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六章.身娇体软少年郎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六章

  董琛又一次转身走了。

  楚凌站在原处,感受着水面拂来的风。夏夜的风那么清凉,仿佛能吹透人心。他微微仰头,看向深蓝色的天穹。

  人么,总是容易被自己的付出感动。当付出得不到回应时,会越来越委屈,越来越不甘,觉得“我都这样了你怎么能无动于衷”。

  越是这样想,越是不断地去美化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断地去臆想对方的冷漠和绝情。

  董琛现在就是这样。

  楚凌相信董琛现在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委屈。

  董琛一定觉得自己已经一次又一次地哀求,一次又一次地放下骄傲来挽回,他居然还不肯回头,真是太过分了。

  回想一下这些年来的委屈求全、再回想一下这些年来勉为其难地在床上伺候他,董琛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实在是委屈透了,所以才指着他鼻子质问怎么会有他这种没心没肺的人。

  可人要是不能活得没心没肺,指不定哪天就被人往心口戳一刀。

  那多疼啊。

  楚凌顿了顿,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

  烟盒精致如工艺品,烟草成分也极其低,并不能起到麻醉神经的作用。但楚凌还是从里头抽出一根,掏出打火机轻轻地将它点燃。

  楚凌周围没有亮灯,远远看去,烟上那红亮的光点是唯一的光线。黑暗中,楚凌把烟送到嘴边抽了口,缓缓吐出一个烟圈,动作平缓而优雅。

  和平时的他截然不同。

  “阿凌。”

  一把熟悉的声音从旁边响起。

  楚凌转头看去,竟是俞安远。

  俞安远主动说:“我跟着老师过来给姚老贺寿,不是很适应里面的气氛,就出来透透气。”他自然地换了称呼,“没想到看到阿凌你在这里。”

  楚凌笑了起来。注意到俞安远的目光落在他指间的烟上,楚凌礼貌地把烟摁熄,扔进了垃圾桶。他说:“姚老对我很好,他过生日我当然要过来。”

  俞安远问:“你心情不好?”

  楚凌说:“嗯?”他含笑看着俞安远,“为什么这么问?”

  俞安远说:“你应该是不喜欢抽烟的。”楚凌抽烟时的神色没有别人那种享受,反而透出种难的沉郁。俞安远远远看见了,就忍不住迈开脚往楚凌这边走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地觉得这一刻的楚凌需要人陪。

  即使是楚凌这么强悍的人,也会有需要别人的时候。

  他刚才在里面听到了一点事儿,那个正在弹琴的钢琴小王子,好像是董琛的新恋人。董琛难道不知道楚凌手受过伤的事?如果明知道那样的事,还这样往楚凌胸口捅刀子,也太过分了吧?

  想起董琛撞见自己在楚凌家里时义愤填膺的模样,俞安远已经没了当时的心虚。他突然觉得如果事情真的像董琛以为的那样就好了,他可以光明正大地陪在楚凌身边,光明正大地安慰楚凌,不让楚凌被这种恶心的事伤到。

  就算是再厉害的人,也经不住对准心口一刀一刀地戳吧?

  真的太过分了。

  俞安远鼓起勇气说:“不如我们先回去好了,”他邀请楚凌,“我还没机会请你去我家坐坐。我下午买了点材料,准备做饼干,你来帮我参谋一下哪种新口味比较好吃吧。”

  俞安远明显有点紧张,甚至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看着笨拙的俞安远,楚凌心情愉快起来。不管怎么样,被喜欢和被善意安慰都是令人高兴的事。他说:“听起来还挺不错的。”

  决定了要提前离场,他们都得回屋和一起来的人说一声。

  当然,楚凌还得去和姚老爷子道别。

  楚凌找完白诚他们,就径直走向姚老爷子那边。

  董琛跟在姚老爷子身旁,手里端着一杯酒,时不时喝一口,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有人上前也能得体地应和,仿佛刚才和楚凌争吵的人不是他。

  这小鬼的城府越来越深了,至少在外人面前是这样。

  楚凌脚步微顿,目光落在董琛身上。他看着董琛从回国时的青涩变成如今的模样,可以说有很多东西都是他手把手教会董琛的,现在,这小孩已经不需要他了。

  也许一开始会不习惯,会来他面前闹,但再过一段时间,董琛就会彻底把这段并不特别美好的关系放下。

  楚凌相信董琛可以做得很好。

  潇洒退场,圆满落幕。

  这是楚凌预期中的结果。

  虽然现在出现了一点偏差,但楚凌相信这点偏差很快就会消失。楚凌走上前,没再看向董琛,只笑着对姚老爷子说:“老爷子,我先回去了。”

  董琛盯着他。

  姚老爷子一瞪眼,帮董琛问了出来:“这么早走?做什么去?”

  楚凌简意赅:“有约。”

  董琛脸色倏然阴沉。

  姚老爷子自然不会看不出楚凌和董琛之间的暗涌。他觉得自己外孙做了混事,让楚凌治治他也是应该的!

  于是姚老爷子笑呵呵地问:“男的女的?成了的话带来给我看看啊,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定下来了。”

  楚凌只是笑,不说话。

  没想到俞安远走了过来。

  俞安远向姚老爷子问好:“姚老您好,我叫俞安远。听阿凌说,我上次带着董珏做的项目是您帮忙批下的,谢谢您。”

  姚老爷子眉头一跳。

  他认出来了,俞安远是董珏的老师,跟着他一个老朋友过来的。俞安远刚到的时候来向他祝寿的人多,他没来得及和俞安远说几句话,也没来得及细细打量。

  现在一看,这年轻人长得可真好,而且瞧上去虽然有些拘谨,身板儿却不像一般搞科研的人那么弱。

  更重要的是,俞安远看起来脾气好得很,看向楚凌的目光也带着非常明显的爱慕意味。

  这下他外孙危险了。

  姚老爷子望了眼董琛,只见董琛脸色阴沉得都快能滴出水来。

  尤其是在听到俞安远也说要离开之后。

  姚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没变:“行,你们走吧,年轻人嘛,就该趁着年轻享受生活。约会什么的,当然比留下来对着我这糟老头子要强。”

  俞安远耳根微微发红,表情有些窘迫。

  姚老爷子应该不知道楚凌和董琛的事吧?

  楚凌替俞安远解围:“这么多人陪着您,哪里差我们这么一两个?老爷子您就别挤兑俞老师了,俞老师脸皮薄,您再挤兑下去他以后可再也不敢来见您。”

  “哟,这就开始护人了?”姚老爷子大手一挥,“去去去,走吧走吧。”

  楚凌正要和俞安远一起离开,就听到董琛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楚、凌!”

  楚凌转过身,对上董琛发红的双眼。

  董琛咬牙说:“你会后悔的。”他握紧拳头,压下冲上去打人的冲动,只冷冷地看着俞安远,满含警告意味的话一字一字地往外迸,“你、一、定、会、后、悔、的。”

  注意到董琛的目光落在俞安远,楚凌心头一跳。他冷笑说:“董琛,你再怎么来我面前闹腾我都不在意,但是如果你敢动到其他人头上去,”楚凌的目光也冷了下来,“我奉陪到底!”

  董琛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当着他的面,楚凌都敢说和别人“有约”,还是和眼前这个俞安远!

  刚才姚老爷子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他心里那把火上一瓢瓢地浇油。

  楚凌早巴不得和他分开了吧?

  楚凌早八百年就看上这个俞安远了吧?

  还说没有关系!还说只是邻居!谁信!谁会信这种鬼话!

  他早该看出来的,上次楚凌为了这个俞安远打他的时候,他就该看出来的!

  听到楚凌那句“奉陪到底”,董琛彻底受不了了。

  就为了这么个家伙,楚凌对他说出这种话——他都没做什么,楚凌就已经这么护着这个俞安远!

  董琛的犟脾气也上来了。

  他咬牙说:“你奉陪到底?你靠什么‘奉陪到底’?靠白诚吗?”

  楚凌不想和失去理智的疯子说话。

  他转身要离开。

  董琛却一把抓住楚凌的手。

  楚凌感觉到,董琛的手在颤抖。

  楚凌对上董琛的眼睛。

  红通通的。

  像是随时会哭出来。

  楚凌深吸一口气。

  真是够了。

  他真是忍够了。

  楚凌冷声说:“放手。”

  董琛居然乖乖放了手。

  楚凌望着他。

  董琛说:“对不起。”

  楚凌顿住。

  董琛说:“我不知道怎么做,你才能再看我一眼。”

  他受不了。

  他真的受不了。

  楚凌明明在他面前,却连半个眼神都不给他。

  楚凌明明离他这么近,却要转身和别人一起离开。

  他管不住自己的嘴,任由它在愤怒的支配下不停地说出最恶毒、最狠毒的话。他也知道,这只会把楚凌推得更远。

  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即使有了那么多线索,楚凌的过去还是一团迷雾。

  楚凌不愿意让他了解过去,也不愿意让他参与未来。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董琛快要哭了出来,但还是忍住了,红着眼眶说:“我答应分手,再也不闹腾,”他再次抓住楚凌的手,“我还能去找你吗?就像普通朋友一样。”

  感觉到董琛的手抖得更厉害,楚凌沉默地看着他半饷。

  到底是自己宠了那么久的小孩,楚凌还是心软了:“可以。”

  董琛浑身一松。

  手掌也松开了。

  朋友就朋友。

  就算回到同一起跑线上,他也绝对不会输给俞安远!

  董琛正想着,突然听到钢琴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