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三.偶遇丞相傅君顾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三章

  楚凌换好衣服,董琛已经不在。

  楚凌想了想,还是没让人送新的衣服过来。他不喜欢麻烦,如果有什么麻烦事一定要做,他更喜欢推给别人去干。他拾掇了一下,身上酒气全消,人也精神得很,对着镜子一照,又是平时那人模狗样的衣冠禽兽。

  楚凌对着镜子笑了笑,觉得自己也被董琛带偏了,本来就不是多纠结的事,董琛要闹腾就让他闹腾呗,反正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说不定还能上上新闻,给白诚那边增加点知名度。董琛也是成年人了,既然他想玩,那就照着成人的规则来,别整天摆出他欺负人的模样。

  弄他偶尔会有点心虚。

  其实他根本没什么好心虚,更没什么好心软。董琛以前是小狼崽子,现在么,是头狼,经得起摔打的。

  这样想着,楚凌心中豁然开朗,连日来满心的烦闷也彻底消散。

  既然董琛要玩,那就玩啊,反正他又不是玩不起。

  接到白诚的电话,楚凌亲自去门口迎接。由于到场的人身份都不简单,宴会入口那边盘查还是挺严的,楚凌把邀请卡给了他们,领着人去见姚老爷子。除了窦扬,白诚还带了几个人过来,有男也有女,共同点就是长得好。

  姚老爷子不由瞧了楚凌一眼。

  楚凌也不心虚,笑眯眯地问:“老爷子您的衣服挑好了吗?”

  姚老爷子说:“都这岁数了,衣服有什么好挑的,就穿你今天让人送来这身就好了。”

  楚凌送的东西永远都不贵重,但胜在好用。楚凌这人什么都挑,绝不亏待自己,用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他也不算多殷勤,只是每次喜欢什么好东西就让人送一份过来。这份心他们都记着,遇到楚凌需要帮把手的事,不用楚凌开口都会主动帮一把。

  楚凌笑着,和姚老爷子一起前往宴会那边。

  白诚几人对视几眼,紧跟在楚凌和姚老爷子身后。

  事实上,白诚好奇得很——拐了人家外孙几年不说,现在又甩了人家外孙,居然还能和姚老爷子有这样的交情,楚凌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姚老爷子一到,宴会就开始了。

  与其说是宴会,不如说是酒会,真正能吃的东西并不多,都是与老友叙旧和结识新朋友。

  姚老爷子亲自带着楚凌几人走了一圈,所有人都知道姚老爷子想提携白诚那个新开的影视公司了。

  能到场的都是人精,见姚老爷子去坐下了,便上前与楚凌几人交谈起来,主动向他们伸出橄榄枝。

  白诚浑身舒坦。

  不久之前他想见其中一些人,对方还*地让他提前几个月预约呢!走捷径的感觉就是好啊!

  楚凌不打算把什么都揽上身,完成牵线工作之后就退到了一边,拿着一杯鲜榨果汁,站在不易被看见的角落歇着。这时优美的琴声从大厅的右侧传来,楚凌抬头看去,看见夏子尧坐在钢琴前,身上穿着白色的西服,在灯光照耀下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楚凌的目光落到夏子尧脸上,就着灯光,那张脸还真是叫人心动,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上他。

  正想着,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你很得意是吗?”

  楚凌转头看去,瞧见了徐晖那张阴沉无比的脸。父母去世后,徐晖是他唯一的兄长,徐晖当时想创业,于是父母的遗产楚凌只要了他们一家人住的房子,其他的都给了徐晖,毕竟是自家兄弟,没什么好计较的,他也不在意那点遗产。如果不是徐晖实在很需要,他那时倒是想把所有钱都捐出去,给那些更有需要的人。

  他有手有脚的,难道还怕饿死不成?

  没想到有些东西他不在意,别人却在意得很。

  比如徐晖。

  徐晖创业失败,总觉得他还藏着不少钱,总觉得父母会留给他更多东西。

  后来徐晖遇到夏子尧,很快堕入爱河,像是遇到了救赎一样,渐渐不再阴沉着脸。他也为徐晖高兴,帮夏子尧牵了线,让夏子尧也成了他钢琴老师的学生。原以为他们兄弟之间的嫌隙应该消失了,但楚凌怎么都没想到,徐晖会那么憎恨他。

  徐晖恨不得他双手都被废掉。

  徐晖甚至恨不得他死。

  他唯一的亲人,恨不得让他去死。

  楚凌觉得这世界真是有趣。

  妒忌和怨恨,也真是有趣。

  楚凌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得意什么?”

  徐晖握紧拳头。

  就是这样,楚凌永远都是这样。别人当成宝贝护着的东西,他从来都不在意。在他面前,他们就是跳梁小丑,永远都像个笑话。

  楚凌说:“其实像这次这样的,你最好别帮他答应,”他看向夏子尧那边,“你在毁掉他。”

  当初能让他生出帮一把的想法,夏子尧自然是真的有天赋的。只是现在听来,夏子尧的琴声已经没了那时的灵气,说是泯然众人也不为过,只能在这种场合糊弄糊弄外行。

  楚凌的眼底明显透着惋惜,那丝毫不带羡慕、不带怨愤的目光,让徐晖浑身发颤,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毫无意义。

  徐晖说:“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子尧再怎么样,也比你要强!”他语气恶毒,“治了这么多年,你的手能弹琴了吗!”

  楚凌看着徐晖,想起了儿时处处护着自己的那个兄长。岁月真是奇妙的东西,很容易就带走很多东西——

  你再怎么想留,也是留不住的。

  楚凌微微晃神,没来得及说话,旁边却有人跳了出来:“你是什么东西,敢在我外公家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