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三章.立你个老母猪!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狐假虎威》春溪笛晓

  第四十三章首发于晋.江.文.学.城

  从第二天开始,楚凌每晚都能接到曲嘉茂的电话。

  曲嘉茂把《前奏曲》弹完了,开始弹奏他的成名之作。

  《紫罗兰》。

  曲嘉茂的嗓音依然低沉淳哑,缓缓地念出楚凌最熟悉的诗句:“它虽然被践踏,但还在快乐地想,我到底由于你而死,死在你脚下。可怜的紫罗兰,多么痴情的紫罗兰。”

  曲嘉茂少年时以完美演绎所有技巧著称,只是一直技巧胜于感情,被不少人攻击。直至曲嘉茂弹出了《紫罗兰》。

  《紫罗兰》里迸发出的强烈感情,令所有人都对曲嘉茂刮目相看。那种卑微的、深沉的恋慕,是从前从来没在曲嘉茂琴声里出现过的。

  楚凌记得那时候他外祖父刚去世。

  楚凌并没有打断曲嘉茂的诵念。

  曲嘉茂直接把电话打到他这边,说明曲嘉茂已经发现自己的处境。“天使”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天使”,曲嘉茂对“天使”的影响力早已不复当年。他所传出去的命令,能执行的不过十之二三。而这十之二三里头,能真正执行的几乎没有。

  曲嘉茂如今是笼中困兽。

  对于这样的敌人,楚凌一向很有善心。直至曲嘉茂一曲弹完,楚凌才淡笑着说:“舅舅还是弹得这么好,看来在狱中也没有被亏待。”

  听着楚凌从容自若的语气,曲嘉茂声音有些狰狞:“阿凌,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对我,真的让我很难过。”

  楚凌“哦”地一声。他毫无悔过之意:“很多人都说我这个人特别过分,看到别人不舒坦,我心里就特别愉快。我这人呢,最喜欢看别人恨我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尤其是对方还拿自己毫无办法。

  曲嘉茂说:“你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

  楚凌说:“舅舅,当你说出这句话来威胁我的时候,你已经输了。”他语气平静,“你弹《紫罗兰》的时候投入的根本不是感情吧,而是嘲弄,对‘紫罗兰’的嘲弄,嘲笑他被你践踏在脚底却还是对你死心塌地,至死都没有怪过你。”

  曲嘉茂的声音带上了可怕的阴沉:“怪我?他凭什么怪我!他凭什么怪我——怀着那种恶心的想法收养我,他凭什么怪我?!”

  楚凌已隐约猜出当年的一切,亲耳听到去曲嘉茂的话后却还是顿了顿,心中有种难的滋味。曲嘉茂有着并不美好的童年,也有着并不美好的少年,所以他能完美地演绎出所有曲调,琴声之中却没有丝毫感情。

  对于曲嘉茂而,理解“感情”这种东西是非常困难的。

  这么多年来,他一次次向楚凌证明感情的荒诞,给楚凌灌输“所有人都会为了对他们更重要的东西离你而去”这种观念。

  楚凌曾经痛苦过,但并没有沉湎其中。

  这多正常,就算是他自己,遇到更好的也会心动、也会犹豫的,有什么好痛苦?每次感到难过的、感到煎熬的,并不是他,而是做出选择的人。至少他曾经让他们犹豫过,也算是“感情”存在的一种证明吧?

  楚凌说:“所以他不怪你。”

  只是曲嘉茂失去了限制后就成了魔鬼,这也许是他外祖父从来没想过的吧?他外祖父手把手地将曲嘉茂教出来,最后死在曲嘉茂手中。

  他的父母也死在曲嘉茂的设计之下。

  曲嘉茂说:“阿凌,你什么都不懂。”

  楚凌说:“我确实不懂。”他也不想懂。

  《紫罗兰》再一次响起。

  楚凌耐心地听着。

  一曲终了。

  曲嘉茂再次开口:“我知道有狙击手守在教堂附近。”

  楚凌并不意外。

  曲嘉茂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如果长期处于危险之中而没有丝毫警觉,楚凌才会觉得惊讶。

  楚凌说:“是有如何?”

  曲嘉茂说:“你已经赢了,为什么不直接让他们杀了我?这一次你应该没有顾忌了。”

  楚凌坦然承认:“因为我还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没有顾忌了啊。”

  曲嘉茂被楚凌噎了一下。

  曲嘉茂说:“我已经没办法控制‘天使’。”从入狱开始,他这个“天使”领袖就已经失去威信掉落神坛。

  楚凌说:“看得出来。如果舅舅你还能控制‘天使’,我早就藏不下去了。”哪还能自在逍遥那么久。楚凌冷静地说出其他的证据,“而且前些天你使出的手段也太粗糙了,连董琛都能看透。”

  比如当初他遇到意外,当时最有可能赶到他身边的徐晖和邢立群都被引到别人身边——所有人都看不出这之中有什么关联。

  那才是“天使”鼎盛时期的能耐。

  曲嘉茂不说话。

  楚凌说:“舅舅,你被人控制了吧?需要我帮忙的话,舅舅你尽管开口,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助你。只是要我让人将你杀死,未免太困难了,毕竟你可是我的舅舅啊。”

  楚凌一口一个“舅舅”,令曲嘉茂捏紧了手掌。曲嘉茂的声音阴沉得能滴出水来:“我输了。”

  楚凌安静地听着。

  曲嘉茂说:“我认输了。”

  楚凌“哦”了一声,却没有别的表示。

  曲嘉茂冷冷地说:“你可真像他。”一样冷漠、一样冷酷,永远能冷静地考虑一切,无情地把人逼疯了却还冷眼旁观。那个男人每天把他带在身边,让他以为世上真有这么一个人会对自己好。结果那个男人却对他产生了欲-望,荒唐又丑陋的欲-望!而楚凌母亲目睹了一切、知晓了一切,却不愿对他伸出援手、不愿将他拉出泥沼。

  那就去死吧!

  那就都去死吧!

  只是曲嘉茂从来没想过,自己在畅快地报复了所有人之后落入另一个泥沼里,而且怎么都无法挣脱。“天使”已经落入了另一个男人手里,那个男人在监狱里对他为所欲为,这次又将他带出监狱困在这里。若不是他利用最后的力量反击,恐怕都不能联系上楚凌。

  曲嘉茂说:“给我一把枪。”

  楚凌考虑片刻,点头说:“好,我让人送去给你。”

  曲嘉茂说:“就这样答应我?”

  楚凌说:“万一你说的是真的呢。”

  曲嘉茂切断了通话。

  楚凌打电话给白爷,把曲嘉茂透露的一切告诉白爷。

  白爷说:“交给我就好。”

  楚凌扔开手机,从床上坐了起来。

  邢立群一直在盯着他看,视线过于专注,令楚凌没办法忽视。他看着邢立群:“邢哥,你一定要这样看着我吗?你这么看着我我可睡不着。”

  邢立群说:“你这样太危险了。”如果曲嘉茂所说的一切的话,那直接和曲嘉茂联系的楚凌一旦暴露,绝对会出问题!

  楚凌含笑说:“不是有邢哥你在吗?”

  邢立群心脏猛地一跳。

  楚凌说:“你再不保护好我,这次可就要去战区待到老了。”

  邢立群说:“你非要这么说话吗?”他大步走到楚凌床前,“让别人误解你、厌恶你,让你觉得很好玩吗?”

  感觉邢立群的阴影覆笼在自己脸上,楚凌眉头微微拧起。他不喜欢仰头看着别人,更不喜欢依靠别人。

  楚凌说:“是啊,是很好玩。”他语气满含愉悦,“你不觉得好玩吗?”

  邢立群一把抓住楚凌的手。

  这时楚凌的手机又响了。

  楚凌没挣脱邢立群的钳制,用另一只手拿起手机接受通话:“有事吗?”

  电话是董琛打来的。

  董琛说:“楚哥,我想你。”

  楚凌:“……”

  邢立群近在咫尺,能把董琛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大半夜的打电话来说这种话,这董琛还真是紧追不舍。

  董琛说:“我可以上来找你吗?楚哥,我真的很想你。”而且一想到那个邢立群就在楚凌房间里,董琛就浑身不舒坦。

  不仅楚凌能听出董琛的心思,邢立群也能听出来。邢立群手掌不自觉地加重力道。

  楚凌不得不提醒:“你弄疼我了,邢哥。”

  嘭!

  那边传来一声响声。

  接着通话倏然中断。

  楚凌皱了皱眉。

  他没在意,把手机放下了。没等他让邢立群松手,门铃就狂响起来。

  不用想都知道,一定是董琛跑上来了。

  楚凌挣开邢立群的手下床。

  邢立群说:“既然已经要和他分开,不理他不就行了吗?”邢立群站在楚凌身后,“还是说你没有玩腻,还想看他为你痛苦、为你挣扎?楚凌,你永远都这么爱玩弄别人。”

  楚凌顿了顿。

  他没有回头,站起来走到外面。打开门,董琛站在那里,明明才跑了一层楼,他却喘着粗气,可见跑得很急。

  楚凌看着董琛。

  这小孩儿几乎是他教出来的,要他一朝一夕之间把这小孩推得太远,他确实做不到。这样的藕断丝连是他始料未及的,他错估了董琛对他的感情,也错估了自己的理智。

  楚凌说:“董琛——”他还没把赶人的话说出口,董琛已经猛地抱住他。楚凌眉头直皱,声音带上几分严厉,“不要这样。”

  董琛看见了跟着楚凌一起走出来的邢立群。

  董琛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

  为了楚凌的安危,他可以容忍这个家伙睡到楚凌的房间。可是这家伙离楚凌那么近!近得楚凌在接通他的电话时,这家伙就在楚凌旁边!

  董琛说:“楚哥,我受不了。”他紧抱着楚凌不松手,“楚哥我受不了。”

  董琛就睡在楚凌楼下,一想到楚凌正和邢立群同睡一屋,一想到邢立群只要有那种心思就可以对楚凌下手,董琛就没办法忍受。

  尤其是邢立群明显对楚凌有企图!

  刚才邢立群肯定是故意在向他示威、故意让他知道他和楚凌挨得有多近!

  董琛说:“楚哥让我和你一起睡好吗?”他死活不愿松开,“我保证只是睡觉,什么都不会做。”

  楚凌:“……”

  邢立群冷笑一声,转身回房。

  楚凌深吸一口气:“董琛你不小了。再做出这种小孩子一样耍无赖的举动,所有人都会把你当怪物看。”

  董琛将楚凌抵在墙上。

  他深深地看着楚凌,眼底掠动着刚才所没有的凌厉与认真:“那楚哥你要我怎么做?只有对楚哥你耍无赖,楚哥你才会对我心软。”他握紧拳,“楚哥,我这几天都听你的话,没有再插手上次的事。我只是受不了你房间里那个家伙——是他一次次地挑衅我——楚哥你不觉得他很奇怪吗?万一他真的对你有那种想法呢?先是故意住到你房间,故意让我误会你们的关系,接下来说不定会故意爬上你的床强迫你做点什么。”

  楚凌说:“你的想象力永远都那么丰富。”

  董琛急了:“楚哥!”

  楚凌说:“进来吧。”邢立群今天确实有点奇怪。或者说,邢立群这次回国后一直很奇怪。楚凌不介意和别人爽一爽,但前提是他想爽,如果是被迫的那还是算了。至于董琛这小狼狗,怎么闹腾他都不太在意。

  楚凌推开董琛,示意董琛进屋。

  董琛一愣,接着喜不自胜,乐滋滋地进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