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十九章.丛林里的刺杀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十九章

  姚老爷子的生日,楚凌还是去了。他没和董琛一起去,而是自己中午提前到,准备在两老那边蹭了顿饭。晚上来的都是外客,说不上什么话,还是中午吃顿便饭更亲近。

  姚老爷子精神矍铄。

  瞧见楚凌单独前来,他一双鹰目满是锐利,上上下下地扫视着楚凌,想从楚凌脸上瞧出点端倪。

  楚凌不慌不忙地由着他看。

  姚老爷子叹了口气,对楚凌说:“走,去后山打鸟儿。”

  楚凌笑了笑,和姚老爷子一起挑了杆猎-枪。

  如今管制得严,有持枪证的人不多,姚老爷子却硬是把它给弄到手,在老宅这边圈了整座后山,叫人好生伺弄,招来不少鸟兽栖息其中。

  姚老爷子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娱乐,每天醒来去后山晃荡一圈,“砰砰砰”地打几个麻雀回来炸着吃。这老痞子爱玩枪爱抽烟爱喝酒,身体还倍儿棒,上下山健步如飞,比许多年轻人更有活力。

  楚凌握着枪和姚老爷子走在林间。

  姚老爷子说:“小楚啊,你说我这山头的鸟儿怎么打都打不完吗?”

  楚凌想了想,回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比起别的地方,这山林保护得极好,非常适合鸟兽居住。即使每天被打那么三五只,还是有不少鸟兽愿意在这里栖息。

  姚老爷子说:“对,就是这样。有些事明知道有多危险,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还是愿意去冒险。小楚啊,我一直看不透你。”

  楚凌瞧见林稍站着只麻雀,目光微凝,用左手抬起猎-枪,扣动扳机。

  “砰”地一声,麻雀应声落地。

  随着他们上山的猎犬马上蹿上前,一口叼住掉落的麻雀,冲回来在楚凌脚边摇尾巴。

  楚凌眉眼一弯,给了猎犬一个嘉许般的笑。

  见姚老爷子始终盯着自己,楚凌才缓缓开口:“我要的很简单,过得舒坦就成了。”他也有点惆怅,“只是人要过得舒坦,似乎总不太容易。老爷子,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您不用担心我。”

  姚老爷子说:“如果需要帮忙你就开口。”

  在接纳董琛这个外孙前,姚老爷子先接受的是楚凌。

  董琛这个外孙,姚老爷子本来不想要的。后来楚凌常把董琛带来,处得多了,感情算是有了,他不介意帮这个外孙一把,让自己的外孙把董氏收入囊中。

  本想着这事儿解决了,楚凌该和董琛一块回来坦白了,结果这半年来董琛却忙着把楚凌踹出董氏。

  姚老爷子只能说,董家人果然是董家人,全都一样的,全都是白眼狼儿。

  姚老爷子不满地想着,眼睛忍不住瞟向楚凌。他说道:“你这样的,也不知谁能收了去。我活到这岁数,就没见过你这种妖孽。”以前这家伙来姚家,居然敢明晃晃地把董琛叫到房里去“私会”,真以为他眼睛瞎了,什么都瞧不出来?

  没收住楚凌,是他外孙的损失。

  楚凌见姚老爷子脸上满是惋惜,什么都明白了,他和董琛的事姚老爷子门儿清呢。反正他也没想着隐瞒到底,因此大大方方地接话:“其实我的追求真的很简单,要求也不怎么高,可不是您说的什么妖孽。”

  姚老爷子说:“今晚我请了不少人,回头你拿几张帖子给你那姓白的朋友。我听几个老朋友说现在影视这一块空白挺大,正需要人来接档。还是那句话,机会给你,能不能把握看你自己。”

  感受到姚老爷子的用心,楚凌心里有些感动。他没和姚老爷子客气,愉快地道谢:“谢了。”

  姚老爷子说:“要谢我,中午给我把麻雀炸了。你宋奶奶总让人少下油,少放料,没滋没味的,吃得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楚凌莞尔。

  人老了脾气总跟孩子似的。

  两人打下一串麻雀,拎着回了老宅。姚老爷子住的院子就陪着小厨房,姚老爷子坐在庭院中一小口一小口地嗫酒。虽说他身体好,可架不住妻子担心,烟酒上总少不了限制,他不得不分了小杯慢慢嗫,怕一下子给喝完了,等下下酒用的炸麻雀上来反而没酒喝。

  姚老爷子正咂巴着嘴回味嘴巴里甘醇的酒味,却听有个警卫员来报告:“老爷子,董哥过来了。”警卫员还年轻,比董琛小两岁,所以喊董琛一声“董哥”。

  姚老爷子说:“那就让他进来,你们拦着了?”

  警卫员犹豫着说:“他还带着两个人,我们不知道老爷子您想不想见。”姚老爷子的脾气是众所周知的,他不想见的人就算来到了门口,他也会让人赶出去。

  姚老爷子眉头一跳:“什么人?”

  没等警卫员回答,董琛已经进来了,身后还跟着犹豫着不敢跟上的两个生面孔。如果是楚凌的话,肯定一眼能认出来,他们一个是夏子尧,一个是徐晖!

  董琛说:“外公,我来见你难道还不能见了?他们居然拦着我!”

  姚老爷子扫了夏子尧和徐晖一眼,接着虎起脸骂道:“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什么人都往我这里带!”虽然不认识,但姚老爷子一眼就能看出夏子尧和徐晖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那个小的,摆出那惨白惨白的脸色给谁看呢?

  董琛脸上的笑容微顿。

  姚老爷子已经很久没这样和他说话了。

  在外人面前被下了面子,董琛不是很舒坦:“外公,今晚你不是要开生日宴吗?子尧他会弹钢——”

  “琴”字还没出口,董琛就浑身一僵。

  他看到了楚凌。

  楚凌系着围裙,端着炸麻雀,一双眼睛落在他们三人身上。

  似笑非笑。

  哦,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没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