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刀尖起舞 第10章 缘分让我们再次相遇

小说:[BTS]刀尖起舞 作者:一粒 更新时间:2020-11-22 08:0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bgm:j_ust《(温柔的)》

  恋爱不是用谈的,是坠入的。——《寂寞东京铁塔》

  *******************************************************

  闵玧其跟着成员们出了mc的待机室,离开前最后朝门内看了一眼。

  南在星还在和吴世勋说话,脸上神情少见地生动愉悦,漂亮的眼睛里都是粼粼的水波荡漾。

  真是……

  机身在手指上灵活地翻转几圈停下,而后将屏幕上已经编辑好的信息,点击发送。

  烦躁。

  大邱闵天才:我们见一面

  大邱闵天才:位置在xxx

  大邱闵天才:你如果不来,我就去找你微笑

  一群人刚走到拐弯处,闵玧其就偏离路线和大家分开,朝另一边走过去。

  “玧其哥?”金南俊注意到,所以问了一句,“你要去哪?不回去吗?”

  “洗手间……”闵玧其懒散地回答,连头也没回。

  而在成员们看不见的正面,他漫不经心地勾起唇,语带双关。

  “要去解决下我的人生大事……”

  ***

  其实闵玧其和南在星认识很久了。

  他们初次相遇是在11年夏天,彼时闵玧其十九岁,一年前背井离乡来到首尔,为了梦想过着凌晨打工、白天上学、晚上练习的辛苦生活。整天忙得团团转,所有时间被生活的重担填的满满当当,几乎没有闲暇想其他的事。

  而与南在星的缘分是源于一场意外。

  一场差点让他送命的意外。

  那天正好是周末,闵玧其趁着这段时间做了个外送兼职,骑着商家的小电驴去江南区送炸鸡。

  阳光很灿烂,就是对辛苦劳动的他不太友好,晒得人头晕眼花、汗流浃背。

  闵玧其因为省钱早上和中午都没吃什么东西,而且已经很久没睡过一个好觉了,精神状况着实不怎么样,整个人又累又饿。浑浑噩噩间停在一个十字路口,不知道等了多久,指示灯就是不变色。

  心下焦急生怕被投诉,于是他转弯想从另一条路走,然后听见一个稚嫩的声音呼喊道。

  “小心啊!”

  胳膊砰地被一个书包砸中,他吃痛,手上一松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

  托皮糙肉厚的福,他一点都没受伤,甚至连皮都没擦破。但突然被这样吓一跳,闵玧其的心里还是不由自主地愤怒起来,抬头对跑过来的人怒目而视:“你搞什……”

  下一秒,在他身前不到半米处,一辆车飞驰而过。

  闵玧其瞬间被吓得汗毛倒立,冷汗涔涔。

  可以预见,要不是刚刚耽误的那会儿,现在他就要被卷进车轱辘底下了。

  “罪魁祸首”低着头姗姗来迟:“呼~幸好幸好,你没受伤吧?对不起,刚刚是着急才砸了你……”

  救他的人是个披着长发的女孩子,穿着校服,瘦瘦小小,从身高看似乎刚念初中的样子。

  “没,没关系。”

  闵玧其冷静下来,那颗到嗓子眼的心脏终于回到胸口,扶起车,对自己刚刚的表现有些尴尬:“你救了我,该是我道谢才对。”

  “没事就好,哥哥下次要看清路啊。”女孩松了口气,就开始蹲下来收拾书包里掉出来的东西。

  他立马反应过来,也跟上去:“我帮你。”

  地上一片狼藉,课本、文具盒等散了一地。

  闵玧其顺手捡起靠近他这边的学生证,递过去,无意间瞥见几个字:大清中学高一。

  她高一?闵玧其有些震惊:“你……你读高一?”

  也不怪闵玧其吃惊,毕竟看对方的身量着实不太像高中生,顶天了就十二三岁。

  女孩抬头看向他,疑惑:“对啊,怎么了?”声音清凌凌的,像泉水。

  闵玧其这才看清对方的脸,不自觉走神了一下。

  因为真的长得很漂亮。

  眉眼秾丽,四肢纤弱,标准的美人胚子,穿着校服都有种楚楚的美感。即使年纪尚小,姿态也很动人,如果走在弘大街上一定会被前仆后继的星探递名片挖角,是绝对的艺人级名品美貌。

  “啊……没什么,只是没有想到……”顿了下,“你长得挺小的。”

  “我跳了级。”

  女孩扬起尖尖的下巴,得意洋洋炫耀,有种懵懂的天真:“所以十四岁就可以读高一啦。”

  “十四岁?”闵玧其又一脸复杂地看了眼对方。

  呃……对不起,他也没猜到对方十四岁。

  好不容易收拾完,闵玧其一看表,已经超过了最晚配送时间。

  完蛋,这餐肯定要自己付钱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店家就打电话告诉他不用送了,并且通知了这趟的损失要在他的日薪里扣。

  今天白干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虽然钱没保住,但把命保住也是一件好事。

  闵玧其看向那个女孩,想到这是最后一单不急着回去,而且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刚好她还没走远,于是骑着小电驴追了上去。

  “喂。”

  把车上的外卖拎在手上朝回头的女孩示意:“你救了我,我请你吃炸鸡啊。”

  “不……不用了。”对方有些无措,连连后退。

  “别跟我客气啊……”

  他追上她,女孩停下来,看起来有点眼馋,视线不断向盒子上瞟。

  “你看起来很想吃。”闵玧其勾起唇,“要是担心有问题,就拿回去吃吧。”

  “不……我不是担心,只是……”她摆摆手,把眼神收回来,“这家炸鸡,很贵吧。”

  看向他的琥珀色眼睛清澈见底:“哥哥赚钱很辛苦啊,而且我也只是顺手帮忙,用不着哥哥破费的。”

  原来是这样……

  闵玧其愣住,片刻后才别扭地板着脸,装作不经意拽拽地说:“这没关系的,你就收下吧。刚好客人也不要了,拿回去还是我给钱,而且我也不太想吃炸鸡,不如送给……”

  “咕噜噜~”肚子发出了抗议。

  闵玧其僵住,女孩也愣了一下,堂皇的视线扫过来,他心虚地转移目光。

  不到一秒,又是“咕噜噜”的一下,甚至比之前还要大声。

  耍帅装酷的可靠形象瞬间灰飞烟灭,他涨红了脸,窘迫地解释:“我……是我没吃午饭,所以才……”

  这话真是难以启齿。

  女孩双眼眯成了月牙:“哥哥也饿了吧。”憋着笑,“我和哥哥一人一半怎么样?”

  闻,他只能窘迫地回了声:“好。”

  找出个干净的塑料袋分装炸鸡,女孩蹲在一边看着他,率先牵起话题:“哥哥为什么兼职啊?”

  因为需要钱。

  闵玧其动作一顿:“因为要攒钱交学费。”

  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藏在这话下的消极情绪,继续天真地问道:“那哥哥是独立了吗?”

  “对啊。”他用筷子小心地把炸鸡拨到口袋里,“哥哥16岁就独立了。”

  “哇!”

  女孩由衷地感叹:“真厉害。”

  果然是生活在象牙塔里的小孩,一看就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

  “有什么厉害……”他苦笑,“钱都要自己赚,很辛苦的。”

  没想到却遭到了对方真情实感的反驳。

  “为什么不厉害?自食其力超级棒的!”

  而后她低下头,手指拨弄起自己的小皮鞋:“我也想帮家里赚钱……”

  “好好读书,别想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

  女孩可爱地皱皱鼻子:“哥哥……”嗔怪的尾音清甜,她不满地看他,“做人如果双标的话是不会讨女孩子喜欢的。”

  “……”好吧他认输。

  “我看哥哥好像很累的样子,是没休息好吗?”

  “哥哥只有这个兼职吗?”

  “哥哥现在还在上学吗?”

  “哥哥,哥哥……”

  她好像不会厌烦似地,问着一句又一句的无聊问题,像只脑子里藏着十万个为什么的小百灵鸟,叽叽喳喳的。

  但一点都不烦人,反而……很可爱。

  “装好了,拿回去吧。”

  闵玧其一把把袋子塞过去,止住对方的喋喋不休,看了看表:“我也该走了。”

  女孩瘪瘪嘴,觑他一眼,小心翼翼地问:“那我能再见到哥哥吗?”

  “可能吧。”他思考了一下,没给出个肯定的回答,“看缘分吧。”

  缘分这个东西最是飘忽,更何况是他们这样的萍水相逢。今日一别,各自散入人海,到下次再见时说不定早就认不出对方了。

  可少女还是天真地对他说:“那我们下次再见。”

  “好。”闵玧其哑然失笑,点头,“下次再见。”

  小电驴开了好远,对方的身影才彻底从后视镜里消失。

  闵玧其带着炸鸡回到宿舍,把盒子放在桌上,然后才想起约好了下次再见的两人,却连名字都没交换。不禁觉着好笑,可笑着笑着就有些怅然。

  应该会,再见的吧……

  “哥买了炸鸡回来吗?”

  金南俊等人恰巧这个时候返回宿舍,打断他难得的惆怅。

  “没送出去的,一起吃吧。”

  炸鸡对大多数没有经济来源的练习生来说也算得上是奢侈品了,所以大家欢呼一声,立马上前瓜分。

  “诶?”

  负责打开盒子的郑号锡突然开口,看向他:“哥,你把钱放在炸鸡盒子里干嘛?”

  钱?

  闵玧其一头雾水地凑上去,郑号锡递给他。

  零散的纸币折得整整齐齐,他数了数,面额刚好对上一半炸鸡的钱,这才恍然大悟,哭笑不得。

  真的是……她究竟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

  拜托郑号锡拖住田柾国后,南在星迅速赶到和闵玧其约好的地方,远远就看见对方靠墙站着发呆。打量了下四周,地方倒是一如既往的隐蔽。

  “前辈。”

  她走过去在他两米外站定,即使漫不经心,礼仪也做得十分到位:“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闵玧其倒戴着顶白色帽子,浅兰色的刘海柔软地铺在额前,细腻光泽的皮肤在灯下白到发光。

  怎么突然想起以前……

  闵玧其回神,看过去,立马察觉到两人间疏远的距离,皱了皱眉:“离这么远是怕我吃了你吗?”随后起身离开墙壁,走近她。

  “前辈是男团成员,我作为后辈总是要注意点分寸,尽量保持安全距离。”南在星笑着退后,再补了他一刀,“这不是前辈的要求吗?”

  注意分寸?保持距离?

  闵玧其被噎住,然后想起这似乎都是他以前经常跟她说的话,感觉大脑隐隐作痛。

  过去的乐趣,变成了今天的血泪教训……

  “前辈,有什么想说的能快点说吗。”南在星表情里带上不耐,“我还有事要忙……”

  “松月。”

  南在星愣住:“什么?”

  “松月哥哥。”他扯出笑,“你那时候经常这样叫我。”

  ***

  除了周末放假时做的外送兼职,闵玧其还有一份在便利店的凌晨工作。

  车祸事件几周后,他结束晚班准备离开便利店时,远远看见一个梳着马尾的女孩站在老板面前,模模糊糊的对话传入耳朵:“我在……大清上学,很快就满十六了,求求老板你就录用我吧……”

  大清?江南那个大清?上得起大清还要出来打工吗?

  但当时的闵玧其没有那么强烈的好奇心,也并没有想知道对方是谁的念头,困乏交加之下,看都没去看一眼就匆匆赶去了学校。

  于是到凌晨再来上班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多了个同事……

  “哥哥是你啊。”对方看见他惊喜地笑了起来。

  瘦瘦小小,留着长发,眉眼秾丽,四肢纤弱。

  一张熟悉的脸。

  怎么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