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五章.杏仁水中救美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五章

  董琛回到楼下,心情极其阴郁。想到楚凌在楼上,想到楚凌在画那个柯小丁的裸-体,董琛就忍不住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扫了个干净。

  没等他平息怒火,就接到原来物管的消息,说他们原来的住处被盗了,要他回去一趟清点一下损失,警察正在处理。

  董琛觉得这真是他这辈子最倒霉的一天。

  董琛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去。楚凌搬的时候,早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得干干净净,里头只剩下董琛自己的东西,董琛觉得没意思,直接让警察掠过自己家别查了。

  来他家调查的小警察显然刚出社会,闻严肃地说:“先生,最好还是查一查吧,这次的入室盗窃极其恶劣,把很多人家里都搬了个精光。说不定你检查一下你家,能找到逮住嫌疑人新线索?”

  董琛心情不好,但也没傻到和人民公仆对着干。他说:“行,”他顿了顿,让那小警察进屋,“我检查一下。”

  董琛往里一看,感觉更加糟心。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柜子和抽屉都被打开了,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本来上次楚凌搬家已经把这边弄得空空荡荡,这下真的一点痕迹都没留了。

  董琛在这边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里里外外地清点了一遍,对那小警察说:“损失不大,就是两台闲置的笔记本,还有一些别的电子产品,我记不清楚了。现金不多,应该只有几千块。这些加起来大概是十几万。”

  小警察正在阳台看那儿的痕迹,听到董琛轻飘飘的话后顿时生出种仇富的心理。一下子丢了十几万,还觉得“损失不大”?你这么装逼你妈妈知道吗!

  董琛在小警察指示下胡乱地填了个清单,送小警察出门。

  他关上门,转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屋子。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这间房子一样,猝不及防地乱成一团。

  然后迅速终结。

  董琛面色沉沉,心里竟不怎么难受。他木然地走进房间,仰头躺在被翻得乱七八糟的被褥上。这是他们朝夕相处了几年的地方,每一个角落都有着他们共同的回忆。

  董琛把脑袋埋进薄被里,脑海不断回放着楚凌脸上的表情。

  那里有着冷淡,有着嫌恶,有着不耐烦。

  那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董琛发现自己想不起来。

  他一直觉得楚凌特别喜欢自己,特别特别喜欢。可是他不喜欢那种“喜欢”,他想要的根本不一样。他想要的,楚凌不会给他。

  现在不就证明他的担心是对的吗?

  只要出现一个能和他以前一样哄着他、伺候着他的人,楚凌就会爽快接受,不带半点犹豫。

  明知道楚凌就是那样一个人,他怎么就舍不得放手。

  早点结束,对他对楚凌都好。

  董琛闭上眼,感觉脑袋又有点发烫。他没有动弹,只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让自己慢慢进入梦乡。

  也许是因为又发烧了,董琛很快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董琛做了个梦。

  他梦见小时候迷了路,走进一个秘密的地方。那个地方住着个小孩儿,长得特别特别漂亮,眼睛明亮得像星辰,唇薄薄的,像美味的樱花果冻。

  这可能是别人说的精灵吧!他这样想着,一步步走上前。

  那小孩儿在弹琴,琴键是黑白的,衬得那双手好看极了。他看得着迷,眼睛都不敢眨一下。那小孩儿问他:“想学吗?”他忙不迭地点头,生怕点得慢了,对方会收回刚才的询问。

  于是他每天都往那里跑。

  后来那小孩不见了。

  他的梦境变成一片黑暗。

  也许那真的只是一场梦吧?他这样想着,不再一天天地往那个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地方跑。后来在继母的排挤之下远走国外,看到了一双很好看的手。那双手每天都一遍遍地在琴键上练习着,从来不曾间断过。

  他每次经过,都忍不住被那双手吸引。

  后来那个弹琴的少年出了名,他也就记住了对方的名字。只是,总是不一样的。那一场场“梦”里听到的琴声是不一样的。

  也许是被记忆美化的原因,他觉得再也不可能听到那么美妙的琴声。

  董琛紧皱着眉头。

  再后来,他见到了楚凌。

  很难说清楚凌给人的感觉,楚凌长相漂亮,但那种漂亮透着凌厉,美得像刀锋一样,虽然耀眼,却让人不敢触碰。

  再了解多一些,他知道了楚凌是怎么样一个人,楚凌才华出众、手腕了得,阴谋阳谋信手拈来,还有着一张能把人气死的嘴巴,从来不会给人留半点情面。

  楚凌是多情的,但也是无情的。

  多情是指楚凌对于喜欢的人,会对对方非常好,而楚凌喜欢的人往往不止一个;无情是指,楚凌的“喜欢”是有限期的,一旦限期过去,不管曾经多么“喜欢”、多么视如珍宝,楚凌都会毫不犹豫地扔开。

  这样一个人,永远都抓不住的。

  董琛紧皱着眉头。

  他在梦里站在原地,看着楚凌头也不回地走远。

  他看着楚凌身边走马灯似的换人。

  换了一个又一个。

  只是那里再也没有属于他的位置。

  董琛感觉心脏一阵抽痛。

  等董琛醒过来,已经是夜深了,屋里没有开灯,黑漆漆一片。董琛伸手摸上自己的脸颊,发现上面濡湿一片,不知是汗是泪。

  早知道会是这样的。

  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

  难过什么。

  董琛把发烫的脑袋埋进枕头里,哽咽着哭了出来。

  难过什么!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董氏集团都处于低气压之中。

  加班是常事,好在加班费令人十分意动,集团上下还不至于人心散乱。

  董琛给人的感觉成熟了不少。

  以前董琛总让人觉得他是故意绷着脸,现在他竟真有点不怒而威的气势。

  他没有再去“偶遇”楚凌。

  这天临近中午,董琛竟接到那个小警察的电话:“贼抓到了,是个有组织有预谋的盗窃团伙。他们偷的东西还来不及出手,都拿回来了。董先生您什么时候过来认一认?”

  董琛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叫个助理代自己去把东西给领了。

  吃过午饭,董琛就看到助理把被偷的东西抱了回来。

  助理神色有点古怪。

  董琛说:“放到一边吧。”

  助理点头答应。

  放下东西之后,助理忍不住说:“boss,除了清单上的东西之外,还多找回来了一样。”

  董琛皱了皱眉,说:“多了也不稀奇,我记不太清楚了。”

  助理“哦”了一声,见董琛脸色一如既往地不好,没再多说什么。

  董琛翻看着手里的文件,却怎么都看不进去。

  心神不宁。

  刚才助理的表情怪怪的。

  还特意说多找回了一样东西?

  董琛脑海里跳出一个念头。

  那东西可能和楚凌有关。

  董氏上下没有人不知道楚凌的。

  董琛霍然站起来,走到那纸箱前。不知为什么,他竟有点不敢打开它。

  他感觉看见了里面的东西,他会过得比这段时间更加煎熬。是和楚凌有关的吗?那个盗窃团伙翻箱倒柜,找出了和楚凌有关的东西吗?

  董琛咬咬牙,打开了纸箱。

  看见映入眼帘的东西,董琛浑身一颤。

  那是由一对塑封袋装着的戒指。

  非常漂亮的一对戒指。

  显然是有人精心设计的,都是男戒,大小相差无几。

  董琛的心一下一下地抽搐着。

  他没有见过这对戒指。

  他从来没有见过。

  助理为什么会把它拿回来?

  董琛的手直发抖,久久无法伸手去拿起那对戒指。

  他不敢看。

  他不敢拿起来看。

  他害怕知道答案。

  他害怕知道一个会让他恐惧无比的答案。

  董琛在那对戒指前足足占了半个小时。

  等到双腿有些发麻,他才终于拿回了双手的支配权。

  董琛伸出手,拿起了那个塑封袋。

  他把那对戒指攥在掌心,像是想让它陷入自己的血肉之中。

  直至手掌都快渗出血来,他才缓缓张开手掌,看向那两枚戒指的内侧。

  一个写着“琛”。

  一个写着“凌”。

  字迹肆意飞扬,漂亮无比,仿佛泄露了那人写下这两个字时愉悦而期待的心情。

  董琛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挖空了。

  这字迹他认识。

  这是楚凌写的。

  这戒指是楚凌让人做的。

  这戒指是楚凌想给他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那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

  董琛紧紧握住那对戒指,拿出手机打了那个小警察的电话,用发着抖的声音没头没脑地问了出来:“在哪里找到的?”

  小警察有些莫名:“董先生您说什么?”

  董琛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那对戒指在哪里找到的?就是我助理拿回来的那对戒指——”

  小警察说:“噢,那个啊,那两个进你家行窃的人正好交待了。他们一口咬定说是从你们阳台往下滑时在其他楼层的间隙发现了那对戒指,希望别把那对戒指算入量刑。”有钱人的想法真是难懂,没事弄对戒指扔着玩吗?

  董琛结束了通话。

  楚凌给他买过戒指。

  楚凌把它扔了。

  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楚凌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