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七章.井内白骨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心中好奇,没忍住问了身后的人。

  “哎!十四,你们王爷没有妻妾吗?”

  十四木着一张脸,毫无反应。

  杏仁自觉无趣,想了想,踏入了一处院落。

  这处院落景色极美,只是野草胡乱生长,让景色看起来有些荒凉。

  院中有一口水井,井旁有一颗腊梅树,梅花正含苞待放,给这院子添了几分生气。

  梅花还未完全盛开,可它的香味却已经飘香很远,连站在门口的杏仁都能闻到。

  杏仁突然想起了小时候娘亲曾摘过腊梅泡茶,那味道清新淡雅、口齿留香。

  连她一个不懂茶的人,都觉得很是好喝。

  王爷好像喜欢喝茶吧?

  前几次见他,别人都是大口喝酒,唯有他,优雅的小口酌着茶杯。

  想到此,杏仁心中有了一个想法。

  既然王爷喜欢喝茶,那她去采撷些腊梅回来吧?

  再寻个天气晴朗的日子,将腊梅暴晒于院中,晒干后保存起来便可直接泡茶喝。

  心动不如行动,杏仁立马就提着长袍踏入草地中。

  野草长得有些高,等她到了梅树前,外袍上已经沾染了些许草屑。

  不过她也不在意,小时候她漫山遍野的到处跑,已经习惯了。

  很久没爬过树了,杏仁活动了一下四肢,然后抓住矮处的枝干,双腿蹬在主干上,爬了上去。

  腊梅树比较瘦小,它的枝干承受力也不是很大。

  还好杏仁比较轻,坐在靠主干比较近的位置,梅树也不会有丝毫摇晃。

  她就这样在上面坐着,摇着双腿摘取周围的花朵。

  摘下来的花朵就用衣袍兜着,以免散落。

  十四站在草丛外的主道上,只远远的看着她。

  杏仁心中好笑,这木头一样的暗卫总算不跟来了,可能是嫌弃野草太茂盛了?

  杏仁不管他,爱看着就看吧,她只管顾着手下的动作。

  待周围手臂能摘到的地方都摘得差不多了,杏仁才用衣袍稳当的裹住此次成果,然后小心翼翼的顺着主干往下爬。

  这腊梅树并不高,有个三米左右,待看到距离地面只有一米的样子时,杏仁松手跳了下来。

  远处的十四似乎往前迈了几步,见她稳妥落地后又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杏仁看在眼里,已经不想再吐槽这面瘫脸了。

  她将衣袍里兜着的成果抖了抖,份量还有些沉甸甸了。

  她甚是满意,正待离开,却好像闻到了一丝腥臭味。

  之前被满鼻花香掩盖住其它气味的鼻子,现在突然变得灵敏起来。

  杏仁疑惑的望了望周围,并没有找到这种腥臭的来源。

  是什么啊?

  这奇怪的味道,让人几欲作呕。

  杏仁不解,但衣摆兜着花朵,不便多逗留,她迈步准备往回走。

  才走了没两步,脚下却好像踢到了什么东西。

  杏仁用脚踢开茂盛的野草,低头去看,好像是一只发簪。

  她将它捡到手中打量,不禁皱起了眉头。

  这是一只银簪,只是沾满了血污,掩盖住了它原本的模样。

  怎么会落在这个地方?

  而且……

  这上面沾染的血迹,让人不能不多想。

  杏仁再次环顾周围,狐疑的视线落在了一旁的水井上。

  她咽了咽口水,心跳如雷的走了过去。

  扒在水井旁望了一眼,只一眼,她便浑身寒毛直竖,骇得大退几步。

  或许是太过惊慌,她一下子没站稳,身体软倒在地上。

  杏仁这才回过神来,尖叫出声。

  “怎么了?”

  一直关注着她的十四快步走了过来,终于舍得说出一句话。

  杏仁此时可没心情打趣十四了,她伸出手指着水井,张了张嘴,却差点反胃吐了出来。

  平复了一会儿,她才磕磕绊绊道:“那……那里面……有死人!”

  十四走到水井旁看了一眼,神色依然没什么变化,只是轻微的蹙起了眉头。

  “此事我会禀报王爷,你不用管。”

  杏仁点点头,心有余悸的拍着胸脯。

  水井下,是一具白骨,死了不知道有多久。

  院子中的腥臭味,也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一想到这儿,杏仁觉得自己又开始反胃了,赶紧离开了这里。

  直到回到自己的院落,将腊梅全部摊开晾在院子中,她才沉下心来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草丛里掩藏的血簪,水井里的白骨,这一切都表明了,这是一起命案。

  王府中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

  死的是谁?又是谁杀的?

  王府所有人都不知情吗?

  这一连串的疑问围绕在杏仁心间,小脸格外凝重。

  “怎么了?在想什么?”

  杏仁正想得出神,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她突然站起身来。

  直到看到是盛光霁,她才松了一口气。

  实在是之前看到的一切太过惊悚,让她现在有些惊疑不定。

  看王爷的样子,似乎还不知道这事,应该是刚从宫里回来,就来了她这儿,还没有见过十四。

  想到这儿,杏仁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盛光霁面不改色的听着,听完也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本王知道了。”

  反倒是杏仁,比他还更着急。

  “要不,还是请官府来查此事吧?王府内发生这样的事,实在太危险了。”

  盛光霁摇头否定她的建议。

  “让官府来查,恐会让王府内众人人心惶惶,此事本王自会去查,你就不用管了。”

  “嗯。”

  杏仁虽然心中焦虑,但王府主人发话,她也不好越俎代庖。

  只是,杏仁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十四让她别管,王爷也让她别管。

  她一个在府中身份不明的人,众人只知她是王爷的朋友,她能管什么?

  哪怕她想管,也没有那能耐啊。

  总之,这事似乎就这么过去了。

  府里风平浪静,没有任何人有异常。

  而盛光霁,也没有和她提过,这件事处理得怎么样了,后续是什么样的。

  杏仁心中仍然心有余悸,觉得王府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平静。

  直到又有一日,待盛光霁去了宫中后,杏仁再次出了门。

  她对那件事始终无法忘怀,没有得知结果前恐怕会一直萦绕在她心中。

  所以,杏仁在做了很大的心理准备后,还是决定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