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十八章.皇家猎场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十八章

  楚凌话一落音,董琛整个人僵住了。

  楚凌居然知道夏子尧?虽然不久前他给夏子尧开了个接风宴,可楚凌应该不会想到他身上来才是。难道是那个徐晖和楚凌说了什么?董琛很快镇定下来:“我和他没什么。”

  楚凌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董琛和夏子尧没什么,真要已经“有什么”,他早把董琛给弄死了。即使只是床伴关系,他也没有和人共用的嗜好。董琛有那样的想法,行,没问题,分干净了再去追求真爱,两个人好聚好散。左右没想着用真心换真心,楚凌可以大方地祝福他。

  可董琛现在这样,真让楚凌有点瞧不上了。楚凌说:“有什么没什么,你心里清楚。”

  董琛捏紧拳头。他咬牙说:“那你呢?你觉得我身边出现个人就是‘有什么’,你身边那么多人又算什么!”

  楚凌看着董琛。

  这就有点无理取闹了。

  是,他是不缺爱慕者,更不缺朋友。比起董琛,他身边的“可疑人士”确实比较多,可他没有给过对方任何暗示,也没有给过对方任何机会。欣赏归欣赏,他也没有出轨的打算。

  这和董琛能一样吗?

  董琛是心里惦记着,行动也没少做。

  回头看看,这几年董琛把他盯得死近,其实不是因为所谓的“爱”,只是怕他看上别人,不再站在他那边而已。董琛一边哄着他,一边牵挂着夏子尧,每次夏子尧开演奏会,董琛必然会飞到同样的地方“出差”,真够了不起的。

  这还是白诚不久前告诉楚凌的。白诚那家伙别的不行,但还不缺查这点事的本事。

  楚凌就不明白了,既然董琛喜欢夏子尧,现在怎么还来他面前晃悠?大概是男人那点可笑的自尊心,非要自己说出“分手”两个字才甘心吧?

  楚凌说:“董琛,别让我瞧不起你。”

  董琛气得要命。

  楚凌永远都这么理直气壮。

  楚凌自己身边可以有那么多人来来去去,他只是在心里想了想,楚凌就要和他分手!董琛说:“你什么时候瞧得起我了!在你心里我不过是你选中的按-摩棒对吧?寂寞时用一用,用腻了就想丢!”

  楚凌心里腾起一阵火气。

  能和董琛当这么久床伴,他确实挺喜欢董琛的床上功夫。可他难道就只把董琛当按-摩棒来使?不管是为了给董老爷子交待也好,为了犒赏这小狼崽子也好,他对董琛都挺好的。不说把他宠上天,至少也没少帮他拿到想要的东西吧?到了董琛嘴里怎么就成了“用腻就想丢”?

  楚凌深吸一口气,望着董琛说:“先想结束的不是我。”

  先把他挤出集团核心的,先想解决他们这段关系的,从来都是董琛。

  楚凌对董氏没什么兴趣,也没怪董琛想分手。换了他是董琛,他也不想继续下去,毕竟已经是集团的董事长,年轻,有钱,有地位,谁会想留着这种床伴关系?

  可是现在分都分开了,董琛又以受害者的姿势出现,一副自己多委屈多受伤的模样——

  楚凌真的觉得自己瞎眼了,怎么就看上这么个家伙。

  楚凌越看董琛越觉得烦。

  他说:“行了,你可以滚了,我们根本没什么好谈的。”

  董琛一把抓住楚凌的手,把楚凌抵在墙上。他的目光落在楚凌微微绷起的脸上,即使是生气,楚凌还是那么让人心动。明明楚凌要比他大几岁,可岁月在楚凌身上却完全没有留下半点痕迹,还是那么令人着迷,还是让人那么难以放手。

  董琛都想不明白,自己当初怎么会鬼迷心窍提出想和楚凌上床。

  如果那时候没有那样做,也许他没机会继承董家,但绝对不会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境地。

  他能感觉出楚凌在生气。

  楚凌是很少生气的,那些不在意的人到楚凌面前蹦跶,楚凌只会想办法把他们摁死;而让楚凌在意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惹楚凌生气——在董琛的记忆中,楚凌也只生过那么几次气,都是因为身边的人遇到意外——比如他以前被别人欺负,比如他打了俞安远。

  现在他的话让楚凌生气了。

  这是不是证明,他在楚凌心里不全是“炮-友”和“床伴”那么简单?他在楚凌心里是不是有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地位?董琛很佩服自己自我安慰的本领。

  董琛把楚凌抵在墙上,俯身亲吻楚凌的唇。他吻得有点凶猛,整个人都倾压在楚凌身上,不让楚凌有推开自己的机会。即使小腿被踹得疼痛无比,董琛还是没有挪开的意思。

  他就是不放手!

  凭什么楚凌说走就走!

  楚凌是喜欢他的不是吗?

  楚凌明明在意他的!要不然也不会和他提夏子尧——要是楚凌不在意,怎么可能会突然提起!

  董琛改为抱紧楚凌。

  他们的身体那么契合,他们这几年早就密不可分,怎么可能说分开就分开。董琛说:“我错了,楚凌你别生气。我不想分开,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好吗?只要你别再和那些家伙牵牵扯扯,我也绝对不会再想夏子尧——”

  董琛觉得这样很公平。

  楚凌一点都不这么觉得。

  他只回了一个字:“滚。”

  董琛说:“楚凌你不要太过分!”

  楚凌说:“你爱想着谁都和我没关系。”他冷眼看着董琛,“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交我的朋友,跟你有关系吗?也就是你自己每天惦记着别人,才会觉得我和朋友的往来是‘牵牵扯扯’吧。”

  董琛生气极了:“你又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他受不了楚凌冷冰冰的眼神和冷冰冰的语气,眼眶霎时泛红,“我就是犯-贱,才会这样追着你跑!”

  楚凌说:“所以滚吧,没人让你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