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十章.男男没啥授受不亲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十章

  楚凌皱眉。

  这感觉就像是,他在家里藏了只兔子,现在有头大尾巴狼上门来了。想到董琛那天的态度,楚凌眉头皱得更紧,要是他让这大尾巴狼进屋的话,他藏着的兔子准会给弄死——不死也会挺惨的。

  楚凌把门挡着:“有事?”

  董琛多敏锐一个人,一看楚凌这态度,就知道楚凌屋里肯定藏着什么。董琛顿时炸毛了:“里面有谁?”

  楚凌可不会心虚,在他心里他和董琛已经两清了,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不答反问:“和你有关系?”

  这等于承认屋里有人了。

  董琛说:“是白诚?还是窦扬?”他死死地盯着楚凌,想从楚凌脸上找出点什么,却只找到了理直气壮。楚凌会不让他进屋,只是怕他像那天那样揍那个窦扬而已。正是因为楚凌对屋里那人的维护,董琛才气红了眼,“我说过,我们没分手!”

  楚凌实在不明白董琛到底在较什么劲。他无奈地说:“好好好,没分手,现在我们来谈吧。”

  董琛说:“先让我进屋。”

  楚凌说:“先说好了,不许再动手。”俞安远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可不像窦扬那么能扛揍。

  董琛冷冷地说:“好。”

  楚凌让董琛进门。

  这时俞安远忍不住走了出来。

  在看到穿着睡衣的俞安远那一刻,董琛的理智瞬间消失。不是白诚!不是窦扬!是俞安远!是董小珏的老师俞安远!这半年来楚凌经常缺席集团会议,理由没有说,只推说自己有事。后来董小珏和他说了,楚凌是在给这男人跑项目!怪不得分手分得那么干脆——怪不得说搬就搬,原来是预谋已久!董琛握紧拳头,狠狠地往俞安远脸上抡。

  俞安远呆了呆,往旁边一躲。常年呆在实验室里的俞安远,哪里躲得开董琛?没等他松一口气,董琛的第二拳已经挥出,俞安远避了,却没完全避开,那拳正好落在他的手臂上,让他疼得发出一声闷哼,一个踉跄,猝不及防地摔倒在地。

  楚凌瞳孔蓦然一缩。

  他上前拉开董琛,一把将董琛按倒在地。

  董琛还想挥拳,却对上楚凌冷到极点的目光。他霎时红了眼:“你出轨!你敢出轨!你敢出轨就别怪我揍他!”

  楚凌冷眼看着他:“既然觉得我出轨,那你就揍我啊,把拳头往别人身上招呼算什么事?”

  董琛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楚凌。

  不管是眼神还是语气,都像在看着个垃圾。

  董琛生气极了,心里特别委屈:“我舍不得!我舍不得揍你!就是你出轨我也舍不得!”

  楚凌一拳打在董琛肚子上,用的力道一点都不轻。

  他冷冰冰地说:“我舍得。”

  楚凌转身去看俞安远的伤势。

  俞安远强作镇定:“我没事,阿凌。”

  楚凌说:“怎么会没事。”他将俞安远扶起来,“我送你去医院。”

  俞安远本想拒绝,男人么,挨上一拳不算什么的。他虽然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但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如果他是董琛他也会想揍人,毕竟谁都不会容忍有人觊觎自己的恋人。

  他确实在觊觎楚凌。

  可是俞安远还没拒绝,就察觉楚凌不对劲。明明挨了拳的人是他,楚凌却在发抖。楚凌抓住他手臂的手在发抖。

  那种抖动并不明显,可那手抓在他手臂上,俞安远自然能清晰地感受到。

  楚凌不对劲。

  俞安远忙说:“我真的没事,”他试着动了动胳膊,却疼得僵在半空。俞安远脸色一白,只能干巴巴地强调,“真没事。”

  董琛看见俞安远那模样,恨不得再打他一拳。他虽然下了狠劲,但真不觉得自己打得有多重,用得着连脸色都白了吗?不就是吃准了楚凌会心软?他的下腹现在也火辣辣地疼!

  董琛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盯着楚凌的背影直看。

  如果楚凌回头看他,他就……

  楚凌却说:“去医院。”

  俞安远没再反对。

  楚凌的反常让他莫名揪心。

  眼看楚凌要扶着俞安远出门,董琛立刻跳了起来:“我不就打了一拳,用得着去医院吗?你——”

  楚凌握着拳,转过身来,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冷厉:“他的手是用来做实验的!你知不知道?他的手是用来做实验的!如果他的手出了问题——你赔得起吗?你赔得起吗董琛!就你那只会打人的脑袋,根本什么都不懂!”楚凌的手一直在发抖,声音都带着几分颤意,重复着那一句话,“——他的手是用来做实验!”

  俞安远反抓住楚凌的手:“我没事,阿凌,我真的没事,我们这就去医院。”他劝说着,“去了医院就没事了。”

  董琛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楚凌。

  楚凌在难过。

  楚凌他在难过。

  楚凌在难过什么?

  那种难过不仅仅是因为他打了俞安远,而是因为别的——因为他不知道的别的什么——

  董琛觉得自己手掌发冷。他有预感,如果俞安远的手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楚凌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董琛连忙追了上去:“我开车,”他快步跟在楚凌旁边,“我开车送你们过去。”

  楚凌转头看着他。

  董琛说:“是我打伤的。”

  董琛很清楚楚凌的脾气,你和他讲道理,他也会和你讲道理。

  董琛说:“我送你们过去,顺便把钱付了。”他忍下不甘,向俞安远道歉,“对不起,再怎么样我都不该打人。”

  俞安远有些窘迫,不知该说什么好。

  楚凌说:“不用理他,他这家伙最擅长做错事以后装乖卖巧,把自己的错糊弄过去。”

  说是这么说,楚凌还是和俞安远一起上了董琛的车。

  董琛让助理为俞安远安排最好的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