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九章.丞相认她做弟弟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九章

  俞安远非常困窘。

  搬了新家,丢了钥匙,下着大雨,一身湿,没有伞。这么倒霉的时候,竟遇上了楚凌。

  楚凌也有点意外。俞安远身上的衬衫都湿透了,贴在瘦削的锁骨上,锁骨线条若隐若现,有着禁欲又天真的诱-惑力。

  俞安远局促地看着楚凌。

  楚凌的伞是黑的,带着点金色的边,每根伞骨都又细又直,足足有二十四根,看起来像是漂亮的艺术品。只是比起伞,楚凌手指更吸引人,它们指节分明,又白皙又修长,白里又透着点儿红润,而指甲也打理得干干净净。

  这双手像艺术家的手。

  楚凌喊:“俞老师?”

  俞安远耳根瞬间红了。他、他居然盯着楚凌的手,傻傻地看了半天?他说:“对不起,”他实诚地夸道,“你的手很漂亮,感觉很适合弹琴。”

  楚凌没接话,而是问:“俞老师住在哪栋?我先送你回去,否则你会感冒。”

  俞安远乖乖报出住处:“f栋607。”

  楚凌“呀”地一声,讶道:“俞老师刚搬过来?”

  俞安远点点头。

  楚凌说:“那巧了,我就在俞老师对门,606那边,也刚搬过来不久,就一个月吧。”他笑了起来,“看来我会有个好邻居。俞老师你烤的饼干很不错,上次董小珏带回去的几乎都被我吃了,他跟我闹了半天呢。”

  俞安远脸色更加困窘:“我做别的都不行,也就烘焙还可以。”没办法,他是个标准的实验狂,菜谱里那些“糖一匙”“盐少许”“油适量”什么的,简直令他无从下手,这也太不严谨了。还是烘焙好,教程几乎都是带着单位来的,他只要准确地量好就成了。

  楚凌将俞安远送到家门,微笑道:“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吧。”

  俞安远说:“谢谢。”

  楚凌回到家,把雨伞放下,躺到沙发上。他解开两颗衣扣,露出胸口和锁骨,回想着刚才在伞下几乎贴着自己的“新鲜”躯体。真是个单纯可爱的人。他出奇地不讨厌这样的贴近,可能是因为俞安远真的很干净,就像从来没沾染过半点污浊似的。

  楚凌想了想,有点饿了,打电话给白诚:“帮我定个晚饭,送到我家里来,我的口味你知道的。”

  白诚那边马上骂了起来:“你自己不会叫人送?”

  楚凌理直气壮:“麻烦。”

  白诚咬牙:“你也知道你麻烦!”楚凌那串订餐要求,念完都得费不少功夫,更何况还得保证对方听懂了记住了,绝对不出半点差错。白诚从来没见过这么娇惯的家伙,就算是金窝窝里养出来的,也没这么讲究的吧?白诚突然挺佩服董琛,居然能伺候这家伙好几年!——也许他真的错怪人家了。

  白诚挂断电话,无奈地按照楚凌那从食材到卖相都有严格标准的“口味”给楚凌安排晚餐。

  楚凌去洗了个澡,出来时晚餐就送到了,第一时间送过来的,还热乎着,卖相也极佳。楚凌送走送餐的人,擦干头发享用晚餐。

  这就是他干脆答应白诚去帮忙的原因——

  有事没事都可以差遣白诚!

  楚凌知道自己脾气差,还特别挑剔,一般都不会去祸害别人。

  所以他的朋友其实不多。

  楚凌正想着,门铃被按响了。他起身去开门,讶异地发现俞安远站在外面,身上穿着黑白条纹睡衣,像是活动的迷你斑马线。平时的俞老师果然更可爱。楚凌瞧见了俞安远手里的素净纸袋,笑着问:“俞老师做饼干了?”

  俞安远说:“对,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所以多做了几种。”他顿了顿,“刚才谢谢你,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回来。”

  楚凌把门彻底打开,将俞安远请进屋:“俞老师会泡茶吗?”

  俞安远一呆,点头说:“会的。”

  楚凌说:“那进来一起喝喝茶吧,正好配饼干。”他坦然承认,“我的茶桌茶具都是朋友送的,我根本不会用。”

  俞安远走进屋,礼貌地观察着楚凌的住处。两边的格局差不多,可楚凌这边看起来明显更舒适,住在这里肯定比他那边要舒服多了。楚凌将俞安远带到带阳台的茶室,指着茶桌上的工具们说:“就是这个,你看会不会用。”

  俞安远很快给楚凌泡出清冽的新茶。

  楚凌两眼一亮,看向俞安远的目光都变了,简直像在看着个大宝贝。他说:“俞老师真厉害。”

  俞安远由衷地说:“楚先生更厉害。”他只在这些小事上有点天分,楚凌却能轻松帮他拿下项目资金、能游刃有余地应对那些令他头疼无比的人。光凭这一点,就会有无数人愿意帮楚凌做这点小事。

  更何况楚凌还长得、长得那么好看,比明星都要耀眼。

  楚凌说:“既然都是邻居了,就别叫我楚先生了,你可以叫我楚凌,或者阿凌也可以。”

  俞安远选了后一个称呼:“……阿凌。”

  楚凌笑着应了一声,说:“以后就这么叫吧。”

  俞安远迟疑地问:“阿凌你怎么搬家了?”听楚凌刚才提起董珏带饼干回去,以前他应该和董珏的哥哥住在一起?难道……难道……

  俞安远的心跳猛地加快了。

  楚凌也不隐瞒:“分手了,换个地方住,断得干净点儿。”

  俞安远从来不知道,自己竟会为别人的分手感到高兴。

  俞安远说:“那——”

  俞安远的话没说出口,门铃又响了。

  楚凌微讶。

  这种不早不晚的时候,谁会来找他?

  他对俞安远说:“俞老师你先坐,我去看看谁来了。”

  俞安远点点头。

  真像个乖宝宝。楚凌这样想着,走出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竟是董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