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四章.凤来阁琴音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四章

  楚凌醒来后把董琛赶了出去。

  他昨晚精神差得很,又被董琛折腾了半夜,脸色不太好。若不是上半夜一直噩梦缠身,楚凌也不会由着董琛胡来。

  没想到他竟然要靠烟酒和性-爱来麻痹自己。

  柯小丁一句话都没有问。

  他默默地做好早餐等楚凌。

  楚凌解决完早饭,叫柯小丁和自己一起下楼。司机已经等在楼下,楚凌让柯小丁上车,和柯小丁一块去了相熟的造型师周常那边。

  楚凌和周常商量该怎么改变柯小丁的外形。

  柯小丁没提出任何异议,像个乖学生一样坐在那里。等到周常把他头发染黑,剃了个板寸,柯小丁觉得自己浑身不舒坦。没了充满忧郁气质的紫色刘海,还怎么在社交账号上上蹿下跳逗人玩,感觉会失去很多乐趣。

  没等柯小丁感叹完,周常又让人给柯小丁做了个形体测试,将柯小丁的坐、立、行姿势都摸透了。末了还给了柯小丁一个搭配软件让他玩通关,把柯小丁的审美水平摸个底。

  楚凌悠然地坐在一边翻看财经杂志。

  等楚凌快把手上的财经杂志看完,周常出来了,对楚凌说出初步方案:“先给他配个私人造型师,再抽时间做两周的特训,基本可以糊弄过去了。”

  楚凌知道这样的话从周常嘴里说出来已经算是夸奖。他含笑说:“那就这么定了吧。”

  周常打量着楚凌,心里特别惋惜。

  楚凌是他们造型师梦寐以求的客人,但也是他们造型师的噩梦——

  因为楚凌适合任何造型,所有的奇思妙想摆到楚凌身上都不会显得突兀。可同样的,楚凌也会让所有人注意不到他的造型,只看到他的人。

  更重要的是,明明楚凌也算是挺有名的一个人,却连张照片都没有流出到明面上,不管是社交账号还是报刊杂志,都找不到半张楚凌的照片。

  楚凌再好看,他们也只能自己欣赏。

  周常说:“放心吧,我会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头换面的。”

  楚凌说:“有的地方也不用太拘着,让他自由发挥也不错。”早上柯小丁和董琛的对话,楚凌隐隐约约地听见了。这小孩为了他可真是尽职尽责,楚凌心里喜欢得紧,是以才亲自带他过来一趟。

  这时柯小丁也出来了,听到周常的安排,他没有问“我只是想弹琴而已为什么要这么折腾”,而是说:“我明白了,谢谢。”

  接下来一段时间董琛特别忙。

  不知为什么,每天都有特别多状况,不是这个项目有问题要他多留一会儿,就是那个客户想见他要他去应酬。董琛不敢再有事没事跑去找楚凌,准备先把董氏上下整顿好再说。

  董琛很清楚董氏是他唯一的优势,也是唯一让他有底气和楚凌谈“公平”的资本。

  直至两周之后,董琛才终于有空去缠楚凌。

  董琛敲门时,来开门的是光裸着上身的柯小丁。

  董琛脸色倏然沉了下去,晚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这家伙却还在这里,难道真让他爬床成功了?

  而且这家伙完全变了样,紫毛不见了,剃成了板寸头,整个人变得英俊逼人——看着会是楚凌喜欢的那种!

  董琛握紧拳头,越过柯小丁走进屋。

  楚凌正在画画,桌上摆满各色颜料。在画纸上画着的,赫然是裸-体的柯小丁!

  董琛咬牙问:“你会画画?”还画别人裸-体?

  楚凌左手握着画笔,随性地调整着肌理上的光影。听到董琛的问题,他笑了起来:“会啊,很奇怪吗?”

  楚凌的笑容刺红了董琛的眼。他甚至开始想象,楚凌怎么用画笔挑-逗柯小丁的身体,柯小丁怎么热情地回应楚凌。如果他不来,眼前这还算整齐的客厅会变成他们纵-欲的地方。

  或者说在他没有过来的这段时间里,已经发生过那样的事!

  董琛缓缓说:“你都没画过我。”

  楚凌说:“你没空。”他淡淡地看着董琛,不明白董琛为什么能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委屈、能理直气壮地来指责他。

  这半年来,董琛变脸变得很快,*的一句“我没空”就可以堵住他的任何提议,不需要再给任何解释。

  楚凌是很懂得怡然自乐的人,几个月前偶然结识了一个不错的画家,便跟对方学起了画。对方的圈子很乱,他在旁边看着,觉得爱和欲-望之类的,也不过是那么一回事。

  那段时间里想爬上他床的人很多,但他觉得没什么意思。

  连一手教成的小孩儿都是这么个德行,楚凌对这些事着实有些失望。

  看董琛这委屈劲,肯定只记得自己怎么卖力讨好,不记得是自己先想分开的吧?

  董琛是骄傲的,但楚凌也是骄傲的,他从小到大没遇到过多少不顺心的事。即使遇到了,他也能大步跨过去,不让自己在任何人面前露出狼狈的一面。所以董琛想分开,他也不会巴着不放。

  又不是真爱得死去活来,想分开就分开,犹犹豫豫算什么事儿。

  楚凌放下画笔,瞅着董琛问:“你来有什么事?”

  董琛说:“没有,就是终于忙完了,第一时间来看看楚哥。楚哥,我最近几乎都睡在公司……”

  楚凌说:“你睡在哪里和我没关系。”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董琛握紧拳。

  在接掌董氏之后,他开始试着变着花样不回家,原本他还担心楚凌会生气,没想到楚凌根本不怎么在意,每天照样过得舒舒服服,衣食住行都叫别人伺候着。

  就好像他这个人回不回去都一样。

  董琛接掌董氏的第一想法,就是把楚凌从董氏踹出去,反正公司里那些人大部分也只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才听楚凌的话——要不然楚凌这个空降兵怎么可能那么快掌控集团大权。既然他继承了董氏,他和楚凌的关系就该换过来了,他不能忍受楚凌继续高高在上地压在他头上。

  可楚凌一点都不在意。

  楚凌不在意他不回去,不在意他□□,仿佛变得一无所有的人不是他。楚凌还是那么高高在上,还是高兴了赏他一个笑容,不高兴了把他踹下床。

  董琛没办法接受。

  凭什么啊,明明都已经不一样了,楚凌凭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待他。

  董琛抓住楚凌的手:“接下来我有空了,楚哥你不要画别人,来画我吧。”

  楚凌说:“如果我不想你继续没空,你绝对不会有空。”

  董琛脑袋一懵。

  他想起最近确实忙得不正常。

  那天他为了让楚凌信任自己,拿的都是真的策划案,也都是认认真真和楚凌讨论。所以他最近之所以会这么“忙”,是因为楚凌在背后做了点什么?

  董琛不相信。

  楚凌在董氏明明已经没有任何职务,怎么可能让那些家伙都听他的!还有那些客户也都不是能轻易被请动的人,董琛不信楚凌有那么神通广大。

  他一直都觉得楚凌能被捧得那么高,不过是因为董老爷子的偏爱而已。楚凌是有才能的,这一点他服气,可这世道又不是靠才能吃饭的,要不是有老爷子当后盾,以楚凌的年纪能服众吗?

  董琛说:“我不信。”

  他怎么都不信。

  楚凌淡淡地笑着:“你不信可以试试。”

  董琛那天装病已经踩到他的底线,他早早跟着西瑞尔父亲学医,跟着西瑞尔父亲见过太多生死。但那不仅没有让他麻木,反而令他越发觉得生命有多宝贵。

  后来西瑞尔母亲觉得西瑞尔和他太过亲密,和他进行了一次友善的谈话,希望他能暂时离开一下,别让西瑞尔一步步陷进去。楚凌觉得让一个深爱着儿女的母亲为难是不对的,所以他回去了,暂时告别了手术台,回归到钢琴上。

  没想到回去后没多久,就出了意外。

  西瑞尔在几天之后听说了这个消息,马上赶了过来。

  他这个受伤的人都没哭,西瑞尔却抱着他哭得很伤心。

  楚凌始终觉得让别人难过和担心的都是混蛋。

  董琛健健康康的一个人,偏要为了心里那点执着折腾自己的身体——楚凌无法容忍。就算董琛真有一点喜欢他又如何?那么一点喜欢,根本不足以支撑太久。

  分开的时间久了,一切自然就淡了。

  董琛觉得病一场能令他心软、令他回心转意,可正是这“病一场”让他意识到,这小孩已经不是小孩了。

  再这么纵容着这小孩,这小孩会闹得更过分。

  既然是成年人,就该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他打不过董琛,又不代表没人能打过。

  董琛能闹腾出这么多事儿来,完全是因为他还把董琛当那个需要人疼爱的小孩儿,他还是习惯性地宠着董琛,觉得董琛是小孩子在瞎闹,闹完就消停了。没想到这“小孩儿”不仅没消停,还越闹越厉害,大有上房拆瓦的架势。

  这家伙就是仗着他对他心软。

  既然这样,他就不心软给这家伙看。

  楚凌说:“我有无数办法让你再也不能出现在我眼前。”

  董琛只觉得浑身气血都在往脑袋上涌,气愤极了。他指着旁边的柯小丁怒道:“就为了这种东西,你要这样对我!”

  楚凌被董琛气得笑了。这种东西?在董琛眼里别人都不是人吧?即使从小不受宠爱,董琛骨子里还是有着董家人的倨傲,从来不会反省自己,只知道指责别人。

  他怎么就瞎了眼把这家伙疼爱了那么久。

  楚凌说:“对,我就是要这样对你。”楚凌已经彻底烦了,“要么你自己滚,要么我想办法让你滚。总之,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别再来我面前碍眼。”

  董琛听着楚凌不耐烦的语气,感觉脚下空茫茫一片,他再往前走一步就会一脚踏空,坠入无底深渊里。

  他能感觉出楚凌这次真的在生气。

  董琛握紧拳头,狠瞪着旁边的柯小丁一眼,转身大步迈了出去。

  滚就滚!滚就滚!就为了那种东西——就为了那种只会爬男人床的东西——楚凌就要这样对他!

  那他滚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