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五十九章.王爷侧妃柳如意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杏仁在旁听完了她们之间的对话,心中骇然。

  无他,今日她才去过的那处荒废院落,牌匾上便是提的牡丹阁这三字。

  不会这么凑巧吧?

  这丫鬟口中的侧妃娘娘,会不会就是那水井中的白骨?

  如果侧妃娘娘是被害了,为什么所有人都会传她是同男人私奔?

  今日她才决心不管此事,可是现在更多的疑惑涌上了她的心头。

  眼看面前的几人乱做一团,就要打起来。

  杏仁才终于回过神来,大喊了一声。

  “不要打了!”

  几人惊疑不定看向她,像是才发现这里站了一个人。

  “王府内推推搡搡,像什么话!你们不怕我禀告给王爷吗?!”

  几人赶紧停下来手上的动作,规规矩矩站好。

  “大人。”

  由于杏仁初来乍到,在府中身份不明,是以盛光霁朋友的身份住在这里。

  所以所有人虽然不知道她的来路,但还是尊称她一声大人。

  此时这几人认出了杏仁,心中直打鼓,就怕她在王爷面前告上一状。

  但杏仁的目的不在此,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见他们都老实了以后,才喝道。

  “快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要是再让我看到你们不遵纪守法,我一定禀告给王爷。”

  几人连忙点头应是,匆匆离去。

  那丫鬟红着一双眼恨恨瞪了几人一眼,也准备离开,杏仁却叫住了她。

  “你留下!”

  丫鬟疑惑转身,糯糯道。

  “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杏仁自然有事,这丫鬟以前是侧妃娘娘身边的人,应该知晓许多信息,她得好好问一问她。

  可是,这件事不能让王爷知道了,否则定会怪她多管闲事。

  这条路是去小厨房的路,现在正是晚膳时间,随时都可能会有人经过。

  想到此,杏仁开口道。

  “我有些事想问问你,你随我来。”

  今日王爷在府中,十四应该不会跟着她。

  丫鬟似乎有些犹豫,像是怕她对她不利。

  杏仁走近她,轻声道:“是关于侧妃娘娘的事,如果你想帮她,就随我来。”

  丫鬟猛的睁大眼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像是在确认她话里的真实性。

  她咬着唇考虑,很快就下定了决心,狠狠点了点头。

  杏仁带着这丫鬟一前一后,隔着一段距离的进了花园。

  找了一处隐蔽地方,两人确定周围再无其他人后,杏仁才开始问话。

  “你以前是牡丹阁的人,而牡丹阁的主人,是侧妃娘娘?”

  丫鬟似乎不懂她为什么问所有人都知道的问题,但还是点点头。

  “是的,我叫然儿,是随着侧妃娘娘一起陪嫁过来的。”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对那侧妃娘娘这么忠心耿耿。

  杏仁了然,又继续问。

  “你和我好好说说,侧妃娘娘消失前发生的事,又是怎么消失的。”

  用消失来代替私奔一词,要得体许多。

  果然,然儿红了眼眶,将事情娓娓道来。

  从然儿的话中,杏仁大概了解这个侧妃的性格背景,以及她的故事。

  这位侧妃名叫柳如意,乃是户部尚书之女。

  家大势大,出身权重之门,本人也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女。

  可是才女嘛,又是出身高门,总是心高气傲了些。

  所有男子都入不了她的眼,唯独对当时还是皇子的盛光霁一见钟情、情有独钟,非他不嫁。

  后来她岁数渐渐大了,还不肯嫁人,她父亲无奈周转,最终求得先帝赐婚。

  原本柳如意以为幸福终于属于自己了,却没想到,婚后的两人相敬如宾,感情淡然。

  当然,这都是单方面的。

  柳如意爱盛光霁爱的发狂,奈何盛光霁只尊她敬她,就是不爱她。

  为此,柳如意曾经常在然儿面前抱怨。

  然后,她的机会还是来了。

  盛光霁在一次春猎中受伤,柳如意尽心尽力的照顾他,日夜陪伴在他身边,两人的关系因此亲近了许多。

  可是,她还是不满足于此。

  大婚两年多以来,两人还从来没有圆过房,哪怕洞房花烛夜,两人也是分床而眠。

  所以,她起了歪心思,甚至还动用了手段,就是为了得到盛光霁。

  这些事柳如意都曾和然儿商量过对策,但是最后然儿也不知道结果如何。

  她不知道柳如意成功了没,也不知道柳如意是什么时候下手的,甚至还不知道柳如意究竟动了手没。

  总之,没多久后,柳如意便连夜消失了。

  府里都在传,她是受不了寂寞,所以跟着别的男人跑了。

  可是然儿不信,只有然儿知道,柳如意到底有多爱盛光霁,爱到痴狂,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奈何没人听她的,她只能暗暗猜测,或许是计划失败了,柳如意受不了打击,寻了死,才会消失得毫无踪影。

  听到最后,杏仁摇头叹息。

  柳如意的确是死了,可是不是轻生,而是被人害死的,就在自家院子里。

  可是水井里一具尸体那么明显,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发现?

  想到此,杏仁也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然儿听完后一脸激动的哭了出来,差点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

  “是小姐,肯定是小姐!”

  她崩溃的哭着,杏仁却不得不打断她。

  “水井就在院中,人来人往,你们怎么会没有一个人发现?”

  然儿顿住了哭泣,双眼放空似乎在回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她说道:“那口水井我们平时并没有怎么用,而且小姐彻夜未归后,第二日王爷就大怒肃清了我们院中的所有人。第二日清晨我曾到处找过小姐,至于那口水井,水很深,我好像匆匆晃过一眼,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水很深?

  杏仁懂了。

  那日她在井边匆匆一瞥,似乎的确见过石头。

  至于水,可能是时日太久,干涸了。

  她去看时,井中并无水,一眼便看到了那骇人的白骨。

  至此,杏仁已经大概知晓了,柳如意是如何死的。

  联想到那带血的簪子,应该是用簪子致命,再在她身上绑上石头,将她沉入井底。

  所有人都以为她彻夜未归,盛光霁也因此大怒,解散了牡丹阁内的所有人员。

  所以就这么凑巧的无人发现,直到这么多年后,才被杏仁解开当年的真相。

  可是……

  凶手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杀柳如意?

  这个杏仁就无从得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