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刀尖起舞 第11章 闵大爷你做个人吧

小说:[BTS]刀尖起舞 作者:一粒 更新时间:2020-11-22 08:0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bgm:zico《(anysong)》

  同情体贴是一种很难得的本领,但是却常常被那些知道自己有这种本领的人滥用了。——《月亮与六便士》

  *******************************************************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

  本来以为不会再见的人居然又出现在了他面前,还成了他的同事。

  闵玧其收敛惊讶的眼神“哦,是你啊。”

  “是我是我!”

  小姑娘激动地挥挥手,双眼亮晶晶的,兴奋的神色溢于表:“我是昨天被录用的,今天开始负责晚班,没想到哥哥也在这兼职。”笑容明朗,“看来我和哥哥很有缘嘛!”

  哦?昨天那个人是她吗?

  闵玧其依稀还记得一些当时的对话在大清上学,快满十六……等等,十六?不对啊,他明明记得……

  “我记得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跟我说你十四岁?”

  挑眉:“劳动法好像规定不能雇佣十六岁以下的童工吧?”

  “诶?”

  女孩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一下,肉眼可见的慌张,眼睛频繁眨动“我……我马上就要满十六了,是哥哥记错了。”

  慌慌张张的样子有点可爱呀。

  “我跳了级。”闵玧其的恶趣味被激起,扬起下巴,一字一句模仿起当时女孩的语气,“所以十四岁就可以读高一啦。”

  “你当时是这样说的吧?”

  他在女孩呆滞的目光里露出可爱的牙龈笑,头上仿佛冒出了恶魔角“我这人没什么优点,就是记性一直挺好。”而后托着下巴故意装作苦恼的样子,“那我到底要不要告诉老板这件事呢?”

  小姑娘着急反驳道:“老板都答应我了!”

  所以闵玧其才觉得奇怪。

  他上下打量对方一圈。

  呃,搓衣板身材的豆芽菜。就算谎报了年龄,但这身高明眼人看都不会觉得她十六岁吧?老板是怎么让她通过面试的?眼瞎了吗?

  然后闵玧其对上那张脸。

  好吧,面对这样一张脸,换他他也同意。

  走到收银台前把便利店的工作用马甲套上,顺口跑起火车:“可老板肯定不知道你才十四啊。”

  “所以哥哥要揭发我吗?”女孩瞳孔地震,小身板仿佛在瑟瑟发抖。

  “是啊,毕竟国家规定,违法的事可不能干。”故意忽略对方恳求的眼神,“未成年人不去好好上学,跑来和我们抢什么工作?你爸妈难道没有教你要天天向上吗?”

  其实闵玧其也不是这么恶劣无聊的人,可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是想逗逗漂亮小姑娘。

  “可……”她连说话的声音都抖了起来,“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我把这一带的店都去遍了,但他们都说未满十六岁不会录用我,所以才隐瞒了年龄,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家。我……我家里人也不知道这件事,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撒谎的,哥哥求你可以不要告诉老板吗?”

  “那我为什么要帮……”

  闵玧其忍着笑,故作正经地回头,然后就对上双泛着泪花的眸子,眼看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哦豁,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他立马结束玩笑,慌慌张张安抚她:“我逗你玩呢,哥哥是那种人吗?”

  本意是让她不要着急不要哭,可没想到的是,女孩听到这话瞬间瞪大了小鹿般的双眼,瘪着嘴,放下心的同时泪水就滚了出来。

  “呜呜吓死我了……”

  看着面前抽抽答答抹着眼泪的女孩,闵·感觉自己是个人渣·玧其:良心好痛。

  场面变得有些难以控制,闵玧其手足无措地向她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别哭啊……”

  “我错了……”

  闵玧其愧疚极了,好话说尽。可对方的眼泪还是半点都没有停下的趋势,哗哗地淌出来,甚至还小小地打了个哭嗝:“对不起我忍不住……”

  他咬咬牙,下一秒泪眼朦胧的女孩眼前就出现了一叠纸币。

  女孩:??这是干什么?

  疑惑地望向闵玧其,只见他脸上扯出个僵硬的笑:“上次,你的钱……不用给我,我请你吃。”

  “炸鸡。”

  他把钱往她面前递了递,同时努力忽视这貌似py交易现场的既视感:“这点钱我还是出得起的。”

  女孩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收了下来:“谢谢哥哥。”

  接过来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止也止不住的眼泪突然就停了下来。

  闵玧其:可能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吧:)

  他松了口气,在女孩把钱认真收起来后,递了包纸巾给她,顺口问道:“你出来打工不怕耽误学习吗?”

  “我功课很好的。”女孩抽出纸巾胡乱把脸上的眼泪擦掉,声音含糊。

  “是吗?”闵玧其调侃,“以后上得了sky吗?”

  “我初中毕业是全国第一。”

  全国,一直是个很有逼格的词。

  古往今来无论什么东西,一旦加上“全国”这个词,逼格立马就会变得高大上起来,例如全国第一好吃的炸鸡店、全国最厉害的拳击手、全国最红的偶像团体,以及……全国第一。

  闵·学渣·玧其:对不起打扰了。

  为了掩饰自己受惊的表情,他别过头轻咳了一下,才恢复自然继续交谈:“成绩这么好为什么要打工?来赚零花钱的吗?”

  “不是。”女孩子低着头,抽了抽鼻子,情绪有些低落,“因为姐姐生病了需要钱。”

  “姐姐生病?”闵玧其感觉奇怪,“生病了你父母不管你们吗?”

  他仔细观察了下对方的穿着,然后发现女孩身上的校服虽然很干净,却被洗得有点褪色,尺寸看起来还不合身,有些宽宽大大的。

  估计家里不是很宽裕吧。

  怪不得给他的炸鸡钱都是些零碎的小面额纸币,估计是自己从零用里一点点攒下来的吧。

  心里有了点谱,又实在可惜对方的成绩,于是闵玧其开口劝道:“你现在这个年纪,打工也挣不到多少钱,还不如好好学习,就算天塌下来还有父母顶着。”

  “可我是孤儿。”

  他顿住,意识到自己刚好说到人家痛处上,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家里都是姐姐上班养家,她为了让我能学自己喜欢的东西,过得太辛苦了。”

  “我想帮帮她。”

  气氛逐渐变得凝重,闵玧其头有点大。怎么就这么突然地谈起了沉重的话题呢?他们明明还并不是很熟悉,就已经要这样推心置腹了吗?难道这就是俗话说的“交浅深”?

  开导什么的是真的不太适合他,只能略显生硬地转移话题:“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既然都成了同事,总要正式认识一下吧。”

  隔着收银台的两人对上视线,眼前青涩稚气的少女缓慢地眨动双眼,睫毛颤动如展翅的蝴蝶,那双浅瞳在夜晚灯光的映照下像斑驳的琉璃,通透又澄澈。

  她看着他,忽而扬起一个羞涩的笑:“啊……我都忘记了。”

  “我叫南在星,97年生。”

  眼神清澈明亮,一字一句认真地介绍自己:“是天上星星的星。”

  他挠了挠鬓角,有些不自然地开口:“我是闵玧其,93年。”

  “诶?”

  那个叫南在星的少女像是意识到什么,脸带迷茫,语气不解:“那玧其哥哥不也是还在上学的未成年吗?”

  ……不该骚那一句的。

  ***

  等到他们俩结束工作换班的时候,天色已经相当晚了。

  闵玧其走出便利店,风有些偏凉,凌晨的街道上廖无人烟。他拢了拢衣服,站在门外等着南在星,见人终于提包出来,招呼了一声:“你住哪,我送你啊。”

  “诶?为什么?我和哥哥顺路吗?”南在星受宠若惊。

  “我记得我应该没和哥哥说过我住哪啊?”

  闵玧其叹了口气,有些无语:“你对自己长成什么样不清楚吗?”

  这个时间让她一个人回家实在太危险了,看在这么有缘的份上,他打算当个烂好人,先把对方送到家再回宿舍。

  “让你自己大晚上回家太危险了,我可不想第二天在什么法制新闻频道看见你。”

  南在星待在原地踌躇半天,才敢小心翼翼出声反驳:“但哥哥对我来说也很危险啊。”

  “哦?”

  他瞟她一眼:“我还以为你没有警惕心呢。”眼神在她身上扫了圈,嗤笑,“放心吧,只是报答你的救命之恩,毕竟哥哥我还看不上豆芽菜。”

  南在星抬头,正好对上闵玧其意味深长的目光,然后顺着他的视线垂首。

  ……

  炸毛:“我还在发育!才不会一直这样!”鼓起腮帮瞪着他,“姐姐说像我这样的都是厚积薄发,以后抽条了就能变得和模特一样前凸后翘又高挑漂亮的!”

  “反而是哥哥……”眼神怜悯,“已经过了发育期,估计一辈子身高都会这样了吧。”

  闵玧其听到这话脸忍不住一黑,rap的嘴在蠢蠢欲动,但一想到是自己先嘴欠逗的人家,只好摇了摇头无奈道:“快走吧。”

  ***

  时间静悄悄地流逝,离闵玧其再次见到南在星,已经过去了一周。

  这段日子以来,闵玧其渐渐习惯了在结束工作后把小姑娘送回家的任务。甚至为了让对方安心,也只是送到小区门口就离开,半点都没有想知道对方究竟住哪栋楼的意思。

  毕竟小姑娘太没防备心,且不说在只和他见了一面的情况下,就把人直接领到了自家小区门口的弱智行为。单是在跟他聊天时无意识透露出自己是孤儿,而且只有一个姐姐一起住这点,着实有点令人担忧,仿佛引诱他做出一些人渣行径。

  漂亮、年幼、天真、单纯,简直是人渣心中的极品尤物。

  也幸亏南在星遇上了他这样的好人,不然估计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而今天,闵玧其也照常将南在星送到了她的小区门口,却没有跟以前一样送到就走。

  可别误会,并不是他有什么想法,想干什么坏事。只是因为他在准备走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的钥匙甩进了草丛里,所以才没能马上离开。

  靠近这里的路灯坏了,灯光昏暗得不得了,导致闵玧其在草丛翻找了好久才找到钥匙。谁知道刚从草丛里探出头,就发现一个在小区门口鬼鬼祟祟的身影。

  他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那个身影好像是南在星。

  她怎么还不回家?

  南在星在那探头探脑观察了好一会儿,仿佛确定了什么,才终于抱着包走出来。

  她要去哪?

  怀着好奇和疑惑,闵玧其没出声惊扰对方,而是偷偷跟在了她身后。

  这时候的她和跟闵玧其在一起的时候大不相同。如果说他送南在星回家的时候,天真无虑、叽叽喳喳跟他聊着天的南在星仿佛一只单纯的小白兔。那现在独处的她就突然变成了敏感的刺猬,不安、警惕,时不时望望身后是否有人尾随,可惜一次都没能发现远远缀在她身后的闵玧其。

  10分钟后……

  他站在一个房间外面,半天不敢进去。

  究竟是什么力量阻止了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

  闵玧其:是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