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十五章.你喜欢男人?朕不好龙阳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十五章

  董琛觉得楚凌是自己的克星。

  每次他以为自己已经忍耐到极点,楚凌就会做出更让他痛恨的事。

  董琛咬着牙,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眼前这个裸-男,正是白天那个西瑞尔,一个他不知道的、和楚凌过去有关的人。以前他费尽心思都挖不出半点楚凌的过去,结果楚凌刚要和他分手,这些家伙却一个个都冒了出来。白诚,徐晖,还有这个西瑞尔,都是他不知道的存在,可是他们早早就和楚凌认识。

  要冷静,要冷静。

  冲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这是楚凌最常教他的。

  以前他总是恨不得把痛恨的人都踩在脚下,弄得自己也狼狈不堪。

  是楚凌手把手地教他——楚凌教他怎么有风度地把人都弄得生不如死,对方却还得堆起笑来讨好他。

  对于那些不长眼的家伙,楚凌的态度向来是不屑理会的,毕竟只要你足够强大,其实根本不需要弄脏自己的手。

  有的是人会替自己去收拾对方。

  “首先,你要冷静。”

  “冷静才能看清一切。”

  “冷静才能理智判断。”

  “失去思考能力的人,和废物没什么区别。”

  “这世上大部分人都是废物,他们从来不会动用自己的大脑。所以你只要做到冷静思考,就足以超越大部分人。”

  楚凌不疾不徐的声音浮现在董琛脑还中。

  楚凌说话永远这个招人恨,可董琛只要想要这样的楚凌会属于别人,他就快要发疯了。

  楚凌一旦决定要做什么事,别人是不可能改变的。董琛攥紧拳头,指甲都快陷入掌心。

  他没再动手,先是窦扬,然后是俞安远,现在再来个西瑞尔,他不能再动手。

  董琛有预感,如果他打伤眼前这西瑞尔,楚凌再也不会原谅他。既然这人都不能狠狠地打,他又何必白白惹楚凌生气。

  楚凌,楚凌,楚凌。

  楚凌是他的。

  楚凌那么喜欢他,怎么可能说分就分。

  董琛拳头越握越紧。对,楚凌是喜欢他的,楚凌看着他的目光那么火热,楚凌对他那么好——这辈子除了楚凌之外,再也没有人那么耐心地教会他那么多事。

  他们两个人早就亲密得密不可分,怎么可能分开。

  他只是赌气而已,他只是觉得自己已经是董事长了,楚凌应该更喜欢他,应该更宠着他。而不是像这半年来这样,对他若即若离,和其他人暧昧不清,好像有他没他都一样。

  明明是楚凌娇生惯养,离不开别人的伺候才对!怎么会是他更喜欢楚凌、更依赖楚凌?

  可他就是舍不得。

  可他就是离不开。

  他就是不能容忍任何人抢走楚凌。

  董琛心里烧着火,神色却平稳无波。他望着西瑞尔,一脸平静,语气也客气至极:“你要在这里借住几天吗?欢迎。”

  西瑞尔有些惊讶。本来他已经做好打架准备,决定趁这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小鬼,没想到这小鬼竟摆出主人家的姿态,对他说“欢迎”?

  没等西瑞尔回过神来,董琛已堂而皇之地进了屋,换上拖鞋。

  听见浴室里的水声之后,董琛顿了顿,给楚凌放了杯温水,搁在桌边摆着,坐到沙发上等楚凌出来。

  西瑞尔没有去穿衣服的打算,裹着浴巾直接坐下。他对董琛说:“lacey早就到了该定下来的年纪,你不适合他y需要一个能照顾好他的人。”

  董琛听着西瑞尔的话,脸色没有丝毫波澜。

  董琛比谁都清楚楚凌是需要人照顾的,你要是照顾不好楚凌还会直接打电话找别人过来。至少董琛就撞上过好几次,回到家听到楚凌的呻-吟声。每次他都快气疯了,几乎要以为自己来了次抓奸在床,结果楚凌只是叫人来给他按摩之类的。当然,即使是按摩董琛也受不了。董琛咬着牙在旁边盯了几回,把手法都给学完了,每个月定时给楚凌按摩一遍,让楚凌再也没理由找个陌生人来家里为他“服务”。

  这只是最小的小事而已。

  西瑞尔看不出董琛的想法,只能接着说:“lacey和你已经结束了,你这样纠缠是不对的。”

  董琛说:“像你这样才是不对的吧?你只是楚凌的朋友,有什么资格对楚凌的生活指手画脚?你觉得我不适合,俞安远才适合,所以你作为楚凌的朋友,就劝说楚凌和我分开去和俞安远在一起?呵呵,”他冷笑一声,“我看你是妒忌吧。”

  董琛不知道西瑞尔和楚凌是怎么认识的,更不知道西瑞尔和楚凌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这不影响他的判断。

  反正出现在楚凌身边的家伙,不是以前喜欢过楚凌的,就是正在喜欢楚凌的。如果目前还没喜欢上,那以后肯定也会喜欢上。

  怎么都不会冤枉了他们。

  董琛冷哼:“你就是妒忌我可以纠缠楚凌。别把自己的做法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不过是你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别人得到而已。”说着他也有些烦躁,“楚凌都没有说话,你凭什么说我和楚凌已经结束了!”

  本来他和楚凌之间就一团糟了,这些家伙还上赶着来添乱,真是过分!

  别人吵架闹分手,关他们什么事!一个两个要么劝楚凌分手,要么想趁虚而入,哪有这样的!

  董琛想着想着又委屈起来。

  于是楚凌洗完澡出来,看到的是一脸“我被欺负了快来哄我”的董琛,还有浑身僵硬坐在那里不知道刚才和董琛说了什么的西瑞尔。楚凌拿起桌边的温水喝了两口,目光往下看扫,提醒道:“这么多年了,西瑞尔你喜欢遛鸟的习惯还没改?”

  西瑞尔低头一看,自己的大鸟儿果然从浴巾里露出半个头来,仿佛在窥探着这个暗藏波涛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