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八章.烟花下第二次刺杀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八章

  楚凌和俞安远回到住处。

  楚凌先回家换衣服,俞安远则回家准备材料。

  楚凌敲门时,俞安远脸颊有些红,屋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有点偏甜,闻着滋味甘醇。

  楚凌微讶:“俞老师你一个人偷偷喝酒?”

  俞安远说:“不是,”他有点不好意思,“家里很多酒的味道我都没尝过,我想试试哪种比较适合用来做饼干。”

  楚凌换上拖鞋,跟着俞安远入内。靠近厨房的那面墙改装成了酒架,酒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酒。楚凌走近一看,发现这些酒还价值不菲,至少值俞安远半个月的工资,要填满这面墙可不容易。

  楚凌说:“没想到俞老师还爱喝酒啊。”

  俞安远面色微顿,接着才说:“是别人送的。”他缓了缓,语气显得很正常,“一个朋友……一个普通的朋友。”

  楚凌说:“这样啊。”他没有多问,而是笑着调侃,“我发现这酒送得很有趣,从12度到70度都有,送酒的人肯定很了解俞老师你啊。”董小珏说过的,俞安远有轻微的强迫症。

  俞安远“嗯”了一声:“我们从小就认识了。”

  楚凌大大方方坐到客厅,看着俞安远在厨房忙活。

  俞安远说:“要喝果汁吗?”

  楚凌说:“可以啊。”

  俞安远:“芒果?”

  楚凌说:“没问题。”

  俞安远为楚凌削芒果,接着将果肉放到榨汁机,为楚凌现榨了一杯果汁,端到楚凌面前。他问:“第一批饼干可能还要烤一会儿,放点什么看看吗?”

  楚凌说:“也好。”不等俞安远招呼,楚凌就拿起了遥控,挑了自己爱看的片子,对俞安远笑了笑,“你不用特意招呼我,以后都是邻居,不必那么客气。”

  俞安远被楚凌笑得晃了晃神。

  俞安远乖乖点头,走回了厨房。一直到饼干出炉,俞安远还有些恍惚,直至醇香的味道飘了满屋,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将饼干端到客厅,腼腆地说:“这是我新看到的做法,不知道成不成功。这是酒渍葡萄干夹心饼干,做酒渍葡萄干时用的是白朗姆酒,不知你喜不喜欢。”

  楚凌说:“我试试看。”他拿起一块试了试,饼干似乎加了些杏仁粉,一口咬下去酥香可口,而里面先煮后烤的葡萄干香软香软的,透着甘醇的酒味,滋味非常特别。

  俞安远有点紧张:“怎么样?”

  楚凌说:“很不错。”他夸道,“俞老师你做饼干的水平绝对是一流的。”

  俞安远说:“我只是照着别人分享的配方做的。”他尝了几次味道,嘴巴有些发干,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几口。直至杯里的“水”只剩下一小半,俞安远才发现有点不对,撑着桌子猛咳了几下。

  楚凌注意到那杯“水”不太对,不由说:“俞老师你喝的应该是酒吧?”

  俞安远愣了愣,怔怔地看着手里那小半杯“水”。他喝酒后红晕很快上脸,这会儿整张脸全红了。

  俞安远说:“对不起……”

  楚凌起身扶他坐下:“没事吧?”

  俞安远说:“没、没事。”他觉得脑袋晕眩,眼前的楚凌从一个变成了两个,又从两个变成三个、四个、五个,越来越看不清楚,只剩下一个朦朦胧胧的影子。

  俞安远隐隐约约听到楚凌笑着说:“没想到俞老师居然比我还不能喝。”

  听到这,俞安远就没了意识。

  楚凌抬手把电视关掉了。

  楚凌一向敏锐。

  从他注意到酒架上的酒开始,俞安远已经不太对劲,好像有点儿紧张,又好像有点儿失神。

  这也是俞安远把酒当水喝的原因吧?

  主人已经喝醉了,楚凌也不好再待下去。

  见俞安远乖乖巧巧地睡着,楚凌弯身将俞安远抱起来,往俞安远的房间里走。推开房门,入眼的是冷色调的卧室,不太像俞安远这个人的风格。

  楚凌没有挖掘别人*的习惯,径直将俞安远抱上床,打开灯为俞安远开好空调、盖好被子。正要转身离开,楚凌的手肘却碰倒了旁边的相框。

  楚凌抬手将相框扶起,目光却落在了相框里的照片上。

  那是两个少年的合照。

  其中一个是年少而青涩的俞安远,少年时已隐隐有了如今的轮廓。

  另一个少年笑容里多了几分风流味道,一手勾着俞安远的肩膀,将俞安远往怀里带。

  楚凌拿起相框看了几眼,觉得有点熟悉,想了一会儿才想明白照片上的人到底像谁。他笑了笑,把相框好好地放回原处,让它看起来像是从来没有被人动过一样。

  楚凌看了眼俞安远皱着的眉头,把旁边的台灯关了,转身走出去带上房门。

  饼干挺好吃的,楚凌瞅了眼没收拾的厨房,打了个电话让白诚请个钟点工过来收拾,自己则坐在沙发上解决桌上的饼干。等钟点工过来把厨房和客厅都收拾好,楚凌才把整批饼干打包走,回了自己家里。

  第二天楚凌出去晨练,撞见了同样穿着晨运服的董琛。

  他们最如胶似漆的时候,董琛每天早早和他一起起来锻炼,两个人在林荫道里接吻,偶尔会有人经过,但薄薄的雾还没散,别人很难看清他们的模样,感觉又刺激又有趣。

  楚凌看了董琛一眼,说:“我记得你不住这边。”

  董琛说:“现在住了。”虽然还没搬家,不过不妨碍他提前过来等着。

  楚凌不想为董琛改变自己的作息习惯,没有多说,戴上耳机往前慢跑。楚凌对住的地方也挑剔,这边离白诚公司不算近,但周围有山有水,空气新鲜,管理优良。

  楚凌绕着湖跑了两圈,董琛也跟了两圈,两个人的气息都很平和。他们平时都有定时健身的习惯,这点运动量对他们来说都不算什么,只是让胸腔张开一点,一整天都更有活力。

  楚凌没打算和董琛玩“谁也不理谁”的游戏,开口问:“今天不用上班?”

  董琛说:“要啊。”他眨巴一下眼,“但你教我的啊,工作虽然要紧,但身体更要紧。熬夜工作是蠢货才做的事,为工作拖垮身体更是蠢货中的蠢货才做的事。”

  楚凌没再说什么。

  董琛亦步亦趋地跟着楚凌:“我给你做早餐吧。”他看着前面的市场,“早上的食材很新鲜啊,我这就去买。”

  楚凌瞅着董琛。

  董琛小心翼翼地说:“楚哥,你会给我开门的吧?”

  楚凌说:“董琛,你不用这样。”

  董琛说:“不是说好是朋友吗?”

  楚凌:“……”

  董琛说:“以后还住在同一个小区呢。”他有点难过,“最近我搬了新地方,发现那边空气很不好,住了几天喉咙就有点疼,又干又涩的,难受极了。我又不想住回原来的房子,那边写的是你的名字。而且住在里面我总会想起以前的事……我想着楚哥你挑的地方一定好,所以来这边找了个房子,已经和物主谈好了,下午就叫人搬过来。”

  楚凌有种不好的预感:“搬到哪里?”

  董琛说:“f栋506。”

  楚凌:“………………”

  想打死这小鬼。

  这是他家楼下。

  董琛说:“楚哥,我去买食材了,你要给我开门啊。”说完他不等楚凌答应,径自去了市场那边。

  楚凌看着董琛的背影,想起他们刚在一起不久时董琛也是这么殷勤。有时董琛还会撒娇磨着他让他一起去逛市场,他对这些事一窍不通,但还是饶有兴致地跟在董琛旁边,看着这小孩熟练地和菜贩子讨价还价。

  那时他觉得这小孩真惹人疼。

  明明出身董家,却没爹疼也没娘爱——在董老爷子和姚老爷子面前也都是近乎透明的小可怜。

  只有吃过生活亏的人,才会懂得怎么想方设法去过好自己的生活。

  楚凌边往回走,边打通白诚的电话。

  白诚显然没睡醒,但还是无奈地说:“要早餐是吧,我这就让人给你送去。”白诚已经不想问楚凌“你为什么不自己打个电话”,因为楚凌肯定会说“一个号码可以解决的事我为什么要记那么多个号码”。

  他的号码就是那个可怜的被楚凌记住的号码。

  楚凌说:“不是。”

  白诚清醒了一点:“那你为什么打电话过来?”

  楚凌说:“时间不早了,叫你起床尿尿?”

  白诚:“………………”

  他怎么就交了这么个朋友!

  楚凌说:“好吧,我是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一下。”

  白诚顿时来了精神:“什么问题?”

  楚凌说:“你以前那些炮-友,都是怎么解决的?”

  白诚说:“怎么解决?简单,给钱啊。”

  楚凌想了想给董琛砸钱让董琛滚蛋的可能性,觉得好像有点不太可能实现。

  他语带同情:“他们和你上床都是为了你的钱?”

  白诚:“……”

  白诚:“当然不是,也有死缠烂打不肯离开我的,那叫一个缠人,那叫一个烦人,真是让我头疼死了。我很理解他们,和我分手了去哪里找像我这样人帅鸟大、技术还特别好的。不过我是有原则的,说了要分就是要分,绝对不给他们半点机会,就算他们跪在我面前求我,我都没有心软过。当然如果他们跪下帮我含一含,我会先爽完再分——”

  楚凌毫不犹豫地切断通话。

  就知道不该问这家伙。

  楚凌收起手机,抬眼一看,俞安远正站在他家门外,手抬起来又放下去,仿佛下定不了决心按门铃。

  楚凌含笑开口:“俞老师,你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