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六章.跟踪杏仁的十四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正想着,只听身旁传来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看来你和陛下很亲近啊。”

  亲近吗?

  可能是吧。

  可是她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是怎么看待她的。

  可能是亲近,又或许只是一时兴起。

  “陛下只是教我习字罢了。”

  虽然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贴心之处,可她不想说出来。

  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秘密。

  盛光霁再次下了定论,“陛下肯定很喜欢你,才会教你习字。”

  喜欢?

  杏仁就差没将吃惊两个字给写在脸上。

  瞧杏仁一副懵懂不解的模样,盛光霁解释道。

  “陛下从小便不爱与外人亲近,成为万人之上的皇帝后,更是不曾有过知心人。教人习字,若不是那人合他心意,否则是万万不可能的。”

  听他话中意思,她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存在。

  所以,她合陛下心意了?

  在陛下心中,她是特别的吗?

  杏仁没忍住笑意,心底升起一丝欣喜。

  可转眼,她蓦地想起最近发生的事,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陛下不理她,冷落了她两日。

  之后发生那样荒诞的事,她又被关了小黑屋。

  哪怕她合陛下心意,现在怕不是也遭了他狠狠厌弃吧。

  一想到陛下可能会讨厌她,杏仁就难受极了。

  还好盛光霁出声,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杏仁若是想习字,本王也可以教你。”

  杏仁愣了下神,还没回答,就被盛光霁牵起了手,走出了这间呆了几日的房屋。

  这还是杏仁第一次出来,只见屋外是一片鸟语花香,假山流水。

  一看便知其主人是一个闲情逸致、书香文雅之人。

  没想到,她在屋里呆了这么久,屋外竟然是这幅场景。

  实在是繁花似锦,美不胜收!

  杏仁跟在盛光霁身旁,一边欣赏美景,一边由着他带领她去往书房的方向。

  书房离这处院落不远,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进了书房,盛光霁将她按在座位上,与她并排而坐。

  “陛下没教过你的,我可以教你。你学到哪里了?”

  嗯……

  陛下没教过她的就可多了。

  陛下日理万机,哪里有那么多的闲空来教她读书。

  再加上后来那些日,有了话本后,她便懒惰了,成日沉迷在话本中。

  于是,此时的杏仁可以说是自行惭愧。

  不过,好在盛光霁并没有嘲笑她学识短浅,只找出她能学懂的书籍,娓娓道来。

  盛光霁作为王爷,从小便耳濡目染诗书文章。

  他的学识高深,为杏仁授业解惑无异于教小儿读书,让杏仁受益颇深。

  明明有许多晦涩难懂的地方,只要经过盛光霁口,便能变得通俗易懂。

  所以,杏仁学得很快,连着学了几日,可以说是进步神速。

  这日恰巧盛光霁有事进宫,杏仁便难得的,在这府里逛了起来。

  来了这些时日,她还只认得她的院落到书房的这条路,其它全然不知。

  既然今日有空,便闲下心来散散步。

  走了一路,杏仁总感觉身后有人在看着自己。

  她快速回头,却见身后空空荡荡,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难道是她感觉错了?

  可是那种被注视的感觉实在很强烈。

  到底是谁啊?

  跟着她又有什么意图?

  杏仁脑中灵光一闪,心中有了一计。

  她漫步到湖边,假意落了东西,赶紧蹲着身子去捞。

  一边捞,一边还焦急的低声喊着。

  “哎呀!这可怎么办!这可是王爷的贵重物品啊~”

  杏仁做作的喊着,察觉到身后那视线一直黏在她身上后,蓦地转头看去。

  只见一道黑影快速闪进了一旁的树后,还留了半截衣尾。

  杏仁得意喊道:“我看见你了,你快出来吧!”

  树后的人没有反应。

  得!

  他不会以为她是在诈他吧?

  好,既然他不出来,那么她便偷偷过去给他一个惊喜吧?

  想着,杏仁悄悄往那个方向走去。

  结果才走到一半,距离那人还有五六步的样子,那人却主动出来了。

  那人一身黑衣,剑眉星目,薄唇紧抿着。

  不是吧,长得人模人样的,竟然跟踪一个女子!

  杏仁心中惊叹,却发现这人长得有些面熟。

  她试探道:“这位……呃,兄台,我们是不是见过?”

  那人一不发,只淡然看着她。

  有没有搞错?

  跟踪她还理直气壮了?

  见黑衣人不搭理她,杏仁只好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人,用力回想起来。

  这人被她如此打量,神色也丝毫未改,活脱脱的一个面瘫!

  看着他这幅模样,杏仁倒是有了印象。

  而且是,不好的回忆。

  这人叫十四,她迷迷糊糊曾听到过他的名字。

  他就是去宫里接她的人,曾扛着她走了一路。

  不过,他现在跟着她做什么?

  难道是……

  杏仁再次问道:“是王爷让你跟着我的吗?”

  至此,十四终于有了反应。

  他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原来如此,他应该是王爷派来保护她的。

  可是,王府内会有什么危险吗?

  杏仁不解,离开了湖畔,任由十四继续跟在她身后。

  走了一会儿,她已经能够直接忽视身后的人了。

  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晃到了什么地方。

  面前是几处荒凉的院落,应该无人居住。

  王府人很少吗?

  竟然还有荒废的地方。

  杏仁挨个走过这些院落前,发现了它们的一个共通之处。

  它们门上的牌匾,大多都是以花类命名。

  这便不难猜了,在府中,只有一类人,会用这类牌匾名。

  女人。

  而且还很有可能,是王爷的女人。

  不过看这荒废的样子,不知道是多少年没住过人了。

  看来王爷现在还不曾有妻室美妾,这个发现也的确让杏仁吃了一惊。

  王爷现在多少年龄了?

  陛下刚过二十三岁生辰,至于王爷,听说要比陛下大五岁。

  也就是说,王爷今年已经二十八了。

  这年龄在盛安朝,还没有婚娶的,实在是少数。

  除非是娶不起妻妾的穷人。

  至于王公贵族,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

  哪怕陛下再不近女色,后宫也有十来个嫔妃。

  这王爷,却是连一个也没有?

  不愧是君子,连这点也与众不同。

  杏仁在心里暗暗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