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第六十章.书柜后的呼救声

小说:臣妾真不是皇帝侍读 作者:火锅少女 更新时间:2021-01-14 19:23:4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然儿从杏仁这里知道了她的发现后,决心要找出当年的真相,找出害了柳如意的人。

  杏仁叹口气,只说如果需要她帮忙,可以随时来找她。

  两人定了暗号,说到时候就用暗号呼唤杏仁出来。

  这也不怪杏仁太过小心谨慎,实在是这件事有蹊跷。

  王府中恐有知情人,如果见了然儿和她来往,可能会心生疑虑。

  两人说完话,杏仁先行出了花园。

  她四处看了看,见没有人后,快速离开了这里,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厨娘见了她,热情的打招呼。

  “大人今日怎的这么晚?”

  杏仁笑着回应:“路上耽搁了会儿。”

  厨娘不过随意一问,杏仁接过她递过来的食盒,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晚上,杏仁都有些心事重重,坐在窗前思考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距离她来到王府已有十来日,皇宫里却好像一点动静也没有。

  盛光霁每次从宫里回来,也没有提起过近日有发生什么大事。

  想来厉尘将军和苏妃私通的这件事十分棘手,说不定到最后还会无疾而终。

  如果这件事一直没有结果,那么她就要在王府呆一辈子吗?

  王府也不是不好,可是她无名无分,还不如在宫里做一个厨役来得实在。

  用自己的劳动去换取所需,让她心安许多。

  反之,在王府确实是太轻松了,王爷待她太好,让她有些不自在。

  杏仁叹口气,又想起侧妃娘娘被害的案件,感觉头都大了。

  开门声响起,杏仁侧头看去。

  只见盛光霁走了进来,表情淡淡。

  “你在叹息什么?”

  叹息什么,自然是不能和他说的了。

  杏仁找了个理由,“今日吃得太饱,有些不舒服。”

  盛光霁淡淡笑道:“那出去散会儿步吧。”

  其实杏仁有些累了,可自己说出口的话,总得让人信服不是?

  想到此,杏仁披了一件外袍,同盛光霁一起漫步在月光下。

  走着走着,周围场景变换。

  她是跟着盛光霁走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走的方向,直到到了牡丹阁前,她才回过神。

  月光下的牡丹阁,依稀还能看出昔日的辉煌。

  可荒草丛生,阴风吹拂,月光打在院落里的井上,透着一股清冷的惨白。

  “王爷,我们来这儿做什么?”

  感觉大晚上来,有些怪瘆人的。

  说着,杏仁将视线转移到身前的盛光霁身上。

  只见他望着前方,对于她的呼唤毫无反应。

  月亮的光辉散落在他的墨黑长发上,泛着一丝冷意。

  杏仁心跳加快了些,再次小心翼翼唤道。

  “王爷?”

  只见他慢慢侧过苍白无血色的脸,那双眼黑沉沉的毫无感情,空洞无比。

  杏仁吓了一跳,怎么王爷也变得那么诡异了?

  莫不是这里有什么脏邪东西上了王爷的身?

  想到此,杏仁赶紧抱住盛光霁的手臂摇了摇。

  盛光霁低头看她,阴冷的视线扫过她纤细白皙的脖颈,看了许久。

  杏仁被看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感觉脖子很凉。

  王爷到底怎么了?

  难道真的中了邪?

  杏仁吓得不敢动弹,心中想着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应该怎么自救。

  她都已经在规划逃跑路线了,盛光霁终于出声了。

  “我们回去吧。”

  声音清冷,但好歹还带着人的温度。

  杏仁再看他的脸,似乎没有那么苍白了。

  她松口气,赶紧应声,走到半途同盛光霁分道扬镳,回了自己的院子。

  直到躺在床上,她都还感觉身体有些发冷。

  王爷今晚怎么那么奇怪?

  带着她去了牡丹阁,却什么也没说,也没有进去看看,反而一动不动的,面无表情。

  难道是想起了侧妃娘娘?所以想去看看?

  白骨是从牡丹阁的井内被捞出来的,盛光霁肯定知道那具尸体身份。

  所以因此黯然神伤?

  似乎只有这个理由才能解释盛光霁今晚的异常。

  杏仁沉重的叹口气,久久未眠。

  直到第二日起床,她还昏昏沉沉的,眼下带着青色。

  见了盛光霁后,他看了她一会儿,陈述道。

  “你昨晚没睡好。”

  这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杏仁扁扁嘴,揉了揉大眼。

  “这么明显吗?”

  盛光霁点点头,拿出今日准备教学的书本。

  见状,杏仁赶紧打起精神来。

  她在心里一直尊盛光霁为师长,故而听讲时十分专心致志,从不分神。

  哪怕今日状态不佳也是一样,作为学生尊重授课的老师,最重要的就是认真听讲。

  听了一会儿,她状态渐渐好了起来,也终于融入了学习的状态。

  可今日似乎有些异常,杏仁总感觉好像有若有若无的呼声萦绕在耳边。

  但盛光霁似乎丝毫没有察觉,这让她以为是自己没有睡好,产生了幻听。

  杏仁甩甩脑袋,把那声音甩开,继续专心听讲。

  或许真的是她的幻听,没一会儿,她感觉那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直到完全消失。

  就这样在书房内呆了快一上午,盛光霁有事先走了,她则留下来打理书房。

  打理了一会儿,杏仁感觉那声音似乎又开始了。

  她仔细听着,那好像是一个女声,内容模糊不清。

  渐渐的,那女声越来越清晰,似乎是在求救。

  杏仁心神一凌,更是闭起眼睛仔细去感受,去听。

  她在书房里听了许久,才察觉到求救声似乎是从一扇书柜后隐隐传出来的。

  杏仁走到那扇书柜前,听着里面的动静,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用力推了推那扇书柜,果然有松动的痕迹。

  这里应该是一处机关,需要触动什么,才可以打开书柜。

  杏仁想着,视线在书柜里密密麻麻的书籍上巡视,试图找出打开机关的方式。

  很快,她就发现了异常。

  整面书柜都是深蓝色书皮,除了一本暗红色的书籍。

  机关不会这么明显吧?

  虽然不信,杏仁还是好奇的将那本书拿了下来,打开看了看,发现这是一本无字空书。

  难道真的是机关?

  可是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书柜,杏仁有些莫名。

  她将书放回去,手下却不小心将书柜往前推动了一些。

  可以推动了!