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五章.陛下做梦了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梦中,书房内

  盛景玉握住那双玉手,带着杏仁在纸上略显浮躁地落下这几个字。

  写得游云惊龙,龙飞凤舞。

  毛笔离纸后,他沉声问。

  “朕教了杏仁写字,杏仁是不是应该报答朕?”

  杏仁好奇的抬头,一双眼睛清澈无比。

  她高兴的笑了,脸颊浮现两个梨涡。

  “好啊,陛下对杏仁的恩情无以为报,杏仁愿意以身相许!”

  闻,他呼吸重了些。

  “当真?”

  杏仁笑道:“自是当真。”

  他不再忍耐,将杏仁按入怀中。

  正待好好斟酌那蜜唇,眼前的人却又突然消失了。

  他环顾四周,空无一人,周围的环境也从书房变化成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寝殿。

  两次到嘴的羔羊都跑了,他心中暴躁不已。

  好在这时,有脚步声接近了。

  杏仁走进内殿,手中捧着他的里衣。

  “陛下,奴才来服侍您更衣。”

  他没有答话,只赤红着眼看着她走近。

  杏仁跪伏在了他身边,手中拿着裤腿手足无措。

  “陛下,您抬抬腿啊。”

  他配合的抬起脚,让杏仁将裤腿套了进去。

  她又说:“陛下,另一只。”

  他全部一一照做,可是裤子提到一半,还是卡住了。

  “陛下,您能让它歇歇吗?”

  杏仁红着脸说道。

  他不再忍耐,猛的将杏仁抱起,扔到床上,欺身压上。

  “那杏仁帮帮朕吧。”

  “撕拉——”

  是衣服破碎的声音,却如一道惊雷劈在了他头上。

  眼前肤白貌美大长腿,丰胸柳腰蜜桃臀。

  这……

  这是男人?

  他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有出问题。

  也就是说——

  杏仁是女人!

  他不可置信了一会儿,但很快就被眼前的美景迷惑得抛在脑后。

  他凶猛的扑了上去,却扑了一场空。

  眼前画面再次转换,已经呈暴躁状态的他决定直接将杏仁就地正法。

  可当他瞧清眼前的画面时,却犹如被一桶冷水迎面浇熄了所有火焰。

  这是一间屋子,昏黄的灯光只够看清那人的脸。

  那人坐在床上,缩在角落里,屈膝抱住自己。

  现在已经临近寒冬,她不冷吗?

  他这样想着,却见那人瑟瑟发抖起来,像是冷极了。

  可哪怕再冷,她也固执的缩在角落里,不肯钻进温暖的被窝。

  或许是他的视线太过侵略性,那人似乎有所感,抬头望向这边。

  一张苍白的小脸露了出来,嘴唇被冻得毫无血色。

  是杏仁。

  他想上前替她盖上被子,却动弹不得。

  还好,有脚步声近了,门开了。

  门口站着两人,全都面无表情。

  站在前面那人说:“带她走吧。”

  这句话终于让床上的杏仁有了反应。

  她虚弱道:“陛下……”

  是的,站在门口的人,正是盛景玉,也是……他自己。

  可他没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四将她扛走。

  梦中的他,也犹如那晚的自己。

  站了许久,却没法挪动一个步伐。

  耳边似乎还停留着杏仁说的那句话。

  “陛下……再见。”

  寒风烈烈,他却像是感觉不到冷。

  直到另一个他走了,他还站在原地。

  站到天荒地老,站到……

  梦醒了。

  醒来已是第二日清晨,盛景玉感受一片濡湿。

  打开被子朝里望去,蓦地黑了脸色。

  “该死!”

  他觉得自己是想女人想疯了,才会做出这样荒诞的春梦。

  杏仁是女人?

  开什么玩笑?

  虽然她长得的确比较雌雄难辨,可他偌大一个皇宫,不可能连男女也能搞错吧?

  不对!

  现在重点不是讨论杏仁是不是女人,而是……

  他的春梦对象怎么会是一个男人!

  盛景玉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西北方向。

  那边……

  是王兄的府邸。

  不知道杏仁现在还好吗?

  身体恢复了吗?

  过了两日了,她还习惯吗?

  忆起梦中最后一个片段,盛景玉的心又不可避免的抽痛了一下。

  她是否……

  是否怪他?

  *

  一连休养了好几日,杏仁终于可以下床自由活动了。

  多亏了盛光霁的细心照料,现在她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

  可是,平白无故受人恩惠,杏仁既感激又羞愧。

  既然她现在也是王府的人了,就要尽上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绝不能白吃米饭。

  这日,天气比以往更寒冷了。

  杏仁吃完早膳后便准备出房找些活做,却碰上了迎面而来的盛光霁。

  “身体好些了吗?想要出去逛逛?”

  “吃过了。王爷……你给我安排些活做吧,什么都可以!”

  杏仁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了王爷那么久。

  日日躺在床上,什么也不做,实在羞愧。

  她和王爷不过泛泛之交,她不认为这些都是自己应得的。

  盛光霁笑了,“你在本王这里,就是客人,什么都不用做。”

  客人?

  这怎么行!

  她什么都没付出,还欠了别人救命之恩,怎么能理所当然的把自己当做客人?

  于是杏仁坚持道:“我与王爷无亲无故,自然不能白吃白住。王爷,你就给我安排活吧,重活累活都可以!”

  闻,盛光霁眉宇间郁色再现。

  他低垂下眼睫,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良久,他温文尔雅笑道:“既然如此,那便麻烦杏仁了。我的书房乃是王府重地,不放心交给别人打理,还请杏仁费心了。”

  不知不觉间,他不再自称本王,而是平易近人称自己为‘我’。

  谈笑间亲切有礼,丝毫没有王爷的架子。

  杏仁听了他话中含义,深觉责任重大。

  她认真严肃的点了点头。

  “能帮王爷分忧,杏仁很开心,我一定会时刻放在心上的。”

  盛光霁柔和了眉眼,忽而想起什么,问道。

  “对了,你的匣子我帮你收好了,那很重要吗?让你连病弱也不忘拿在身边。”

  想起匣子,杏仁这才发现这几日都没有看到过,原来是王爷替她收好了。

  “那是陛下赐给我的,里面装了笔墨纸砚,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最珍贵一词用得也没错,无论是从价值还是心意上,它都是她身上最珍贵的东西。

  可提到这,她突然又想起,她身上还有一样东西,也弥足可贵。

  那就是宋然送给她的玉佩。

  那日在御花园,她实在抵不过他,玉佩最终还是戴在了她颈项上。

  后来又发生了许多事,让她无暇顾及,便延忘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