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十六章.你穿女装给朕看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十六章

  西瑞尔去穿衣服。

  听着楚凌的调侃,董琛心里怒火翻腾,却没有立刻开口质问。

  他微微握紧拳,努力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冲:“我来是有事要找你。”

  楚凌把水杯放下望着董琛,想看看董琛能说出什么事来。

  董琛说:“过两天外公生日,你和我一起去吧。”他放软语气,“外公他很想你,还有外婆也一直念叨着你什么时候过去。就算你现在瞧不上我了,至少不要让他们失望吧?楚凌,外公他们是真的喜欢你。”说着他趁机抓住了楚凌的手腕,那熟悉的触感让他舍不得再松开手。

  董琛那点小心思,楚凌瞧得一清二楚。可想到董琛的外公和外婆,楚凌有些犹豫。

  董琛外公姓姚,以前是当兵的,强横又野蛮,朋友很多,门路很广,很多事他打个招呼就成了。

  姚老爷子是个暴脾气。

  当初董琛父亲出轨,姚老爷子直接领着两儿子把董琛父亲打进医院,呼啦啦地让董琛父母离了婚。

  接着转眼就给董琛母亲物色了新丈夫,把董琛这小可怜扔在了董家。

  董琛虽然恨董父管不住下半身,却也恨姚老爷子拆了他的家,和姚家关系不太好。

  姚老爷子是什么人?你不上赶着用热脸来贴,他绝对不会看你一眼。董琛咬咬牙跑去国外留学,跟姚家那边几乎没联系了。

  以前楚凌拎着董琛去姚家,为的是让董琛找点助力。

  姚老爷子对他的意图也一清二楚,双方过招拆招,倒真拆出点感情来了。

  以前楚凌在姚老爷子那吃了瘪,就故意在姚家那边和董琛上-床。董琛这小狼崽子很怕他外公,每次悄悄摸进他房间都紧张兮兮的,倒让楚凌有种偷-情的快感。

  即使后来姚老爷子把董琛当眼珠子疼,楚凌的恶劣爱好还是没变。

  记得有次姚老爷子想要开门进来,吓得董琛差点萎了。他却边按着门,边亲着董琛。等亲够了,他才含笑对外面的姚老爷子说:“我要睡了,回头再去找您。”那时两个人的呼吸还交缠的,小狼崽子的眼睛满含怒意,都快能喷出火来。当然,最后小狼崽子还是和他滚到了一起,做了个尽兴。

  想起以前的荒唐,楚凌不由软下心来。他这人还真挺能折腾的,不能怪董琛这小狼崽子惦记着别人。如果他是董琛,他也想找个温柔可人招人疼的。怪只怪董琛惦记的对象不对,让他有点烦,不想再有半点藕断丝连的可能性。

  楚凌说:“好,挺久没见,我也有点想念老爷子他们了。”

  董琛听楚凌松口,顿时放下心来。这时屋外响起轰隆隆的雷声,窗户外也刮起了风,看起来马上会有暴风雨降临。董琛抓着楚凌的手,始终没有松开的打算:“要下大雨了,今晚我在这里睡好不好?”

  楚凌说:“我只有一间客房。”其他的都给改装成书房茶室之类的。他淡淡地扫了董琛一眼,“你愿意和西瑞尔睡的话,你就留下好了。”

  董琛还没说话,西瑞尔已经出来了,裸着上身,穿着短裤,不乐意地插嘴:“我不愿意。”谁要和这小狼崽子睡一起?

  董琛说:“那我回去好了,”他看了眼外面的天色,“这种天气真是可怕,我得让郭哥好好开车才行。”

  楚凌盯着他。

  董琛说要走,却一动也不动,屁股压根没有挪窝的意思。这厮嘴里还在继续危耸听:“郭哥看起来没有睡好,如果等下有没有精神开车。从这边回去,不塞车也得大半个小时呢。听说前几天刮风,把路上的树都给刮倒了,压死了两个人……”

  楚凌觉得没意思。

  想留下就留下,说那么多做什么。照这小狼崽子这么说,回去的路上要是出了什么事,岂不是得算到他头上来?总觉得这小狼崽子也越来越无耻了。

  楚凌微微一顿,还是开了口:“睡沙发。”

  董琛顿时精神抖擞:“好。”

  楚凌懒得理他。

  西瑞尔更不想理他。西瑞尔一把搭住楚凌的肩,将楚凌带进了房间:“刚才爸爸说想和你说说话,到你房间开个电脑吧。”

  董琛死死地捏住拳头。

  他恨不得马上冲上前把西瑞尔那只手掰开。

  可是还不能。

  他还没有解决他和楚凌之间的问题。

  没让楚凌打消分手念头之前,他没有资格管楚凌和谁亲近。

  董琛坐在沙发上,竖起耳朵听楚凌房间里的动静。楚凌的房门是虚掩着的,对话声从里面飘出来,董琛隐隐约约听得到几句,都是些日常问候,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他转头,改听外面渐渐大起来的雨声。

  董琛都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样。

  要是他没想着把楚凌从董氏踹出去就好了。

  回头想想,他做的事楚凌都知道的吧?楚凌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心思,却并不点破,只笑呵呵地看着他在那自鸣得意。那时楚凌已经想着要和他分手了吧?董琛攥起拳,感觉掌心隐隐发疼。不,他不会答应。

  他绝对不会答应。

  董琛窝到沙发上,闭起眼睛睡觉。

  等半夜醒过来,董琛发现身上盖着薄毯,应该是他睡着时楚凌帮他盖上的。董琛心中蹿起一丝喜悦。楚凌还是心软的,至少对他的是心软的,他一定有办法把楚凌哄回来!

  董琛掀开薄毯下地,悄无声息地走到楚凌房门外。走道上一片漆黑,董琛抓住门把轻轻一拧,门把果然被拧开了。楚凌没有把门锁死的习惯!

  董琛轻手轻脚地摸进屋,走到了楚凌床前把衣服一剥,钻进了被窝。他想抱住楚凌,结果伸手一摸,竟发现摸到一手胸毛!

  一手胸毛!!!

  董琛顿时炸了:“你为什么会在楚凌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