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七章.陛下吃醋生气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盛景玉不理她了,杏仁很是难受。

  一边是她的朋友,一边是她的主子。

  虽然她的生杀大权、荣华富贵全部掌控在主子手里,可是朋友遇难,她也不能不管啊。

  杏仁陷入了两难,但很快,她就不为难了。

  因为,这次盛景玉是真的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下午杏仁在书房里研磨,盛景玉批阅奏折。

  往日里他总是要同她说几句,这个臣子真是愚笨,那个臣子真是没眼力见如何如何。

  可今日,盛景玉一声不发,只默默的沾墨、提笔、落下。

  所有的动作都是那么赏心悦目,就是那张脸,面无表情,瞟都不瞟杏仁一眼。

  杏仁心里有些发憷,但还是大起胆子同盛景玉说话。

  毕竟陛下同她耍脾气,她是奴才,不可能也耍脾气啊。

  “陛下,您上次说的,侍郎家中主母和凤来阁出身的姨娘打架,后续怎么样了呀?”

  陛下似乎很喜欢听臣子家的八卦,杏仁决定从此下手。

  盛景玉手下顿了顿,一个‘阅’字不小心就变了形。

  杏仁看着那个完全有失陛下水准的字,咽了咽口水。

  还好,奏折很快被扔到一旁换上没有批阅过的,那个碍眼的字不见了。

  但盛景玉却丝毫没有要和她说话的意思,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

  杏仁再接再厉,“陛下,还有那个,您说户部尚书家姨娘生了个一胞四胎,是不是真的呀?”

  得来的仍然是一片寂静,盛景玉旁若无物的在奏折上落笔。

  杏仁有些沮丧,但想着陛下对她的好,还是很快又振作起来。

  “陛下,我知道错了。”

  说到这儿,盛景玉终于睨了她一眼。

  杏仁还没来得及开心,就见他又收回了视线,一不发。

  至此,杏仁终于偃旗息鼓。

  到了夜晚,杏仁发挥了御澡师的作用,决定利用职务之便和盛景玉和好。

  有句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

  咦……

  这句话好像哪里用得不对?

  嗯……不管了。

  总之,她得赶紧哄好陛下!

  寝殿内,杏仁不请自来,一路畅通无阻。

  想来,其实盛景玉也是给她留了机会的。

  他要真不想理她,大可以让她不能进书房,不能进寝殿。

  然而她哪里都可以去,和以前没有变化。

  杏仁懂了,陛下肯定就是等着她去哄他呢!

  内殿传来水声,杏仁熟门熟路的来到浴池边。

  水面上没有盛景玉的身影,杏仁瞧了会儿,发现他竟然在水下。

  杏仁一下子紧张起来,注意着水下的动静。

  只见水中暗影如游鱼般灵活自在,不停的来回游动。

  陛下竟然还是个会水的好手!

  杏仁新奇的看着,也想在这大池子里游上一番。

  可是她不行,哪怕盛景玉要她下去,她也不敢下。

  于是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盛景玉在水中游了会儿,杏仁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就怕出现什么意外。

  就在杏仁担心他会不会缺氧的时候,盛景玉站了起来。

  这浴池大概有四尺高,而盛景玉有八尺多高,他一站起身来,什么都看见了。

  这一下子扰乱了杏仁想要和好的计划,不合时宜的尖叫了一声。

  话说,自从看了《白面书生》话本后,她更不敢直视陛下的身体了。

  因为她好像懂了一点……

  再想一想曾经她做过的那些蠢事……

  啊!!!

  尖叫完的杏仁强行甩开脑海中的那些杂念,提醒自己今晚是来找盛景玉和好的。

  想到这儿,杏仁偷偷睁开双眼。

  咦?人呢?

  浴池内已经没有了盛景玉的身影。

  杏仁回头去看,只看到了盛景玉离开的背影。

  陛下连沐浴的机会也不给她了吗?!

  杏仁跟上去,却见盛景玉直接卧床而眠,一副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陛下,您不沐浴吗?”

  杏仁想着和好计划,大着胆子轻声问道。

  不出意料的,盛景玉还是没反应。

  杏仁只好更厚着脸皮走到床前。

  “陛下,奴才真的知道错了,您就别不理我了。”

  闻,盛景玉终于睁开了眼。

  淡淡问道:“你错哪里了?”

  杏仁早就分析过了,自己错在哪里。

  首先是她说谎被揭穿,再来就是陛下不喜欢她和宋然多来往。

  但宋然是她朋友,她觉得自己有交朋友的权利。

  所以她说:“奴才不应该对陛下撒谎。”

  “你撒了什么谎?为什么撒谎?”

  不是吧……

  陛下不就是因为这个生气的,她现在再说一遍,不是火上浇油吗?

  杏仁犹豫了一下,直到看到盛景玉脸色冷了下来,才赶紧开口道。

  “我去见了宋然,但却说成是去了小厨房。因为我觉得……陛下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和宋然接触,所以撒了谎。”

  杏仁忐忑不安的呆呆站着,盛景玉却沉默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盛景玉看向她,薄唇轻启。

  杏仁不自觉提起心来,期望却落了空。

  只听他说:“你回去吧。”

  然后又闭上了眼。

  杏仁有些难过,但想着盛景玉总算肯理她了,也算是有收获。

  罢了,之后有的是机会。

  陛下今日心情不好,她还是明日再来吧。

  想着,杏仁好受了许多,轻轻说了一句。

  “那奴才先出去了,陛下晚安。”

  说完,她轻步往外殿走去。

  盛景玉没有反应,直到听到离开的脚步声,才睁开了双眼。

  其实他已经不生杏仁的气了,他只是在生自己的气。

  今日从杏仁那里离开后,他在想,自己到底介意的是什么?

  是杏仁撒谎吗?

  还是介意她和其他男子接触?哪怕那人只是个太监。

  然后为何自己的反应如此强烈?

  当时的情绪一涌而上,控都控制不住。

  这种想法萦绕在心里,久久不曾散去。

  这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

  所以,他想,他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

  杏仁得了命令退下,离开时瞧见了陛下平时批阅奏折的那张桌子,上面还摆放着她送给他的那个小木人。

  陛下曾说,这是他收到过最好的生辰礼物。

  此时这礼物严肃着小脸,像极了今日的盛景玉。

  杏仁朝着它吐了吐舌头,然后挥手作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