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六章.杏仁病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六章

  “前几天已经定下了。”负责人有些为难,“贸然换掉的话,似乎不太好。”

  作为有名的“艺术之都”,市里每年都会举办迎来大大小小的音乐会,而最隆重的,是开在初秋的“秋季音乐盛宴”,又叫金色音乐会。

  楚凌带着柯小丁过来,是要走后门的。有位有名的管弦乐团指挥要过来,这边极力争取之下,得到了珍贵的合作机会。

  楚凌知道,夏子尧是冲着这个回国的。

  那位大师实在太有名了。

  如果和他的合作不出问题,肯定能在业内业外一战成名,声名大振。

  夏子尧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挽回自己岌岌可危的“钢琴王子”地位。

  这确实是个好机会。

  但是很抱歉,这个机会夏子尧拿不到了。

  楚凌淡淡一笑:“没什么不好的,你可以打电话问问你的上级,看他同意不同意。”他抬手敲了敲桌沿,“你也可以问问托斯卡尼大师的意见,告诉他是lacey推荐的人。”

  负责人微愣:“lacey?”

  楚凌说:“我的英文名。”

  负责人暗暗记下这个名字。他说:“这事我没办法做主,得向上面汇报一下。”

  楚凌说:“你可以现在就汇报。”

  楚凌的态度可以说是颐指气使、盛气凌人,可对上他那张脸,负责人却没法生气。他知道楚凌和很多“贵人”关系都很不错,绝对不会傻到得罪楚凌。

  虽然那个夏子尧履历更好,也有人帮忙打过招呼,不过比起楚凌亲至,那根本不算什么。

  负责人依向上面汇报起这边的情况。

  那边几乎没怎么考虑,直接点了头:“听楚凌的,他说给谁就给谁。”

  负责人挂断电话,亲切地让旁边的柯小丁坐下填写信息。

  柯小丁心里巨浪翻腾。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给楚凌弹琴。楚凌话不多,只偶尔提点他一两句。可就是那么一两句,柯小丁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

  柯小丁知道,楚凌在这方面很厉害,尤其是在对音色的把握上。他按下琴键的力气稍微大那么一点、速度稍微慢那么一点,楚凌都能敏锐地听出来。要达到这么灵敏的程度,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出来的,甚至不是可以练出来的——那需要极高的天赋。

  除了技巧的提升之外,柯小丁获益更多的是灵感和思路方面。

  楚凌是个很善于引导的人。

  柯小丁以前觉得自己几乎是天才,如果能一直弹下去,肯定会成为蜚声国际的钢琴大师。因此这两年来他心中一直郁愤不甘。

  这段时间以来,楚凌已经帮他把这种“怀才不遇”的不甘心清扫干净。

  没办法,有楚凌这种真正的天才在,柯小丁觉得自己没什么可骄傲的。

  不到两个月时间,柯小丁觉得自己的状态已经远超家里出事之前。

  可柯小丁怎么都没想过,他会有机会取代夏子尧,得到和托斯卡尼大师合作的机会!要知道夏子尧早几年就已经成名,在此之前已经开过好几次个人演奏会。

  相比起来,他的资历实在太浅了。

  但柯小丁没有犹豫。

  柯小丁稳住自己的手,认认真真把自己的信息填完。

  楚凌说:“走吧。”他朝负责人笑了笑,“辛苦了。”

  负责人亲自送他们出门。

  柯小丁还是觉得自己像在做梦。

  楚凌浑不在意。

  他说:“距离音乐会开始还有一个多月,林斐会给你争取几个练习的机会,你多去练练胆子,别到时在音乐会上丢人。”

  柯小丁一凛:“我会的。”机会可遇不可求,而能不能抓住机会却是可以提前做好准备的。

  林斐是星耀挖来的金牌经纪人,楚凌让林斐带他,等同于把星耀最好的资源给他。有楚凌这样为自己铺路,柯小丁觉得自己没理由不努力。

  他不需要知道楚凌为什么这么帮他,他只要不辜负楚凌对他的期望就好了!

  坐到车上,楚凌闭着眼休息。直至快回到星耀,他才微微睁开眼,看向窗外的景致。

  柯小丁一路上都在看着楚凌。瞧见楚凌冷淡的目光,柯小丁忍不住问出这段时间一直没问出口的疑问:“楚总,您会弹琴的对吧?”

  楚凌把目光转回来,转到柯小丁脸上。

  柯小丁脸上的忐忑清晰可见。

  楚凌说:“会。”他淡淡地笑着,“我一岁多的时候,就收到一架钢琴,我舅舅亲自教会我弹。”

  果然是这样。

  柯小丁说:“难怪您总是能一针见血地指点我。”

  楚凌说:“没什么。”

  柯小丁说:“那您为什么不弹了?”

  楚凌一顿,缓声回答:“因为不能弹了。”

  柯小丁一愣。

  楚凌把右手抬起来,当它定在半空中时,竟微微地发着抖。那颤抖的幅度很小,并不影响平时的生活。

  只是再也不适合弹钢琴。

  柯小丁浑身僵住。

  他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

  楚凌说:“所以你好好弹。”他朝柯小丁笑了笑,仿佛并不介意那点儿陈年往事,“你很有天赋。”

  柯小丁说:“我会的。”他认真保证,“我绝对不会丢楚总你的脸。”

  楚凌“嗯”了一声,没再说话。

  夏子尧很快知道被顶替的消息。

  也知道了是楚凌出的面。

  徐晖脸色难看。

  夏子尧叹着气说:“看来楚凌还是在意当初的事。”

  徐晖说:“我去找他!”

  那时候他只顾着关心夏子尧,没有及时去救楚凌。等他们赶到医院时,楚凌已经被人接走了。

  当时他和夏子尧都被报复了。

  夏子尧接连失去了几个比赛的资格,他的事业也一败涂地,连夏子尧的学费都掏不出来。他为了夏子尧什么办法都想过了,甚至接受了和一个变态的“交易”——那才让夏子尧重新有了出头的机会。

  今年那边似乎有了新的猎物,对他兴致大减。他没办法再借对方的能量帮夏子尧铺路,只能带夏子尧早早回国造势,想办法将和托斯卡尼大师合作的机会争取过来。

  没想到楚凌居然横插一杠!

  徐晖起身准备去找楚凌。

  夏子尧拦下徐晖:“算了,现在这样也挺好。”他握住徐晖的手,“我不想你再为我做那么多事,否则我下辈子都还不清。”

  徐晖听到夏子尧这么说,心里的怒火不仅没有平息,反而像被浇了油似的,猛地蹿到最高。他沉着脸说:“你别管。”

  夏子尧不再说话。

  徐晖大步迈了出去,直奔星耀大厦。

  徐晖报出自己的名字,前台却说:“这是楚总的午睡时间,楚总说谁来都不见。”

  徐晖说:“那我在这里等着,”他握紧拳,“等他‘午睡时间’过了,你再帮我通知一声。”

  前台为难地说:“先生,您没有预约……”

  徐晖再也忍不下去。

  他掏出手机,拨出了楚凌的号码。

  那边许久没有接听。

  过了好一会儿,楚凌懒洋洋的声音才从另一端传来:“谁?”

  徐晖咬牙:“是我,徐晖。”

  楚凌“哦”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护花使者这么快找上门来了啊,可惜他没兴趣给他们半句解释。他就是抢了这次机会又怎么样?有本事抢回去啊。

  徐晖气得快疯了。

  他马上打回去。

  楚凌说:“把电话给前台姑娘。”

  徐晖一顿,把电话递了出去。

  前台姑娘说:“楚总,是要带这位先生上楼吗?”

  楚凌说:“不,你叫两个保安把他给扔出去,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里面放。谁知道他是不是神经病随时可能拿到乱捅人?”

  前台姑娘:“……”

  前台姑娘委婉地转述了楚凌的话。

  徐晖拿回手机,骂道:“楚凌,你敢做那么卑鄙的事,怎么就不敢见我?你还有理了是吧?你要脸吗?”

  楚凌说:“要啊。”

  说完楚凌又切断了通话。

  徐晖气得七窍生烟。

  徐晖被人请了出去。

  楚凌把手机扔到一边,眼睛都没睁开,对柯小丁说:“继续弹。”

  柯小丁没有多问,接着弹琴给楚凌助眠。

  可楚凌还是没安睡多久,因为白诚心急如燎地跑了过来,说:“你还睡得着?你家柯小丁又被扒了个底朝天。”

  柯小丁听到“你家”两个字时,心头跳了跳。

  楚凌也没反驳,反倒笑了起来:“急什么,又不是第一次。”

  白诚说:“你不是刚给他走了后门吗?现在完全闹开了,许多人都在反对这件事。”

  楚凌“呵”地一声:“他们反对有用吗?”

  白诚:“……”

  白诚一听就知道楚凌心情不太好。

  楚凌心情不好的时候特别爱折腾人。

  白诚说:“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跟他抢起机会来了?”

  楚凌坐了起来。

  他脸色有点差,眉头都拧到了一起。

  白诚说:“你不是一直懒得理会他们的吗?”

  楚凌说:“老师告诉我,他教的一小孩手受伤了。”

  白诚一愣。

  楚凌说:“夏子尧会回国,是因为那小孩的伤和他有关。”对方家里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夏子尧。

  所以夏子尧落荒而逃,和徐晖一起回了国,等待东山再起的机会。

  楚凌面沉如水。

  白诚不敢置信:“真的?”他几乎霎时间跳了起来,“那当年呢?当年你的手——”

  柯小丁心头一跳。

  楚凌有些疲惫:“当年的事已经查不到了。”他缓缓握拳,“但这一次,是我对不起老师。”

  证据摆得清清楚楚,就是夏子尧干的。

  当年是他把夏子尧引荐给他的老师。

  楚凌不是很明白夏子尧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别人不能弹琴了,他就可以出头了?

  这种愚蠢又恶毒的想法,简直不可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