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二十九章.她…她和皇帝睡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二十九章

  俞安远说:“对不起,昨晚我……”

  楚凌打断:“俞老师总是这么客气。”他对这种乖宝宝一向偏爱得很,语气也柔和下来,“俞老师很少喝酒的吧?都是为了给我做饼干才不小心喝到的。”

  俞安远不知该说什么好。

  楚凌问:“头疼吗?”

  俞安远说:“不疼。”楚凌越温柔,俞安远越难过,想起昨晚的一切,他觉得自己真的糟糕透了。

  楚凌见俞安远脸色有些惨淡,淡笑着说:“那来帮我泡杯茶?”

  俞安远呆呆地点头。

  等俞安远回过神来,手里已经捧着一杯热茶。茶香飘进鼻子,俞安远彻底清醒过来。其实楚凌和“那个人”一点都不像,只是笑起来总让他恍惚不已。一样强悍,一样温柔,一样无所畏惧,一样体贴入微,他的鼻子有些发酸。

  而且,对别人都这样好。

  俞安远说:“对不起。”

  楚凌有些无奈。他说:“俞老师为什么总说对不起?”

  俞安远缓缓说:“有的时候看到你,我总想到我的那个朋友。”

  楚凌说:“就是送你酒的那个朋友?”

  俞安远沉默。

  楚凌也没逼他,只静静地坐在对面,目光和煦地望着俞安远。

  这几年来俞安远一直埋首实验室,没什么朋友,更不善交际,什么事都藏在心里。从董小珏偶尔提及的只片语,楚凌早已推断出俞安远这几年的人际往来——简直比白纸还白。

  可以说,如果有个这么知情识趣又英俊帅气的朋友来找过俞安远,董小珏会第一个把它当天大的怪事嚷嚷出来。

  一个会这么费心思送东西的朋友会从俞安远身边销声匿迹,要么是他们因为什么事翻了脸,要么——

  要么那个朋友已经不在了。

  无论哪一件,都是俞安远的伤心事。如果俞安远不想倾诉,那楚凌永远不会去挖俞安远的伤口。

  既然俞安远想说,楚凌会当个很好的倾听者。

  俞安远说:“我一直很胆小。”他把话说得很慢,每一句都像从心底剜出来似的,“我又胆小,又笨,不擅长和别人交流,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他总说没有了他我怎么办,所以从小到大都护着我。我不喜欢出去,他却很喜欢,每年放假都国内国外地跑,说要给我看看这个世界不同的风景。后来,他向我表白。那一年,我们十八岁。”

  楚凌耐心地听着。

  俞安远说:“那一年我十八岁,”他的嗓音有些颤抖,“比现在更胆小。我不敢接受,我不敢当一个同性恋,我怕别人笑我,怕父母生气,怕以后的路不好走。”

  楚凌想起那次他大方承认自己和董琛的关系,俞安远眼底出现的震动和伤怀。原来是因为这样。因为曾经不敢承认,所以后悔难过。

  俞安远说:“那一次他离开前对我说‘如果我这次能顺利登上最高的地方,你就和我在一起吧’,我心里很不安,想让他不要去,想告诉他不用那样,可是我没有把话说出口。我真是个胆小鬼对吧?”

  俞安远把脸埋进手掌里。

  眼泪不停地往外涌。

  楚凌静静看着俞安远哭泣。

  有时候别人的痛苦和煎熬,楚凌并不是很理解。

  不过他看得出来俞安远是真的很难过。

  那一次,那个少年应该再也没能回来吧?那个少年年少轻狂到想要用性命为赌注去换一场炙热的爱恋,结果命运开了个玩笑,拿走了那个少年压下的赌注,也让俞安远在后悔和痛苦中度过了那么多年。

  楚凌叹着气说:“不是你的错。”他抓住俞安远的肩膀,让俞安远抬起头来,“被人喜欢,被人爱慕,是值得高兴的事,那代表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但是,回应对方并不是你的责任。”

  俞安远有些茫然。

  楚凌说:“这世上相爱却没有在一起的人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量,有的人选择为事业拼搏,有的人选择向家庭妥协,只有少数的人会为爱情奋不顾身,抛弃所有的一切。那时候你才十八岁,连这个社会真正的模样都没有见过,怎么可能有勇气去面对注定坎坷的未来。”他注视着俞安远,“他很爱你,那份爱很真挚也很美好,能那样被爱着是非常幸运的事。但他的离开是一场意外,并不是你的错——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离开这个世界,那么我希望我爱的人不要伤心、不要难过,我希望他们能尽快将我遗忘,好好地过好接下来的每一天。”

  对上楚凌温柔的双眼,俞安远的心微微发颤。

  过了许久,俞安远才说:“谢谢。”

  这一切原本会永远地埋藏在他心里,直到老死都不可能释怀。现在他虽然还不能马上走出过去,但心里那种沉甸甸的感觉渐渐消失了。

  面对楚凌时也没有了局促和愧疚。

  楚凌真的是很好很好的人。

  楚凌强大又强悍,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无论被放到什么处境里,楚凌都能过得很好——也能尽可能让身边的人都过得很好。

  可这并不是任何人向楚凌无限索取的理由。

  不管索取的是什么,都是不应该的。

  俞安远无法容忍这种事。

  即使做出这种事的人是他自己,俞安远也无法容忍。

  楚凌说过,如果他能做成上次的项目,会有一件事和他商量。他要尽快把情绪调整过来,不能辜负楚凌对他的好。

  俞安远站了起来,说:“我先回去了。”

  楚凌见俞安远眼眶虽然还红着,精神却挺不错,也放下心来。他点头说:“好。”

  楚凌起身送俞安远出门。

  结果门刚打开,董琛就出现在眼前。

  董琛两只手都提着食材,显然正琢磨着怎么腾出手按门铃。

  俞安远不由看向楚凌。

  董琛攥着手里的塑料袋口,尽量让自己不露出想揍人的表情。这个家伙难道发现了楚凌心软的毛病,一大早就红着眼来找楚凌?董琛知道自己现在没资格计较,只能逼自己露出笑脸:“楚哥,食材我都买好了,好重,把我手都勒红了。”他边说着,边挤进门,自发地换上拖鞋,把东西提向厨房。

  俞安远逃似也地回了自己家。

  楚凌关上门,看向已经在厨房忙活起来的董琛。这几年董琛还长了点个头,身形高大又精壮,穿着围裙的模样依稀有着当年的乖巧,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家伙已经是头大尾巴狼。

  楚凌想了想,也没赶董琛走。他倒要看看这小孩能装多久。

  就算能装一时,也不能装一世。相信这家伙很快就会委屈到爆发,撂手走人。

  小孩子的不甘心,持续不了多久的。

  早餐上桌,楚凌心安理得地享用。

  董琛边吃边小心翼翼地瞅楚凌。

  瞅着瞅着,董琛有点鼻酸。

  这么平静的相处,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董琛觉得自己真的是个蠢货,天大的蠢货,从小到大他和董珏想要的,不就是一个家吗?本来他和楚凌早就成一家人了,董珏放假也自动往楚凌家里跑,三个人只要提起“家”,想到的就是他们住的那个公寓。

  是他把它给弄丢了。

  是他把楚凌给弄丢了。

  董琛说:“董小珏那家伙以后肯定不爱来帮我忙,你说是不是该给他整个实验室,让他一天到晚泡在里面算了?董氏投资的话,也不怕他想搞研究却没资金。他想要什么新技术,我也可以让人帮他去拿下来。”

  楚凌顿了顿。

  他说:“还是让他先跟着俞老师吧。”

  董琛说:“也好,他现在还不能独当一面。那不如还是建个实验室,让俞老师当负责人?”

  楚凌说:“先不急。”

  董琛敏锐地嗅出楚凌的意思。他说:“楚哥你是不是早就有别的打算?”想到这个可能性,董琛眼前豁然开朗。楚凌会找那么帮着俞安远,还亲自替俞安远跑项目,恐怕不止是为了董珏,更不止是因为瞧上了俞安远吧?

  不是看上俞安远就好。

  董琛暗暗高兴。

  楚凌将董琛那窃喜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知该说什么好。他瞅了董琛一眼,也没瞒着:“我有点事需要俞老师帮忙。”

  反正董珏是俞安远的学生,怎么都不可能绕开董琛。

  董琛顿时来了精神:“什么事?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楚凌淡淡地说:“不需要。”

  董琛蔫了吧唧的。

  他追问:“那到底是什么事?”

  楚凌看了董琛一眼,想了想,还是没隐瞒:“我爸妈有几个研究方向我想找人来做。前几年已经报到上面去了,一直在物色人选,但始终没找到适合的,直到前两年我才发现俞老师挺不错。俞老师自己也一直想往这个方向发展,我就先帮他拿下上次的项目让他练练手。”

  这是楚凌第一次在董琛面前提起“爸妈”。

  以前楚凌不说,他也不问。

  毕竟那时他根本没考虑过“未来”两个字,怎么可能会自找麻烦。

  现在可不一样。

  董琛立刻抓着话题往下说:“原来伯父伯母是做研究的。”

  楚凌说:“对。”

  董琛说:“难怪你对董小珏特别有耐心,”他顿了顿,状似不经意地问,“他们的研究很重要,不能随便离开?你每年夏天都会消失一段时间,是去见伯父伯母吗?”

  楚凌说:“去拜祭。”

  董琛一呆。

  楚凌说:“他们十年前出了意外,已经不在了。”

  那个时候,他大概也差不多是十八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