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八章.本王是鬼吗?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这些日杏仁对王府熟悉了许多,已经知道哪些区域更容易让人失去视野。

  这次她学机灵了,为了不让十四跟着,故意带着十四往花园内跑。

  花园里处处都是假山流水、奇花异草,稍不注意,便容易让十四丢失视野。

  杏仁知晓十四总是跟在距离她稍远的地方,所以一开始她先慢慢的进了花园,待有了遮挡物后,才快步跑了起来。

  待围着花园绕了一个圈后,她才往那日不小心误入的院落走去。

  这处院落依然那么荒凉,和那日她来时没有什么变化。

  杏仁左顾右盼,待确定身后没人跟着后,才走进了院子。

  这次她没有逗留,直接去了那处水井。

  她做了非常非常大的心理准备,深呼吸了一口气,才敢探头往里看去。

  结果既令她有些惊讶,又似乎合情合理,在她的意料之中。

  只见井内空无一物,哪里来的什么白骨。

  想必是王爷派人将这里打理过了。

  杏仁想着,又将视线移到周围的草地上。

  那血簪呢?

  不知道还在不在?

  杏仁又开始循着记忆里的地方,撇开草丛一寸一寸的找着。

  结果已经找出了那个范围外,也没有找到那日的簪子。

  难道也是王爷收走了?

  那应该是个关键性的证据,对破案有很大作用,至少能证明死者的身份,以及她是被害的。

  不过,找不到就罢了。

  王爷应该会妥善处理这件事的,以王爷的品行,一定能还被害女子一个公道。

  杏仁想着,突然听到了一些动静。

  她竖起耳朵去听,又觉得应该是错觉,只是些风吹草动罢了。

  她刚放下心,肩膀上却蓦地搭上了一只手!

  那只手很凉,似乎没有什么温度!

  “啊!!!”

  杏仁尖叫出声,一下子联想到了一些鬼怪奇谈。

  赶紧双手抱头蹲在地上,嘴里还被吓得胡乱语。

  “不管我的事啊!我是来帮你的,想替你还个公道!”

  “冤有头债有主,你找害你的人去啊!我是个好人!我发誓!”

  “天灵灵地灵灵……菩萨保佑快显灵……真的真的不管我的事!”

  杏仁蹲在地上碎碎念了许久,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可是她还是不敢转头去看,怕会看到超级惊恐的一幕。

  她只好念着些乱七八糟的经文,都是随意听来的,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总有个心安的作用。

  奇迹的是,周边的阴冷气息似乎确实散了许多,杏仁身上的鸡皮疙瘩也消了下去,身子变暖了许多。

  “本王是鬼吗?”

  听了这话,杏仁不可置信的转头。

  “王爷!”

  背后哪里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盛光霁!

  杏仁一下子放下了心弦,松了口气。

  可是,王爷怎么走路都没声的啊!

  吓得她直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

  “你刚才念的那些经文都哪听来的?”

  盛光霁笑了笑,看神色似乎颇感兴趣。

  杏仁有些不好意思,“就……小时候曾听周边的老人念叨过。”

  盛光霁了然,“怪不得,糅合了许多不同的经文,你还自己创作了一些进去。”

  杏仁红了脸,这次她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小时候东听一句西听一句,刚才她一股脑的全念了出来。

  亏得王爷还一副淡然的模样,杏仁自己都羞愧不已。

  不过……

  “王爷你很懂经文吗?”

  盛光霁闻,眸子似乎黯然了一瞬。

  他淡淡道:“曾经为病重的母亲祈过福罢了,抄过一些经文,略懂一二。”

  她好像提到王爷的伤心事了,杏仁赶紧道歉。

  “对不起啊,王爷,我不知道……”

  盛光霁摆摆手,“无碍,这事久远了。”

  说是这么说,杏仁却觉得他的情绪似乎一下子低落了许多。

  她想了一下,转移了话题。

  “对了,王爷,之前这草丛里落了一只簪子,是您拿走了吗?”

  盛光霁微蹙起眉,“本王不是让你不用管这事了吗?”

  ……这话题真是转移得太差了。

  她好像又惹王爷不高兴了。

  为了补救,杏仁沉吟道。

  “我只是怕王爷落下了这物,这应该是个关键的证据,所以突然想起了,来替王爷看看。”

  盛光霁打量着杏仁,眼里带着些许深意。

  他舒缓了脸色,笑道:“本王先谢过杏仁了,那东西我已经拿走了。”

  原来真是王爷拿走了,想到此,杏仁心中也舒了口气。

  想来王爷必能处理好此事,不必她再多管闲事。

  本来杏仁今天的计划是,再去探探这处院落的其它地方。

  既然现在王爷来了,她心中也决心不再管此事,倒是没有必要再去了。

  就这样,两人一路同行回了书房,开始了今天的授课。

  只是今日的盛光霁似乎有些异常,虽然他还是同往日一样优雅淡然,但杏仁就是觉得,他似乎有些心事。

  不知是她今日不小心让他忆起了往事,还是在忧心这次案件。

  总之,都是因她而起,这让杏仁的心情也低落了些。

  课后,到了晚膳时间了。

  杏仁准备去小厨房端些膳食,路上却遇到了几个下人正在欺负一个丫鬟。

  “你还以为现在是在牡丹阁伺候吗?娇气得你!整日偷懒不干活!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一粗衣妇人猛的将丫鬟给推到在地。

  另外几人也跟着附和、数落。

  “这都几年了,你还改不过来?牡丹阁那位待你好,让你生了痴心妄想,得了小姐病。可是啊,事实是,你就是个最低贱的丫鬟!”

  “是啊是啊,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样的奴才,亏得你那主子当初也是个大家闺秀,却干出那等见不得人的事情,啧啧。”

  原本任人欺辱的丫鬟终于抬起了头,恶狠狠的开口。

  “不准你们这样说侧妃娘娘!娘娘不是那样的人!”

  几人哄堂而笑,像是听见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话。

  “这王府谁不知道你家娘娘是个荡妇!王爷待她那样好,她竟然不知廉耻的跟着野男人跑了,啧啧!”

  丫鬟急了,红着眼站起身和几人推搡起来。

  “你们胡说八道!娘娘才没有跑!一定是有人害了娘娘!害了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