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八章.前朝有御医,今有杏仁御衣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第八章

  要不是董琛的脸很对楚凌胃口,楚凌肯定把董琛也揍了。

  瞧这家伙说的是什么话?

  他没同意,所以分手不算数?

  没听说过分手还得双方协议的,要是两个人“协议”过后这小狼崽子再不同意,是不是还得法院裁决?

  不相关的人太多,楚凌不想和董琛闹开。他也是酒会参加到一半才知道董琛在这里给夏子尧接风洗尘,顺便邀请了不少人给夏子尧造势,宣传夏子尧那劳什子钢琴天才名头。

  夏子尧是不是天才楚凌不知道,他只知道眼前这小狼崽子着实可恨,心里惦记着留学遇见的夏子尧,回国后还来接近他讨好他。

  若不是他一开始就知道他们不可能长久,从来没真正相信过这小狼崽子的话,现在他非弄死这家伙不可。

  好聚好散难道不好?

  非得闹到那么难看,有什么好处?

  楚凌深吸一口气,说:“不管你同不同意,我们都结束了。董琛,我还挺喜欢你的,别让我觉得你恶心。”

  恶心?!

  听到这词儿,董琛整个人都炸了。

  他不想分手怎么就恶心了?

  像楚凌这样说分就分才过分吧?

  董琛紧紧地攥住楚凌的手,不让楚凌挣开。他的五指陷入楚凌手腕,在上面留下一圈深深的红印。

  楚凌拧起眉头,这小狼崽子手劲太大,把他给弄疼了!他转头对窦扬说:“把这家伙给我弄开!”他可没有自虐的嗜好。

  董琛听到楚凌差遣窦扬,心中的怒火烧到最旺。他愤怒至极,反倒冷静下来:“我们谈谈。”

  楚凌不觉得自己和董琛还有什么好谈。

  董琛说:“你知道我的,谁要是惹着了我,最后后悔的绝对不是我。”

  楚凌心里的火也“噌”地一下冒了起来。

  董琛是他一手教出来的,既然他把董琛当成“狼崽子”来教,自然知道董琛会有变成狼的那天。可他从来不觉得这只狼会反过来咬自己一口。

  即使董琛没眼光到看上夏子尧这种家伙,楚凌也不觉得有什么。人迷恋起某个人或者某样东西时,本来就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喜欢了就是喜欢了,他不可能拧着这小狼崽子让他别去喜欢。

  没想到这小狼崽子也是个白眼狼,居然当着夏子尧他们的面这样来威胁他!

  这家伙把他当什么了?真以为他好脾气了是吧?

  楚凌冷冷看着董琛:“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以后都别出现在我面前。”他边掰开董琛的手边睨向旁边的窦扬,“你是死人吗?光在一边傻站着!”

  窦扬是白诚叫来的,白诚是要他刺激刺激董琛。

  窦扬眼睛比白诚还毒,一照面他已经瞧了出来,董琛这“小狼崽子”满心满眼都是楚凌来着。连白诚都隐隐发现了,也就楚凌身在局中才看不出这一点。

  这董琛也是个傻的,自己想要什么都不清楚,还这么高调地给那“钢琴天才”铺路,活该楚凌甩了他。

  窦扬上前把楚凌挡在身后,对董琛说:“阿凌他并不想和您谈,董先生您还是不要逼阿凌了——”

  听到窦扬喊楚凌“阿凌”,董琛霎时怒红了眼,抡起拳头直接往窦扬身上砸。窦扬突然挨了一拳,正准备好好回敬几下,却听到“咔嚓”一声,竟是有人躲在暗处拍照。

  楚凌看了眼匆匆逃走的狗仔,觉得明天可能会看到“董氏集团董事长和董氏代明星大打出手,疑为钢琴小王子醋海生波”之类的标题。他瞅向董琛:“不想自己明天上头条,就早点去揪出刚才那家伙解决掉照片。”说完他转向窦扬,“走了,我有点困了,送我回家。”

  董琛握紧拳。

  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对,冲动永远是最愚蠢的。

  他必须冷静下来。

  董琛定定地看着楚凌和窦扬离开,目光几乎要灼穿楚凌的背影。

  就楚凌那节操,难道还指望他“单方面”恢复单身后能守身如玉不成?他早该知道的——他早就该预料到的,所以他不应该把愤怒摆到脸上,白白让外人看笑话。只是亲眼看到到这样的事实,还是令董琛快要发狂。

  他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他不能容忍楚凌把他踹了。

  他不能容忍楚凌和别人在一起。

  想到楚凌染上情-欲的一面会向别人展现,董琛就有种杀人的冲动。是的,他输了,他彻底输了,即使楚凌是这么可恶的一个人,他还是不能容忍楚凌擅自从他的生活里离去。凭什么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没那么容易!

  董琛看向夏子尧和徐晖,想到楚凌那句“徐晖哥哥”,心里再次暴躁起来。楚凌和夏子尧这个惹人厌的护花使者认识?他们之间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向来不太搭理别人的楚凌,居然会亲自对这个家伙动手?

  董琛对夏子尧说:“子尧你们进去吧,很多人都是为你而来的。”他解释了一句,“我得把刚才的事处理掉。”

  夏子尧和徐晖对视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回了会场。

  董琛看着他们走远,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弄错了什么。他是在国外留学遇见夏子尧的,当时他正苦哈哈打工,远远见过夏子尧练琴,那画面有种因专注而生的美丽,所以心里一直惦记着。

  于是前两天夏子尧提出让他帮忙牵线,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可是在这一瞬间,他发现心里那种“惦记”突然消失不见。明明夏子尧就站在他面前,他却只在意徐晖和楚凌到底认不认识——

  他对夏子尧的“惦记”,真的是所谓的暗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