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四章.因为一句话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日,盛光霁来时,杏仁正在床上发呆。

  在喝完一碗粥后,她沙哑着声音道谢。

  “谢谢王爷。”

  她身体状况好了许多,至少可以说话了。

  但喉咙仍然有些干涩,可能还需要再恢复几天。

  盛光霁将手中的空碗放在桌上,又再次坐回床边。

  “我想你一定很好奇吧,我为什么会向陛下提出将你要来。”

  杏仁的确很好奇,可她不知道,这件事竟然是王爷亲自提的。

  “为什么?”

  为什么要收留她……救她?

  明明两人的交集少之又少,他为什么要管她一个不相干的人?

  杏仁不解又庆幸,若是盛光霁不管她,她恐怕要活活憋死在宫里。

  “因为一句话。”盛光霁答道。

  一句话?

  他们说过的话屈指可数,那是哪句话?

  像是看出了她的不解,盛光霁替她回忆起了那晚的情景。

  “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庆功宴上,你还记得我问了你一句什么吗?”

  在盛光霁的描述下,杏仁一下子想起了那时的场景。

  诗书粗心大意打碎了酒瓶,酒瓶碎片还划伤了王爷的手。

  她情急之下擅作主张替王爷包扎了伤口,还替诗书道了歉。

  当时王爷是怎么回应她来着?

  他好像是问:“伤我的人又不是你,你为何道歉?”

  此时,杏仁将这句话复述了出来。

  盛光霁点点头,“那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杏仁想了半天,犹豫道:“奴才看小宫女可怜,想要帮帮她?”

  盛光霁回道:“你也知道自己是个奴才,你凭何帮她?”

  杏仁疑惑,他们这是在干嘛?

  回忆往昔吗?

  这些话有什么不妥吗?

  盛光霁看出她的疑惑,笑道。

  “那晚你说,本王受伤了,你也好似同样受伤一般难过。”

  嗯,她好像是说过这句话。

  因为她最见不得别人受伤,那种痛楚就像会传染一样,让人感同身受。

  可是……

  这有什么问题吗?

  盛光霁告诉了她答案。

  “看着杏仁受折磨,本王心中很是难受,也好似在受折磨。所以,我向陛下请求,将你赐予我。”

  所以,是这样吗?

  因为一时的善举,换来了友好的回报。

  杏仁一怔,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

  可盛光霁似乎并不需要她的回应,只是自顾自说着。

  “本王曾经也和你一样,看见需要帮助的人,总是愿意去帮。曾经年幼的陛下,那时还不是皇帝,而是我的皇弟。我对他推心置腹、关怀备至,帮过他不少。”

  “可是,帮助别人,必须得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而不是赌上一切,去成全别人。因为一旦造成了严重的后果,你帮助过的人,却没法再帮助你。”

  说到这儿,他自嘲的笑了一声。

  听起来王爷似乎经历过,才会得出这样的感悟。

  可是帮助别人,一开始不就是不求回报,心甘情愿的吗?

  这样想着,她也问了出来。

  盛光霁严肃的看着她,眼里是她看不懂的光芒。

  “可是,杏仁,那晚你帮助了那个宫女,若是我追究你,你知道后果会是什么吗?”

  杏仁想了想,伤害皇室的罪名,恐怕她和诗书都得被拉进慎刑司狠狠打个三十大板吧。

  还好王爷大人有大量,没有和他们计较。

  杏仁庆幸道:“多亏了王爷是个善心人,免了我和诗书的罪责。但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还是会帮诗书,因为我既然看到了,若是不帮,会于心难安的。”

  盛光霁闻笑了,又问她。

  “可是你帮了别人,那在你陷入深渊时,他们可曾有人来帮你?”

  杏仁看着面前的人,下意识道:“王爷你啊。”

  盛光霁多次不计较她的无礼,还在关键时刻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她感激不已。

  “如果本王不帮你,那这次你的结果又会如何?本王总不能每一次都能救你吧?”

  杏仁犹豫了。

  她想起了自己似乎就要那样永远睡过去的样子。

  如果王爷不来带她走,她会死吧?

  不,她不会死的,陛下绝对不会放任她不管。

  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盛光霁轻笑一声。

  “所以说,任何时候,在帮助别人之前,先想想后果,不要盲目冲动,知道了吗?”

  王爷说的,自然是对的咯。

  杏仁点点头,记在心中。

  “好了,你好好休息,本王之后再来看你。”

  杏仁连忙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却无力的一下子倒回了床上。

  没办法,她只好轻声送别。

  “王爷慢走。”

  或许是这些日子睡得太久的缘故,杏仁呆呆的躺在床上,丝毫没有睡意。

  脑袋格外清醒,可若是要想些什么,却又一片空白。

  就这样躺了许久,直到夜晚来临,她才慢慢合上双眼。

  杏仁睡着了,可另一边,却有人失眠半晚。

  *

  盛景玉失眠了,在把杏仁送走的第二晚。

  其实昨晚他便没有睡好,可是今夜,夜更加漫长。

  他心烦意乱的躺了半宿,实在忍不住了,起身到窗边吹了吹冷风。

  直到脑袋清醒一些后,才又躺回到床上。

  好不容易终于入睡,却又做了一个梦。

  梦里是在景安宫内,浴池边。

  杏仁正在服侍他沐浴,那双如软玉般的小手滑过他的胸膛、小腹,撩起一阵阵水花和涟漪,引得他浑身颤栗。

  她的手慢慢往下,一路勾起火苗,勾得他心痒难耐。

  眼看她的手就要探入水下,却突然停住了,始终不肯再往下移。

  他有些急了,哑着嗓子开口。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

  杏仁声音娇软,带着天真无邪。

  “水下也需要清洗吗?”

  他毫不犹豫回答,“对。”

  杏仁闻,那双玉手探入水中,而这次,他没有阻拦。

  然而正到关键时刻,他凝神得浑身绷紧,画面却突然一转。

  “陛下,我思念你,这四个字怎么写?”

  杏仁坐在书桌前,手里握着毛笔,迟迟不肯落在纸上。

  他还没反应过来场景的转换,浑身热血沸腾,久久不息。

  此时只恨不得杏仁手中握的不是毛笔,而是……

  该死!

  他在想什么?!

  可是……

  这不是梦吗?

  他为什么不能想?

  连梦里他都要约束自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