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二章.杏仁被关小黑屋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知道,她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那就是承认她是女子,根本无法秽乱后宫。

  这样,她的说辞说出去,盛景玉或许还能信她三分。

  可承认身份,也不亚于狼巢虎穴。

  两边都是死罪!

  杏仁心中哀叹一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默默将自己更缩进被子里。

  “滚下来。”

  盛景玉的声音突然传进她的耳朵里,虽然听起来平静,但杏仁就是听出了其中隐忍的无尽怒火。

  杏仁浑身颤抖了一下,瑟瑟的从床上下来,跪在了盛景玉身前。

  逃避也没有用,还是接受审判吧,反正怎么样都是死路一条。

  杏仁自觉无望,只苍白着脸色,没有白费功夫辩解。

  然而,她不说话,盛景玉更不满了。

  他屏退众人,就是想要听听杏仁的说辞,却见她一副所有都默认了,安然等死的模样,心中怒火更盛。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朕说的吗?”

  盛景玉开口打破了沉默,然而杏仁垂着头,心中凄楚。

  她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说什么。

  陛下这两日正厌烦了她,此时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杏仁觉得,自己说不说都无所谓了。

  室内又是无尽的沉默。

  盛景玉冷了脸色,深吸一口气后闭上双眼,看起来似乎失望至极。

  过了一会儿,他开口道。

  “枉费朕怜你,真心待你,亲自教你读书识字,原以为你纯善质朴,可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曾经的一切,你就当忘了吧。”

  忘了?

  陛下让她忘了。

  可是啊,陛下是这个世上除了亲人外待她最好的人,她怎么可以忘?

  听到这儿,杏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崩溃的哭了出来。

  “不是……不是这样的……”

  她一边摇头一边磕磕绊绊的想要说出实情,却泣不成声,语不成调。

  盛景玉沉下气来,问她:“朕亲眼所见,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朕只想知道,你做这事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朕的感受?”

  她做什么事了?

  她是被冤枉的!

  杏仁心里难受极了,被冤枉的滋味很不好受。

  可是陛下既然留她单独对话,没有一来便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她拖下去,说明,陛下还是在乎她的。

  杏仁感受到了一线生机,再加上她受不了被亲近的人这样误解,再顾不得其它,将事情原委说了出来。

  “……”

  “厉尘将军和苏妃为了掩盖秽乱后宫的事实,拉了我做挡箭牌。陛下若是不信,可以去找妙音阁的红英,是她带我来这里的。但是我推测,她也会绝口不认,因为她和苏妃是一伙的,联起手来将我骗进落月宫。”

  说到最后,杏仁也知道自己没有一点优势。

  没有任何人证物证,能证明她说的是真的,除非红英招供。

  但不管盛景玉信不信,她都不能白白替人背锅。

  果然,盛景玉听完后,眉头紧锁,脸色更加阴沉了。

  “来人!马上将妙音阁的红英给我抓起来,严加审问!”

  守在门外的人进来后立即领命,又匆匆退了出去。

  杏仁心放松了些,却听盛景玉又说。

  “朕会去调查这件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朕自会还你一个公道。”盛景玉话音一转,看着杏仁顿了顿,“可是……在那之前,朕会对厉尘苏妃两人宣称,你已经被关了起来。所以,之后这段时间,你不能再在宫中活动了。”

  说完,盛景玉转身离开,没一会儿便有侍卫进来将杏仁带走。

  所以……

  陛下还是心有芥蒂了吗?

  不过碰上这种倒霉事,她能捡回一条小命都是陛下开恩了。

  陛下并没有因为她见证了这一切,就将她连坐处罚。

  杏仁心没有什么不甘,只是还是很难受。

  她任由着侍卫将她带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庭院,关进了一个屋子里。

  屋子里很黑,只有一盏微弱的昏黄油灯,能让杏仁看清这里面的模样。

  屋子不大,放置的东西也很简单,就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凳子,以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门外有人把守,杏仁一打开门,侍卫便拦住了她。

  “陛下有令,没有命令里面的人不可出来,也不可让任何人进去,还请大人止步。”

  所以她是真的被关起来了,所有的活动空间都被限制在这片小小空间。

  杏仁明了,退了回去。

  她明白盛景玉这样做的用意,现在苏妃和厉尘都认定了她必死无疑,所以她不能出现在众人视线中,以免打草惊蛇,耽误了陛下查案。

  就是不知道,得查多久,才能证明她的清白?

  苏妃和厉尘那样的人,又会留下把柄吗?

  在那之前,她都只能呆在这个小屋子里,寸步不离。

  在这里的日子并没有像杏仁想象中的阶下囚的样子,反而待遇还很好,除了不能出门以外,和她在景安宫的日子其实差不多。

  一日三餐都有人送来,除了吃食外,一并送来的竟然还有她用匣子装起来的笔墨纸砚。

  这套文房四宝还是她刚当侍读时,盛景玉送的,她爱若珍宝。

  因此,在这小小的屋子里,每日用着心爱的文房四宝练字,时间倒也不算是特别难熬。

  一日……两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杏仁的时间观念都已经被完全颠覆了,不知到底过了多少时日。

  虽然她并没有受到虐待,可是呆在这个压抑的地方,身子还是每况愈下。

  她心里期盼着盛景玉能来看看她,可是没有。

  或许是太忙了吧?

  毕竟这种事发生了,陛下也不好受。

  杏仁在心里安慰自己。

  直到又过了几日,她笔下翻来覆去写的那些个字,也失去了对她的吸引力。

  她无聊极了,不能出去散步,不能见到太阳,也没有人陪她说话。

  她开始整日整日昼夜不分的睡觉,以此来渡过漫长的时间。

  但睡得久了,她的脑袋随时都是昏昏沉沉的,身体也躺得软绵绵的,连起身都费力气。

  杏仁不知道自己已经几顿没有吃饭了,因为没有力气吃饭,她也抗拒吃饭。

  就像是得了厌食症似的,一切都是那么索然无味。

  就在杏仁以为自己会死在这里时,门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