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七章.杏仁作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七章

  突兀的终止,令不少人望向钢琴那边。

  “你这也叫弹琴?”

  灯光之下,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冷笑着,手掌按在黑白琴键上,把它给挡住了。

  那少年神色乖张,倨傲地打量着夏子尧:“就着水平,还搞过什么巡回演奏会,不会是你自己贴钱找人去听的吧?真是烂到家了。”

  董琛深吸一口气。

  这个人是他母亲再婚后生下的儿子,足足比他小了七岁。跟他和董小珏不一样,这家伙出生在和美的家庭之中,有父亲疼,有母亲爱,从小被宠上了天,从来不懂什么叫尊重人。

  他讨厌这家伙。

  董琛快步走上前,推开倚在钢琴旁的少年:“今天是外公生日,你收敛点。”

  少年眉头一挑,“哟”地一声,笑了起来:“你也知道是外公生日啊,找这种家伙来弹琴,也不嫌寒碜。听说你和楚哥分手了?楚哥早该踹了你这种家伙了。”

  董琛握紧拳头。

  少年呵呵一笑:“哦,想打我啊。我知道你想打我很久了,”他扬起下巴,“来啊,往我这里来一拳,妈妈一定会夸你是个好哥哥。”

  听到少年说出“妈妈”两个字,董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这世界本来就是这么不公平,就因为他和董小珏的父亲姓董,他们母亲就厌恶到不想再看他们一眼。既然这么憎恶,为什么要把他们生下来?他们又没办法选自己的父亲是谁。

  是她选的。

  明明是她选的。

  现在楚凌也不要他了。

  连这家伙也知道楚凌不要他了。

  董琛站在原地,感觉自己好像被全世界遗弃了。

  俞安远看着楚凌。

  楚凌一直在旁边看着。以前董琛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会心疼得不得了,想着得更宠这小孩一点。可董琛冲上去不是为了给夏子尧出头吗?他再去护着,未免有些奇怪。

  算了,谁叫自己已经宠了那么多年。

  楚凌叹了口气,对俞安远说:“俞老师,你等我一下。”他转向姚老爷子那边,和董琛母亲交谈。

  董琛母亲当然注意到了两个儿子的冲突。看见董琛握紧拳头站在那,董琛母亲想到这些年来的亏欠,也叹息了一声:“小楚,谢谢你。”她不愿再面对第一段婚姻,所以对两个留在董家的儿子一直不闻不问。这些年听说了不少关于董琛和董珏的恶形恶状,她越发觉得这两个小孩果然流着董家人的血,真是令人厌恶至极。

  可是在一年前,她却陆续收到楚凌寄来的信。

  信里什么都没写,只附着一张张董琛和董珏的照片。

  董琛维护弟弟的。

  董琛舌战董事的。

  董珏考博成功的。

  董珏专心研究的。

  这两个孩子在没有父母疼爱的环境下,相互关心、相互爱护,成为了非常优秀的人。而她因为无法面对自己的错误选择,而冷漠又绝情地从他们生命中每一个重要时刻缺席。

  这样对比起来,她和董家人又有什么区别。

  董琛母亲对姚老爷子说:“我过去看看。”

  姚老爷子点点头。

  楚凌转身要走。

  姚老爷子说:“小楚,真的不能再给董琛一个机会吗?”董琛那傻孩子,也许永远不会知道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楚凌顿了顿,说:“我从来都不是做好事不求回报的人,”他对姚老爷子笑了笑,“回报我已经收过了,还挺满意的。以后的话,老爷子您多疼疼他吧,他这人别的都挺好,就是倔了点,容易吃亏。”

  姚老爷子摆摆手,让他走吧。

  董琛母亲已经走到董琛那边。

  那少年顿时敛起刚才的恶意,露出乖巧又听话的表情。

  董琛母亲说:“李星路,你说说是怎么回事。”

  李星路正是那少年的名字,见母亲真的板起脸了,他只能乖乖说:“我听这家伙弹琴弹得那么烂,忍不住说了几句而已。谁知道‘哥哥’冲上来就想打我,真是冲冠一怒为蓝颜啊。”

  董琛母亲说:“今天是你外公的生日,你是要让外人看笑话吗?这就去向你外公道歉!”

  李星路要辩驳两句,又被自己母亲的强硬唬住了,蔫不溜秋地去找姚老爷子。

  董琛母亲转向董琛。

  董琛还是紧握着拳。

  董琛母亲说:“一眨眼,你和董珏都这么大了。”

  董琛浑身一僵。

  董琛母亲眼中含泪:“小琛,我可以抱抱你吗?”

  董琛说:“不可以。”说完他退后两步,看了那个应该是他“母亲”的女人很久,转身大步走向大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董琛攥起拳,狠狠地砸在一旁的石柱上,手疼得厉害,他却像是已经麻木了。

  不需要了,早就不需要了。

  母亲这种东西,他和董珏早就不需要了。

  董珏病得差点没了的时候,她在哪里!他和董珏被欺负的时候,她在哪里!她那个乖儿子奚落他和董珏的时候,她在哪里!

  “哥。”

  董珏的声音从董琛背后响起。

  董琛回过头,看向已经长大的弟弟。

  他说:“你见到她了?”

  董珏点头。

  不过他不是来说这个的。

  他和董琛一样,觉得母亲这个角色早就可有可无。比起二十几年都没管过他们的母亲,他更关心楚凌的事。他说:“既然哥你和楚哥没分手,为什么又和那个姓夏的纠缠不清?刚才还为了他和李星路那家伙正面对上,你不都绕着他走吗?”

  因为从小到大李星路来找他们麻烦,他们“母亲”都会站在李星路那边斥喝他们,所以他和董琛都直接绕开李星路。

  也绕开他们的“母亲”。

  董琛没有说话。

  董珏说:“刚才楚哥已经和俞老师走了,我觉得楚哥很喜欢俞老师——”

  董琛说:“够了!”

  董珏吓了一跳。

  他这才发现董琛眼眶发红。

  董珏从来没见过董琛这模样。

  董琛说:“我当然知道,”他握紧拳,“我当然知道楚凌喜欢什么样的人。你不用再提醒我!”

  董珏说:“可是——”

  董琛说:“我和夏子尧不是那么一回事。”一开始也许是有点好感的,后来更多的就像是报复。自从听到楚凌说“你像我认识的一个小孩”,董琛就难以压抑这种念头,楚凌念着别人,他也念着别人,这样才公平!

  至于刚才,他更多的是厌恶李星路。

  他现在已经不用像以前那样,看到李星路就避开了。

  如果不是李星路提到楚凌,他不会反击不了。

  听到李星路张口就喊楚凌“楚哥”,他死死控制着自己别再开口,再和李星路说下去的话,他会忍不住在外公的生日宴上揍李星路一顿。

  总有那么多人想看他好戏。

  总有那么多人想把楚凌抢走。

  董珏察觉董琛的状态不太对。

  董珏说:“哥,你知道楚哥以前手受过伤吗?”

  董琛一震。

  他想到董珏突然改变的态度。

  董琛说:“你知道了什么?”

  董珏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刚才听到那个姓徐的对楚哥说了一些话。”他犹豫了一会儿,觉得还是该让董琛知道,“那个姓徐的说‘子尧再怎么样也比你好’‘你的手治了那么多年,现在能弹琴了吗’。”

  董琛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中轰然炸开。

  董珏说:“我猜楚哥以前和他们认识,而且楚哥也是会弹琴的,所以我才会觉得哥你这么做太过分了……”

  董琛僵硬地站在原地。

  弹琴。

  受伤的手。

  那一天楚凌的反常。

  楚凌反复说:“他的手是用来做实验的。”

  因为曾经受过伤,不能再做喜欢做的事,所以看到俞安远遭遇同样的事情时才会那么愤怒。

  董琛的手有些颤抖。

  比起徐晖说的恶毒的话,他做的事更加恶毒。

  他不仅让楚凌重温噩梦,还把徐晖和夏子尧弄到楚凌面前让楚凌不得不见到他们。

  楚凌都清清楚楚地告诉他:“我很烦他们。”他却只觉得委屈,只觉得楚凌看上了别人才要和他分手。

  董琛说:“你楚哥和你说了什么吗?”

  董珏摇摇头:“没说什么,只说已经和你分手了。”他见董琛神色难看,像是遭受了莫大的打击,顿时明白董琛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董珏忍不住喊,“哥……”

  董琛说:“是分手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董琛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狠狠撕裂,“是已经分手了。”

  在刚刚说出答应分开,他还信心满满地觉得自己一定能把楚凌追回来,一定不会输给什么俞安远什么白诚。

  可是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希望变得渺茫至极。

  原来楚凌也有过自己喜欢做的事,只是再也不能做而已。

  而他什么都不知道。

  楚凌不会向别人说起。

  徐晖和夏子尧有求于他,自然不会傻到把这些事告诉他。若不是董琛刚才听见了徐晖那些话,他说不定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原以为夏子尧是个积极上进、单纯善良的人,现在看来积极上进是真的,单纯善良却不一定。

  如果真的单纯善良,怎么可能会心安理得地踩在楚凌的伤口上享受他的帮助。

  董琛脸色阴沉。

  说不定他们一边接受他的好意,一边嘲笑他的愚蠢!

  这时夏子尧在徐晖陪同下走了出来。

  董珏对这两个人没有好感,瞪着他们。

  夏子尧走到董琛面前说:“谢谢——”

  夏子尧的话没说完,董琛已经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来:“滚!”

  夏子尧愣住了,脸色一片惨白。

  董珏反应过来,他哥是真的不喜欢这家伙了吧?想要挽回楚凌,这家伙必须赶得远远的才行!对这种厚脸皮的家伙,光一个滚字怎么够?

  董珏立刻蹦起来骂道:“我哥叫你们滚,你们没听到?别在这里碍人眼!少自作多情了,我哥刚才可不是帮你,只是看李星路不顺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