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三章.杏仁男子气概梦断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三章

  楚凌出来时,董琛趴在桌上睡着了。爱玩爱看就来网

  以前董琛就常常这样,缠着他老半天,自己累趴下。看着特别认真,也特别可怜。

  楚凌走到董琛身边,看了看董琛的睡颜。

  这小孩不知什么时候起,已经褪去了青涩,成长成一个富有魅力的成年人。俊美的五官,英挺的身材,手中握着权力与财富,这都是董琛骄傲的资本。

  楚凌弯身把董琛抱了起来。主要是左手在使劲,右手倒也没多大影响。有时楚凌下意识地用左手做事,总会被人惊讶地问:“原来你是左撇子?”楚凌都笑了笑,说是。

  右手不成了,还有左手,左右手都不成了,他还能差遣别人,所以,有什么好在意的?楚凌将董琛抱入客房,正要把人放下,董琛却往他怀里蹭了蹭。隔着衣物,楚凌发现董琛额头滚烫无比。

  楚凌面色一沉。

  他把董琛放到床上,没去找药,也没去给董琛量体温,只冷冷地看着床上躺着的董琛。

  董琛在发烧,脑袋昏昏沉沉的,他难受极了:“楚哥,我不舒服,特别不舒服。我身上好热,楚哥,我觉得浑身都烫。”

  楚凌说:“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扔出去。”

  董琛闭嘴了。

  楚凌说:“你自己灌了冰水是不是?”董琛的体质特别容易发烧,尤其是夏天,只要灌上两杯冰水马上会烧起来。楚凌虽然不是什么贴心的情人,但这点事他还是知道的。

  楚凌的语气太冷,董琛不敢开口。

  楚凌真的生气了。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连自己的身体都敢拿来开玩笑。

  多少人想活着却活不下来,这家伙竟敢这样折腾自己。

  拥有太多的人,总是不明白自己拥有的一切有多珍贵。

  楚凌脸色难看至极。他这一辈子才过了二十几年,生死离别却看了太多。有些事他即使能说服自己迈过去,却无法真正地忘怀。董琛就是仗着自己年纪小,仗着自己还可以肆意挥霍,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来。

  没有失去过,怎么会知道珍惜。

  楚凌觉得自己再怎么生气,对董琛来说都不算什么事儿。他的声音平静下来:“董琛,你不小了。”

  董琛见楚凌要转身离开,用尽全身力气抱住楚凌。他什么方法都用了,他都把能用的方法用完了,楚凌还是不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楚凌怎么能这样!

  楚凌他怎么能这样!

  董琛抱住楚凌说:“楚哥,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我就是想和以前一样和你在一起。”他不要把楚凌让给什么俞安远,不要把楚凌让给什么柯小丁,那些乱七八糟的家伙凭什么拥有楚凌。董琛越想越觉得难过,把脑袋埋进楚凌怀里,“我头疼,楚哥,我头很疼。”

  楚凌甩不开董琛,只能掏出手机,把董家的家庭医生叫过来。打完电话,他才顺利把稍稍松开手的董琛扒拉下去。

  董琛定定地看着楚凌,眼睛似乎快要睁不开,却还是不愿合眼,像是害怕一闭上眼睛楚凌就会走。

  楚凌坐在一边,静静望着董琛,感觉有些陌生。什么时候起,董琛变成这蛮横到近乎撒泼的模样了?闹到这种地步,完全不在楚凌的意料之中。

  董家的家庭医生姓郭。他爷爷是老中医,给董老爷子治了一辈子病,董老爷子去了没多久,郭家爷爷也去了,郭医生正好学成出师,顶了他爷爷的位置——不过学的是西医。

  郭医生剑眉星目,英气得很,经常跑去各大剧组自荐,要求演个太医角色,尤其是那种被皇帝怒骂“治不好她我诛你九族”的太医。

  江湖人称郭太医。

  郭太医替董琛扎了一针,董琛就乖乖睡了过去。

  楚凌送郭太医到门口。

  郭太医说:“不是说你们分手了?怎么看着不像?”三更半夜把他喊过来,和以前根本没什么差别。

  楚凌说:“是分了。”

  他就是拿董琛没办法,董琛闹起来简直让他脑仁发疼。

  郭太医说:“你这样可不行啊,对前任不狠,就是对下一任残忍。你这要断不断地,谁要是掺和到你们之间肯定会倒霉的。”

  楚凌拧起眉头。

  郭太医说:“别看董先生在你面前乖乖巧巧,在别人面前可不是这样。你当他是小羊羔护着,其实他根本是头狼。”

  楚凌听得笑了起来:“有你这么说你自己雇主的吗?”

  郭太医耸耸肩:“要是被炒了,我就去当个演员,好歹我也有点名气了不是吗?”他朝楚凌挥了挥手,“行了,不用送了,去睡吧。”

  楚凌关上门,没有回房,而是走到阳台,眺望着朦胧的夜色。他掏了掏口袋,掏出一根烟,倚着落地窗抽了起来。淡淡的烟草味萦绕在鼻端,令楚凌莫名有些难受。

  楚凌用力摁熄了手里的烟。

  什么时候开始,他竟要依靠这种东西来缓和心里的烦躁。

  楚凌回到屋里,走进房间,倒在床上睡觉。到了后半夜,楚凌感觉有个微微烫人的身躯贴到了自己身上。

  不用想都知道,董琛又悄悄摸进了他房里。

  楚凌困得很,懒得和董琛计较:“别闹了。”

  董琛啃咬着楚凌的脖子。

  灼热的气息喷在楚凌颈边,让楚凌多了几分清醒。

  楚凌半睁开眼:“睡觉!”

  董琛好不容易摸上床,怎么可能乖乖听话。他的手伸进了楚凌睡袍,轻轻松松地让它往两边褪开。紧贴着楚凌的身体,董琛觉得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恨不得狠狠地把楚凌揉进自己身体里。

  董琛吻上楚凌的唇。

  他们并不常接吻,楚凌不爱这种“交流感情”的方式。

  董琛轻轻地吻着,并不强迫楚凌和自己唇舌交缠。他很熟悉楚凌的身体,所以很快挑起了楚凌的欲念。感觉到楚凌也硬了起来,董琛才敢更放肆地搂紧楚凌,“弥补”自己这么久以来的思念。

  董琛把楚凌伺候得很舒服。

  自己也很舒服。

  别看董琛刚发过烧,体力却依然好得很,一直抱着楚凌做到天色大亮。楚凌额头渗着汗,头发微微贴在颊边,显然已经不想动弹。董琛抱起楚凌进了浴室,细心地替楚凌清理完身体,才把楚凌抱回床上,搂着楚凌不放手。

  酣畅淋漓地做了半个晚上,董琛觉得自己整个人又活了过来。楚凌怎么可能和他分开,别人哪能像自己伺候得这么卖力。

  想到这里,董琛又忍不住亲了亲楚凌。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感觉,好像只要抱着怀里的人就拥有了全世界。

  楚凌是喜欢他的。

  他也喜欢楚凌。

  所以谁都不能插-入到他们之间。

  董琛像小狗一样舔吻着楚凌的唇。

  楚凌睁开眼看着他。

  董琛说:“饿了吗?我给你做早餐,吃了再继续睡。”

  楚凌一脚把他踹下床。

  董琛一屁股摔在地上,却一点都没生气,反而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手脚并用地爬回床边,撑着床沿亲吻楚凌的额头:“我们像昨晚那样不好吗?楚哥你明明也很舒服。”

  楚凌并不否认自己昨晚确实有快感。

  可是换了别人他肯定也会有同样的快感,还不需要看到这没脸没皮的家伙。

  楚凌不觉得这足以让自己改变主意,不和董琛分手。他说:“和别人做我一样会很舒服。”

  董琛一把按住楚凌。

  楚凌说:“别发疯!”

  董琛说:“那你就别说让我发疯的话!”

  本来他就够提心吊胆,每天都担心楚凌身边会出现别的人。楚凌还说这样的话,还坦荡荡地说起和别人做-爱的感觉——

  董琛伸手抱住楚凌:“楚哥,我们才是世上最亲近的人,没有人比我们之间更亲了。”他吻了吻楚凌,“我会的东西,都是楚哥你教我的;我有的东西,都是楚哥你帮我拿到手的。楚哥你最疼我的对吧?”

  楚凌对上董琛的双眼。

  深沉、锐利、锋芒毕露。

  不再撒娇,不再耍赖,不再装乖卖巧。

  这双眼睛里清晰地写着“志在必得”四个字。

  小狼崽子长成了狼,需要一点战利品来证明自己的成熟。

  而他,就是董琛选上的战利品。

  他周围出现的“竞争者”越多,董琛越是觉得要重新把他弄到手。

  这样才能证明他的心智和手腕都已经成熟。

  楚凌闭上眼。

  他没空和董琛玩这么幼稚的征服游戏。

  董琛见楚凌面带厌倦,心情也不怎么好。他正要再说话,又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声。

  董琛不由冷笑起来。

  他裹着一条浴巾走了出去,冷眼看着来为楚凌准备早餐的柯小丁。

  柯小丁没想到董琛这么快又登堂入室。

  只不过他是不会退让的,既然都是抱大腿,那自然是各凭本事!

  柯小丁泰然自若地抱着食材进厨房,见董琛光着膀子在那看着自己,眼睛不由在董琛身上溜了一圈。果然是在床上伺候人的,楚凌都没在他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柯小丁面带讥嘲:“你这么光着跑出来,就不怕楚总生气?一直在那盯着我看,看上我了?对不起,我很专一的,绝对不会像你这样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他啧啧感叹,“你肯定就是因为这么不敬业,连基本的职业操守都没有,才会被楚凌踹掉的吧?”

  董琛气得怒火直烧。

  这家伙果然是想爬楚凌床的!

  董琛咬牙警告:“别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混不下去!”对付一个满身黑点的十八线艺人,董琛还是不难做到的。

  柯小丁呵呵一笑:“好大的威风,我好害怕啊。”他脸上的嘲讽之色更浓,“那正好啊,我闲下来了就可以专心伺候楚总。让楚总高兴了,我要什么没有?哪还用得着辛辛苦苦拍戏唱歌上综艺!”

  董琛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