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五章.做只金丝雀又如何?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五章

  董小珏的叛变来的太突然,董琛简直措手不及。见到楚凌施施然地站在一边,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兄弟争吵,董琛再次让自己冷静下来。他说:“就算分手了,你也不该这样。”

  董小珏梗着脖子:“为什么不该?”

  董琛说:“这几年你楚哥对你怎么样?”

  董小珏看了眼楚凌,别别扭扭地承认:“对我很好。”

  董琛说:“你楚哥要揉揉你的脑袋,你还不愿意了?还想去揉回来?你看看你楚哥背后的栏杆多小,两个人的重量压上去,说不定就断了。后面可是鱼池,你摔下去没什么,你楚哥身体多弱啊,摔下去肯定会生病。”他语重心长,“以后做事之前要多动动脑,想清楚再动手,知道吗?”

  董小珏被董琛这么长一番话绕懵了,只能晕乎乎地点头:“知道了。”

  董琛趁机纠正董小珏的错误认知:“我和你楚哥没分手,我们之间只是有点误会。”他也不看楚凌,自顾自地拍拍董小珏的肩膀,“你先进去吧,我有些话要单独和你楚哥说。”

  董小珏看了看董琛,又看了看楚凌,在回屋之前强调:“哥,如果方乐他们说的都是真的,那这次我是绝对不会站在你这边的。”

  董琛脸皮抽了抽。

  方乐是董小珏的狐朋狗友之一,消息最为灵通,各家有什么八卦都瞒不过他的耳朵,和媒体关系也很不错,上次他打窦扬一拳的照片就是方乐帮忙压下的。

  夏子尧回国后他做的那些事,肯定都落在了方乐眼里。

  方乐那伙人最擅长添油加醋,不用想都知道传到董小珏耳朵里的会是什么话!

  这小子,刚才就是和楚凌说那些?

  董琛对上楚凌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又是难受又是愤怒。楚凌会在意吗?楚凌会在意这些吗?楚凌会在意才怪!

  董琛*地说:“别听他们胡说,我说我和你楚哥没分就是没分。外公正找你呢,快进去。”

  董小珏不甘不愿地走了。

  楚凌抱着手臂,倚着栏杆看着董琛。

  这家伙渐渐褪去了青涩,再也看不见当初的天真可爱。

  又或者说,这家伙从来都没天真可爱过,只是故意在他面前伪装成那样。

  伪装得多了,心里的委屈和不甘也就多了。

  这小鬼忘了那并不是他逼他的。

  楚凌说:“董琛,你真的不想和我分手?”他抬手按住董琛的肩膀,仰头贴近董琛,几乎直接贴在董琛唇上,“我们之间除了做-爱之外,有什么是值得你留恋的吗?”

  楚凌的气息近在咫尺,令董琛的呼吸一下子变得紊乱起来。他想要楚凌,疯狂地想要楚凌,他不愿接受再也不能接近楚凌的事实。

  凭什么,凭什么啊!

  明明位置都换过来了,明明楚凌手里什么都没有了,凭什么楚凌还是这样!

  甚至还想离开他。

  这场关系有什么是值得他留恋的吗?

  董琛一把将楚凌抵在栏杆上,贪婪地嗅着楚凌身上的脖子,恨不得在上面狠狠地咬一口,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是啊,有什么是值得他留恋的吗?楚凌脾气糟糕,性格挑剔,动不动就把人踹下床,他早就不想伺候了。

  可是事到临头,他又舍不得。

  他想起当初为了得到楚凌的认可,拼了命连夜恶补、连夜赶工,最后楚凌却温柔地亲了亲他的黑眼圈,说:“傻孩子。”那时他是真的红了眼,但又不愿意承认,于是扑到楚凌身上辩驳:“我已经不是小孩了,别把我当小孩看!”楚凌难得主动地吻了他,吻完才敷衍地看着他笑,“好好好,你不是小孩。”

  明明是只是这么短短几年而已,董琛却觉得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这么喜欢、这么依赖一个人了。可楚凌虽然喜欢他,却永远都若即若离,比起喜欢他这个人,楚凌更像是只喜欢他的身体。

  董琛伸手抱住楚凌的腰:“想做-爱还不够吗?”

  楚凌听着董琛这么坦然的回答,倒是有些意外。回头想想,他们这几年的关系确实是靠做-爱维系下来的。

  楚凌说:“以前是够的。”

  听到楚凌这么承认,董琛心脏一缩。

  楚凌却继续道:“现在不够了。”

  董琛说:“为什么?”他抓住楚凌的手,“因为夏子尧?”

  楚凌顿了顿,说:“差不多吧,”他淡淡地看着董琛,“我不想看到他们。”

  董琛说:“你们以前认识?”

  楚凌没隐瞒:“徐晖,认识二十几吧;夏子尧,认识也差不多十来年了。”楚凌知道董琛脾气执拗,不给他个理由他会一直纠缠下去,索性把事情都摊开来说,“我很烦他们。和你继续以前的关系,肯定会看到他们在眼前蹦跶。”

  董琛攥紧楚凌的手腕:“你喜欢过徐晖?”这个猜测让董琛变得咄咄逼人,“因为徐晖喜欢夏子尧,你才这么讨厌他们?”

  楚凌觉得和董琛实在没什么好说的,这家伙满脑子都是绿帽子,恨不得每天换一顶往自己头上戴。他语气冷淡下来:“你说是就是吧。”

  董琛脑袋嗡嗡响,里头只剩下楚凌说的那个“二十几年”,是十几年的暧昧被夏子尧的出现打破,所以楚凌上次见面时才会对徐晖动手?

  还是说他们不止暧昧,还有更深的感情或者更深的牵扯?

  二十几年,可以发生的事实在太多了。

  楚凌前二十几年的人生,他根本没有机会参与。

  楚凌和徐晖认识的时候他甚至还没出生。

  董琛说:“我说过,我可以——”

  楚凌说:“你不可以。”

  董琛握紧拳。

  楚凌说:“董琛,不要说谎,”他注视着董琛,“你就是喜欢过他,即使现在没那么喜欢了,也不会对他做多过分的事。他需要帮忙,你肯定会帮忙;他需要庇护,你肯定会给他庇护。不要洗脑自己,说什么你做这些只是为了气气我,问问你自己的心答不答应再说。”

  董琛说:“我喜欢他的时候,又没有遇上你!我那时候还没有遇上你!”他有什么错,没遇上楚凌又不是他的错!

  楚凌其实挺喜欢董琛这理直气壮的模样。他笑了起来:“对,你没有遇上我,”他认真地说,“你没有做错什么。”

  董琛对上楚凌含笑的眼睛。

  他的心脏倏然一空。

  董琛用力抓住栏杆,把楚凌牢牢地困在怀里。

  楚凌接着说:“是我自己觉得有点烦。”他看着董琛,“你们其实都没有做错什么。”

  像徐晖,除了说话恶毒了点之外,其实根本没能耐影响到他。

  即使是当初的事,关心自己恋人也是人之常情而已,就算是亲兄弟也不一定能做到真正的兄友弟恭——何况他们又不是亲兄弟——更何况,徐晖还怀疑他私藏着一大笔财产呢。

  所以,他们怎么会有错。错的是他,错在他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错在他以为兄弟就该相互帮扶,错在他以为恋人就该相互忠诚,却忘了自己和徐晖不是亲兄弟,自己和董琛也不是真恋人。

  楚凌想推开董琛:“你继续这么纠缠不清,我会觉得更烦。”

  董琛紧抓着栏杆不肯松手:“我不喜欢他了,我已经不喜欢他了。如果我还喜欢他,早和那个姓徐的打起来了不是吗?我真要喜欢他,怎么可能容忍他身边有另一个男人!”

  楚凌说:“也许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什么都能容忍——不喜欢的时候才是什么都没办法忍受。”

  董琛说:“不可能!”他猛地抱住楚凌,“真正喜欢的,才不可能忍受。”光是想到楚凌身边会出现别的人,他就快要发疯了,恨不得冲上去把对方弄死。

  楚凌拧起眉头。

  董琛说:“我从来没接近过他,一直都只是远远地看着——远远那么看着,怎么可能有多深的感情。我带他来外公这边,真的只是想气气你。我记得你上次挺讨厌他们的,就想让他们出现在外公的生日宴上让你生生气。”

  楚凌看着董琛。

  董琛说:“我知道外公是什么脾气,他肯定不会喜欢夏子尧的。”他把自己心里最龌龊的一面都翻了开来,“没有外公的引荐,出席这种宴会根本没什么用,夏子尧和徐晖都不是擅长交际的人。夏子尧过来,也不过是弹弹琴而已,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帮助。现在的人都是很现实的。”

  楚凌听着董琛冷静的分析,第一次生出了点警惕心。连对曾经喜欢过的人都能这样,这小狼崽子还真有着狼的天性。要是真的惹急了他,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楚凌挑挑眉:“所以呢?”

  董琛说:“所以我不喜欢夏子尧了,我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他。”他抱紧楚凌,“其实我喜欢上的只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人——我根本不认识夏子尧,更不了解他。”

  楚凌没说话。

  董琛说:“从小到大,我对会弹钢琴的人总是有很大的好感,”楚凌的松动让董琛恨不得把所有话都掏出来,“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在家里遇到过一个会弹琴的小孩。那小孩只比我大几岁,但琴弹得很好,也不嫌我烦,手把手地教我弹了几首曲子,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跑去找他。后来我找不到他了,问起别人别人却都说没有这个人,是我做了场梦而已。我觉得他们在骗我,因为我摸过那个小孩的手,暖暖的,热热的,肯定不是在梦里。”

  楚凌微怔。

  董琛说:“所以,我对夏子尧的喜欢只是错觉,顶多只是有过一点好感。而且那点好感不是因为他这个人——而是因为他会弹琴。”

  楚凌见董琛说得认真,想来想去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最后他“哦”了一声:“这样啊。”

  董琛之凿凿:“就是这样!”

  楚凌说:“所以呢?”

  董琛差点发飙了。

  他说了这么多,楚凌的态度一点都没变!

  董琛咬牙说:“所以我们不分手!”

  楚凌喊:“董琛。”

  董琛看着楚凌,紧张地等楚凌往下说。

  楚凌说:“你还喜不喜欢他,或者你有没有喜欢过他,一点都不重要。”如果只是董琛精神出-轨,他又还喜欢着董琛的话,他有的是办法把董琛拧回来。楚凌顿了顿,缓缓重申分手的理由,“我说过,我觉得腻了。既然腻了当然没必要继续绑在一起,上-床这种事不就图个爽吗?”

  不就图个爽!

  董琛炸了:“楚凌,你是不是根本没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