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一章.不许叫他哥哥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一章

  柯小丁去见楚凌,目的简单明确:表忠心,抱大腿。

  楚凌见了人,微微讶异,说:“原来是你啊。”他记得早上见过这小孩,而且还挺有印象的,毕竟没谁能驾驭好这么一头紫毛。

  柯小丁恭恭敬敬:“是的,楚总,我是柯小丁,白总叫我过来找您。”

  楚凌见柯小丁两眼放光,只差没扑到自己脚下抱住自己大腿,也不反感,倒觉得有些可爱。董琛以前也是这样的,把目的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想他帮忙就卖力讨好,想他哄人就装乖耍赖。这样的小孩多好,玩儿一下根本没负担。

  楚凌笑了笑,打量起柯小丁来。

  不看那头紫毛的话,柯小丁的条件其实挺不错的,和两年多前身陷丑-闻的少年完全不一样。他身材拔高了,身板儿拉宽了,穿上衣服还好,真要像现在这样只穿件背心亮相,那些还在黑着他的人不知会作何感想。

  柯小丁这两年见惯了腌臜事,被楚凌像打量物件似的盯着看不仅不觉得有什么,反而更加积极:“楚总您今天中午想吃什么?我等会儿就去给你做。”

  楚凌觉得时间真是很神奇的东西,能让人完完全全地变了模样。他没有回答柯小丁的问题,而是慢悠悠地问:“柯小丁,你还想弹琴吗?”

  柯小丁呆住。

  楚凌也没再说话,只随手翻看着白诚叫人送来的文件。

  屋里只剩下纸张翻动的沙沙声。

  这不是柯小丁第一次见到楚凌。

  他第一次见到楚凌的时候,正躲在厕所里哭。

  楚凌问他为什么哭,他哽咽说:“我只是想继续弹琴而已。”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

  楚凌只是“哦”了一声,没有发表什么意见。

  他却像找到了可以倾诉的人一样,说自己家小饭馆怎么被人砸了,说自己怎么被威逼利诱签下合同,说自己怎么差点被逼迫着陪人上-床,说到喉咙都哑掉了,眼睛也哭肿了,泪眼朦胧地抬起头一看,却只对上楚凌冷淡的目光。

  就好像他说的一切根本无足轻重一样。

  事实上那一切确实和楚凌毫无关系。

  是他希望有人能帮自己而已。

  柯小丁本来想忘记这段不愉快的回忆,好好讨好眼前的楚凌。反正过去了这么久,楚凌这样的人应该已经把他给忘了吧?

  没想到楚凌没忘,还主动提起了“弹琴”。

  想到自己当时的窘况,想到自己曾经的希冀,柯小丁心里像有团火在烧。他甚至觉得楚凌叫他过来是想嘲笑他当初的天真,洁身自好又怎么样,宁死不从又怎么样,咬牙坚持又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被人泼了一身脏水?

  他知道自己不能把如今的境况怪到楚凌头上。

  他和楚凌非亲非故,身上也没什么被楚凌看得上的地方,怎么能怪楚凌不帮他。

  柯小丁,你还想弹琴吗?

  时隔两年,柯小丁听到这句话还是眼眶发涩。他安静了好一会儿,才从喉咙里挤出回答来:“想啊,我想啊。”

  柯小丁定定地看着楚凌。第一次看到楚凌时,他就知道这个男人能改变他的命运,当时他甚至想如果是这个男人的话他是愿意的——如果那些令人恶心的家伙换成这个男人的话,是可以的。

  可惜楚凌没有看上他。

  柯小丁鼻子酸得厉害:“我想弹,可是现在还有人听我弹吗?”

  楚凌说:“有啊。”

  柯小丁猛地抬起头,死死地看着楚凌。

  楚凌含笑说:“我听。”他站了起来,示意柯小丁跟自己走。

  柯小丁默默跟在楚凌身后,看着楚凌笔挺的背影。

  楚凌把柯小丁带到一道房门前。

  柯小丁不明所以地望着楚凌。

  楚凌说:“把门打开。”

  柯小丁心脏抽了抽,伸出手拧动门把。

  屋里的一切很快出现在他眼前。

  这像个普通的休息室。

  可是在休息室的一侧摆着一架钢琴。

  这是星耀大楼的最高层,落地窗很大,可以眺望半座城市。阳光照进来,照得满室明亮。但钢琴所在的那个地方却是昏暗的,暗得叫人心安,只有墙上的一盏灯亮着,让那白色的钢琴散发着淡淡光芒。

  柯小丁几乎是第一眼就爱上了它。

  楚凌问,你还想弹琴吗?

  楚凌说,他听。

  柯小丁心脏漏跳了两拍。他茫茫然地走过去,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坐到了钢琴前,眼泪也已经流了下来。

  柯小丁抬起头,对上楚凌含笑的眼睛。这两年来的辛酸和委屈霎时烟消云散,声名狼藉人人喊打又怎么样,他的双手还在,他还可以弹琴,没什么比这更好的事。

  他弹琴本来就不是为任何人而弹,只是因为自己喜欢。

  他从小就喜欢。

  只是在那个魔鬼窟里,绝对不能展露自己的任何长处——否则的话,他整个人都会变成魔鬼的工具。

  柯小丁试着按下琴键。

  他太久没有碰,甚至弹不出完整的曲调。

  楚凌没有说什么,只是倚在一边听他弹奏,仿佛他弹的是人间仙乐似的。

  柯小丁侧头看去,只见楚凌站在光里,整个人都散发着淡淡的光晕,像是梦里走出来的人。不知不觉间,陌生又熟悉的乐章便在指尖倾泻而出,他十指跃动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灵活,积攒了两年的不甘和郁愤都成了酣畅淋漓的快意。

  直至一曲终了,柯小丁才发现自己额上已密布着细汗。

  背脊也濡湿一片。

  汗水从柯小丁眉毛上滑落,落到他的眼睫上,让他有些睁不开眼。

  他闭着眼,感受着刚才的余韵。

  黑暗里,楚凌的声音传入了柯小丁耳中:“弹得很好。”

  柯小丁睁开了眼,视线还是有些模糊。他定定地看着楚凌,说:“两年了。”

  楚凌知道柯小丁的意思,柯小丁是说“已经两年没弹了”。离开琴键这么多年,对一个弹钢琴的人而是致命的。楚凌笑了起来:“两年而已,接下来不是还有二十年?”

  柯小丁说:“为什么?”

  楚凌不太明白柯小丁的意思,瞅着柯小丁没说话。

  柯小丁说:“是你让人把我签进来的对不对?”

  柯小丁原来的东家倒了,欠了一屁股债,把旗下艺人都“转卖”出去。他也被推出来卖了个好价钱。原本他担心新东家又是个魔鬼窟,来摸了一段时间底,却发现这新东家比想象中要靠谱。

  只是所有人都像把他遗忘了似的,没哪谁找他谈工作,也没谁告诉他以后要做什么。他在社交账号上蹦跶,本想着新东家总该来找自己谈谈话了——没想到找是找了,却被告知有机会“伺候”眼前这个男人。

  柯小丁很迷惑。

  他注视着楚凌,想得到答案:“为什么?”

  楚凌还是那么坦然:“偶然想起来了,就叫人留意一下。”他也不知道那个身陷泥沼的少年有没有被染黑,所以只是顺口提了一句,“没想到还真把你给签了回来。”

  柯小丁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楚凌。

  如果没有这两年的摸爬滚打,柯小丁说不定还会像当初一样,又怨恨又不甘心,觉得楚凌明明有能力帮自己却无动于衷是冷血。可经过这两年的磨练,柯小丁早就明白了很多东西。

  没有人有义务冒着把自己陷进去的危险,费劲地把你从泥沼里拉出来。

  能“偶然想起”已经是难得的善意。

  柯小丁露出笑容:“谢谢。”

  楚凌说:“你弹得不错。”他目带赞许,“以后这里归你。我喜欢听着舒缓点的曲子午睡,你每天中午弹给我听。”

  柯小丁认真保证:“我会好好练习。”

  楚凌非常满意:“就这样吧,”他想了想,还是懒得说太多话,直接吩咐,“至于中午吃什么,你去找白诚,他会把要注意的东西都告诉你,顺便让他把我家的钥匙也给你。”

  柯小丁点头。

  楚凌躺到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眼睛一闭,舒舒服服地晒着太阳:“我要睡一会儿。”

  柯小丁会意,开始为楚凌弹《小夜曲》。有些东西即使离开再久,也像是渗入了血骨一样,永远都不会忘记。

  柯小丁不记得自己弹了多久,等他停下来时,楚凌已经睡着了,呼吸平稳又绵长。

  仿佛正在做什么美梦。

  柯小丁走过去把窗帘拉上,转身走出门,去找白诚。

  白诚听了柯小丁的话,惊奇地说:“看来楚凌对你挺满意啊。”接着他爽快地把足足有一整本的“注意事项”和楚凌家钥匙一起扔给了柯小丁。

  并且给了柯小丁一个“自己保重”的眼神。

  柯小丁:“……”

  于是身兼助眠师和厨师两职的柯小丁正式走马上任。

  这天傍晚,天边红霞满天。

  董琛抱着车上的食材下车。

  这是董琛绕了半个市区搜罗回来的蔬菜和肉,伺候了楚凌这么久了,董琛比谁都清楚楚凌的舌头有多挑。不过这难不倒他,毕竟他悉心哄了楚凌这么久,哪会不清楚楚凌喜欢什么?

  董琛信心满满地走进电梯,按下楚凌所在的楼层。电梯门正要合上,就听到有人喊:“等等!哎,那位帅哥,能帮忙按一下好吗?”

  董琛抬头看去,入眼就是一头显眼的紫毛。和满头紫毛特别不搭的是,那人手里居然也拎着各种各样的食材,一看就是准备做丰富的晚餐。

  见对方跑得满头大汗,董琛腾出手帮对方按着开门键。

  对方冲进电梯,抬眼一看,转头对董琛道谢:“谢谢。真巧啊,我也上六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