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四十九章.看活春宫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万寿节前,才人一直在宫里绣女红,说是准备给陛下当寿礼。可有日苏妃突然来了妙音阁中,见了才人绣的鸳鸯绣,便将鸳鸯绣抢了过去,占为己有。

  后来苏妃便经常有事无事约才人出去御花园赏花,才人去了几次便再也不想去了,只好称病婉拒。

  这次苏妃在落月宫中禁足,奴婢想着这下才人的日子好过了,却没想到,苏妃竟然派人来请才人过去,还威胁才人,说如果她不去的话,便——”

  说到这儿,红英突然打住,面色为难的看了杏仁一眼。

  杏仁立刻领会其意。

  不是吧?难道还和她有关系?

  还有,万寿节那日苏妃献的女红,还真是琴音做的!

  她那时还有所怀疑,可没想到苏妃真的这样无耻!

  杏仁忍下怒气,示意红英继续说。

  “苏妃威胁才人,说如果才人不去的话,便会让大人在宫里混不下去。奴婢好像还听她提了一句,她的兄长是和亲王,对付大人易如反掌。

  所以……所以才人就去了,然后到现在渺无音讯,落月宫也不让奴婢进去,也没有才人的消息。”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拿她去威胁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苏妃真是无耻至极!

  杏仁原本想马上就去禀告盛景玉,让他去救琴音。

  可转眼,她又想起了盛景玉压根不理她,而且现在他应该还正在上早朝。

  可是琴音的安危怎么办?

  多呆一秒就有多一秒的危险!

  想到此,杏仁决然道:“你带我去吧!”

  不管了,她好歹也是个臣子身份,苏妃应该不敢拿她怎么样。

  红英闻,立马在前方带路,时不时还回头看她一眼,似乎怕她走掉了。

  杏仁有些好笑,紧跟在她身后。

  此时的杏仁,早就忘了自己问的第一个问题,红英根本没有回答。

  红英怎么会知道她在采买司?

  采买司距离后宫那么远,红英又怎么会跑到那里去?

  说是偶然吗?

  未免也太凑巧了。

  直到到了落月宫,杏仁想着红英随她一起进去也没用,便叫她先回妙音阁等着。

  红英犹豫的看了她两眼,看得杏仁有些莫名,才决然的转身走了。

  杏仁呼出一口长气,看着眼前紧闭的朱红色宫门,这才感到紧张。

  但她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的,上前去叩响了门环。

  没让杏仁等待多久,很快就有人开了门。

  开门的太监见了她后也没有问话,直接侧了身子让她进去,而后一不发的在前带路。

  好啊,看来这苏妃是料定她会来了?

  竟然连一句问话也没有。

  杏仁沉下心,跟在这太监身后进了主殿。

  主殿内富丽堂皇,奢华至极。

  厅内摆放有各式各样的玉屏瓷器,一眼望去,整个宫殿都在散发着金钱的光芒。

  杏仁正打量着,却听见身后的殿门被一下子关上了。

  她上前推了两下,门被锁上了。

  罢了,她一开始便知道,来这里相当于羊入虎口,自然不是那么好离开的。

  当务之急,还是先找到琴音,将琴音救出来。

  杏仁在厅内晃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只好往内殿走去。

  才走近,便听见了房里传来了些许动静。

  仔细一听,似乎是女人的哀求声。

  “求……求你,慢点……”

  该死的!苏妃果然欺负琴音了!

  杏仁正准备冲进去,却又听到了一声男子的嗤笑。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就是想这样吗?这会儿知道求饶了?”

  杏仁:“???”

  怎么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杏仁寻着动静,放轻脚步进了内殿,并没有看到琴音的身影。

  再仔细一听,声音竟然是从床上传出来的!

  由于床上隔着一层轻纱,所以杏仁也看不大清里面的是何人。

  只是她能确定,床上有两人!

  嗯……而且还是一男一女!

  这里是苏妃的寝殿,那么床上的人要么是苏妃,要么就是被胁迫来的琴音。

  至于男人,他的声音因欲而低沉沙哑,听不出来是何人。

  杏仁躲在梁柱后,探头仔细看着床榻处,试图辨清里面的两人是谁。

  隔着一层轻纱,只能隐隐约约辨别两人的肤色,一黑一白,差距极大。

  这黑肤色的,应该是男子。

  杏仁进宫以来,见过这么黑的,就只有……

  怎么可能!

  那人好歹也是朝中世家,况且他是怎么避人耳目来到这儿的?

  杏仁摇摇头,想要把脑中离谱的想法甩开,可心底又有个声音在告诉她。

  那人嚣张跋扈,目中无人,能做出秽乱后宫的事来,也不是不可能。

  一旦有了猜测,心底的怀疑就像种子一样生根发芽。

  杏仁更加密切的看着床榻里的动静。

  只见轻纱后的一黑一白交缠在一起,女子发出难受的声音。

  听起来好像真的很难受,会不会是琴音?

  琴音被胁迫了,还被逼发生这种事情!

  杏仁忍不住了,想要上前去探个究竟。

  才走一步,便听那男子出声道。

  “怎么?小皇帝满足不了你吗?使出这种下作手段勾引我?要是让他知道,对他情深意切的苏妃,竟然饥渴到对我下药,他会作何感想,哈哈哈哈!”

  杏仁一惊,苏妃?下药?

  正巧一缕微风吹过,掀开了些许轻纱,让杏仁瞧清了床榻上的两人。

  正是厉尘和苏妃!

  厉尘一脸邪肆的笑容,魔掌毫不留情的落下,苏妃白皙的皮肤上绽放出朵朵红痕。

  苏妃娇呼一声,啐道:“你敢告诉陛下嘛?后宫私通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

  厉尘挑眉道:“那你还敢这样做?莫不是以为陛下会对你手下留情?”

  苏妃媚眼如丝,手臂犹如游蛇般攀爬上厉尘的颈项,蓦地把他拉近自己。

  两人身体紧贴,苏妃在他耳旁口吐芬芳。

  “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哈哈哈哈!”

  厉尘大笑出声,震得轻纱落下,遮挡住两人的身体。

  床榻震颤,暧昧之音不绝于耳,杏仁心中却因两人的对话陡然一凌。

  朝臣与后宫妃嫔私通,乃灭九族的死罪。

  而她,是这场秘辛的见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