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二章.王爷的疤痕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四十二章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邢立群说:“在哪里?”

  楚凌看着邢立群光裸的胸膛,目光落在了上面的伤疤上。这几年被派到战区,邢立群吃了不少苦头,是以这次被派来保护他后卯足劲想要表现自己。

  邢立群注意到楚凌的视线,莫名觉得被楚凌目光扫过的地方有些滚烫。他不是很理解这种感受,一直以来他都非常讨厌楚凌,讨厌楚凌的不合作,讨厌楚凌的盛气凌人,讨厌楚凌总是不把别人当一回事。

  可当楚凌专注地看着自己时,邢立群的心脏却一下又一下地猛跳起来。

  邢立群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语气变得很不好:“都这种时候了,你还要卖关子吗?楚凌,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脾气。”

  楚凌说:“都已经安排好了,你不用操心。你只要保护好我就行了,其他的你都不用去考虑。”楚凌挣开邢立群的手,“我睡觉了。”

  邢立群说:“他到底在哪里?”

  楚凌说:“在艾比亚大教堂里。”他舒舒服服地躺进被窝,大方地为邢立群解惑,“至少琴声是从那里发出的,而且确实是他在弹。能听得出那架钢琴的音色还有他弹奏的习惯。”刚才他故意刺激曲嘉茂,就是为了让曲嘉茂的琴声出错。

  如果那边的琴声随着对话的进行而出现偏差,那说明琴声确实厨子曲嘉茂之手。

  而且出错那一瞬的音色,更让楚凌确认曲嘉茂的方位。

  曲嘉茂是很挑剔的,能让他看上眼的钢琴也就那么几架。

  楚凌早就让白爷在那些地方布置好人手。

  既然曲嘉茂已经开始行动,那他自然不会落后。

  这些布置楚凌本来懒得说,可看到邢立群那么执着地盯着自己,楚凌只好大略地向他提了几句。

  邢立群面色沉沉。

  他发现在这场“追逐游戏”之中,下场的人始终是楚凌和曲嘉茂,而他们永远都只能袖手旁观。他所能做的,确实只有保护好楚凌而已。

  看起来慵慵懒懒、毫无干劲的楚凌,实际上早已布置好天罗地网等着曲嘉茂再一次栽进来。

  这一回,曲嘉茂在狱中呆了五年,也落后了五年。

  曲嘉茂的越狱,不过是给了楚凌将“天使”连根拔起的机会。

  一直到楚凌安然睡去,邢立群还站在原地看着他,久久无法移开视线。

  记忆中那个顽劣不堪的少年,不知不觉已经成长到这种程度。

  被逼着成长到这种程度。

  邢立群又想起那一天。

  那一天他赶回到楚凌身边,迎面撞上了为楚凌诊治的医生。他在楚凌所在的病房门口问出了楚凌的情况,得知楚凌右手神经出现损伤,可能再也无法做很多事。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绝对完了,白爷绝对不会轻饶这种严重的失职。

  比起担心自己要面临的惩罚,他心里更加担心里面那个少年会如何。他担心那个少年接受不了这种事,毕竟无论是上手术台还是弹钢琴,都需要一双非常灵活的手——而现在,那个少年的手被毁了。

  强烈的自责敲击着邢立群的心脏,让他久久无法推开门走进病房。

  直至落日西斜,他才终于走进去。

  他小心地敛起眼底的同情,怕它刺伤了那个少年。

  没想到那个少年脸上依然带着光彩照人的笑容,见他进来后精神奕奕地挑了挑眉,嘲讽他们肯定会因为这次失职而被重罚。

  他觉得自己简直是傻瓜,居然会为这种家伙担心。

  这种家伙不管遇到什么事,还是这么讨人嫌!

  邢立群一直以为自己特别嫌恶楚凌。

  可看着楚凌安详的睡颜,他才发现自己这几年来在逃避的,其实是自己心里的愧疚。不管楚凌说了什么,那时确实是因为他失职才让楚凌受了伤。

  他因为太过担忧好友的安危,放下了保护楚凌的任务,径自去支援好友。

  而他因为楚凌的嘲讽对楚凌说了什么来着?

  他对楚凌说:活该。

  他对那个十来岁的少年说,你活该。

  邢立群心脏微微抽搐。他躺到飘窗上,想着楚凌含笑的脸。楚凌什么都知道吧?楚凌那个人,把什么都看得很透。楚凌能揣摩出曲嘉茂那种人的想法,自然也能揣摩出他的想法。

  当初楚凌说出的那些嘲讽,可能正是为了减轻他的负罪感。

  而他把它们当真的,这么多年来一直觉得楚凌是个不可理喻的家伙。

  回头看一看,失职置楚凌于险地、让楚凌毁了右手却还理直气壮地对楚凌说出“活该”两个字的自己,才是真正的不可理喻。

  邢立群顿了顿,转了个身,定定地望着熟睡的楚凌。

  那一次,他没能及时赶到、没能及时支援好友。怀着满心痛苦回到楚凌身边,却听到了楚凌受伤的消息——他不知道该痛恨谁,只好把愤懑都转嫁到楚凌身上——

  那一切和楚凌没关系。

  是“天使”做的。

  邢立群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早,楚凌神清气爽地醒来。

  邢立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在大厅和柯小丁大眼瞪小眼。

  楚凌瞧见邢立群眼底的黑眼圈,有些惊讶地调侃:“没想到邢哥你这样的人居然还择床,换了个地方就睡不着了。我还以为你们趴在树上都能睡呢。”

  柯小丁有些好奇地打量着邢立群。

  昨天见到他就觉得邢立群和楚凌关系不浅,没想到今天早上一大早过来,他竟看见邢立群从楚凌房间走出来。

  而且邢立群看到他的时候脸色有些难看。

  除了情绪藏得隐蔽一些,邢立群瞧见他的反应简直和董琛一模一样。这难道也是爬过楚凌床的家伙?

  柯小丁顿时对自己多了几分信心。

  从董琛和邢立群的体格看来,他还是很有希望获得楚凌青睐的,因为他也有一身精壮的肌肉。而且他绝对不会像这些家伙一样拧巴,他会特别知情识趣,包括在床上。

  柯小丁说:“楚总,我去给你做早餐。”

  楚凌说:“好啊,给邢哥也做一份。”

  邢立群绷着脸站在一边。虽说他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过着每天在刀尖舔血的日子,可也不是愚钝的人。他能感受到柯小丁的警惕与敌意,好像害怕他会去抢爬楚凌床的机会一样。

  楚凌不知邢立群阴沉着脸在想什么,反正邢立群也没给过他好脸色看,所以他自顾自地坐到了沙发上,翻看起柯小丁带上来的财经杂志。

  邢立群看着楚凌拿书的手。

  这双手本来应该属于一个外科医生,或者属于一个钢琴家,现在却捧着这种满是铜臭味的东西在看。楚凌真的对这种东西有兴趣吗?

  邢立群想不起来。

  楚凌以前是飞扬跳脱的个性,什么都想玩,什么都能玩,唯独不愿意乖乖呆在一个地方、乖乖做同一件事。可是这几年来,楚凌都在商海里筹谋,要么是为董氏谋划,要么是为星耀谋划。

  楚凌真的喜欢吗?

  邢立群看着楚凌。

  楚凌注意到邢立群仿佛凝固了的视线,越发觉得邢立群不对劲。他说:“你也想看这个?你看得懂吗?”

  楚凌的语气带着几分讥嘲,好像每天不嘲笑别人几句就浑身不舒坦。

  邢立群说:“你什么时候开始看懂这种东西的?”

  楚凌自夸:“我是天才,拿到就能看懂。”

  邢立群盯着他。

  楚凌说:“好吧,是董老头儿教我的。”他语气有些怀念,“董老头儿挺好的,就是倒霉了点,生了一窝糟心玩意儿。不过也不要紧,我都给他拾掇完了,拣出了几个能顶事的。”

  邢立群说:“你是指那个董琛。”他可看不出那个抱着楚凌撒娇的小鬼能顶什么事。

  楚凌说:“他勉强算一个。”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是走后门的。”

  邢立群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明白楚凌脸上那笑意的含义之后,他只觉浑身的气血都在往脑门上冲。他最受不了的就是楚凌这德行:“你能要点脸吗?!”让董琛爬上他的床就算了,还这么坦荡荡地说出来。

  楚凌纳闷了:“我怎么就不要脸了?”他瞅着邢立群,“我就不信你年纪一大把了,就没出去找过点乐子。这种事你情我愿,我爽他也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

  邢立群定定地看着他。

  楚凌这下是真的震惊了:“难道你还是个处男?”

  邢立群耳根控制不住地发红,也不知是恼的还是气的。他死瞪着楚凌:“想把第一次留到结婚那天有什么不对?”

  楚凌肃然起敬:“邢哥,我敬你是条汉子。”他瞟了眼邢立群的下半身,语重心长地劝导,“这么久都没开过封,到时不灵光了怎么办?我劝你啊,还是别憋着了,多去练练,否则你就算有想多大就多大的金箍棒型大家伙,婚姻也不会性福的。”

  邢立群想掐死楚凌。

  偏偏柯小丁已经端着早餐出来了,听完楚凌的话后满脸认同:“是的,器大活烂和器小活好,很多人可能宁愿选后者。毕竟器小活好好歹可能爽到了,器大活烂的话很可能会血溅五步,直接变成命案现场。这两年我看过不少这样的事——”

  邢立群咬牙说:“你他-妈的身边到底有多少走后门的人?!”

  楚凌觉得邢立群今天特别古怪。

  要不是知道邢立群有多看不惯自己,他都以为这家伙被董小狼狗附体了。

  这语气简直一毛一样啊!

  楚凌正想来两句更刺激的,让邢立群更加跳脚,手机却再次响了起来。

  楚凌按下接通键。

  那边说:“确定了,曲嘉茂确实在艾比亚大教堂。”

  楚凌简意赅地吩咐:“等。”

  等曲嘉茂行动。

  然后一网打尽。

  楚凌结束通话,露出愉快的笑容。

  现在是敌在明我在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