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七章.琴音探病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七章

  第二天楚凌接到老师电话,说那小孩的手现在恢复得很不错,不会像他这样留下后遗症。网值得您收藏

  看来是这边闹出来的事连重洋另一端都知道了,特意来知会他一声。

  楚凌心情稍稍好了些,让经纪人林斐送自己和柯小丁去参加一场热身演奏。

  是大小提琴和钢琴的三重奏,柯小丁依然是当陪衬的。

  楚凌刚到预定的位置坐下不久,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径直朝自己走来。

  是董琛。

  董琛在他身边坐下。

  楚凌眉头一皱。

  董琛没有说话,好像真的只是来听这场音乐会的。

  楚凌更不想说话。

  董琛感觉鼻头酸酸的。

  直到这时候,他才感受到楚凌的心情。楚凌在知道他去听夏子尧演奏的心情。楚凌就坐在他旁边,眼睛却看着别的人,即使楚凌和对方什么都没发生,他还是觉得心脏被狠狠地撕裂。

  楚凌知道一切的时候,也会难过吧?

  他们曾经那么地亲密,在这世上只和对方靠得最近。可是他心里想着别人,他想要和楚凌分手去和别人在一起。

  楚凌维持着一贯的风度,和和气气地和他分了手。

  这是因为楚凌宠着他。

  这是因为楚凌喜欢他。

  如果是别的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楚凌绝对不会轻松揭过。楚凌从来都不是以德报怨的人,楚凌喜欢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谁要是惹着楚凌,楚凌怎么都不可能让对方舒坦。

  楚凌目光落在柯小丁身上。

  董琛一直注视着楚凌。

  直至演奏结束,楚凌才转过头,淡淡地扫了董琛一眼:“看够了?”

  董琛说不出话来。

  他不敢问楚凌戒指的事。

  他不敢想象出来扔掉戒指的心情。

  在那时一起被扔掉的,还有楚凌规划过的、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未来吧。

  楚凌想和他说起那个未来的时候,他做了什么?

  也许是他在某一次对楚凌说“没空”时,就已经与它擦肩而过。

  董琛不敢去想。

  他怕想出了答案,自己再也没资格见楚凌。分手以来他一直告诉自己“我没错”“我什么都没做错”“错的是楚凌不是我”,就是不愿意去正视他们已经正式结束的事实。

  他不愿意承认,是自己先把楚凌推开的,是自己先想和楚凌分开的。

  是他越来越少回家。

  是他越来越把目光放到别人身上。

  因为如果承认了这些,他就不能在理直气壮地留住楚凌。

  董琛说:“不够。”

  楚凌收回目光。

  董琛把手伸进口袋,紧紧地攥着那对戒指。怎么会够,他想要看一辈子,他想要看楚凌一辈子。明明他们已经靠得那么近,明明只要再往前一步,一切都会美好又美满。

  可是,都没有了。

  那都没有了。

  是他亲手把那个未来毁了。

  董琛感觉掌中的戒指已经扎进了他心里。

  他看着楚凌起身离场,一动不动地坐在原位。过了许久,他才站起来往外走。

  没走出多远,出口处传来一阵骚动。原来是楚凌和柯小丁被人堵住了。

  堵人的有媒体和粉丝,夏子尧的粉丝。

  夏子尧长相好,又以年少天才成名,粉丝还是有的。

  不久前粉丝们已经从夏子尧不经意的发里知晓夏子尧要和托斯卡尼大师的乐团一起演奏的消息,结果现在又被爆出柯小丁这个满身黑点的家伙要取代夏子尧。

  粉丝们自然炸了。

  粉丝内部有人“意外”知道柯小丁今天会来这里的消息,早早组织好粉丝过来围堵柯小丁。柯小丁以前满身黑点,本来就有不少人看他不顺眼,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么热闹的场面。

  楚凌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看着被保安阻挡在外的粉丝和媒体,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场面会失控。

  柯小丁挡在楚凌面前,也没有半点畏怯。

  经过这两年多的锻炼,柯小丁的心理素质好得不得了,这点小风小雨小打小闹根本没法影响到他。

  董琛站在不远处看了两分钟,再叫来两个保安,让他们悄悄绕到那些粉丝和媒体人背后。过了一会儿,外头就变得更混乱了,两个保安分别扭住个“粉丝”,当场夺过他们手里的电击棍和不明液体。

  粉丝们霎时静了下来。

  保安把那不明液体打开,撒了一些到地上。

  那些液体接触到地面,发出“嗤”一声的声响,接着冒出屡屡白烟和微微刺鼻的气味。这东西有着强烈的腐蚀性!

  一众哗然。

  各方媒体更是不停地按下快门。

  董琛走了出去,冷眼看着那些骚-动不安的粉丝,冷笑说:“以后做事先过过脑子,小心被别人当枪使了。”

  这时警察也到了,把两个携带危险凶器的“粉丝”带回去问话,其他人也都被疏散。董琛站在原地一会儿,才回过头喊:“楚哥。”他目光灼亮,直直地看着楚凌,像只想邀功又不敢多说话的大狗。

  楚凌眉头直皱。

  这事情透着蹊跷。

  来的都是夏子尧的粉丝,如果这是夏子尧一手策划的,未免也太蠢了点吧?虽然粉丝做的事不完全得由偶像负责,可真要闹出事来,夏子尧肯定撇不清关系。

  楚凌说:“是你报的警?”

  董琛见楚凌开了口,才敢为自己表点功:“我发现有几个人不太对劲,就让保安悄悄绕过去把他们控制起来,顺便报警把警察叫过来。这边离警察局不愿,他们出警很快。”

  听到董琛的话,楚凌觉得事情更蹊跷了。

  居然选在离警察局这么近的地方制造事端。

  楚凌说:“你眼力不错。”

  董琛鼻子又有些发酸:“都是楚哥你教得好。”他望着楚凌,“快到饭点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楚凌望着董琛。

  董琛不情不愿地看了眼旁边的柯小丁:“三个人一起。”

  楚凌说:“不用了。”他的目光没有半点波澜,“我还要去处理点事。”

  董琛沉默。

  他的手又伸进了口袋里,紧握着那对戒指。

  楚凌是不会回头的。

  楚凌决定了的事从来不会轻易更改。

  董琛说:“好。”

  楚凌和柯小丁一起离开。

  柯小丁已经知道董琛的身份。说实话,在刚知道时柯小丁真的吓了一跳。

  传董氏集团的新任董事长年纪虽然小,手腕却非常了得,想做什么都又精准又狠辣。虽说才刚上任不到一年,董琛却已经把董氏大权统统握在手里,高层也做了一次小规模换血,留下听话的,踢走了不听话的,再安□□自己人。

  谁能想到这么一个人物,在楚凌面前居然是那种模样。

  想到自己屡次对董琛冷嘲热讽,柯小丁忍不住为自己的壮举喝彩。

  难怪董琛会气得说出“我绝对让你混不下去”那种话,如果董氏集团董事长的话,确实有底气那样说。

  董琛都做到这种程度,柯小丁怎么可能看不出是怎么回事?

  楚凌和董琛肯定有过一段,后来楚凌把董琛给踹了。

  男人往往都是这样的贱骨头,人在身边的时候吧,永远都不会珍惜,觉得身边这人这样不好那也不好,自己值得更好的,陪这样一个人实在委屈了;等人不在身边了,他又会觉得对方这也好那也好,全身上下哪里都好。

  如果是个自大点、骄傲点的,这时候肯定更委屈了,觉得自己都这么将就了对方怎么可以离开自己?

  于是他又会卯足劲去骚-扰对方,要么是质问对方怎么可以甩了自己,要么是表示“如果你肯像以前那样巴巴地喜欢我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继续和你在一起”。

  从柯小丁撞上的那两次看来,董琛显然就是这种人。

  柯小丁觉得楚凌真够倒霉,居然撞上这么个家伙。

  听星耀的人说,以前楚凌就是在董氏的,很得董老爷子的信任。董琛踢走的那些高层里,不会就有楚凌吧?

  柯小丁忍不住看向神色平和的楚凌。

  真要是那样的话,那楚凌脾气可真好。

  若是他遇到了这种事,一定甩董琛两个大耳刮子,再问他哪来的脸皮继续纠缠!

  楚凌扫见柯小丁的神色变幻来变幻去,大致能猜出柯小丁在想什么。

  楚凌开口:“你专心练琴,别想太多。”

  柯小丁一凛。

  他说:“我知道的。”

  楚凌和白诚说话时没有瞒着柯小丁,柯小丁已经知道夏子尧做过什么事。

  柯小丁觉得有点幻灭,没想到一直被宣扬为励志天才的夏子尧居然会是那样一个人。对一个热爱钢琴的人的手下手,真是恶毒到极点。

  这等于要了别人的另一条命啊。

  楚凌帮他从夏子尧手里抢来的机会,柯小丁是绝对不会浪费掉的。

  他要让所有人看到,楚凌的眼光没出错。

  楚凌也没有因为不能弹琴而暗暗伤心,再也不敢触碰过去。

  楚凌还是喜欢它,从来没有改变过。

  柯小丁正要在表表决心,楚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楚凌顿了顿,接通电话:“白爷?”

  那边传来一把中年男性富有磁性的嗓音:“是我。”

  楚凌没说话。

  那边的人说:“我刚得到一个消息。”

  楚凌眉头一跳。

  “你舅舅越狱了,在三天之前。”那边的声音带上了不容违逆的强硬,“我派到国内的人今天到,要么接下来让他们跟着你,要么我让他们带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