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十七章.出宫,秋狩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十七章

  西瑞尔更愤怒。

  睡得好好的,被摸胸不说,还被人这样质问!

  难怪楚凌表示把房间让他,自己去隔壁睡,原来这小子还真会半夜摸上床玩夜袭!

  西瑞尔坐了起来,啪地打开床头的灯,冷笑说:“你这个小鬼,闹够了没有y他是什么脾气你知道的吧?他想分手就是想分手,不是和你开玩笑的,你再这么闹腾也没用y不会改变主意。他没有把你赶出去,是念在你们以前的感情上不想撕破脸!”

  董琛听着西瑞尔满含怒意的声音,心中也盈满怒火。

  是,他是知道楚凌是什么样的人,可他不甘心,他就是不甘心。

  要他就这么放手,他绝对不会答应。

  凭什么啊,凭什么楚凌说结束就结束!

  董琛怒气冲冲地下了床,拿起自己的衣服走出去,拧开了客房的门。

  西瑞尔追了出来,一把拉住董琛,拦住董琛不让他跨进客房。两人之间的气氛一下子剑拔弩张,董琛咬牙说:“你凭什么对我和楚凌的事指手画脚!你不过是个外人——你不过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外人!”

  西瑞尔一拳打在董琛身上。

  西瑞尔说:“我认识lacey的时候,你还没成年!”他一把按倒董琛,凶狠的拳头招呼在董琛身上,“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早点从lacey身边滚蛋吧!”

  成熟斯文的伪装被董琛的敏锐撕破,西瑞尔露出了最本来的面目。

  见鬼的风度!见过的大方!见鬼的给楚凌祝福!他才不希望有人占据楚凌身边的位置!尤其是这种看起来一点都不成熟的蠢蛋!

  见西瑞尔动起手来,董琛先是有些错愕,接着猛地推开西瑞尔,扑上去和西瑞尔扭打到一块。

  两个白天看起来成熟稳重的“成功人士”、同龄人之中的佼佼者,这一刻像两个争抢玩具的小孩一样打得不可开交。

  西瑞尔很快落了下风,咬牙怒骂:“你以为lacey为什么会看上你!那是因为你和我很像!从小到大他最疼的就是我!我和他日夜相处的时候——我和他一起跟着爸爸学医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

  董琛怒红了眼。

  西瑞尔说到了他心里的痛处。他以前也问过楚凌,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楚凌说“因为我喜欢你啊”。当他继续追问为什么喜欢,楚凌想了想,说“因为你挺像我认识的一小孩”。他生气了,再问那“小孩”是谁,楚凌就笑吟吟地亲他,不再往下回答。

  这哪是什么小孩!

  这应该是旧情人才对!

  董琛说:“既然你和他那么好,为什么我遇到楚凌的时候他是自己一个人!”他怒视西瑞尔,“楚凌他为什么只有自己一个人!楚凌他一个人过年、一个人过生日、一个人生活了那么多年——那个时候你在哪里?我陪着楚凌的时候你在哪里?你就是舍不得楚凌对你的好吧?看到楚凌身边有了别人,你才不甘心地跳出来——楚凌需要你的时候,你永远都不在!”

  西瑞尔心脏像是要炸开了一样。

  他愤怒地握紧拳想殴打董琛:“你懂什么——你懂什么——”

  董琛拧住西瑞尔两条胳膊,正要一拳打过去,手臂却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董琛霎时像被人泼了一瓢冷水。

  董琛眼眶发红,可这次他没有哭,也没有哽咽,只是直直地望着楚凌,仿佛想从楚凌脸上看出点什么。令他失望的是,楚凌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只抓住他的手不松开。

  董琛说:“是他打我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是他先打我的。”

  见楚凌不说话,董琛用力甩开楚凌的手,站起来说:“行了,我这就走。”他才不会再在楚凌面前哭,反正楚凌也不会心软,反正楚凌只会向着别人。向着那个俞安远,向着这个西瑞尔,总之不会向着他。

  楚凌看了西瑞尔一眼,说:“你走吧,天也快亮了,你自己回酒店去。”

  西瑞尔一僵。

  他从地上起来。

  “对不起。”西瑞尔低声道歉,声音像是哑掉了,带着几分哭意。

  说完他越过董琛,大步迈了出去,急切得像是多停留一秒都会心如刀绞。

  董琛看着西瑞尔离去的背影,有些错愕。

  楚凌没有偏向西瑞尔,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感觉自己好像戳破了一个泡沫,而那个泡沫是楚凌悉心护住的——明知道它已经脆弱不堪,却还是希望留着它——哪怕多留一天也好。

  不过,这对他来说是个机会。

  董琛重复起刚才的话:“是他先打我的。”这次终于透出点儿委屈味道。

  楚凌当然能察觉董琛打的主意,可想到董琛刚才确实是吃了亏,楚凌只能开口:“我知道。”

  董琛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说:“你看起来很累。”

  楚凌看了董琛一眼。

  董琛说:“以前这几天我该帮你按摩了。”他也不上前,只是放软了嗓音,“刚才吵到你休息了,我帮你按摩一下,算是我跟你道歉吧。”

  对上那双诚挚的眼睛,楚凌差点答应下来。

  等意识到自己又被美色迷惑,楚凌冷下脸:“虽然是他先打你的,可你要是不摸进房间的话他怎么会和你动手?”

  董琛说:“我又不是想摸他!谁要摸他那身胸毛啊!恶心死了!”

  楚凌:“……”

  原来这小子不仅他摸进房间,还直接上床摸人!

  董琛为自己辩解:“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谈谈。”

  楚凌淡淡地看着董琛。

  有些事他本来是不想摊开来说的,那会闹得太难看。

  可董琛似乎不想就这样好聚好散。

  楚凌顿了顿,开口说:“那好,我们谈谈。”他注视着董琛,“先谈夏子尧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