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三十八章.书生与妖狐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三十一章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楚凌挂断电话,心情不怎么好。到了星耀大厦,下了车,楚凌一抬眼,看见个熟悉的身影。来人约莫二十八-九岁,比他大不了多少,面容冷峻,神色冷酷,身后还跟着另外个高大壮硕的保镖。

  一看就知道,这是白爷派来保护他的。

  来得还真快。

  这人叫邢立群,打小被白爷养大,一直以白爷的命令为行事第一准则。在楚凌出现之前,他的任务完成率几乎是完美的。

  可惜那百分之百的完成率随着楚凌的出现很快被打破。

  楚凌的体能并不厉害,但楚凌脑袋了得,甩开他们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第一次把人跟丢的时候,邢立群压根不信邪,到后来次次都跟丢,他才开始正视起楚凌这个比自己小的小鬼。

  此时此刻见到楚凌,邢立群只觉得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脸色变得更为冷肃。

  这一次再把这家伙跟丢,他就不用回去见白爷了,自己吞颗子弹自我了结。

  邢立群打量着楚凌。

  几年不见,楚凌似乎一点都没变,还是那副漫不经心、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模样。

  楚凌对邢立群的观感倒是没那么复杂。他笑了笑,上前说:“哟,好久不见。”白爷派邢立群过来是为他好,楚凌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不懂事的少年,怎么会再故意和邢立群对着干。

  虽然楚凌自觉自己态度良好,邢立群却还是满心警惕,觉得楚凌这语气跟嘲讽差不多。

  上一次正式见面,楚凌一个人坐在医院里。他当时去支援另一个任务,没有及时赶到。回到白家以后,他因为这个重大失误被扔到战地里磨练了足足五年,才得以重回白家。

  邢立群回到家时,楚凌已经不在家里。听说楚凌正在和个比他小几岁的家伙同居,邢立群嗤之以鼻,觉得对方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受不了楚凌的脾气。

  没想到楚凌居然和那家伙处了三年多。

  不过,最后结果还是一样的。

  楚凌还是被人给踹了。

  邢立群压下心底那莫名的愉悦,把它归结为幸灾乐祸。他扫了楚凌一眼,冷冰冰地开口:“希望这次你不要和以前一样蠢。”

  楚凌习惯了邢立群的态度。

  邢立群当初知道他的手受伤了之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两个字:“活该。”

  楚凌知道邢立群必须得为他受伤的事负责,付出相当重的代价,也没和邢立群的计较。

  楚凌淡笑着说:“保证合作。”

  他又不想死。

  他的舅舅叫曲嘉茂,是个相当复杂的人。他是才华横溢的音乐天才,从小到大拿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奖项。

  但同时曲嘉茂又是个天生的罪犯,像条蛰伏在暗处的毒蛇一样,时刻准备咬杀猎物。曲泰清享受犯罪,享受挑拨离间的快感,更享受杀戮与虐待的刺激。

  谁都不会想到,在钢琴前犹如神祗般的曲嘉茂,骨子里会是个那么疯狂的家伙。

  而楚凌,是曲嘉茂选定的“继承者”。

  曲嘉茂最先教给楚凌的是钢琴。

  那时候楚凌觉得,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美妙的东西。

  后来曲嘉茂想教给楚凌更多。

  比如教给他这个世界的残酷。

  或者应该说,是人为制造的“残酷”。

  白爷是白家老二,白诚、夏子尧父亲的弟弟,可别人提起“白爷”,第一个想到的却是他,而不会称他为“白二爷”。

  实在是因为白诚父亲不太争气。

  而白爷是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白爷最先发现曲嘉茂的异常之处。

  当时楚凌父母是在白爷的支持下做研究的,没想到竟双双出了意外。在调查的过程之中,白爷发现了曲嘉茂表现得非常怪异,很多举动都透着古怪。再往深里一查,白爷便发现曲嘉茂与黑势力勾连——甚至掌控着他们。

  那场“意外”是曲嘉茂制造的。

  白爷第一时间把楚凌接回去。

  那时楚凌最信任的人是曲嘉茂,对白爷并不信任。他一直在往外面跑,想要自由,想要见亲人朋友,想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白爷妥协了,只让人跟着他,没非逼他乖乖呆着。

  原以为自己可以和以前一样过得自由自在,楚凌却发现一切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美好。他找不到曲嘉茂这个舅舅,和徐晖这个兄长的矛盾又越来越大。

  在那一次意外发生之后,楚凌终于接到了曲嘉茂这个舅舅的电话。

  曲嘉茂说:“看到了吧,人都是这样的。表面上对你再好,心里还是充满了妒忌的毒汁,他妒忌你,从小到大都妒忌你,偏偏又不得不装成对你很好的样子。你把他当哥哥,他却恨不得你去死,是不是很有趣?”

  楚凌第一次清晰地了解到,自己这个舅舅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

  人都是有妒忌心的。

  只是很多时候人都能很好地把那种妒忌控制住。

  可曲嘉茂最擅长的,却是把原本只有那么一点的妒忌放到最大。

  父母去世,兄长离心。

  最信任的人原来是最狠辣的人。

  楚凌并不想成为曲嘉茂那样的人。

  即使曲嘉茂把他重要的人都从他身边弄走,楚凌也没觉得这世界有多灰暗。

  他还是可以去结识新的朋友。

  他还是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他并不会因为经历过那样的事,就变得偏激、偏执、和曲嘉茂一样愤世嫉俗。

  楚凌想活着,想好好地活着。

  所以他和白爷一起把曲嘉茂送进了监狱。

  既然知道曲嘉茂越狱了,楚凌自然不会托大。他早已不是那个十来二十岁的毛头青年。

  他现在可是很惜命的。

  楚凌说:“你们刚回国,我请你们去吃饭吧。”

  邢立群见楚凌态度诚挚,不像以前那样和自己针锋相对,不知怎地竟有些失望。他悄然打量着楚凌,发现楚凌比起以前成熟了不少,不再是那个带着几分青涩的半大少年。

  原来,还是变了。

  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如今已经被洒脱和淡然取代。

  想到楚凌经历过的一切,邢立群也暂时放下了敌意。

  并且破天荒地没反对楚凌的提议。

  楚凌让柯小丁先回去,自己和邢立群两人上了司机的车。

  楚凌主动向邢立群说起刚才发生的意外:“刚才我刚听完小柯的演奏,就遇到了伪装成粉丝的家伙,我觉得很蹊跷。”

  邢立群搬出随身携带的便携电脑,调出刚才那个地方的监控,把被董琛找出来的那两个“粉丝”调出来认了人脸。接着他接入白爷那边的数据库,追查起对方的来历。

  邢立群完全是以楚凌看不清的速度在操作。

  楚凌也难得窥探,索性闭起眼坐在一边休息。

  直至快到预定的地方,楚凌才听到邢立群的声音:“那两个人和‘天使’组织的人接触过。”

  “天使”是曲嘉茂一手创立的,也是曲嘉茂能够越狱的底牌。即使曲嘉茂进去了,还是有办法能和“天使”的人联系,遥控着外面的一切。

  是以这些年来,白爷一直将楚凌掩藏得很好,没有让“天使”的人查明楚凌的下落。“天使”的成员大多是西欧人,对国内并不熟悉,想要找到楚凌并不容易。

  如果是曲嘉茂的话,不用一天就可以得知楚凌的下落。

  楚凌了解曲嘉茂,曲嘉茂也了解楚凌。

  楚凌选在现在这个“艺术之都”实在非常大胆。

  而事实证明他的大胆选择没有错,“天使”组织的人一直没找到他。

  曲嘉茂一出来,对着拿到手的资料一分析,马上明白了楚凌的想法。

  所以不到三天,曲嘉茂就送给楚凌这么一份“礼物”。

  邢立群说:“你当初应该让人一枪毙了他,这样就没有这么多事了。”

  楚凌再次闭上眼。

  那样的决定虽然有点难,但他也不是没想过的。

  只是在那个念头刚刚闪过的时候,曲嘉茂又像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似的,给他打来一个电话:“阿凌,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游戏吗?我们玩游戏,最重要的就是遵守规则。我知道你可以借助别人的力量杀死我,但是那就不是我们的游戏了,你犯规。犯规的话,嘭——一切都会被炸光。”

  曲嘉茂的说法有点神经质,但楚凌听懂了。

  曲嘉茂的意思是,遵守游戏规则的话输了就是输了、赢了就是赢了,不会有别的后果,就算把他送入监狱他也会乖乖进去。可对于“天使”组织的人来说,曲嘉茂就是神。如果楚凌借助白爷的力量将曲嘉茂杀死,那他们会按照曲嘉茂的指示做出各种疯狂报复——

  这就等同于曲嘉茂手里拿着无数个□□的遥控器。

  他一死,遥控器就会被按开。

  接着就是“嘭”地一下。

  带走无数无辜者的性命。

  曲嘉茂让楚凌选。

  楚凌能怎么选?

  在没有真正掌控“天使”组织之前,连白爷也不敢轻举妄动。

  正常人永远都斗不过疯子。

  如果他们并不选定某个目标,而是直接进行报复性、随机性的袭击,那永远都没办法防备。

  曲嘉茂入狱之后,白爷已经把“天使”组织的危害性报上去,国际刑警也已经介入。

  只是没有了曲嘉茂的指示,“天使”的人都安安静静地蛰伏在暗处。

  这种“安静”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你根本无从下手。

  国际刑警毕竟不会一直盯着这么一个还没爆发出来的毒瘤。

  即使白爷尽力进行清扫,也没能完全把“天使”成员完全找出来。

  曲嘉茂入狱五年,各方都已经松懈下来。

  所以,曲嘉茂顺利逃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