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一章.陛下,使不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一章

  楚凌当没听到董琛的话。

  姚老爷子倒是开口骂了:“小楚好不容易给我做一次,你吃了就吃了,还在那里摆什么委屈脸!”若不是楚凌过来,妻子可不许他吃油这么重的东西!这小白眼狼儿,一来就抢他的麻雀儿,还委委屈屈的,看着就叫人生气。

  董琛不吭声,夹着麻雀儿三下并两下地吃完,倒了杯酒,又伸手夹第二个。

  姚老爷子脸皮抽了抽,恨不得抽出皮带抽这没脸没皮的家伙一顿!

  一老一小都没再开腔,你一只我一只地抢起炸麻雀来。

  楚凌在旁边愣愣地看了一会儿,倒了一杯酒抿着喝。这时宋奶奶出来了,端了两盘凉菜,摆在楚凌面前说:“小楚啊,你别空着肚子喝酒,先吃点东西垫垫肚。”

  楚凌含笑抬眼,望着宋奶奶说:“谢谢宋奶奶。”

  宋奶奶姓宋,出身书香门第,两鬓已经斑白,气质却依然温婉如初。嫁给姚老爷子那么多年,她一点都没被姚老爷子的匪气带偏,看起来还是美丽端方。

  小院落,梧桐树,叶子随风沙沙摆动,筛下满地阳光。树下的老夫老妻头发发白,每天喝喝小酒哼哼小曲,岁月温柔而静好。

  楚凌觉得,这真是让人羡慕。

  他曾经想过成年以后要认真组建一个家庭,甚至收养一个小孩,免得父母老来太过寂寞。如果没有出意外,他父母老了以后应该也会像姚家二老一样恩爱如初吧?

  楚凌吃了几口凉菜,又端起了面前那杯酒。

  看着姚老爷子和董琛抢吃的,楚凌不知怎地想到董琛和自己第一次做-爱的那个清晨。

  那天他以为董琛已经走了,赤着脚下了床找衣服穿,结果系着围裙拿着锅铲的董琛却出现了,董琛走到房门来问他:“鸡蛋你喜欢全熟的还是半生的?”

  那时董琛还小,笑容带着点儿腼腆和羞涩,连唇边两个笑窝瞧上去都含羞带怯的。

  那时楚凌想,这孩子真招人爱,以后可以多宠着他一点。

  不知不觉,那小孩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极少在他面前露出那样的一面。

  也许最初只是小孩子装大人,努力表现得很成熟;但在继承权渐渐我在手里之后,就是真的成熟了。

  所以才受不了受制于人,受不了事事被人管着。

  董琛和董小珏不一样,董小珏心思简单,他稍微多管一些就会炸毛,逗起来很有趣。董琛则是什么都隐而不发,比起在他面前跳脚,董琛更习惯一步步谋划,把想要的都收入囊中。

  不想要的,统统都扔掉。

  别看董琛动不动在他面前红眼眶,动不动在他面前掉眼泪,那都是因为董琛知道那样会让他心软。

  如果发现达不成目的,董琛会立刻把泪珠子收起来。

  这一点,他一开始就知道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从那么多董家人里挑出董琛来。

  这样的董琛,才可以撑起岌岌可危的董氏,让他对董老爷子有个交代。

  楚凌正想着,突然发现手中的酒已经空了,他竟在不知不觉间喝了一杯酒。他酒量差,姚老爷子的酒又烈得很,一瞬间觉得脑袋涨得厉害,并不疼,但晕乎乎的。

  董琛一直注意着楚凌,见楚凌手里的酒见了底,脸色又不太对,顿时关心地说:“楚凌你喝醉了,我扶你去房间休息吧。”

  楚凌眉头一拧,想要说话,却发现想不出自己要说什么。

  姚老爷子把董琛的心思都看在眼里,本想把董琛给赶走,转念一想,这到底是自己外孙,就让他再表现表现吧。

  姚老爷子在心里叹息一声,说:“小楚你还是这么容易醉,去休息一下吧,你的房间一直留着呢。”

  楚凌眉头拧得更紧。

  他脑中浮现一些记忆,却怎么都看不清晰。

  董琛没喝酒,自然听得出姚老爷子话里的意思。以前楚凌喝了两口,总爱装醉,让他送回房间去,两个人没羞没躁地腻歪。当着姚老爷子的面撒谎,再在姚老爷子隔壁院子里“偷-情”,每次都刺激又惊险。

  董琛鼻子一酸,一把抱住楚凌,把楚凌往隔壁带。

  宋奶奶听到动静,出来问:“他们两个闹别扭了?”

  姚老爷子不想宋奶奶知道自己乖外孙做了什么,所以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含糊其辞地骂道:“谁知道。年轻人的想法说变就变,每天都不重样的,我可猜不着。”

  宋奶奶说:“年轻人吵几句也正常,两个孩子都不容易,你别整天只顾着摆黑脸,真要有问题你得好好调解调解。”

  姚老爷子继续哼,不应声。

  宋奶奶拿他没办法,只能瞪了他一眼,把桌上的空盘和空杯收拾走。

  董琛把楚凌抱到了床上。

  楚凌的脸色有点红。

  楚凌很少喝酒,也不擅长喝酒,每次都只沾一点。刚才楚凌是怎么了?难道楚凌不是不在意夏子尧他们,而是故意装作不在意?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心里那点喜意又被董琛掐掉了。不,不可能,楚凌不是那样的人。

  楚凌要是在意的话,绝对会丝毫不留情面地叫人把夏子尧撵出去——外公也会站在楚凌那边。

  楚凌既然能把帮夏子尧的话说出口,就表明楚凌根本没把夏子尧放在心上。

  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夏子尧他们的话,到底是因为什么?

  董琛脱了楚凌的鞋子,也脱了自己的鞋子。他躺上床,躺到了楚凌身边,定定地看着已经昏昏沉沉的楚凌老半天。

  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在楚凌额上亲了一口。

  徐晖,西瑞尔,受伤的手。

  楚凌深藏着的过去,正一点点地浮出水面。

  因为决定分开,所以不再设防。

  董琛眸色转深。

  他不会放手的。

  绝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