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刀尖起舞 第18章 感情好才互扯头花

小说:[BTS]刀尖起舞 作者:一粒 更新时间:2020-11-22 08:0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a6.!无广告!

  bgm:白娥娟朴智敏《(嫉妒)》

  行乐及时,给你什么,就享受什么。千万不要去听难堪的话,一定不去见难堪的人,或者是做难做的事情,爱上不应爱的人——《电光幻影》

  *******************************************************

  金泰亨彩排结束后,就急匆匆地赶回了mc待机室。推开门,室内的两人相谈甚欢,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

  “你真的不和我回去?”

  “不。”

  “真的?”

  南在星无奈:“哥到底要我拒绝你几次啊?”

  “那好吧……”

  吴世勋看了眼腕表:“这个时间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

  “再见再见。”南在星一脸迫不及待。

  吴世勋不满地抱怨:“怎么感觉你好像很期待我走啊?”

  “没有没有,哥再见。”

  真是……

  吴世勋瞪了她一眼,抑制住自己蠢蠢欲动想黑心地弄乱女孩发型的手,随后瞥了眼从进门后就面无表情待在旁边默默注视他们的金泰亨。其实对方刚进门的时候吴世勋就看见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看见他和南在星单独待在一起居然没有炸毛。

  欣慰:这下脑子终于正常了吗?

  南在星顺着吴世勋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发现金泰亨已经回来了。

  “欧巴。”下意识扬起笑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我早就回来了。”小老虎瘪了瘪嘴,亮出委屈的狗狗眼,“但是你光顾着跟前辈说话,都没看到我。”

  “啊?是这样吗?”对方语气中的幽怨让南在星慌张了一下,顿时愧疚,“对不起,我下次会注意欧巴的。”

  金泰亨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南在星的电话却在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她低头去看,于是金泰亨赶紧趁着这时候朝吴世勋翻了个白眼。

  吴世勋对这样的弟弟行为只有一句话——幼稚。

  同时心里还有些无奈。

  能够出提醒,其实对吴世勋而已经是越界了。反正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尽于此,意不意识得到问题就是金泰亨自己的事了。

  南在星皱着眉拒接,而后抬头,看见吴世勋还待在原地没动,疑惑:“哥怎么还不走?”

  吴世勋嘴角一抽:“你究竟是有多不想让我继续待在这啊?”

  “哪……哪有。”少女心虚地眼神漂移,“哥能来看我,我超开心的。”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吴世勋感觉到背后又被寒锥似的目光扫射,他看过去,果不其然还是金泰亨。

  阿西!真的是,他究竟是碍着谁了啊。

  吴世勋觉得不爽,明白对方最讨厌什么他什么态度,于是刻意摆出副主人面孔,假惺惺嘱托对方:“泰亨xi,等会儿就麻烦你照顾我们星星了。”

  麻烦?照顾?我们?南在星究竟是谁的女朋友啊?

  金泰亨被膈应到,恨得死死咬住后槽牙,跟着堆起假笑,话中绵里藏针:“前辈路上也要小心点开车,这阴天路又远的,注意安全。”

  南在星有些意外,新鲜地左看看右看看。

  她错过了什么?在她出去之前,他们俩不是还是很讨厌对方的关系吗?什么时候都可以像这样相互嘱托了?

  带着疑惑开口:“你们,关系变好了?”

  吴世勋和金泰亨面面相觑,继而都挤出个客套的微笑,异口同声:“对啊。”

  毕竟感情不好怎么会想互扯对方的头花……

  “注意身体,我走了。”

  “哥一路平安啊。”金泰亨赶在南在星前面笑眯眯地开口。

  正在戴帽子的吴世勋踉跄了下,回头剐了一眼对方,推门离开。

  之后待机室里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两个人心里都藏着事,好半天都没说话。金泰亨看见南在星的手机屏幕亮起又熄灭,好像有人不断在对方发消息,而少女却只是出神地盯着,没有打开的意思。

  “星星……”金泰亨眼神闪烁了下,试探,“不看吗?信息?”

  少女回过神,把手机丢在一边,冲他笑笑:“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可是屏幕一直在……”闪。

  “欧巴前几天不是说有事要和我见面说吗?”话却被她打断,“不如就现在说吧。”

  金泰亨脑子里各种想法转了半天,还是忽略了信息的事,选择将心里的疑惑问出来:“星星,慧恩是做了什么你不喜欢的事情吗?”

  南在星动作一顿,半晌:“欧巴怎么突然这么问这个?”

  “因为我感觉你好像不怎么喜欢慧恩。”他咬牙,目光真挚,“如果慧恩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事情的话,我代她向你道歉,我……”

  “是啊。”

  对方的突然承认让金泰亨怔在那里,半天想不出下面该说什么。

  南在星低眉敛目,放在沙发上的十指慢慢收紧:“我一直都不喜欢她,从15年第一次见面到现在……”一字一顿,“一直都不喜欢,很不喜欢。”

  “为、为什么?”

  “欧巴难道真的不清楚是为什么吗?”南在星抬眼,露出一个笑,“欧巴又是为什么讨厌世勋哥呢?”

  “我当然是因为……”觉得他对你有企图心。

  金泰亨愣了下,脸色变得有点难看,随即急忙辩解:“可是慧、慧恩只是和我关系好,真的没什么,更何况我们从初中就认识了,她和我从大邱一起来首尔,一起练习……”

  南在星低头,神情间有不易察觉的疲惫。

  他还是不明白。

  “我知道。”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用解释了,我自然是相信欧巴的。”

  “那你……”

  话又被突兀的电话铃声打断,南在星瞥了一眼,还是没接。

  金泰亨这个角度一点都看不见对方贴了防窥膜的屏幕上究竟是谁的来电,心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开始焦躁:“是谁啊?为什么不接?”

  “骚扰电话而已。”

  南在星手指一动,将那个号码拖进了黑名单,淡淡道:“不会再打过来了。”

  “欧巴还想说什么吗?”她拿起耳机对他微笑,仿佛之前的对话没有过似的,“我想上台前练习一下。”

  又是那种无形的距离感……金泰亨觉得有点无措。

  “我……”

  刚想开口缓和下气氛,这时候恰好“咔哒”一声,朴珍荣推门走了进来。

  朴珍荣进来就发现了这僵硬的氛围和金泰亨欲又止的状态,脸色顿时有点僵硬:“我是……”小心翼翼,“打扰你们了吗?”

  “没有。”南在星打了个圆场,“我们只是不知道说什么,前辈进来吧,我去问下台本来了没有。”

  “我已经带过来了。”

  朴珍荣举起手里的台本,看了眼抿着唇的泰亨,试探着开口:“那我们……现在要对下词吗?”

  “好啊。”

  ***

  公演准时开始,担任mc的三人站在摄像头前开场。

  在别人的舞台表演开始后,朴珍荣偷偷瞥了南在星一眼。跟之前在待机室的素净妆面不同,此时对方妆容精致,巧笑嫣然,天然一股风流娇态。

  忍不住感叹:虽然知道在娱乐圈一张好脸是生存的基本,那张脸也未免太过华丽了点。

  更何况除了脸是真的好看以外,对方在其他方面也做得很优秀。

  也怪不得老是有人找他要电话号码。

  朴珍荣苦笑。

  可天知道他也没能拿到对方的电话号码。

  身为solo歌手的南在星和另外两位大前辈的表演顺序是排在一起的,在结束对前一组的舞台介绍后,她急忙跑到后台换装准备舞台。

  “南在星!南在星!南在星!”人还没上场,下面就开始撕心裂肺地应援。

  升降台缓缓升起,纤瘦的少女缓缓升上舞台,表演服是独一无二的扎染设计,裙摆前长后短,露出腿,后摆像鱼尾般散开。台子停稳后,她迈步向前,身段婀娜,衣服上深深浅浅的紫仿佛海浪层层叠叠翻涌。导播大哥终于长了点脑子,摄像机立马推进脸部特写,放在别人身上是灾难的华丽紫色眼妆,硬生生被对方的美貌压制衬托。

  无数人此刻屏住呼吸捂住胸口。

  不愧被誉为“南韩女艺人颜值山脉一位”的南在星,即使是非粉也忍不住赞叹的美貌。

  南在星表演的是她上次回归的主打曲《水仙》,著名的洗榜自恋曲。音乐前奏出来的一瞬间,随着迷幻的鼓点,就是一连串行云流水的wave,波浪般地曲线起伏,嘴里哼出慵懒的呢喃。

  “见到我的一瞬间就开始心动

  双目相对神魂颠倒头晕目眩

  漂亮吧美丽吧没见过这么有魅力的女人吧”

  舞蹈卡点力度都恰到好处,全开麦下气息稳得一逼。

  “可盐可甜南在星!人间仙子南在星!人鱼公主南在星!”应援声震天。

  “我诞生于nemesis的陷阱里

  是你的湖中倒影是无情的narcissist(自恋者)

  连回应也都只是echo的爱意”

  穿着白衬衣的男舞伴从舞台另一边上场,靠近对方。

  “自恋的narcissus

  无情的双眼中闪着热烈的情爱的光

  水中的双眼也似含着同样的渴望

  同样将爱意传达给你”

  到了副歌的pointpart,南在星靠上去,望着男舞伴,眼神纯真,动作却挑逗。

  镜头里远景切换近景,明显能够看到舞伴突然红起来的耳朵,明显能看出在拼命压抑翘起的嘴角。

  台下一片鬼哭狼嚎:“不可以!太近了!偶妈欧巴不允许!”

  “可我只是你水中的倒影

  是女神的惩戒是你的镜花水月

  我是无情的只爱自己的水仙

  美丽地在你怀里绽放绽放”

  双人贴身热舞,身体虽然没有一处地方有直接接触,但看着总让人感觉浑身燥热。

  金泰亨没憋住,嘴角下撇,又立马注意起表情管理,忍住不看对方。

  这并不是南在星第一次表演这首歌的舞台,可金泰亨每次看,都忍不住对舞伴……柠檬,无论对方是男是女。

  “神魂颠倒头晕目眩

  美丽地在你怀里绽放绽放”

  “我不是回音的echo

  只是无情的水仙

  在你的喜爱里绽放绽放

  在你的死亡里绽放绽放”

  舞台上,南在星唱着唱着,突然就想起了几天前的场景。

  主调纯白的房间,有着敞亮的落地窗和众多绿植,阳光洒进来,一片生机勃勃。

  眼前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明明有着张水墨画般淡漠素净仿佛无欲无求的脸,声音却如黄鹂般清甜,一字一句询问:“你现在还有自杀的想法吗?”

  坐在她对面少女抬起头,肤若凝脂,眉眼秾丽,神色疏离又淡漠。

  “那种想法……”

  琉璃般的浅瞳里泛起嶙峋的光,她微微一笑,柔软得仿佛春天盛开的第一枝早樱。

  “不是一直就没消失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