,心想着要让他受点教训,南在星手上加大力气。朴智旻的脸色一下就变得狰狞起来,惊呼出声:“星,星星!轻点!轻点!我错了!”

  对方似乎打定主意让他吃苦头,就算求饶,手上力气也半分未减。朴智旻不想在南在星面前失态,捂住眼睛咬牙强忍。到结束的时候,他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尽地瘫在沙发上,小腿都是红通通的一片。

  我已经是个废团子了tat

  南在星洗完手后,啪地一声将膏药拍在上面,恐吓他:“再这么没分寸地练下去,等年纪大了有你好受的。”

  不是有你吗。

  朴智旻心说,但又怕吓走她,所以还是将这句话咽回了自己的肚子。

  “我知道啦……”随后想起一件事,他直起身,“为什么要把密码换了?”

  南在星收拾医药箱的动作顿了下,她没看朴智旻,垂着眼睛回答:“因为郑号锡。”

  本来以为朴智旻会追问,都已经把敷衍的理由想好了,结果对方却半天没有反应。她转头看过去,正好看到他几乎要咧到耳根后的笑容。

  “你很高兴?”

  “对啊。”挑眉,“我一直觉得号锡哥对你不一样。”

  “说不定就是喜欢你。”

  她嗤笑出声:“怎么可能。”

  郑号锡明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朴智旻刚想反驳,南在星放在小几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没有接,直接挂断了。

  看这反应朴智旻神经突然紧绷起来,装作好奇问道:“谁啊?”

  南在星瞥他一眼:“金泰亨。”补充,“我答应了他视讯。”

  他表情僵硬了一瞬,随后立马扯出笑容:“这样啊……”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

  朴智旻清楚自己不该在这种事上纠结,他也没什么资格和立场去指责她,但感情不是理智说能控制就能控制的。

  “我今天不是很想跟你谈之前的事,如果没什么大碍了你就回去吧。”下了逐客令后,南在星就捏着手机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她真的不在意他的想法吗?

  朴智旻内心酸楚,面上依旧挂着柔软的笑意:“我过一会儿就离开。”

  铃声又响了起来,南在星看向他,眼神中是无的催促。

  而一贯很会看人眼色的朴智旻,这时候却故意装作没看懂的样子,只是乖巧地笑:“你接吧,我不出声。”之后便起身整理衣衫,看起来半点没有想马上走的意思。

  耐人寻味的视线在他脸上转了个圈。

  朴智旻这是想让她在他面前接金泰亨的电话吗?他究竟怎么想的?难道真的不会觉得尴尬吗?

  好麻烦……早知道就不应该让他进门的。

  神思飘忽间,南在星已经接通了视讯,然后就对上了那张轮廓深邃的俊脸。

  “星星。”金泰亨仰躺在床上,镜头凑得很近,委屈和不满都挂在面上,“为什么挂我电话啊?”

  她轻声细语地解释:“刚刚在洗漱。”

  金泰亨在床上翻了个身,画面晃动得厉害,身后景物一扫而过。

  “你在宿舍里?跟我视讯不会不方便吗?”

  “不会不会,南俊哥还没回来,房间现在就我一个。”急忙解释,“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南在星突然想起高慧恩的那条动态,在金泰亨看不见的地方,五指微微用力陷入柔软的沙发中,仿佛不经意地提起:“那今天有和朋友出去玩吗?”

  对方撅起嘴抱怨:“我本来想约你出来玩可是你一直没回我,所以只好跟国儿在宿舍打了一下午游戏。”

  这是谎还是实话?

  她垂眸,把所有情绪藏进心里。

  就算今天没和高慧恩出去,那两张女友视角的照片也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对不起。”南在星歉意地笑了一下,“是我太忙了。”

  听到这样的回答,金泰亨沉默了一会儿,有些茫然。

  他说这话并不是想要对方的道歉,只是想撒下娇。南在星的话语表情虽然都很正常,态度却有点不对劲。是太忙了?还是她还在因为打歌那天的事在生他的气?

  犹豫着问出口:“星星是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生气。”南在星瞥了眼某个磨磨蹭蹭赖着不走的人,“我只是有点累。”

  ***

  果然是不一样的。

  朴智旻一声不吭地听南在星轻细语哄着屏幕对面的人,别开脸,眼神变得黯淡,笑容也逐渐收敛。

  在金泰亨面前,南在星永远都不一样。

  可明明泰亨做过那样过分的事,凭什么……她还是对他不一样。

  委屈、嫉妒、不甘心,理智构成的枷锁松动,糟糕的想法浮上水面,蠢蠢欲动。

  “泰泰想星星了,星星有想泰泰吗?”屏幕里的金泰亨在刻意搞怪,可爱得让人心颤。

  南在星忍俊不禁,或许是太过可爱的缘故,她竟然忽略了还待在客厅的朴智旻以及那位“青梅竹马”明目张胆的示威,模仿着对方歪头眨眼回答道:“或许……有一点吧。”

  朴智旻猛地抬头看过去,便目睹了在南在星脸上缓缓绽放的愉悦笑容,耳边似乎传来枷锁跌落在地上沉重闷响。

  他以为他可以忍耐,但感情并不能完全为理智所桎梏,最终驱使着他做出了失控的举动。

  朴智旻朝她走了过去。

  南在星模仿完金泰亨后心情好了不少,正开心笑着的时候右手突然被人捉住。她吓了一跳,转头,只见朴智旻坐在她脚边的地毯上,一只手正握着她的手把玩,试着抽了抽,却被死死攥住。

  朴智旻想干什么?

  疑惑地看过去,对方朝她露出可爱的眯眼笑,做出个“嘘”的动作。

  口型:别被发现哦。

  南在星收回视线,小心让镜头只对准她的半边脸,面不改色继续聊天。而金泰亨一点都没察觉这边的暗潮汹涌,还在跟她继续絮叨最近遇上的趣事。

  见她没有再挣扎,朴智旻放松了下来,开始仔细观察起这只手。

  南在星现在的手很漂亮,十指纤长、光滑白皙、柔弱无骨。伸展开跟他差不多大,掌心却比他小了一圈,指甲上还有浅浅的月牙,透着健康的粉。他依稀还记得几年前,这双手上还有不少的伤痕和老茧,粗糙得不像个女孩子,远没有如今完美……

  可那却是他最怀念的时候。

  虽然那个时候的他,也不可能将这双手,这样捧在手心。

  南在星见朴智旻只是摸摸捏捏,最多就是十指交缠,并没有影响到她的通话也就随他玩,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在视讯上。

  朴智旻意识到对方又开始忽视他,撒娇地晃了晃,试图将她的注意力再次吸引过来。但南在星怕被金泰亨发现只瞥了他一眼,就又把目光收了回去。

  心里的那个空洞啃噬心脏,朴智旻的眼神陡然变得幽深起来。

  他想要,她的关注。

  “还出来?你们回归期不怕被拍吗?”

  正和金泰亨谈着什么时候能见面的话题,南在星突然一抖,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耳尖染上绯红,她把摄像头又侧了下,不可置信地看向朴智旻。

  他正伸出舌尖一点点舔舐着她的指尖,慵懒地半掀起眼皮仰视着她,眼底是细碎的流光溢彩。

  妖冶、色气、性感。

  像是被什么击中,南在星瞬间头皮发麻,湿濡的感觉顺着指尖绵延至心底。

  明明顶着头像猫咪一样可爱得不得了的黄色卷发,却在此时猛地爆发出了属于男性的强烈侵略感。

  “也是哦……”屏幕里的金泰亨一无所觉,仍然在皱着眉努力思考。

  挣扎,没用,手腕被对方牢牢捉住。

  该说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果然天差地别吗?朴智旻在制住她的同时居然还有余力?

  朴智旻离开南在星已经被舔得亮晶晶的指尖,舔舔唇,猩红的舌尖在唇间一闪而逝,下秒那软糯的唇便贴上了她的手腕内侧,细细密密地吻上去。另一只手也没闲着,顺着腿线没入宽松的短裙摆。

  南在星见状立马交叉双腿,将他的手卡在危险边缘,眼神警告的同时摆出口型:你干什么?疯了吗?

  对方回给她一个软绵绵的笑,摆脱钳制,向更里面钻去,甚至还顺手把她的裙摆撩了起来。

  南在星:!?

  “那我们最近除了打歌就……”南在星有点听不清金泰亨在说什么了。

  她现在坐立难安,所有理智都被用来压制掩饰即将出口的惊呼和喘息。

  对方的掌心冷得像冰,一点点在腰间摩挲挑逗着,甚至还有向上的趋势。红晕逐渐从脖子蔓延到脸上,热流向小腹汇聚。

  “星星?”金泰亨在屏幕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南在星的脸了,疑惑地叫了她一声。

  过了一会儿,南在星终于低着头入镜,声如蚊呐:“欧巴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吗?”

  “有……”他犹豫,“但我想跟星星见面说。”

  有些话只有见面说才会显得有诚意。

  “那就等再见面的时候再说吧,我这里有点事,要先挂了。”南在星歉意地笑笑,“下次再聊。”

  那边的金泰亨看着突然被结束的通话界面。

  泰泰迷茫.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