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四章.弟弟楚阑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四章

  楚凌转头看去,只见董小珏怒目圆瞪,怒视着徐晖。

  徐晖想不明白,为什么楚凌到哪都有那么多人喜欢,到哪都有那么多人护着,好像他是个宝贝疙瘩似的。

  徐晖从小扮演着好哥哥的角色,比谁都清楚楚凌有多娇惯。甚至可以说,楚凌的娇惯有一部分还是他宠出来的。

  原以为这样的楚凌会讨人嫌,没想到有的人就是犯-贱,楚凌越是这样,他们越喜欢,一点都不嫌烦,反倒觉得楚凌可爱。

  他就不信了,楚凌难道能这样一辈子?凭什么呢?凭他那张脸?徐晖满眼怨毒地看着楚凌。

  从见到楚凌那一刻起,怨恨就在他心里扎根。那时他是福利院里等待被收养的小孩之一,楚凌却能决定他们的命运,决定他能不能去楚家那样的好家庭。凭什么呢?

  到底凭什么呢?

  徐晖不知道董珏是谁,但董珏已经报了家门,他不想因此而失去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他握住拳头,转身离开。

  董珏绷着小脸站在那,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和我哥真的分了?”他听人议论说,刚才那家伙和那个正在弹琴的家伙都是通过董琛才过来的。

  董珏以前一直痛恨楚凌管着自己,可最近他快毕业了,望着自己这几年拿下的一溜成果,董珏突然意识到自己早已脱胎换骨。

  至少和以前经常厮混在一块的那些纨绔们比,已经有了云泥之别。就算他现在被他哥踹出家门,他也可以养活自己,并且活得非常精彩。

  董珏还是有良心的,他不能捂着良心说这和楚凌没有关系。若不是真为他好,谁都那心思管那么多事儿?

  以前董珏一直觉得楚凌太盛气凌人,自己哥哥会被欺负。最近听说楚凌和他哥分了,他猛地发现楚凌在董氏辛辛苦苦几年,到分手时竟是净身出户,什么都没有。而他哥呢,一眨眼就找上了那么一朵小白花。

  董珏虽然不常和狐朋狗友们厮混,消息却还是能得到的,他那些狐朋狗友们都说他哥移情别恋喜欢上那个不知哪冒出来的钢琴小王子了呢。

  董珏心里很不舒服。他哥怎么能这样啊?以前他都是偏向他哥那边的,可现在他觉得他哥真不是东西,楚凌除了嘴毒了点,挑剔了点,也没有特别不好的地方。明知道楚凌今晚也会过来的,居然就那么光明正大地把那个钢琴小王子带来?

  董珏望着楚凌,想从楚凌嘴里得到准信。

  楚凌说:“是分了。”

  董珏心里空落落的。他说:“那以后你,”他嘴巴有点发干,“你不管我了吗?”

  楚凌说:“是,我不管你了。”他笑眯眯,“你应该很高兴才是。”

  董珏扭开头,语气竟带上点儿委屈:“不管算了,反正也没人管我。”

  楚凌一愣。没想到董珏这小鬼和董琛倒是一脉相承,都懂得用这招。不过董珏年纪比董琛小,用起来自然多了,也可爱多。他莞尔:“看来你很想我继续管着你啊。”

  董珏转头瞪他。

  到底是自己拾掇了几年的小孩子,楚凌心里还是喜欢的。如果董小珏真的那么不可造就,楚凌连多看一眼都懒。他伸手揉揉董小珏的脑袋,笑着说:“你已经长大了也成熟了,不用我事事管着你了。”

  董珏鼻头一酸,眼眶都红了。

  楚凌笑睨着他。

  董珏吸了吸鼻子,压下刚才的酸意。想起徐晖刚才那恶毒的话,董珏忍不住问:“你的手是怎么回事?刚刚那家伙说,你的手……”

  楚凌也不在意。他说:“没什么,就是以前受过伤,恢复得还不错,平时基本没多大影响。”

  楚凌轻描淡写的语气让董珏稍稍放下心来。可很快地,董珏又想到徐晖那句“你的手能弹琴了吗”,这话的意思是楚凌以前也会弹琴?而且弹得不比那个正在弹琴的家伙差?楚凌说的是“平时基本没多大影响”,那就是想做一些事时会受影响吧——比如弹钢琴?

  董珏心中怒意翻腾,恨不得追上去把徐晖狠揍一顿。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个徐晖明显是在往楚凌心里戳刀子吧?

  他哥也是,把那两个家伙请到外公的生日宴上来——

  天啊。

  董珏觉得自己心里难受得要命。

  他哥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他哥怎么能这么对楚凌。

  董珏一把抓住楚凌的手。

  楚凌微讶。

  董珏说:“我们出去吧,我们到外面去。”他的声音都带上点哽咽了,怪不得都楚凌瞧不上他们董家人。如果他是楚凌,听到这大厅里飘着的琴声,说不定连杀了他哥的心都有了。

  不带这么恶心人的。

  楚凌由着董珏拉着自己往外走。

  等温柔的夜风拂面而来,吹散了心中的闷意,楚凌才说:“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董小珏,只有蠢人才会沉湎过去。说实话,非说我一点都不在意了,那肯定是假的。不久前你哥打伤了你俞老师的胳膊,我真是恨不得把你哥的手给打废。可后来转念想想,我那其实是迁怒,因为无法改变的过去而迁怒到别人头上。”他笑了起来,“我由着他们在我面前晃悠,就是想看看他们还能闹腾出什么来。他们越闹,越显得过去的一切无足轻重。”

  董珏听着楚凌说话,心里懵懵懂懂。

  楚凌说:“其实如果不是我开口,你外公早把他们轰出去了。以前你外婆差点被个文弱小青年追走,你外公心里一直记着呢,他最讨厌的就是那样的家伙。”

  想到自家外公的脾气,董珏笑了。没错,他外公最讨厌那么弱鸡的家伙,当初他和他哥都被狠狠操练了大半年,才勉强符合他外公的要求。

  楚凌笑眯起眼:“所以,徐晖刚才说得对,我挺得意,也挺爽的。他们辛辛苦苦挣扎了那么久,还是比不上我开口说一句话。”他耸耸肩,“没办法,谁叫老天就是这么不公平。”

  董珏说:“可你是真的挺为那弹琴的家伙惋惜的吧?”

  楚凌瞅了董珏一眼:“你到底偷听了多久?”

  董珏瞪他。

  楚凌说:“我是为老师惋惜。他花了那么多心血,教出来的学生却快被人毁了。”

  董珏说:“这不挺好嘛,要是再教个十年八年才闹这一出,岂不是更糟糕?就当是及时止损!”

  楚凌对董珏的说法予以肯定:“你说的也有道理。”说着他又伸手揉了揉董珏的脑袋,把董珏的头发揉得乱糟糟。

  董珏生气了:“不许揉我头!”

  楚凌变本加厉地揉了几下。

  董珏恶向胆边生,直接把楚凌扑到栏杆上,伸手要去揉楚凌脑袋,狠狠地揉回本。

  楚凌一把抓住董珏的手,不让他再上前半分:“反了天了你!”

  董珏正要挣扎,就听到董琛的声音在后面响起:“你们在做什么?”

  董琛的声音已经不能用咬牙切齿来形容。

  看着亲密地挂在楚凌身上的董珏,董琛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声音都快变得扭曲了。他记得自己弟弟最讨厌楚凌,每次都见面都和楚凌吵个不停,觉得楚凌管这管那特别烦。

  什么时候起,董珏竟和楚凌变得这么亲密了!

  董珏拉着楚凌往外走时他就看见了。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是董珏抓着楚凌的手。

  而楚凌也没有甩开。

  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楚凌笑着和董珏说话,楚凌对董珏笑得那么温柔——楚凌还伸手揉董珏的脑袋。这样的一幕幕,看起来都那么地熟悉,和当初楚凌对他一模一样!

  和当初对他一模一样!

  楚凌就喜欢这样的!就喜欢这种年纪小、爱撒娇、有点骄傲又有点傲娇的家伙!董琛手微微颤抖,很想上前把董珏揍一顿,看着小鬼还敢不敢再扑到楚凌身上!

  董琛定定地站在原地,目光落在楚凌身上。

  楚凌还是那么泰然,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需要解释的。是啊,楚凌什么时候向他解释过?不管去见谁,不管心里有谁,不管和谁纠缠不清,楚凌都不会给他任何解释。

  就算被他撞见再多暧昧,楚凌还是那么理直气壮。

  想着想着,董琛突然没那么生气了。他和楚凌生这个气做什么,楚凌永远只会觉得他在无理取闹,永远觉得是他太多心爱瞎想。楚凌的脾气他知道的,吃软不吃硬,你越是和他闹,他越是觉得你烦;你对他装乖卖巧,他心情好了就会哄哄你遂了你的意。

  董琛现在不想再闹,也不想再装乖卖巧。

  董琛现在就想着怎么把楚凌弄回自己身边来,干得楚凌下不了床,看这家伙还怎么勾三搭四!

  他是傻了才会在楚凌面前跳脚。你越是跳脚,越是闹腾,楚凌越是瞧不上你。董琛盯着楚凌,淡淡地说:“我都不知道你们感情居然这么好了。”

  楚凌被董琛看得毛毛的。

  董小珏也莫名地觉得心虚。

  可想到董琛做的事,董小珏又有了莫大的底气和勇气:“我和楚哥感情就是好!跟你有什么关系吗?你和楚哥已经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