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八章.发月银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日一大早杏仁就起床了。

  她怕盛景玉不想见她,提早离开寝殿。

  果然,她赶到寝殿时,盛景玉已经起床了,宫女翠莲正在替他穿衣。

  杏仁一下子酸了。

  她服侍陛下这两个月以来,除了生病那些日,其它时候都是她替陛下更衣。

  这才隔了一天啊,陛下便另寻她欢了啊!

  呃……不对,是移情别恋。

  咦……

  这词是不是又用得不对?

  自从看多了话本后,她怎么总是用上一些奇奇怪怪的词语?

  不过不碍事,大概就那意思。

  陛下扔下了他的小御衣,让其他人去服侍他了。

  这怎么能行?

  事情有一就有二,一而再再而三,景安宫哪里还有她的容身之地?

  陛下岂不是彻底忘了她这个人了?

  想到这,本来想黯然退下的杏仁,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冲了进去。

  内殿两人朝她看了过来,杏仁故作惊讶。

  “陛下,今日您怎么起的这么早?怎么也不派人来叫我啊?”

  一边说,她一边从翠莲手上接过盛景玉的外袍。

  结果翠莲不肯松手,杏仁顾着脸面不敢明抢,两人僵持在原地。

  翠莲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然而盛景玉在身旁,她不敢做什么,只怒瞪着杏仁。

  更衣这活以前是她的好姐妹翠荷在做,后来翠荷被陛下打发去了浣衣院,据说就是这侍读使的坏。

  今早她好不容易得了传唤,可以侍候陛下,结果又是这人出来捣乱。

  新仇旧恨加一起,翠莲心中格外恼怒。

  杏仁被她的脸色吓住了。

  不是吧?

  不就替陛下更衣吗?不至于得罪了她吧?

  不过,得罪了也没办法了。

  今日她退缩了,明日就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儿,杏仁手下一使劲,将外袍扯入自己手中。

  “翠莲,这里就不劳烦你了,我替陛下更衣吧。”

  “你!”

  翠莲敢怒不敢,只娇声喊道:“陛下~”

  这一声似乎终于让盛景玉回过神来,他皱着眉看了两人一眼。

  不,确切的说,是看了杏仁一眼。

  他沉吟了一会儿,道:“以后你早上不用来了。”

  这话自然是对杏仁说的,每日清晨替他更衣的活一直是杏仁在做。

  闻,翠莲高兴的将衣服拿了回来,还得意的瞪了杏仁一眼。

  杏仁压根没心情理会她,只鼻头一酸,想要问一句为什么。

  可盛景玉刚才说完那话后,便收回了视线,仿佛她不存在般。

  杏仁心里难受极了。

  以前陛下可不是这样的,以前陛下待她可好了,绝对不会这样对她!

  想起过往,杏仁突然就委屈了。

  将为数不多的自尊心捡起来,杏仁低声说了一句“知道了”,便转身跑出了寝殿。

  她没注意到的是,盛景玉在她转身那刻,垂在身侧的手蓦地握紧成了拳头。

  不想回房间,杏仁漫无目的的在宫内逛了起来。

  这里面到处都是他们的回忆,是盛景玉待她好的回忆。

  不知不觉便逛到了桂花树下,想起曾经的乌龙,杏仁竟然还笑得出声来。

  可笑容背后,是掩不住的落寞。

  还有几日便立冬了,桂花早就凋谢完了,再也闻不到曾经的芳香。

  杏仁突然就很怀念中秋宴上时,盛景玉偷偷递给她的那几块月饼的滋味。

  蛋黄酥混合着桂花香气,很是美味。

  但如今桂花已凋谢,这种滋味再也吃不到了。

  也不知道明年,还有没有机会能够再去中秋宴尝一尝?

  想的多了,杏仁开始自怨自艾,悲从中来。

  “侍读大人?”

  直到有人唤了她一声,她才回过神来。

  唤她的人是内务府的大太监,只见他满面笑容,像是有什么喜事。

  “王公公,有什么事吗?”

  王公公喜笑颜开,“大人莫不是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了?”

  杏仁疑惑道:“什么日子?”

  她是真想不起来今日是什么日子,怕不是个悲伤的日子罢了!

  但下一刻,她就不这么想了。

  只见王公公手上拎着个大袋子,他从里面取出一个信封来。

  杏仁这才想起,今日是什么日子。

  “发月银了!”

  王公公笑道:“是啊,这是大人您的。”

  杏仁将信封接过,用手捏了捏里面的分量,很是满意。

  “谢谢王公公。”

  王公公连忙摆手,“哪里哪里,杂家只是路过,见了大人便顺路给您先送来了。”

  不管这话有几分真假,杏仁心情都明朗了许多。

  告别王公公,杏仁赶紧回了房间。

  拿出放在抽屉里写好的信封,将几张银票叠平放了进去,确定摸不出来里面装了有银票后,杏仁再次出了景安宫。

  宋然和她说过,采买司有个叫阿兰的人,可以帮人捎带东西。

  既然如此,她正好今日就将写给家里的信连带着银票一起捎带出去。

  采买司在景安宫的西南边,杏仁径直朝那个方向走去。

  路上遇见了几个面生的太监,他们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打量。

  杏仁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视线,没有多想,继续往前走。

  眼看着快要到采买司,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却拦住了她。

  “侍读大人!”

  一个有些面熟的小宫女从她身后追了上来,气喘吁吁的挡在她面前。

  杏仁看她很急的样子,不禁劝解道。

  “没事儿,你歇口气慢慢说。”

  宫女诧异了一瞬,面色焦急道。

  “奴婢是琴才人的侍女,奴婢叫红英。”

  哦,杏仁想起来了。

  这宫女就是她落水后的第二日,前去探望琴音时,给她开门的宫女。

  怪不得有些眼熟呢。

  不过,妙音阁的宫女,怎么会到这里来?

  采买司可离后宫远着呢!

  想着,杏仁也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

  “你怎么会到这里来?”

  红英瞬间红了眼,答非所问。

  “侍读大人,琴才人今日一大早就被叫去了落月宫,到现在也还没出来!奴婢……奴婢怕……”

  落月宫?苏妃的宫殿!

  琴音去了那里,还不得又受欺负?!

  只眨眼间,杏仁就脑补了琴音的惨状。

  她连忙问道:“你说仔细点儿,到底怎么回事!”

  红英这才慢慢道出前因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