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章.陛下生辰礼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四十章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邢立群再自信,董琛都不放心。他意识到,他离楚凌的秘密非常接近了。楚凌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人,才需要邢立群这种家伙来保护他?

  董琛顾不得担心被楚凌厌烦,径直跟着楚凌回家。

  邢立群见董琛像小狗似的跟着,并不理会,以检查一下有没有危险为由径自走进楚凌房间。

  若是平时,董琛肯定跳上去赶人,可这时候他满心满脑都是“楚凌到底遇到了什么危险”,哪有心思去管这个。董琛抓住楚凌的手,不让楚凌去洗澡:“楚哥,你要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楚凌本来早就厌烦了董琛的纠缠,可对上董琛那双关切的眼睛,顿时又心软下来。这小孩虽然横了点、糟心了点,但这一刻的关心还是真的。

  楚凌说:“坐下。”

  董琛立刻拉着楚凌在沙发上坐下。

  楚凌说:“有个叫‘天使’的组织,是由我舅舅曲嘉茂一手建造的,以前经常有预谋地制造各种恐怖案件。我们花了差不多五年时间,还没完全把它彻底铲除。就在几天前,他越狱了,而且看起来已经找到了我。”

  讽刺的是,那样的组织居然叫“天使”。

  董琛心中一凛。姚老爷子位高权重,知道不少类似的组织。这种组织跟邪-教差不多,甚至比邪-教更可怕,因为他们会策划一些类似于“献祭”的仪式。

  有些组织成员甚至被洗脑到觉得自己是在做非常神圣的事,即使杀了人也没错。

  楚凌说得轻描淡写,董琛却敏锐地察觉他话里潜藏着的意思。

  那个“天使”组织背后的人,竟然是楚凌的舅舅?

  楚凌这些年掩盖过去,从不出现在报端和采访里,难道是为了不被“天使”组织的人找到?

  董琛面色沉沉:“外公早就知道的对吧?”姚老爷子对楚凌的态度不寻常,回想起来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只是他没找到将它们串起来的线索。

  楚凌说:“我告诉你这些事是希望你不要再管。”

  普通人牵扯到这些事情里来,没有任何好处。这是他和曲嘉茂的“游戏”,别人要是被扯了进来,曲嘉茂肯定不会跟“逗弄”他一样留有余地。

  董琛说:“我做不到!”他抓住楚凌的手,一把将楚凌拉进自己怀里,紧紧地环抱住楚凌,感受着那熟悉的体温和熟悉的气味。董琛把脑袋埋进楚凌颈窝,“我做不到!楚哥你有危险,却让我什么都不管,只在一边看着——我做不到!”

  他们之间已经许久不曾这样靠近。

  楚凌怔了怔,微微恍惚起来。

  董琛见楚凌没有推开自己,不由将双臂收得更紧:“楚哥,如果是你的话,你也不可能做到的吧?如果换成我遇到了这样的危险,就算楚哥你再烦我都好,还是会尽全力帮我。”

  董琛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不管他做了什么,不管他遇到什么事,楚凌都会帮他。楚凌会帮他出谋划策,楚凌会帮他指点迷津,楚凌会帮他踩平前面的道路、砍光前面的荆棘,告诉他“往前走吧,别害怕,前面的路很好走的”。

  到了这一刻,董琛才发现自己这么无能,连能帮楚凌做什么都不知道。

  董琛紧张地抓着楚凌的手:“楚哥,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

  楚凌说:“你不用这样。”

  楚凌原本没想过董琛还会牵扯进来,计划里根本没有董琛。

  曲嘉茂也比计划中早越狱。

  楚凌这几年来通过各种利益交换,换来了不少筹码。有这些筹码在手,他能找到不少强大的助力。既然曲嘉茂要和他玩“游戏”,他自然要把好好应对。

  要不岂不是白瞎了曲嘉茂那么多年的“教导”。

  这些准备,楚凌也不是没想过要告诉董琛。

  只不过董琛继承董氏之后越来越“忙”,楚凌想了想,也就将董琛剔除到计划之外。

  现在董琛再来问,楚凌想不出可以把董琛放到计划的哪一部分去。

  楚凌说:“这些事与你无关。”

  楚凌语气平和,不像这段时间以来的厌烦。

  董琛鼻子发酸。

  董琛知道楚凌很容易软化,只要是真心关心他、真心对他好,楚凌就会心软。一直以来他就是这样仗着楚凌心软,向楚凌装乖卖巧讨好处。

  而在他化解一个个危机的时候,楚凌所面对的却是比他危险千倍万倍的处境。那是他不知道——也是他很难触及的一切,他所能遇到的最大的危险也就是没办法如愿继承董家而已,根本不算什么——即使没能继承,他也能自己做出一番事业。

  可楚凌面对的却是那么可怕的敌人。

  那敌人蛰伏在暗处,随时有可能扑咬上来,将那尖利而狰狞的毒牙扎进楚凌的脖子。

  他什么都不知道,只会指责楚凌不爱自己,指责楚凌只喜欢自己的身体没有付出半点真心。

  回头一看,他才是狼心狗肺的那一个。

  楚凌对他已经好得不得了。

  董琛的眼泪涌了出来,一颗颗地滑落到楚凌脖子上。

  察觉了那温热的液体,楚凌有些沉默。在他面前,董琛真是什么脸皮都不要,每次都说哭就哭,没有半点征兆。

  只是以前董琛哭,都是为了让他心软,这一次却像是压抑不住心里的伤心和难过似的,无声地掉着泪。

  和在别人面前那个雷厉风行、年少冷酷的董琛完全不一样。

  楚凌说:“别这样。”

  董琛说:“楚哥,让我再抱你一会儿,一会儿就好。”他害怕松开了手,楚凌就再也不让他靠近。

  这时邢立群走了出来。

  他看都没看腻在楚凌身上的董琛一眼,开口问:“有枕头和被子吧?你房间有个飘窗,接下来我睡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