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章.撞破奸情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皇帝被绿了,男主是厉尘,女主是苏妃,而杏仁,是个炮灰。

  作为旁观者,她见证了皇帝被绿的整个过程。

  若是放在以前,她觉得陛下不会治她罪,可现在,她也犹豫了。

  要知道,自古以来,发生这样的宫廷秘辛,所有知情者,都无一幸存。

  杏仁不知自己能不能做那个特殊,可当务之急,还是趁着他们没有发现她,赶紧离开这里。

  至于琴音,她开始怀疑,这是不是只是一个幌子了,目的是引她来这里,因为主殿中根本没有琴音的身影。

  想到此,杏仁开始寻找出路。

  大门被锁住了,她的视线落在床榻旁的窗户上。

  榻上两人正酣畅淋漓,想来不会注意到她。

  杏仁跪伏在地上,匍匐前进,尽量不惹出一点声音。

  可天不遂人愿,眼看已经爬到了床榻前,距离窗户不过一步之遥,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她又犯傻了!

  她瞧见厉尘扔在地上的衣裳,便想顺手给他偷出去,让他无衣可穿。

  可没想到,这衣裳里竟然掉出一块金子,摔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杏仁心中暗叫不好,恍惚的瞥了一眼那金子,只见它模样似虎,身上刻着些许文字,似乎和传闻中的虎符有些相似。

  只匆匆一眼,杏仁便不再管它,快速站起身推开窗户就要往外爬。

  这动静自然惊醒了床上的两人,只听厉尘一声怒吼。

  “是谁!”

  身后传来起身的动静,杏仁赶紧撑着身子准备跳出窗户,一股大力却蓦地将她拉了回去。

  “呵!原来是你这小白脸!怎么还有偷窥的癖好?”

  背后的人像是捏小鸡仔似的,轻轻松松就把她给提了起来,然后给扔在了地上。

  “嘶——”

  杏仁屁股着地,痛得小脸都皱了起来。

  这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粗鲁!

  她抬头看向厉尘,只见他捡起地上的衣裳随意套在了身上。

  在看到滚落在床脚的虎符时,眉宇之间浮现戾气。

  此时床榻上的苏妃也撩开了轻纱,假意轻呼:“侍读大人怎么会在这里?将军,这可怎么办呐?要是被她说出去,我们岂不是死罪难逃?”

  杏仁反应过来苏妃想做什么,连忙大喊:“我什么都没看到!”

  看到大打开的窗户,她急中生智。

  “我刚从窗户进来,我只是想要来找琴才人。”

  苏妃疑惑道:“琴音?你找琴音来本宫这里来做什么?”

  “琴才人的宫女说才人一早就进了落月宫,到现在也没回去。”

  苏妃笑道:“本宫从不曾见过才人,更何况,本宫近日闭门不出,和才人并无交集。”

  “你派人去了妙音阁……”

  杏仁刚想辩解,苏妃却打断了她的话。

  “将军,她这借口未免也太过荒谬了,你在我这儿呆了这么久,何曾见过什么才人啊。想来她怕不是什么都看见了,编些借口来诳骗你我?你看该怎么处置她?”

  苏妃看向厉尘,嘴角笑意凉薄。

  厉尘听了一会儿,哪里管两人话中的真假。

  只是,为了以保万一,杏仁确实留不得。

  这小家伙很有趣,让他一时有些犹豫,可奈何,她撞上了他的活春宫。

  他现在还不能和皇帝翻脸,这件事绝对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所以只能牺牲她了。

  两人相识一场,他会给她留个全尸。

  想到此,厉尘神色不善地提起杏仁的衣领。

  “说吧,你想怎么死?”

  她选择不死!

  杏仁被衣领勒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使劲拍打着厉尘粗壮的手臂。

  待他手劲松了些,她开口道:“将军!这是苏妃特意引我来这儿的!这是她的计谋!不信你去问妙音阁的宫女红英!她说琴音在落月宫,急匆匆带我过来的!进来后一个太监直接就把我领到了这里,门也被反锁了!”

  杏仁已经想明白了,这一切肯定都是苏妃安排的!

  什么琴音被胁迫,都是假的!

  联想到红英的异常,一定是苏妃收买了红英,联起手来引她进落月宫!

  厉尘神色一凌,松开她后匆匆出了内殿。

  很快,他面色不善的回来了,鹰一般锐利的视线射向苏妃。

  “这是你做的?”

  苏妃见事情瞒不住了,也不狡辩,反正事情已成定局。

  她欣然承认,“对,是我做的!可那又怎样呢?事实就是,她看见了全部过程,她——必须死!”

  杏仁沉下脸色,见厉尘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自知这两人今日是不会放过她的。

  既然如此,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厉尘刚才出去一趟,现在离她还有段距离。

  只要她爬窗的动作利索点,出了这间主殿,她就不信苏妃还敢到处嚷嚷着抓她不成。

  想到此,杏仁站起身蓦地将身旁的凳子朝厉尘扔去,然后转身就跑。

  床榻上的苏妃见状,也顾不得没穿衣服,直接就赤着身子下床,挡在窗前。

  杏仁一下子把她扒拉开,苏妃可能是没站稳,一下子被她推倒在地。

  趁着这个空隙,她赶紧爬上窗户,刚想跳下去,却被苏妃抓住了小腿。

  对不住了!苏妃!

  杏仁此时也顾不得怜香惜玉,直接一脚就朝苏妃蹬去,蹬掉了抓住她小腿的手。

  她刚松口气,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厉尘一掌劈开凳子,直接将凳子给劈成了两半。

  他脸色阴沉的追了上来,一把扯住杏仁的后领,直接给甩回了地上。

  杏仁看着身旁被劈成两半的桃木凳,仿佛看到了自己要是被逮住的后果。

  她心下骇然,也顾不得背部的疼痛,直接翻身起来继续逃跑。

  窗前有苏妃守着,在她的阻拦下杏仁根本没办法跳窗跑出去。

  所以她只能在室内和厉尘绕着跑,玩着猫捉老鼠的游戏。

  当然了,她是那只老鼠。

  杏仁一边跑,一边大喊。

  “来人啊!来人啊!苏妃杀人啦!”

  她不敢直接说厉尘在这儿,否则哪怕出去了她也在劫难逃。

  厉尘追得双目赤红,可能是药效还没有过去,他嗓子里发出骇人的粗喘。

  那模样,仿佛要将她吞吃入肚。

  他笑道:“这里是落月宫,哪个不长眼的会来救你?”

  说着,他结束了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一把将杏仁桎梏在了怀中。

  杏仁使劲挣扎,在他的大力下却无济于事。

  她心中绝望,殿外却突然响起了太监刻意提高的尖细响亮的传唤声。

  “陛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