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三章.初入王府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终于看见了门外的模样。

  夜晚的天空是深蓝色的,一轮弯月高高的挂在天空上。

  门口的人提着灯笼,耀眼的灯光将室内照亮,刺眼的光线让杏仁闭上了眼睛。

  等渐渐适应了光亮,她才睁开眼看清来人。

  是盛景玉。

  盛景玉穿着一身黑袍,融入在夜色中仿若无物。

  陛下是为了掩人耳目吧?

  她从来没见过陛下穿这种颜色的衣裳。

  仍然是……那么好看……

  杏仁虚弱的睁大眼看着,只见他在门口停了半晌,才迈步走了进来。

  杏仁这才注意到,他身后还跟着一人。

  那人是个男人,但不是宫里的太监,杏仁也从来没在宫里见过他。

  只听盛景玉对他说:“带她走吧。”

  什么意思?

  走去哪里?

  杏仁不解,心中隐约有预感,连见到盛景玉的欣喜也淡了许多。

  她虚弱的出声:“陛下……”

  盛景玉听见了,这才走到床前,蹲下身子看她。

  他面无表情,眼神却复杂无比。

  “他会带你出宫,或许宫外才是最安全的。”

  出宫?

  杏仁以前总是想要出宫,可当真正快要实现时,却没有想象中的欣喜。

  可是,现在由不得她,她没有选择的权利。

  杏仁专注的看着盛景玉,像是要把他的模样给深深印在脑海里。

  眼里不自觉泛起泪花,她轻声道谢。

  “谢谢陛下。”

  盛景玉“嗯”了一声,起身让开,一旁的男人立马会意,将杏仁给扛到了肩上。

  眼看男人就要大步离开,杏仁想起了什么,挣扎了起来。

  男人无声的将她放下,面露疑惑。

  “等等。”

  杏仁撑着身子,将桌上的匣子给拿在手中。

  那人配合的等她拿好了,才又再次将她扛到肩上,与盛景玉擦肩而过离开。

  杏仁看着盛景玉面不改色的脸庞,连她离开也不曾侧头看她一眼。

  眼看就要出了屋子,杏仁才和他道别。

  “陛下……再见。”

  盛景玉似乎有所动容,嘴唇抿得更紧了。

  可他还是没有来挽留她,甚至连眼神都不愿意多分她一眼。

  盛景玉的身影越来越远,仍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杏仁心中刚升起的微弱光芒又渐渐熄灭了下去,被湮灭在黑暗中。

  盛景玉站了许久,直到再也看不见杏仁的背影,才闭上了眼,隐去心中的动容。

  可他不宜久留,宫中人多眼杂,他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现在夜色极黑,之前还挂在枝头上的月亮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没有皓月,没有明星,黑得极致,没有一丝光亮。

  就如同此刻杏仁的心一般。

  这一次出宫,与上一次的心境截然不同。

  她那时有多兴奋期待,现在就有多黯然神伤。

  她没有兴致去欣赏周围的景色,甚至连去哪里都不甚关心。

  直到扛着她的那人停了下来,把她放在了床上,她才撑了撑眼皮。

  “王爷,人带到了。”

  王爷?

  杏仁眼睫扇了扇,抬眸看去,果然看见了那如青松君子般的男子。

  只是这君子今夜同盛景玉一样,都穿了一袭黑衣,与平日里恍若两人。

  他眉宇间越发阴郁,瞧她看过去,才牵起一抹笑意。

  “杏仁。”他唤她。

  盛光霁信步走来,坐到了床边,伸手探向了她的额头。

  杏仁只感觉额头上有一瞬的冰凉,手便离开了。

  “没有发烧,但你看起来很虚弱。”

  杏仁无力的点点头,轻声唤道:“王爷……”

  她还想继续说,可是喉咙沙哑,身体也格外无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盛光霁食指放在嘴前,“嘘”了一声。

  然后立刻吩咐身旁那人,“十四,你去吩咐厨房做碗肉沫清粥来。”

  原来扛了她一路的那人叫十四。

  真是奇怪的名字。

  只见十四点点头,仍然一不发,疾步离开了房间。

  室内安静下来,杏仁没法说话,盛光霁也不勉强,就这样静静的陪在床边。

  杏仁又想睡觉了,才闭上眼睛一会儿,就昏昏沉沉的快要失去意识。

  还好粥来了,盛光霁将她扶起来靠在床背上,她才又虚弱的睁开眼。

  粥是现熬的,有些烫。

  盛光霁拿过粥碗,用勺子舀出一些,放在唇边不厌其烦的吹了吹。

  遂又用唇抿了一小口,确定不烫后,才将勺子送到杏仁嘴边。

  杏仁将全过程看在眼中,有些犹豫和尴尬。

  那是王爷喝过的,虽然只有一小口。

  可是男女授受不清,哪怕是朋友,这样也未免过了界限?

  盛光霁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幽幽的叹口气。

  “杏仁是嫌弃本王吗?”

  他眼睫低垂,一副受伤的模样,杏仁见状赶紧摇摇头。

  她想开口说话,又想起现在发不出声音。

  只好张开嘴,顿了顿,才将那口肉沫粥给喝了下去。

  用行动证明,她不是那个意思。

  见她吃了,盛光霁这才满意的笑了。

  肉沫粥味道不咸不淡,不清稀也不黏稠,既方便吞咽又能填饱肚子。

  杏仁已经许久没吃过饭了,肚中空空。

  此时她忍着难受,一口一口的将整碗粥喝完。

  还好热粥下肚,肚中暖热,似乎舒服了许多。

  就这样,盛光霁一口一口的试着温度,亲昵的投喂完了杏仁后,才再次开口道。

  “吃饱了才有力气休息,休息了才能养好身体,你说是吗?”

  杏仁以前一直以为王爷是个少的人,他们之前交流不过几句话,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没想到,在这么少的交集里,王爷竟然如此关心她。

  王爷的品行自不用多说,杏仁深受其益,感动不已。

  她点点头,就当是回答了盛光霁。

  盛光霁将她放来躺在床上,又替她盖好被褥。

  “你好好休息,本王明日再来看你。”

  一边说,他一边细心的整理被褥的边角,让风不能透进去。

  杏仁被他的贴心所感动,想起这些日以来过的行尸走肉般的日子,蓦地红了双眼。

  她轻轻点点头,忍住鼻酸。

  待盛光霁离开后,她才闭上双眼,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

  说不出是为了什么。

  是因为盛光霁而感动,还是为离开皇宫、离开那人身边而悲伤。

  意识渐渐模糊,杏仁再次陷入了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