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一章.藕粉桂花糖糕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四十一章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董琛这次特别乖。

  听到邢立群的话,董琛没炸毛。他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哭,那太丢脸了。楚凌不同,楚凌对他来说,一直都是不同的。他上蹿下跳,总想着让楚凌多看自己几眼,再怎么丢脸的事他都能做出来。

  可董琛不是真那么不懂事,永远分不清事情轻重。

  既然知道楚凌的处境有多危险,董琛当然不会再闹腾。

  如果楚凌说的都是真的,就算邢立群睡到楚凌床上他都能忍。

  比起吃醋和妒忌,还是楚凌的安全更重要。

  董琛站起来说:“楚哥,我先回去。”

  楚凌神色平和:“回去吧。”对自己教出来的小孩,楚凌还是了解的,平时爱撒娇爱闹腾,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但关键时刻不会掉链子。

  要不然的话,董老爷子也不会越过董琛父亲那辈,直接让董琛上位。他所做的,不过是挖掘出董琛过人的能力,并让董老爷子看到而已。

  董琛又伸手抱了楚凌一下。

  楚凌淡淡地看着他。

  董琛收回手。

  还是不一样了。

  即使楚凌还是让他抱着,但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楚凌会回抱他,给他一个吻。

  他们会火热地纠缠在一块,度过特别漫长却又特别短暂的夜晚。

  董琛心脏微微抽动。

  董琛说:“楚哥你一定要小心。”

  楚凌说:“我会的。”

  董琛大步走出门。等关上身后的门以后,董琛又把手伸进口袋里,紧紧地握着那对戒指。一直以来,都是他仗着楚凌的喜欢在闹腾,这一次换他来当楚凌的后盾。

  哪怕只能替楚凌挡住一点危险,他都心满意足。

  董琛直接去了姚家老宅。

  楚凌没太纠结董琛的事。

  董琛到底是姚老爷子的亲外孙,姚老爷子再怎么不待见董家人,都会好好地护着董琛和董珏。他看向邢立群:“没想到你居然会做这种事。”

  邢立群挑眉:“什么事?”

  楚凌说:“故意刺激董琛。”在餐厅的时候和刚才,邢立群都是故意地刺激董琛。这和楚凌认知中的邢立群挺不一样,他觉得很有趣。

  邢立群说:“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你这样的人总有那么多人喜欢。就算被你把心狠狠地踩在脚底下,他们还是甘之如饴。”西瑞尔是这样,董琛也是这样。

  邢立群看不过眼。

  楚凌说:“那你可能永远都不会有机会知道。”他露出笑容,眉眼都染上了愉悦的笑意,“毕竟要把心交给我,才有机会尝尝那到底是什么滋味。”

  邢立群冷笑一声,不再和楚凌说话。他觉得楚凌就是这死不悔改的德行,到处招蜂引蝶,把人都哄得对他死心塌地。

  实际上呢,谁都没真正放在心上。

  刚才那个董琛就是典型的受害者。

  听到楚凌有危险之后,那个一看到他就炸毛的小鬼马上就转了性,连让他们同住一房都能容忍。

  如果不是他对楚凌毫无兴趣的话,这简直是眼睁睁看着绿帽子戴到自己头上而不阻止。

  邢立群去洗澡。

  楚凌也去洗澡。

  洗到一半,楚凌的手机响了。

  楚凌顿了顿,裹上浴巾,按下接听键。

  那边传来一阵熟悉的旋律。

  是有人在弹奏《前奏曲》。

  “人生不过是死亡的前奏曲。”

  楚凌还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曲子时,曲嘉茂坐在钢琴前这么说。钢琴是白色的,曲嘉茂又穿着白色西装,看起来连皮肤都透着雪白的光晕。

  曲嘉茂的嗓音清越而悦耳,如同柔软顺滑的丝绸,熨帖地扫过每一个毛孔,叫人舒服至极。他给楚凌念了一首诗:“在死的瞬间,响起无名歌的庄严的第一个音符……”

  楚凌看着曲嘉茂那漂亮的手指,懵懵懂懂,不太理解。

  在接下来的许久之后,他才渐渐在曲嘉茂的“教导”之下理解了它。

  生死在曲嘉茂看来,不过是一场有趣的游戏。

  楚凌浑身一震。

  说实话,他并没有万全的把握可以一举解决“天使”。曲嘉茂的越狱比他们计划中提前了,而曲嘉茂的现身也比他们预计中要快。

  楚凌安静地听着那边传来的《前奏曲》。

  即使入狱几年,曲嘉茂依然是那个受上天眷顾的天才。

  楚凌放下手机,穿好衣服。

  再拿起手机,曲嘉茂的声音从那边传来:“阿凌,上一次你赢了,这次你还会赢吗?”

  楚凌不说话。

  曲嘉茂说:“自从你被白老二带了回去,就越来越无趣了。小时候你多可爱,学什么都比别人快,而且特别信任我。阿凌,是白老二让你变得这么不乖的吗?你已经不听我话了。”他的语气平缓无比,但又带着几分谴责,如同一个控诉晚辈不懂事的普通长辈。

  楚凌说:“这一次,我还会赢。”

  曲嘉茂饶有兴致地笑了出来:“哦?这么有信心?”

  楚凌说:“对,这也是舅舅你教我的。”他淡淡地回了一句,“不管做什么事,自己先要有信心。”

  曲嘉茂说:“没想到你还愿意记住我教你的话。”

  楚凌说:“有道理的我自然记得。”

  曲嘉茂说:“那我有没有教过你吃了亏就要讨回来?”他叹着气,“我只是几年不在,你就被人欺负了。”

  楚凌说:“我被人欺负了?”

  曲嘉茂说:“你去订过一对戒指吧?”曲嘉茂的声音满是惋惜,“可惜啊,对方是个恶劣的混蛋,居然想把你踹开。”他低沉地笑了笑,满含恶意地发问,“哦对了,你的戒指送出去了吗?”

  楚凌安静地听着。

  曲嘉茂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感情这种东西是最不可靠的。”他的声音缓缓碾压着楚凌的每一根神经,“所有人都会选择别人,离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